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盛世遗孀 > 第五章 绝处逢生

第五章 绝处逢生

作者:燕水月 发表时间:2018-11-03 12:32:37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1:47
    沈清从男子怀中缓缓退出,反身闭着眼靠在墙边,一室寂静。

    手中紧攥着的冰魄珠散着丝丝寒意,透人心脾,难道她就要死在这不见天日的华丽墓葬中了吗?

    师父怎么办?

    父亲会伤心吗?

    连陌看着靠在墙上闭着眼睛的女子,忍不住出声:“在想什么?”

    沈清睁开眼睛,看着眼前风采不减的男子:“想死!”

    连陌洒然一笑,直把她看的一愣:“不过,能有如此绝色相伴,也算是不枉此生了。”

    连陌笑得更加魅惑:“你是第一个敢调戏我的女子!”

    沈清席地而坐,双手抱在腿上,:“都到这时候了,你能不能回答我一个问题?”

    男子好奇道:“什么?”

    “你是不是姓连?”

    他也学着她的样子席地坐下:“你不是都已经猜到了吗?”

    沈清摇了摇头:“之前有所猜测,现在又不敢确定了。”

    说着望了望那尊还没有盖上的棺柩。

    连陌顺着她的目光看去,眼中闪过一丝了然。

    “敢挖自己祖坟的我还是第一次见,”连陌只是笑,并不言语,那些人除了给自己一个姓氏以外,还给了他什么。

    沈清看着他有些冷然的笑容:“你有在乎的人吗?”

    男子摇了摇头,沈清不赞同道:“不,你有,不然你也不会帮我。”

    以他的为人,她可不相信他会是个热心的人,冰魄珠价值连城,若不是迫切需要自己那枚蔷薇烙,谁都会选择冰魄珠。

    连陌对于她能猜到这些似乎并不吃惊,谈谈的道:“小时候,他救过我一命,也是唯个真正关心过我的人。”

    不欲在谈这个话题他转而问道:“你呢,你要冰魄珠是为了什么?”

    沈清闻言,摊开手心,拇指大的白色珠子静静躺在手心,它既没有摄人心魄的光芒也没有华丽的外表,就如同一颗普通的珠子般只闪动柔柔的微光。

    “为了救一个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人,只是万般没想到,我会以这样的方式死去,你说,在后人看来,会不会以为我们是陪葬品呢?”

    等等....陪葬,...

    她收起冰魄珠,哗的起身,她记得当初开国皇帝死的时候是赶了筑陵的工匠陪葬的,这些工匠不会不明白自己的下场,或许这陵寝之中还有第二个出口。

    连陌看着神情突然有些激动的女子,跟着起身,却被她一把抓住:“告诉我,陪葬坑在哪里?”

    连陌瞬间便明白了她的意思,却只摇了摇头:“我只知道是在墓葬室的北面,也就是我们身处的这堵墙的后面。”

    墙面上两人均已仔细找过,不可能会有没发现的机关,如今唯有棺柩是没有仔细检查的。

    千年玄荫木所制的棺柩,上面刻着各种龙纹以及沈清看不懂的繁复文字。

    四角生莲,支撑棺柩四角的是四朵玉色莲花,莲花层层叠叠,绽放如新。

    两人的目光同时落在西南角的那朵玉莲之上,同其他三朵比较,这一朵莲花之下的地面上有几粒粉末,不仔细看几乎忽略掉了。

    整个大殿在断龙石的震撼下那样剧烈的摇晃都没有落下一丝灰尘,那就证明在建好后陵墓是经过了仔细打扫的。

    如今这里却出现了几粒粉末,很显然,这一定是在墓主下葬之后留下的。

    因为据闻,开国皇帝从下葬到封锁陵寝,前后不过三日,短短三日时间,要将整个陵墓打扫的一尘不染,会出现失误也就不足为奇。

    而普通宫人又怎会知道这里面的机关分布呢,小小的莲花台下也就这样忽略了。

    两人相视一笑,这里是机关按钮无疑。

    连陌伸出手小心翼翼的转动第一层花瓣,纹丝不动,第二层,第三层亦然。

    沈清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终于第四层最后一层时有了声响,伴随着花瓣向左边拨动,北面墙上开启三个石洞。

