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盛世遗孀 > 第三十四章 训弟

第三十四章 训弟

作者:燕水月 发表时间:2018-11-07 11:54:55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4:28
    按传统来说,祭天大典之后第三日皇宫会举行宴席以慰劳众位官员,这日沈清正靠在长椅上看书,玉梅蹬蹬地拿过三套华丽的服饰,喜笑颜开的立在沈清面前:“小姐,你先别看书了,快说说这几套衣服你最喜欢哪一套?”

    沈清头也不抬:“都好看。”

    玉梅皱着脸巴巴地望着她:“啊?那小姐你明日穿那一套啊?”

    “你说哪套就哪套了。”

    玉梅跺了跺脚:“小姐你怎么老是这样。”

    沈清一手揉了揉太阳穴:“好吧,你拿来我看看。”

    玉梅小嘴一撅:“都在这呢。感情你刚才根本就没看啊,骗人。”

    沈清好笑的看着她唱作俱佳的表情:“就那件紫烟罗的吧。”

    玉梅喜上眉梢:“我就说这件最好看,小姐好眼光。”

    沈清轻笑一声,门外却传来丫鬟的禀报:“大小姐,戚姨娘和二公子求见。”

    沈清心中惊讶,戚姨娘是戚征事的庶女,因是庶女身份才嫁给沈常山为妾,这么多年,大家也算井水不犯河水,典型的相敬如宾的状态,怎么今日会突然拜访?

    她放下手中的书册:“玉梅,请他们进来。”

    玉梅立刻收敛小女儿姿态,“是!大小姐。”

    两人在玉梅的指引下进了门,戚姨娘不过三十多岁,还算保养得宜,身材并未像寻常中年女子一般发福,白皙的皮肤只在笑起来时眼角有一些细纹,只是脂粉掩不住面色的憔悴,她屈膝行了一个礼:“见过大小姐!”

    沈拓也抱拳躬身行了一礼:“见过长姐!”

    沈清微微侧身避开,“姨娘这是做何?拓儿快快免礼。”

    戚姨娘道了一声谢,在玉梅的搀扶下落座。

    她似乎有些局促,只坐在椅子的三分之一处,微微低着头偷眼看向沈清。

    “姨娘若有什么事情请直说。”

    戚姨娘突然扑腾一声跪倒在地,沈拓见母亲下跪,亦跟着跪下,沈清看着面前的两人并不说话,既然有所求,她自然会说,用不着她催促。

    果然,抽泣了一阵,见沈清没有反应,戚姨娘止住了哭声,她用手中的帕子擦了擦眼下,却奇异地并没有将眼泪擦干,一张风韵犹存的脸梨花带雨地看着她,沈清心下一噎,这招数应该用在父亲身上啊,看来做妾也有职业病啊。

    她拉过一旁的沈拓:“请大小姐救救拓儿。”

    跪着的男子有着少年的青涩,十三岁的少年身量已经只比沈清矮半个头,他通红着脸,将头深深埋到胸口,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

    “拓儿昨日在叠翠楼把袁少府家的小公子给打了,听说袁少府把此事上报给了皇上,皇上如今全权交由二皇子处理,我知道二皇子殿下同太尉府关系匪浅,可否请大小姐求求二皇子,对拓儿从轻发落。”

    沈清静静听完:“你为何会去叠翠楼。”

    戚姨娘正要说话却被沈清以眼神制止:“我在问沈拓。”

    沈拓此时早已满面通红,他抬头看来一眼沈清,之后迅速低下脑袋,不知怎的,他总觉得这位长姐眼中的威慑甚至比得过父亲,被她紧紧盯着只觉如芒在背,他呐呐地说道:“昨日是田尚书家公子的生辰,有人提议去叠翠楼喝酒,我一时好奇,就,就跟着去了。”

    沈清冷冷一笑:“好啊,十三岁就知道逛窑子,看来我沈家是要出一个风流才子了。”

    沈拓急声辩解:“长姐,我什么都没做,就陪着他们喝了几杯酒。”

    “那为何会和别人打起来。”

    “他说我低贱,是上不得台面的庶子,我..我才.一时没忍住..”

    他说话之时鼻中急促地呼吸着,显然至今还很在意这话。

    沈清深吸一口气:“我不会帮你,人就应该为自己做下的事情承担责任。”

    “大小姐!”

    戚姨娘惊叫一声,又要开始哭,沈清不奈地一挥手:“慈母多败儿,玉梅,扶姨娘下去,我有话单独同沈拓说。”

    戚姨娘不甘心地回头看了眼沈拓,被玉梅拉着掩面而去。

    沈清转头看向沈拓,他已经抬起了头,只不过看她的眼神带着一种愤恨。

    她微微一笑:“你现在心中在恨我。”

    少年倔强地扭过头:“弟不敢。”

    沈清呵呵一笑:“不过是别人无的放矢的骂了你一句,你就要将人打死吗?”“

    难道他应该骂我低贱吗,他凭什么骂我低贱。”

    “那你自己认为你低贱吗?”

    沈拓激动地吼道:“我当然不是!”

    沈清不理会他的狂躁:“不,你自己从心里就认为你是低贱的。”

    沈拓赤着脸梗声道:“我没有。”

    “你有,你当然有,一个人越在意什么就越怕别人说什么,你自卑于自己的出身,所以别人只要一提起你的出身你就觉得是对你的侮辱,你害怕他们说你是姨娘生的儿子,害怕他们说庶子只配给嫡子提鞋。”

    沈拓越听越痛苦,五官扭曲着,最后他终于忍耐不住握紧双拳,红着眼吼道:“是,我怕,我怕他们总是提醒我我就是个低贱的庶子,我什么都不配得到,家族的提携,父亲的宠爱,世人的敬重,这些通通都不属于我,哪里像你们这些嫡子嫡女,天生就比别人高人一等,而我....什么都不是。”

    沈清起身走到他身侧,蹲下身在他耳边说道:“你错了,你自己都看不起你自己,如何要别人来尊敬你,人的贵贱并不是只以出身来定的,开国皇帝当初就是个织鞋贩履之辈,可他开创了金耀山河。威远大将军昔日就是个衙狱走卒,可是他凭着自己的努力当上了万人之上的大将军。”

    “我不否认许多人是以出身论英雄,可是这样的人他们本身就是目光短浅之辈,你若和这样的人计较你又会比他好多少呢,唯有你自己尊重自己,接受自己,别人才会真正尊重你。有句俗话说,你若是被恶狗咬了一口,难道你还要再咬它一口当作报复吗?你若是一个胸怀开阔之人又何必用别人的错误才惩罚自己。”( )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盛世遗孀】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