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盛世遗孀 > 第七十九章 取血

第七十九章 取血

作者:燕水月 发表时间:2018-11-08 19:45:41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6:52
    两人匆忙出了天牢,轻巧的没发出一丝声响。

    双双灵敏的落在大门外一株有着茂密树叶的树丫上,静静看着天牢大门。

    不一会儿,一个浑身漆黑的男子出现在门口,依然是一身黑衣,黑色的面具,整个人几乎同这暗夜融为一体,他抬脚随意的踢了踢门口的侍卫,确定他们还在昏迷之中后,方才放心的离去。

    两人在树上又呆了两刻钟,知道确定那黑衣男子走远方才跃至天牢门口,沈清探了下守卫的脉搏,随即从腰间拿出几粒药丸分别喂进几人口中。

    见连陌不解的目光,她解释道:“那人算好了时间,这几人一会就该醒了,为了以防万一,只得让他们再多睡会儿了。”

    确保了几人暂时不会醒来,沈清当先一步迈进了牢门。

    顺着适才走过的路,两人一前一后,不一会儿便到了百灵的囚室之中,连陌拉住沈清,不放心的问道:“你一个人行吗?”

    沈清抬眸一笑:“世子未免也太小看人了,若是连她都搞不定,恐怕我那师父得废了我。”

    连陌表情一松,随即放开了手,自嘲的笑了笑,果然是关心则乱。

    “那我就在这里等你。”隐约见到床上的女子光裸的玉臂,想来那人也不会体贴的帮她穿好衣服。

    他眼神紧紧追随着一身黑色纱衣的女子,以戒备的姿态站在墙边。

    沈清进了囚室,扑面而来的是一股浓郁的淫.靡气息。

    她屏了呼吸,跨过散落一地的女子衣物,来到床边,露在被子外的床单之上有几点未干的水渍。

    手中擎着银针正要行动,眼光不经意瞥见床沿边上几粒淡黄色的粉末,她眸光瞬间沉了下去。

    几不可查的轻烟散落,沈清迅速拉过女子的手臂,银针刺破指尖,用两只手指轻轻挤压,滴滴猩红的血液滴入准备好的瓷瓶中。

    取了血,女子收好银针,迅速转身出了牢门。

    连陌见她出来,正要说话,沈清却一把拉住他的手,另一只手用一抹带着似麝香气息的白色绢帕捂住他的口鼻。

    连陌来不及惊讶,女子催促的声音已经传来“快走!”

    连陌会意,一把揽住她的纤腰,运起内力飞快的闪出了牢门。

    “去沈府。”她又道。

    连陌也不多说,带着女子飞快的越过玉凤街。

    门哐当一声被撞开,又哐当一声关上,连陌放下沈清,眼神不安的在她身上搜寻,焦急的说道:“可是有哪里不适?”

    说着就要伸手探她的脉搏。

    沈清一把打掉他伸过来的大掌没好气的说道:“有事的可不是我。”

    见连陌疑问的眸子,她拉过他的手,仔细的号起脉来:“别动。”

    “到底怎么回事?”

    沈清闭了眼,摸着男子脉搏的手探入了一丝内力:“那人不知是发现有人进去过了还是生性谨慎,房中洒了毒粉,你刚才运功可有什么不适?。”

    连陌摇头,“没有,你怎么样?”

    沈清这才放开他的手,“我没事,那点毒奈何不了我。”

    “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忍不住问。

    沈清将鬓边有些散乱的发丝随意拢在脑后,不甚在意的道:“那点毒粉对付普通人足够,对我,可是没什么作用的。

    好在下的毒时间太短,并未扩散太远,你刚好又离的远,应该没有吸入多少,刚才我探过你的脉,加之你功力深厚,才没有大碍。”

    连陌奇道:“他是通过气息发现我们的?”沈清点头,“行医之人对气味最为敏感,我们在那里呆了那么久,自然不可避免的留下了味道,被发现也是正常,不过这也证明了…那人确实是个用毒高手。”

    连陌不放心的瞅着她,迟疑着再次确定:“你在里面那么久,当真没事?”

    沈清笑容明丽的开着玩笑:“若是这么一点毒就把我难倒了,风轻云不打死我。”

    说完才想起来,两人说了半天话连烛火都没燃。“稍等。”

    她转过身,摸索着在柜子一角找到火折子,明亮的黄色烛火摇曳生姿。

    烛火乍然打在连陌白玉般的脸上,有种惊心动魄的美。

    沈清撇开目光,口中问道:“对了,刚才在囚室外你说那人不是易容的?”

    连陌目光一沉,点头道:“是。”

    “你是根据什么判断的?你说…你看到了他的正面,像一个人,那个人是谁?”

    最关键的是,如果那人不是易容的,那么相似的容貌,应该会同眼前之人有着斩不断的关系吧。

    连陌目光中浮上了一层冷意“韵侧妃,我父王当年最宠爱的女人。”

    沈清闻言一怔,有些意料之中又有点意料之外:“你是说…那人有可能是你同父异母的兄弟?”

    连陌脸上难得的显出了一丝迷惘:“我不知道,但是若不是他,谁能有如此相似的容貌呢?”

    “他….是你哥哥?”

    男子面色一下子冰寒了起来,沈清一愣,连忙解释道:“你若不愿说就当我没问好了。”

    一不小心将心中疑惑说了出来,刚一出口她就后悔了,这样无异于揭人伤疤,确实不该。

    连陌表情却是恢复了正常:“也没什么不能说的,这件事情当时人尽皆知,不过是你不关心这些,所以不知道罢了。”

    连陌的目光透过烛火,直直的打在沈清脸上,眼中带着一丝落寞:“我从来没有亲口和别人说过,你可愿意听?”

    沈清恍然有一种错觉,他想要告诉她。

    他不等她回答便开口。“那个人,侧面看来同我几乎一模一样,可是正面看去,也不过同我七分相似罢了,剩下的那三分,就是像那位传言早已过世的韵侧妃了。”

    沈清将烛火拿远了些,回身坐在床边的小桌边,“这么说,那人十有*就是你同父异母的哥哥?”

    连陌点头,跟着她也坐在了小桌边,表情没有一丝变化,“当初父王同叶韵在一次宫宴上一见钟情,两情相悦。

    叶韵是太常丞叶休的庶女,身份根本不能匹配当时已经贵为太子的父王,奈何父王对她用情极深,不顾身份悬殊便纳了她为侧妃。

    韵侧妃也争气,过门不过三个月便怀上了子嗣,这让他更是惊喜,对韵侧妃的宠爱更甚,甚至为了她能在太子府站稳脚跟,在安平公主还未有孕的情况下,就与她定下儿女婚约。

    就在这时,先帝却突然下令聘卫尉卿卫尤的嫡长女卫乔为太子妃,他心里并不愿意,但是害怕触怒先帝,也就勉强答应了。

    只不过当时的卫乔也是不愿嫁他的,她同父王的弟弟,也就是现在的太上皇自小青梅竹马,感情颇丰,只不过碍于皇命和家族利益不得不嫁而已。”(未完待续。)( )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盛世遗孀】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