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盛世遗孀 > 第六十九章 雨夜弈棋

第六十九章 雨夜弈棋

作者:燕水月 发表时间:2018-11-08 19:45:17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6:51
    沐流云面露疑惑:“倒是从未听说。我回头让人查查看,”

    他叹了口气“下次,不要这样冒险了,这么大的雨,小心生病。”

    他扳过她的身体,毛巾轻柔的擦拭着女子脸上的水珠,眼中带着疼惜,目光不经意的下移,他脸上显出不自然的神色:“我叫婢女给你拿套衣服来。”

    沈清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脸上微热,单薄的衣衫紧紧贴在身上,被雨水浸湿的薄纱竟是有些透明,她几不可闻的应了一声,气氛顿时尴尬起来。

    丫鬟送来一套女装,她连忙一把抓起走到了屏风后。

    沐流云背对着屏风站立,脑中不断浮现她被湿衣包裹的诱人身段,心跳不受控制的快速了许多,耳边听闻屏风后的衣料摩擦之声,只觉得心猿意马。

    不消一会,沈清换好衣衫出来,沐流云换了一张帕子,走到她身后静静的为她擦着半干的湿发。

    “师兄此次来金耀,要停留几天呢?”

    “总不过三五日,北沐局势初定,我不宜离开太久。”

    “恩。”

    “师妹可是不舍得我?”

    “你我师兄妹分别日久,想念自然是有的。”

    身后的手一顿:“师妹该知道我的意思。”

    两人靠的很近,男子说话间呼吸喷在女子脖颈,带起一阵酥麻:“师兄......”

    男子手中的帕子掉落在地,他顺势从身后将她拥住,双手搂在她的腰间,下巴抵在她肩膀处,脸轻轻蹭着她的脸“师妹我想你。”

    沈清僵住了身体,有些不自然的侧开了头。

    男子却不依,他走到她身前和她面对面,手臂圈着她的肩膀:“告诉我,这半年来,你可有想过我?”

    沈清淡淡的垂下眸子:“世间不如意之事,十之*,师兄又何必太过执着。”

    沐流云眼中光芒黯淡,又听她继续说道:“自我拜入师傅门下,这九年来,承蒙师兄照顾,拳拳之情铭记在心,只可惜我对世间****早已看淡,缱绻情浓到最后不过也是过眼云烟,师兄同师父一样,都是我在世间最亲的亲人,无人可以取代。”

    沐流云眸中有暗暗光华流动,他伸手抚摸着沈清的黑发,轻轻的将她带入怀中。

    “那他呢?他可曾入了你的心?”

    沈清疑惑道:“谁?”

    “林之宴。”沈清心头猛的一跳,眼神不自然的闪了闪,沐流云低下头直视着她:“师妹为何又会对他动心?”

    沈清不敢与他对视,那双眼睛透明的就像是镜子,能将她的心照的通通透透,挣扎着别开了眼,她违心的反驳:“我没有。”

    他嘴角带着苦涩“师妹,你在撒谎!”

    沈清突然加重了语气:“我没有,师兄,我还没有爱上他。”

    只是对那个温柔似水一般的男子有过心动罢了。

    “那我呢?我又是否有一点入了你的心呢?”

    沈清后退了一步,拉开距离:“我说过,,,”

    “和我去北沐吧。”

    他眼中神色有些难辨,隐约带着一丝恳请,沈清眸中为难:“师兄,对不起。我该回去了。”

    沐流云一把拉住她:“外面雨大,等雨停了再走吧,这样淋雨回去,你会生病的。”

    冰雹一般大小的雨滴噼里啪啦的打在窗边,沈清迟疑着,与其出去淋一场雨,她也不愿在这样的氛围下和他独处。

    沐流云叹了口气,伸手拨了一下她鬓边一缕发丝:“我不逼你便是,陪我下盘棋如何?”

    见男子眼神清明,沈清想了一下,点头同意。

    窗外狂风暴雨,如同地狱张开血盆大口,室内却一室宁静,伴随着噼啪的雨声,只留下棋子落在盘中的脆响。

    茶香袅绕,满室生香,一男一女,犹如一对璧人,分坐两侧,开一局棋,细细评比,不一会便陷入局中。

    待到一局输赢,沈清稍显懊恼的眯了眯眼,口中嗔道:“师兄真是一点不留情面。”

    沐流云赞赏一笑:“我若是让了,师妹又要急了。”

    他可不会忘了当初自己让她之时她那一副伤了自尊的模样,足足一个月没理会他。

    “不过师妹的棋艺竟是突飞猛进,这一局,只输了一子。”

    沈清郁闷的扶了下额,看了一眼墙角的沙漏,暗暗一惊:“居然下了这么久?”

    如今已是亥时初,不知不觉这局棋竟然下了近两个时辰。窗外的雨丝毫没有停歇的迹象,她暗道不好,这么晚再不回去,父亲该担心了。

    “师兄,我必须得走了,再不回去父亲该担心了。”

    沐流云也知她现在身份不宜在外逗留,点头道:“我送你回去罢。”说完就吩咐侍卫备马车。

    沈清此时着急着回府,也不推诿。两人一前一后出了雅室,抬头却见两道炫目的身影。

    沐流云微微一笑,迎了上去:“陌世子,凌公子也在。”

    连陌瞥向他身后的女子,眼中暗光一闪:“没想到云太子...和沈小姐也在此?”

    见他眼中的疑问之色,沐流云笑容多了一丝温情,他看着沈清解释道:“沈小姐经过此处时正好下着大雨,本宫见她孤身一人,不忍其冒雨前行,这才邀沈小姐上来躲避片刻,奈何这雨竟是下到现在也为停歇,这才不得以备了马车送沈小姐回去。”

    连陌眸子更加漆黑,从刚下雨便共处一室,就是说,两人单独呆在一起已有两个时辰了。

    连陌眼中暗藏一丝利芒:“云太子身份尊贵,怎能劳烦您亲自相送,本世子与沈御史有同朝为官之谊,还是由我护送沈小姐回府吧。”

    沐流云正要说话,沈清却上前一步说道:“有劳世子操心了,太子身份尊贵,又是我金耀贵客,实在不敢劳烦太子殿下亲自相送,如今已有马车,沈清独自回去便好。”

    沈清说着话的时候暗暗拉了拉沐流云的衣角,如今他们的身份应是不识,太过过从甚密难免引人怀疑。

    沐流云暗暗缓了口气,面上带着无懈可击的笑:“如此,就让侍卫送沈小姐回府吧。”

    沈清低头一礼算是谢过。对连陌和凌裕略一点头后下了楼梯。( )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盛世遗孀】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