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盛世遗孀 > 第三十三章 忌日

第三十三章 忌日

作者:燕水月 发表时间:2018-11-07 11:54:53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4:28
    林之宴看着沈清的目光真诚而炙热,像是要燃尽生命般的热烈。她心中一阵炙烤般的疼痛,咽下喉间的酸意,微笑着点了头。

    在无人打扰之际,林之宴总爱拉着沈清在海棠树下作画,或是她低头娇羞,或是嫣然含笑,或是悠然抚琴,或是支案沉思,一颦一笑中妩媚顿生,含情的朱墨似是要将她万千风华尽数刻入画中。

    多情的公子,绚烂的春色,在草长莺飞的季节里被时光篆刻成了回忆。贪恋着手中逐渐逝去的温度,往日的嬉笑怒骂被震耳欲聋的恸哭所替代。

    眼睛被入目的片片雪白刺痛,那个温柔缱卷,目光缠绵的隽秀男子终究没有熬过那个四月,沈清突然觉得悲从中来,若是最初的时候知道会有这份纠葛,自己还会义无反顾的嫁给他吗?如今自己目的达到了,心中却无一丝欢喜。

    记忆轮转,柳絮飘飞。

    她轻轻地挪过身子,在墓碑旁坐下,头靠在碑上,闭眼听着周围的声音,溪水的流淌,风的经过,草木的低语,还有间或的一两声蛙叫蝉鸣,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头顶一凉,她睁开眼,林之言半蹲在她身边一手为她撑着油纸伞,沈清理了一下鬓发:“大哥来了。”

    林之言轻轻嗯了一声,沈清见他另一手里也提着一个小篮子就要伸手接过油纸伞,林之言见状松了手,指尖不经意碰触到她的手指,他收回手,拢在袖中轻轻握了握,心中苦涩蔓延开来。两人谁也没有再说话,直到耀目的阳光被漫天乌云取代。

    眼见就要下雨,沈清从地上站起身来,看着同样刚刚起身的林之言:“恐怕要下雨了,大哥要走了吗?”

    林之言点头,率先向来时的方向走去。

    沈清回头深深看了一眼那座孤坟,抑制住眼中的酸涩转身离去。

    两人并肩而行,“弟妹这近一年的时间过的好吗?”

    “嗯,好,大哥你呢?”

    压抑着心中的失落:“嗯,我也很好。”

    只是,还没走出几步,大雨倾盆而下,饱满的断了线的珠子似的雨点不停的砸落在两人头顶,沈清连忙撑开油纸伞,噼里啪啦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小小的油纸伞根本不足以遮住两个人,瞬间雨水就将林之言半边肩膀打湿,沈清见状,将伞稍稍挪过去一点,林之言突然一把夺过伞柄,将伞全数遮在了她的头顶。

    沈清愣了一下,对于皇城来说四月的天并不算特别暖和,这样的暴雨一淋极有可能生病。

    她不作多想,一手抓住伞柄前一推,身体向男子靠了过去,她几乎要贴着男子的胸膛才勉强将两人都置于伞下。

    身上间或传来她的体温,蔷薇般的气息钻进鼻尖,看着眼前娇小的身躯,如同躺在他怀里一般,心脏疯狂的跳动起来,这是他第一此离她如此至之近,或许也是唯一的一次。

    他一手接过伞柄,一手轻轻地将她拥住,她的气息使人迷醉,手下的娇躯柔软的不可思议,两人在雨中艰难的行走,他却在心中祈祷时间过得慢一点,再慢一点,让他记住这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

    匆忙奔走的两人没有注意到身后林中走出的两道身影。凌裕心中郁闷地直想骂娘,这世子爷也不知抽的什么风,一路尾随人家又不露面,眼看着别人捷足先登自己只能在一边干吃醋,完了还拖累他在这里淋雨,不消片刻,两人均是一副落汤鸡的模样。

    连陌不理会他怨愤的目光,运起轻功瞬间不见了踪影。凌裕一惊,来不及发怒,连忙手忙脚乱地追了上去。

    沈清两人行了大约两刻钟,没有内力的支撑,短短一截路她便累得气喘吁吁,到后来几乎是林之言半抱着她走,突然背后传来马蹄声和车轮转动的声音,沈清回头看去,一辆简单的木质马车,一道男子的声音传出:“可是林家大公子和沈家小姐。”

    雨愈发大了起来,林之言将沈清往怀中带了带:“正时,敢问阁下是?”

    一张略显狼狈的俊脸从车里探出头来:“我是凌裕,如今雨势过大,两位快上车来。”

    林之言和沈清对视一眼,两人相携着走了过去,沈清一上马车,一张嫡仙般的面容便出现在眼前,她心中一惊,不料一条白布兜头砸下来,男子低沉的声音响起:“擦干净。”

    沈清拿起白布转向林之言:“大哥刚才护着我身上该湿了许多,你先擦。”

    凌裕突觉车中温度陡降,他嘿嘿地拿出另外一条:“沈小姐莫慌,这里还有。”

    说着就将布巾递给了林之言。

    林之言眸光一闪,笑着谢过,一边清理水渍一边说道:“世子和凌大人怎么看上去全身都湿透了?”

    沈清这才定睛看去,连陌脚边还在滴答地滴着水,一头墨发还有些凌乱,几根湿发搭在脸颊边,平添了几分诱惑。

    凌裕心中一紧,这林家大公子还真是不怕死。

    沈清打量过后,疑惑地问道:“二位怎么正好也在此处?”

    见连陌一副不愿开口的样子凌裕认命的回道:“是我邀世子一块出门踏青,谁知突然下这么大的雨。”

    说完他自己都不信,谁踏青会来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好在沈清并未多想,只淡淡地哦了一声,车内一下子尴尬了起来,耳边只剩下雨滴打在车顶的噼啪声和着车轮转动的骨碌声。

    “你来这里又是做什么?”连陌猝不及防的开口问道,沈清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今日是亡夫的忌日,来看看他。”

    车内再次陷入沉默,一直到入了城,一进城门便看见两位身穿蓑衣的侍者持伞等在一侧,林之言抱拳一礼:“今日多谢世子殿下,家父已派了马车前来接我和弟妹,这就不打扰世子了,告辞。”

    说完拉着沈清就要下车去,沈清转头对连陌轻轻点了一下头以示谢意就要跟着林之言下车,突然手腕被一只冰凉的大手拉住:“不用麻烦了,我送你回去。”

    林之言恭敬地笑了笑:“世子,于理不合。”

    沈清挣开他的手,迅速下了马车,林之言紧随其后,片刻之后,林府的马车就消失在了城门口。

    连陌紧紧盯着马车离开的方向,脸上带着怅然若失。

    “子谦,你...”

    “林府的二公子是叫林之宴吗?”

    凌裕点头:“是叫林之宴,子谦,你想?”

    他看向凌裕,突然诡异一笑:“没想到我真正的敌人居然是个死人。”

    帝陵之中她叫出的那个名字‘之宴’,呵...凌裕瞪大了眼睛:“可是,她毕竟..而且她如今的身份...”

    “那些都不重要,给我查清楚她和沐流云什么关系。”

    凌裕翻了个白眼,都那样了还能有什么关系,真不知是着了什么魔。( )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盛世遗孀】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