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盛世遗孀 > 第一百零七章 女诫?

第一百零七章 女诫?

作者:燕水月 发表时间:2018-11-08 19:48:04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42
    一阵轻风拂过,着淡青色的长衫,袖间绣着玉色雪莲花瓣的男子不客气落在凌灵珊坐过的地方。

    沈清照例给他斟了一杯茶,笑着说道:“殿下要是再晚来一点点,恐怕要去宫刑司那里替我收尸了。”

    连襄无语的白了她一眼,当他来时看到的是幻觉吗,若不是他及时赶到,看到的早就是一群提线木偶了。

    一想到当时在场的所有人被这女人勾魂摄魄的样子,他就没由来的打了一个冷战,干什么不好惹这位姑奶奶,当初深受重伤的情况下还能放倒十几个武林高手,这群老弱妇孺,简直不够她打牙祭的。

    亏得某人走的时候还千叮铃万嘱咐万不能让人伤了这祖宗一根手指头。

    他心中一嗤,眼前这位?让她手下留情还差不多。

    他不客气的接过她递来的热茶,小口的喝了一口,赞道,“倒是好茶。”

    随即想起什么,那恣意风流的眉眼带着疑惑问道:“话说,你那些奇怪的理论哪里学来的?”

    “什么理论?”

    “恩…..比如,绝不和其他人共侍一夫。”

    沈清眼波中流转着一抹恶毒,脸上带着无辜的神色:“那殿下愿意同其他男人共享一妻吗?”

    “当然不行。”连襄怪叫道。

    “那不就得了。”

    “可是,这怎么能一样?”连襄面色铁青的反驳。

    “有何不同,难道只有男人有占有欲,女人就没有嫉妒心?”

    “自古以来,男人三妻四妾本就正常,女子当在家相夫教子,贤良淑德,不能生嫉,你难道没读过女诫吗?”

    他几乎是咬着牙说的,实在不敢想,沈大人那么德高望重的学者,怎么教出如此怪诞的女儿。

    沈清不以为然的撇嘴:“没读过,那玩意,有病才去读。”

    连襄闻言,俊秀的脸上染上一抹青灰,他用力的咽下心中那抹郁气,只默默的替远在西边的某人捏了把汗。

    喜欢上这样的女人,可能上辈子真的造了什么不可饶恕的罪孽吧。

    “女戒没读过,那四书五经呢?”

    沈清被他的问题弄的满头黑线,奇道:“你问这个干嘛?”

    连襄有些迟疑的开口,“嗯…...那个…...沈大人没给你请夫子吗?”

    好像上回中秋宴她也是宁愿喝那最烈的烈酒池济也不愿作诗。

    她不会是个文盲吧?恩,据说十岁便离家学艺,不识字也是有可能的。

    他自顾自的在心中想着,企图以此来解释她为何会有如此怪诞的思维。

    沈清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殿下很闲?”

    “呵呵......”

    连襄干笑两声,从怀里掏出一封信函模样的东西:“这是子谦写给你的信,只是现在看来,不知道是不是需要我帮你读一下。”

    沈清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只把他看的浑身发毛,不知他的武功和这祖宗比起来可有胜算。

    但是转念一想,她既是行医之人,这开方用药,断不可能是目不识丁之辈,只能心中惊叹沈大人对她的放纵了。

    半响,她露齿一笑,皓齿雪白:“殿下若是无事就请回吧,这信,不看也罢。”

    想来也不可能是什么正事,他们逼宫的计划也不需要她来帮忙掺和。

    连襄被她三番五次激的脑子一抽,想也不想拆开手中的信函,简洁的信纸带着淡淡的竹香,一如他的气息。

    一同飘落的还有一叶半干的紫蓝色叶片。

    沈清双眸一亮,指尖快速接过掉落在桌上的叶片,拿在手中赞不绝口。

    连襄见她那稀罕的样子,问道:“这是何物?”

    “我找了好久,没想到,今天终于得到它了。这是一种奇草,当初和师父在金耀找了好久都没找到。”

    能让她如此激动,看来这叶子却是难得的东西。

    他呼啦一声展开信纸,递到女子面前:“这个,你还没看。”

    她随意的瞟了一眼,她不由心中暗赞,小小的信纸上,两行行云流水字的落笔如云烟,只是内容却不尽人意。

    紫萧横笛寂无声,独向瑶窗坐愁绝。

    鱼沈雁杳天涯路,始信人间别离苦。

    沈清无语的撇嘴,忍不住眼角露出嫌恶的神情来,金耀的男子喜用诗词,她却对此嗤之以鼻。

    连襄见她表情怪异,忍不住低头看向手中的信纸。也不由的翻了个白眼,果然是够酸的。

    谁曾想,素来冷清至极的连陌也会写这么牙酸的俗诗,情之一字,当真害人不浅。

    “嗯…….我有个问题,不知沈小姐可否解答?”

    她看着他白皙的俊脸上眉宇间有着秀雅的神色,微微一笑:“殿下有何事但说无妨。”

    “你方才正要使用的,可是南阳巫术?”

    可是据他所知,上次她在小北花园对付的那十几杀手,个个都算的上武林高手,南阳巫术何时有如此大的威力了?

    沈清露出果然如此的笑容,像是早已知道她要如此一问:“说是南阳巫术也不尽然,纯粹的南阳巫术并没有如此大的威力,是我依据南阳巫术改良而成,准确说来,应该叫做催眠。”

    连襄的脸上并未露出过度惊讶的神色,好像只要是对于他的事情,再如何荒诞离奇都是可以接受的了。

    他点头表示明白,接着说道:“可否答应我一件事?”

    见她目光带着鼓励,他接着说道:“以后不要轻易使用这种叫催眠的术法。”

    沈清仔细的看着他的表情,企图分辨他说这话内心真实的意图。

    “殿下是在害怕?”

    他一笑,眼中颇有深意,“你知道,有时候无知的恐惧会使人变得疯狂而残忍。”

    沈清从他的眼眸中捕捉到一抹善意的提醒,有些话,并不需要说的太明白。

    沈清瞬间便明了他的意思,笑容清越,带着一丝微微的感动。

    同时有些明白,为何父亲和连陌的选择会是他。

    她用一种罕见的风趣的语调说道:“若是殿下往后都如同今日一般及时出现,我想,我很乐意当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御史府小姐……

    嗯?好像不对,现在已经不是千金小姐了,现在应该叫寡妇比较合适。”

    连襄看着眼前面容绝美眼带狡黠的女子,不知怎的,脑中突然就想起当初她瞬间扒掉他衣服的情景来。

    那时的他被腹中的疼痛折磨的几欲昏厥,一身狼狈,心中早已做好了迎接死亡的准备,可是在看见她笃定的眼神之时,却莫名的就相信了她。(未完待续。)(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盛世遗孀】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