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盛世遗孀 > 第三十七章 喜讯?

第三十七章 喜讯?

作者:燕水月 发表时间:2018-11-07 11:55:04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4:28
    黄木青顶的马车,帘前挂着碧色珠帘,她伸手掀起帘子,脸上一掠而过惊讶之色,她淡淡地拒绝了丫鬟的搀扶,轻盈的上了马车,车内,一身白袍的连陌正斜斜的靠在车壁上,对着沈清漾起一抹炫目的笑容。

    沈清心下微叹“世子这是何为?”

    连陌正起身来,马车不大,两人相对而坐时稍微一动便可触碰对方膝盖。

    “对不起,我刚才不应该那样对你。”好半天他才开口。

    她绷着的脸缓了缓:“刚才的事情我已经忘了。”

    “你对我说话客气了许多。”

    “是沈清之前冒犯了。”

    连陌一怔,没有接话。

    简单的对白后再无言语,马车内长长的沉默,沈清闭上眼睛假寐,除了马蹄和车轮的声音,就只有对面男子绵长的呼吸声,约莫半个时辰,马车停在了沈府正门,沈清睁眼时,车内已没有了白袍男子的踪影。

    沈清进了沈府,直接朝南苑行去,南苑是沈常山安置妾侍的地方,这也是沈清第一次踏足南苑,内心深处她对于妾侍其实是看不起的,但是身为这个时代的女子,沦为妾侍,谁又能说她们不可怜呢,相较于沈常山的东院和沈清的风林阁,南苑只能算得上精致,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陈设,也没有沈清屋中常年更换的各色装饰,她大概能理解为何沈拓小小年纪那么忌讳别人提起他的出身了。

    来到沈拓的房间,戚姨娘诚惶诚恐的迎接她,眼睛微肿,眼中带着还未消散的血丝。沈清进了内室,床上的少年俯身趴在床上,床边散落的血色纱布还未来得及清理,她走到沈拓旁边,少年小小的脸上泛着苍白,想来应该极为痛苦,昏睡的中眉头还在微微皱着。

    她执起他的手轻轻的号了一下脉,从袖中拿出一个白色瓷瓶递给戚姨娘:“这是一位朋友送给我的凝玉膏,对治疗外伤有奇效。”

    戚姨娘诺诺的接过后躲在一旁悄悄的抹眼泪。

    沈清见她的样子皱了皱眉头,最终什么都没说便回了风林阁,戚姨娘纵然可怜可悲,好在她并不笨,就算沈拓被打得奄奄一息她最多也就是红着眼睛垂泪到天明,并不敢做出什么出格的行为,懦弱也不总是坏事。

    风林阁中,月桂树下,沈清蜷在的长椅上百无聊赖地翻着一本游记,戚姨娘扶着沈拓一瘸一拐地走了进来,沈拓挣脱她的搀扶,吃力地弯了下腰:“弟弟给长姐请安。”

    沈清笑着打趣:“怎么这么快就能下床了?”

    那日把脉就知他伤得不重,只是不知这放水一举是林府还是连澈授意的。

    “不过伤得这么重还是应该在床上多休息几日。”

    她的声音中透着一股刻意表露的异样,沈拓小小的脸上划过感激:“弟谨遵长姐教诲,只不过听下人说长姐又要离家了,这才急着前来。”

    “嗯,再过两日便走,以后你得多为父亲分忧才是。”

    戚姨娘闻言张了张口,被沈拓拉了一下一角后随即垂头不语,沈清奇道:“姨娘是有什么话要说吗?”

    戚姨娘看了下沈清又看看沈拓,有些尴尬地解释:“请大小姐恕我多言,七月初八老爷迎娶光禄卿许大人的次女,大小姐若不在场的话恐会惹来不少闲言碎语,对老爷和大小姐可都不是好事啊。”

    沈清一怔,面色严肃:“这是何时的事情,为何没有人告诉我?”

    戚姨娘和沈拓一惊,“大小姐不知道?这聘礼昨日便下了。”

    她整了整表情,“罢了,这是喜事,看来,我暂时是走不了了,姨娘还是扶拓儿回屋歇息吧。”

    送别了戚姨娘母子,她愣愣地坐在长椅上,手中的书未再翻动一页,她的生母不过是个乡野女子,当初父亲不顾家中的反对执意娶她为妻,他对母亲的情意不可能会有假,哪怕是戚姨娘之流也因是贵人所赐推脱不得而已,如今连她都已快十九了,他才想到要续娶,这中间一定不简单,难道...父亲他已经做出抉择了吗?

    要说非常介意沈清其实是没有的,这个时代,普通男子都不会为一个女人坚守,更何况他位列三公呢,能这么多年不娶,实在算得上是长情之人了,但若是一点都不介意那也是假的,倒不是因为母亲,那个苦命的女子在生下她的时候就去世了,就算她是带着记忆转世,一个从来都没有相处过的人很难有什么感情,她别扭的是金耀女子出嫁一般不会超过十六岁,也就是说她的那位继母,不出所料的话比她还小几岁,一想到此一股恶寒扑面而来。

    沈清是御史府中唯一有资格和沈御史同桌用膳的人。

    晚膳时分,“听说女儿就要有母亲了,父亲为何不告诉我呢?”

    沈御史一惊,一口青菜卡在喉中,顿时说不出话来,沈清体贴地端过一杯热茶,轻轻地抚着他的后背。

    沈御史好不容易缓过劲来,还算英俊的老脸上有一丝可疑的红晕,他尴尬地又咳了两声:“那个,你知道了?”

    “父亲觉得能瞒我?”

    沈御史不自然地解释:“我,我也不知该怎么跟你说,怕你...”

    沈清轻笑一声:“父亲说的什么话,您平日事务繁忙,能有人在身边照顾那是好事,这御史府能有个当家主母父亲也能省掉不少的事情,再说,您纳的妾侍不多也有那么几个,这不是迟早的事吗?”

    沈御史干笑两声:“你明白就好。”

    他心下叹息,纳妾和娶妻怎能一样呢,只怕这个女儿以后是更加不愿意回来了。

    “对了,明日你籍表弟到了,你带他四处转转,小时候他最喜欢黏着你了。”

    “籍表弟?婚期还有两月,他这么早来干嘛?”

    “说是想看看凤城的百花节,左右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只怕你到时候又多了条小尾巴。”

    沈清笑而不语,犹记得当初小时候他还真是个名副其实的小跟班,她上个茅房久了那小子都会急的哭,多年不见,也不知长成什么样子了。( )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盛世遗孀】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