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夜不语诡秘档案 >夜不语诡秘档案_第29节

夜不语诡秘档案_第29节

作者:夜不语 发表时间:2018-11-03 12:31:1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6:07
重点高中了!又累不说,可以交往的人又是些只懂得读死书的无趣家伙。从小就对‘重点’这两个字没有什么好感的我思忖着。

“对了。”老爸突然回头好奇地问:“机票的事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我笑着说:“老爸,你不要总是把我当傻瓜。最近又不是你和阿姨的结婚纪念日。也不是家族里什么大的日子,无缘无故的出去旅什么游嘛。而且如果你是因为出差的话,又用不着对我说谎吧。那么就只有一个原因了,一定是赶去做某些见不得人的事情,比如说路上的野花什么的。”

魔鬼!这小子一定是魔鬼!老爸满脸都写着这样的字。我顿了顿,又道:“其实老爸的私生活我是没有权利干涉的。相信你在阿姨面前一定撒谎说自己要去出差吧。所以这次我一定会为你保密,但是我想告诉你,我倒是挺喜欢自己这个继母!”

老爸摸了摸我的头说:“你这个家伙。好了,告诉你吧,我可不是去采什么路边的野花。只是去见一个她素来不喜欢的人罢了。真是人小鬼大。”

老爸就这么走了,准备‘出差’一个月。我思考了几天,终于决定了报数学和化学的晚间补习班。相安无事的过了十几天。直到那天晚上……

那天因为我的化学试卷做的实在太糟糕了,补习老师把我留下来一道题一道题的慢慢解释。害的我回家时已经快11点半了。

为了节省时间,我准备抄小路回去。但是刚走到路口就有种不舒服的感觉。小南街似乎停电了,整条路都黑黢黢的,再加上今晚又没有月亮,显得特别阴冷KB。

突然身旁响起了‘哼’的一声,顿时吓的我头发都快竖了起来。

“怎么像你们这些昧着良心的有钱人也有害怕的时候?”有个不太友好的声音说道。我回头一望,竟然是张鹭。这个很男性化的女孩是和我同一补习班的,听说家里的双亲都失业了。整个家就靠母亲糊火柴盒、帮别人缝补外加洗衣物堪堪的支持着。唉,中国人的家庭就是这样,就算再穷,她的家人还是勒紧腰带给她报了补习班。只是不知道这家伙为什么总是看我不顺眼。

“走这种路难道你就不会感到有一点害怕吗?”我反驳道。张鹭又冷哼了一声:“我这种人从小就是贱命,这种路早就走习惯了。不像某些温室里的花朵。”

我盯了她一眼:“你是在说哪种温室花朵?”她皮笑肉不笑的讽刺道:“不知道,我没有研究过花。不过我倒知道哪些花是踩着别人的头爬起来的。”

‘不会是在说我老爸吧?她家和我老爸有什么关系?’我想了想,也冷哼了一声:“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我相信这个道理你还是懂吧。跌倒的人如果一味的只求让别人也跌倒的话,那么他也就永远也爬不起来了。只会变成没用的社会蛀虫。”

“王八蛋,你是在说谁?”张鹭气恼的冲我叫道。我笑起来:“只是一个无聊的比喻罢了。难道你的花朵也有任何意义吗?”

“哼!夜不语,别以为你家里有几个臭钱就做出那么一副了不得的样子。我告诉你,这世界上比你家有钱的人多的是。”张鹭咬牙切齿的对我吼道。我鼓着掌风度翩翩的向她鞠了一个躬:“说得不错。不过我夜不语似乎从来没有做出过得意的样子吧。就算有也是在刺激某个莫名其妙的傻瓜的时候。”

“你!”张鹭气的说不出话来。过了许久,她才强压住怒气说道:“臭小子,我要和你决斗!”

我笑道:“很可惜,我不和女人打架。”

“谁说要和你打架了!”她瞪了我一眼向四周望去,突然指着前方说:“看到没有,那边有个穿红衣服的女孩子,我们骑车过去,谁先追上她,谁就算赢了。哼,如果你输了,就要每天跪下向我磕三个响头。”

“但是如果我赢了有什么好处?我可不想要你的响头。对我来说那玩意儿什么用处都没有。”我一边说一边顺着她的手指望去。有没有搞错,街上不是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吗?她是不是在耍我!我又揉了揉眼睛,这才隐约看到前方大约300米远的地方真的有一个穿着红衣的女子,她手里似乎拿着什么东西,还在缓慢地向前走着。奇怪了,刚才自己怎么都没有发现?

