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盛世遗孀 > 第八十章 往事

第八十章 往事

作者:燕水月 发表时间:2018-11-08 19:45:44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6:52
    听到这里,沈清脑中不由的浮出桃色联想来,莫非连陌不是前太子连潇的儿子。

    连陌似乎看出她心中所想,眸子微嗔:“当然不是你想的那样。

    母妃嫁给他做了太子妃后,很长时间,他并不宠幸她,最后迫于家族逼迫,她对他用了媚药,也就是那一次,母妃怀上了我。

    也是那一次,让父王彻底恨上了母妃,自此以后,再不踏足母妃的宫殿。

    他对侧妃的宠爱天下皆知,母妃并不嫉妒,她只是克己守礼的当好她的太子妃,一心期盼将腹中孩子抚养长大而已。

    父王忙着宠爱那个他爱的女人,也对母妃视而不见,就这样相安无事的过了几个月,然而,这份平静随着韵侧妃的难产而亡画上了句号。

    一尸两命!他认为是母妃设计,他所爱的女人才会香消玉殒,因为在他心中,他的太子妃就是那样一个不择手段的女人。

    多亏了现在的太上皇找到先帝求情,母妃被接到当时太后的寝宫修养,这才幸免于难。”

    他说到这里,眼中闪过一丝轻蔑:“心爱的女人死了,那个意气风发的太子殿下也就垮了,他放弃了一切,从此消失在了金耀皇朝。

    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见过他。而母妃,五个月后,也因为生产时大出血而亡。”

    他说这一系列往事的时候,除了那一声嘲讽,一直都是极为平淡,就好像在说别人的故事。

    沈清张口,迟疑的问道:“那么,当初韵侧妃难产,是太子妃做的吗?”

    连陌眼神滞出一抹空白,他摇了摇头:“不知道。”

    “那…..你后来有再找过他吗?”

    毕竟血浓于水的亲情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抹去的。

    “没有,既然那是他的选择,我何苦再去打搅。只是,如今同那人的出现,是不是一个笑话呢?”

    沈清垂下眼帘,有些不知该说什么,安慰么,他那样骄傲的人是不需要的,同情,那更不需要了。

    “我知道你不需要同情,你告诉我这些,到底想说什么?”

    男子目光在烛火中有些飘渺:“我没有目的,只是单纯的想告诉你而已。”

    “只是想同你分享我的过去,离你更近,哪怕这过去并不是那么幸福和明亮。你和他九年的青梅竹马,和他三月的夫妻之情,而我同你,现在什么都没有。”

    沈清自然知道他口中的‘他’和‘他’是谁,也能猜到他话里的意思。

    她被他眼中的热度所烫,转移话题道:“既然如此,那你准备如何处理那人?”

    连陌如水的唇淡淡勾起,掩饰着心中的失落:“先看看他有什么目的吧。”

    他拿起桌上的茶壶,自顾自的倒了一杯茶水,放在沈清面前:“百灵身上的毒你能查出是何毒吗?”

    沈清不客气的接过茶水,抿了一小口:“还不确定,我得先研究研究,有结果的话,我让阿籍告诉你。”

    夜深凝,窗外的树梢上染上露珠。

    沈清将小窗推开了些,指尖氤氲着晨雾:“天快亮了,世子还是早些回去罢。”

    连陌抬眼看了眼窗外,喉中几不可闻的应了一声,他慢腾腾的站起身,一步一步向门口走去。

    沈清突然想起什么,连忙叫住他:“世子,你等等。”

    连陌手下意识的握成拳又松开,他转过身,眼带星芒的看着沈清。

    沈清拿出一只碧色淡雅绣梅花的香囊递到连陌面前:“世子若是要追查那个人,带着这个香囊会比较好。”

    见男子毫不犹豫的收下,沈清接着说道:“暂时还没有摸清楚那人的来历,对于他用毒也还不甚了解,这个香囊只是能避免大部分普通毒药而已,世子若是要接触那人,还是当心些才好。

    虽说你们也许是……但是他这样无端的出现在金耀,还是不要掉以轻心。”

    连陌眼中光芒细碎,看的沈清只觉无端的诡异起来。“好。”他将那碧色香囊小心的揣在怀里,这才姿态从容的消失在沈府的夜色中。

    眼看夜色将过,沈清却是睡不着了,她换下身上的黑纱衣裙,着了一件白色常服,来到书房。

    手中晃动着白色的瓷瓶,百灵郡主身上的血液,她实在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那人究竟对她做了什么。

    直到天色大亮,阳光透过窗间的缝隙照进来,斑驳着像是在房中勾勒画卷。沈清眼神复杂的看着奋战半夜的结果,脸上显出凝重的神色,难道说那人真的和几百年前的九毒宫余孽有所牵连,不然,为何会有如此阴毒奇异的毒药。

    毒怪所制的毒虽然毒辣难解,令人恨不得肝肠寸断,但,与眼前的东西比起来…...

    她眸中浮出一丝冷色,看来,这次可是不小的挑战。

    沈清将书房的东西归置好,本想再睡个回笼觉,刚要脱衣服,玉梅恭敬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小姐,夫人来看您了。”

    沈清将半腿的衣衫拉好,脸上带着一丝不耐:“进来帮我梳妆。”

    闻见她有些凉意的声音,玉梅小心的推开门,拿了一件藕荷色云袖暗花水纱裙:“小姐您看这件怎么样?”

    沈清随意的看了一眼,自她手中接过,自己换了起来。

    玉梅只好站在一旁,时不时的帮她系下带子。

    “夫人在前厅?”她问道。

    “是的,夫人一早就过来了,说是让小姐您多睡会儿,这才不让奴婢叫您的。”

    沈清来到铜镜前坐下,玉梅会意,灵巧的手在墨发间飞舞,不大一会,便挽了一个简单不失优雅的发髻。

    沈清随意拿起梳妆盒中一只白玉梨花簪插在发间,对着镜子细细端详一阵,确定并无不妥这才起身:“走吧。”

    一身桃红正装的女子正襟危坐,腰板挺的笔直,她生着一张清秀温婉的脸,浅浅的眉毛,粉嫩剔透的嘴唇,下巴微微有些圆润,带着福相。

    头上挽着富贵的花冠,一边插着一支彩蝶明珠金步摇。

    她也不过刚好十六岁,正是娇俏可人的年纪,可能因为已为人妇,整个人从骨子里透出一抹娇媚来,连眼波也含着初春。

    见沈清出来,她绽开一抹亲切的笑意:“大小姐睡的可好?”

    沈清在她临近的椅子上坐下,脸上笑容清淡:“尚可,夫人一大早就过来风林阁,可是有事?”(未完待续。)( )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盛世遗孀】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