“如果我输了,随便你怎么处置都好。”张鹭突然说道。

“真的?怎么样都好?”我回过神,装出不怀好意的样子打量起她。说老实话,如果不计较她的男性化,张鹭算的上是一个美女了。苗条纤细的腰肢,红润小巧的嘴唇,清秀可爱的脸庞。还有高耸的……那小妮子发觉我的眼神在她的胸前扫来扫去,本能的用手抱在胸前,脸一红道:“当然是不能逼我做X L的事了!”

我干咳了几声说道:“那好吧,我接受你的挑战。”

两辆脚踏车就这么在深夜的街道上冲了出去。那家伙还真不是一般的笨,我只是稍微讥讽了她一下,她就根本不考虑任何因素的冲动起来。我得意的想着。先不说男与女体质的问题,单是比车的速度我也胜她不止一筹。自己这辆车是进口至欧洲的新型流线车,最大时速可以达到70公里以上,这怎么可能是她那辆破旧的女士飞马车可以比的嘛。简直就是在送便宜给我!

果然不出自己所料,我的车轻松的几蹬就超过了她。我回头一笑,并不不急于和她拉开距离,只是在她的车前晃来晃去,进一步刺激她。张鹭那小妮子恨恨的瞪了我一眼,死命的加快着速度,可惜她的车子实在太烂了,速度就是加起来也有限度。

五月的夜也是很炎热的,不久她就累得大汗淋漓起来。

骑了大概有2分钟左右,至少也应该有500多米了吧。我悠闲的望向前方,赫然发现那个红衣女子竟然还在前方大约100米的地方。天哪!这怎么可能!除非她是用跑的。但看她脚步的移动,还是那么的不慌不忙,那么的缓慢,一如第一眼看到时那样。

我猛地一握刹车,一把抓住了还在用力骑车的张鹭。

“干嘛,你想认输了?”张鹭不满的停下车问。我紧张的抓着她说:“你觉不觉得前边的那个女孩有些古怪。这么晚了还一个人这么慢的走路,而且还提着一个瓶子。”我看清楚了,那个人手里提着的竟然是个啤酒瓶。

张鹭毫不在乎的说:“或许是帮她的爸爸买完啤酒才回去,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但是这么晚了,哪有杂货店还会开门?”我还是感觉很不舒服。

张鹭哼了一声:“你不信的话我们就追上去问问。”

“我看还是不要的好。”我大摇其头。张鹭那小妮子居然大笑起来,讥讽道:“你这样还算是个男子汉吗,竟然这么胆小。太可笑了,我这个女孩子都没有害怕呢。”

“哼,我才没有怕。去就去!”明知道是激将法,但还是入套了。我一蹬脚踏车飞快向前方冲去。

那个红衣女子还是在不紧不慢的走着,但奇怪的是就算我们拼足了劲也没有靠近她多少。这时张鹭也开始怀疑起来,但碍于刚才还在自己面前说过大话,害怕我的耻笑又不敢中途退出,只得鼓足勇气一个劲的紧紧跟在我身后。

死死咬尾了6分钟,那红衣女子突然拐入了一条很小很窄的巷子。我俩也心火上冒的跟了进去。可就在这时,她居然没有任何预兆的在我们眼前50米远的地方突然消失掉了,就像看不见的云烟一样在我们的眼角膜中唐突的失去了任何踪迹。我和张鹭同时猛地握下了刹车。

“怎……怎么回事?”她惊骇的全身颤抖着。

“我过去看看。”不要命的好奇心又涌上心头,我跨下脚踏车。这条巷子自己已经走过千百次了,走来走去都只有一条笔直的路,没有任何岔道,也没有任何出入的门。只有500多米长不到三米宽的的水泥路和两旁5米多高的围墙。而且这条路即使骑车贯穿的话也要花上2分多钟,更不要说是走路了。那个女孩没有理由会突然消失掉!

“那我怎么办?”张鹭可怜巴巴的说。

“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一边轻声说一边向前走去。

“我,我才不要一个人呆着!”她快步走过来死死的靠着我,还抱紧了我的手臂。

喘着粗气我好不容易才走到那红衣女子消失的地方。没有!什么也没有!没有下水道,墙还是那么高,通向别一边的出口还有400米,快跑的话至少也要花上1分多钟。可以造成突然消失的因素竟然一个也没有!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性了……

我感觉一股恶寒从脊背爬上了脖子,和张鹭对望了一眼。我俩同时‘鬼啊’的一声大叫着朝来的地方狂奔而去。

那红衣女子到底是什么东西?真的是鬼吗?还是有某些自己没有想到的因素存在?一边狂跑我一边不断思忖着。难道自己安静的生活,又将要结束了吗?

第二章 婴葬(上)

如果要认真想一想,其实我对鬼神之说一直都是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自小都是如此。虽然一直以来我不断的遇到许多离奇古怪的事情。但仔细的思考后又发现,更多的事情几乎都是我身旁的人看到的,他们将遭遇和感受用语言和行动展现在我的眼前,但是我却从没有深入直观的研究过那些东西。

所以那个红衣女,如果她真的是鬼的话,那么这次就是我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见鬼了。

但对于这件事,我并没有去认真的思考,只是把它当做炎热5月天的小插曲就这么忘掉了。随后6月到了,然后是升学考试。很不凑巧的是我竟然考上了从前就读国中的中学。见鬼!都不知道该怎么去评价自己的狗屎运气!

我不喜欢‘重点’这两个字。而且还要再次在那里住校。一想到这里,国中玩碟仙后发生过的那一连串悲剧一幕幕又再次浮现入脑海。于是我和去了南京的老爸通了这么一则电话:

“老爸,我考上从前念国中时的学校了。”

“很好,不愧是我的儿子!”一听我考上了重点高中,老爸的声音顿时热情无比起来。可我的下一句话无疑等同于在他的头上泼了一盆冷水:“但是我讨厌那里。我想就读附近的第二中学。”

“混蛋!哪有人像你这样的。”老爸果然大为恼怒:“都已经考取重点高中了,竟然还要出高价去念那种升学率底的要命的普通中学!不行!绝对不行!”。

“但我就是不想去那里。你应该还没忘记在国中时我身边发生过什么事情吧?”

“……即使是那样也不行!难得你第一次没有读高价书。这次我怎样也不会同意你的任性了!”老爸斩钉截铁的说道。唉,我就知道会这样,看来软的果然是行不通。

我沉呤的一会儿突然问道:“老爸,老实说你这次出门的理由实在很奇怪啊。我一直都在想为什么你对阿姨说自己是去出差,却又不对我撒同样的谎。竟然说是和阿姨一起去旅游,但被我揭穿后又改口说是去见阿姨不喜欢的人。这真的很让人费解,难道你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苦衷吗?想来想去,我还是找不出任何头绪。所以我决定明天把这些疑问通通丢给阿姨。她那么能干,一定能理出些头绪才对!”

电话的那一头沉默起来,过了半晌老爸才苦涩的说:“上辈子我不知道欠你这个魔鬼儿子多少债,这辈子要你来这样折磨我!唉,我知道了。第二中学是吧,我会打电话和那里的校长交涉的。”随后他狠狠的挂断了电话。

嘿,搞定了!我伸了个懒腰爬到床上。说真的,我对这次老爸出门的目的真的大有兴趣。虽然在电话里我的语气很有自信,俨然一副已经抓住了他小辫子的样子。但直到现在我还是猜不出个所以然。到底他那么神神秘秘的是为了什么?

关于这些我终究没有去过多的思考,见好就收这个道理自己还是明白的,毕竟惹恼了那个臭老爸我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许久以后,我才知道老爸那趟南京之旅的背后居然隐藏着一个很大的秘密,不过,那又是别外一个诡异的故事了……

漫长的2个月暑假过后,老爸没有食言,他果然让我进入了这个小镇的第二中学。我报了名,被编入了一年五班。

“夜不语!哼,还真是冤家路窄,没想到竟然和你编在同一个班里。”突然感觉有个人重重地拍着我的肩膀,我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抓住了那只手。嘿,好柔软,细腻,小巧而且纤细,原来是个女孩子啊!我若有所思的抓着那只手不放,然后转过身去。果然是张鹭那个小妮子。她愣愣的望着我,满脸通红,竟然忘了挣开我的手。

站在她身旁的还有3个人,他们看着我俩,立刻笑着窃窃私语起来。

“王,王八蛋!你在做什么?”终于注意到挚友流露出的奇怪表情,张鹭荤红的脸更红了,她狠狠的将我的手甩开,气急败坏的大声说:“夜不语,你这家伙竟然在大庭广众下占我便宜!”

“那么不在大庭广众下就可以随便占你便宜了吗?哈哈,我领教了。”我笑起来,原来她生起气来的样子有这么好看。而且捉弄她似乎也满有趣的。

“你!”她气的说不出话来,一跺脚,飞快地跑开了。其余的三个人噗嗤一声大笑起来。ωωω,UМDtxt,còm>提供uМd/txt小说

“我叫沈科。”三人中唯一的男生伸出手来和我握了握,随后指着两个女孩说:“她们是王枫和徐露,大家都是张鹭初中时的好朋友,当然以后我们也是同一班了。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夜不语诡秘档案】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