    两人快步上前。

    最左边的洞口进去后再左转,这是一个和墓葬室大小差不多的墓室,里面纵横排列着三十几个棺木。

    连陌屏住呼吸,双手为掌,迅速打开棺木。

    待青烟消散后,穿着各式宫装的女子骸骨便落入两人眼中,看来这里便是嫔妃殉葬坑了。

    两人未作停留,转身前往最右侧的洞口,进去后向右转拐,不出两人所料,这个坑内空空如也。

    踱步间,西面墙角下的金砖似有不稳,两人揭开金砖,一个仅容一个通过的狗洞出现在眼前。

    狗洞呈弧形,先下后上,沈清退出右侧陪葬室,进入中间洞口,豪不意外的在东面墙角下发现一个同样大小的狗洞。

    她回头看着素衣白袍风华绝代的男子嫣然一笑:“天无绝人之路!”既然那些工匠能瞒天过海挖凿这样的狗洞,那么陵寝中一定还有另外的出口。

    拾级而下,一个地下皇家园林便出现在眼前,若说先前的金银饰物是世间难得一见的宝物的话,那么此处便是世人见所未见想也想不到的场景。

    此园林呈椭圆形,方圆三百余丈,边沿林立着十二根刻着蟠龙长柱,以兰金为筑,蟠龙以金鳞覆身,龙口大张,口衔明珠,明珠罕见的散发出金黄色光芒,同龙身上的金鳞交相辉映。

    柱下白玉为案,碧玉为几,有铜铸伶人十二名,华彩一身,神态楚楚竟似活人,或琴,或筑,或笙,或竽。

    林中山石嶙嶙,百花齐放,皆以金,银,玛瑙,珊瑚,琉璃,碧玺,美玉装饰而成。

    恍然间像是身处仙境,美不胜收。两人踱步进入园中,园林中央有一碧波池。

    池中有玉质美人,冰肌玉骨,风流天成,绝色姿容如天上的仙子。

    她翩翩起舞,飞舞的衣袖如彩虹般划过,唯留香风绕绕,眼神魅惑而多情,似有千言万语正待诉说。

    沈清轻抬莲步向着碧波池走去,似怕惊动了起舞的仙女,却怎么也走不到池边。

    她心中疑惑,一手大手将她拉住,她回头。

    林之宴温柔隽秀的眉眼便出现在眼前,他乌发飞舞,白衣胜雪,常年苍白的脸上带着健康的色泽。

    他对她温柔的笑,笑容暖如春华。

    连陌看着走向碧玉丛林的沈清,女子行走间衣袂飘飘,似要乘风而去。

    她月白的纱衣在金光的照耀下陇上一层神秘的色彩,她步步生莲,笑靥如花。

    他忍不住要将她抓住,生怕她下一瞬间便要离去。女子瓷白如玉的肌肤近在咫尺,如秋水涟漪的凤眼微眯,蔷薇花瓣似的朱唇散发着诱人的光泽。

    他将她拥在怀中,大手托着她的后脑,向着那潋滟红唇寸寸逼近。

    终于,他尝到了香甜如蜜的甘露,花瓣般的朱唇柔软滑腻,微启的檀口散发着她独特的清香。

    他不停地吮吻舔抵,尽情品尝着她的红唇,依照着本能伸出舌尖描绘着她美好的唇形,间或再次吮吻着她的柔嫩,耳边响起她娇柔的喘息,他禁不住这样的诱惑,灵舌乘机滑入她微启的檀口中。

    香软的味道更加使人迷醉,舌头恣意的在她口中兴风作浪,划过她的贝齿,勾起她的丁香小舌与之共舞。

    他霸占着她香甜的津液,在这如梦似幻的景色中深深地吻着她,只在她气息不稳时稍稍撤开,少顷又再次将她吞噬。

    她美妙的红唇,醉人的气息,娇媚的喘息,一吻上瘾,久久不愿放开。

    缠绵的吻,绝美的璧人,在这精美绝伦的地下园林中描绘一笔绝艳的风情。

    沈清闭眼承受着男子的吻,他还是那样的温柔,只是不同于海棠花树下的芝兰香,淡淡的清竹香味充斥鼻端。

    他温柔的攻略城池,缠绵的占有她的香甜,感受着眼前男子细密的疼爱,刻骨的温柔,她不由微微迷醉。

    良久,唇分,他贴在她的唇寸许处微微喘息,眼中光华闪耀。她轻抚他的脸颊,:“之宴,你回来了?”

    长长的沉默,他眼中的绚烂光华点点湮灭,心中如极地之冰,冻得人遍体生寒。

    沈清一言出口,脑中如电光火石般炸开。

    再凝神看去,近在咫尺的男子乌发修眉,嫡仙般的容貌,飘逸的白衣,绝代风姿,这不是林之宴。

    她连忙有些尴尬的退出男子布满清竹气息的怀抱,转身望向碧波池,池中水光潺潺,玉雕的美人立于中央,一动不动。

    居然是幻情阵,一入阵法便会被勾起****,迷失心智,任你武功再是高强心性再是坚定,只要心中有情,哪怕只有一丝便会陷入被自己编织的幻境之中,然后永久地沉沦其中,直到死去。

    若不是关键时刻想到之宴已死,能不能醒来还真未可知,就是不知刚才的男人把自己当成了谁。

    她睨了眼还在原地脸色有些难看的男子,倒是有些能理解,任谁莫名其妙和一个不相干的人亲热的一番都不会高兴到哪去。

    “好了,这是幻情阵,一会你从休门我从景门同时入阵,至惊门破开门出便可破阵。刚才的事...我们就当没有发生过吧。”

    见连陌直愣愣地盯着她,眸中晦暗不明,她心中正疑惑却见男子冷哼一声掉头就走。

    沈清脑中没由来的一阵发懵,是谁说小心眼是女人的专利的,搞的自己占了他多大便宜似的,见男子已到休门,遂不再纠结男子态度问题,如今保命才是关键。

    没有想到那些工匠比自己想像的还要厉害,谁能料到墓葬室后面还有这等厉害的机关呢。

    顷刻之间,只见两道白影翩翩飞舞间已出开门,再回身望去,朱玉玛瑙都还在,只那耀眼的金光却暗了几分颜色。

    经过一条长长的走廊,这里依然是金砖铺地,玉刻为雕,只是少了夜明珠,好在两人都是习武之人,夜间视物还不在话下。

    行了约二百丈许,眼前出现的是一堵墙,不似之前的石门机关,这里严严实实就是一堵墙,一眼望去似乎走到了尽头。

    两人对望一眼,都从对方神色中得到了肯定,这里一定便是出口。

    无需任何言语,两人默契地在地面墙角摸索起来。

    半响,一无所获,沈清疑惑间不由地有些沮丧,按说这里是唯一的出路了,不可能会有错啊。

    连陌却似想到了什么,走到墙角地面蹲下,以手轻叩金砖地面,空荡的回身传来,沈清大喜。

    两人揭开地面的金砖,又一个仅容一人通过的狗洞出现在两人眼前,感情这些个工匠就喜欢挖狗洞啊,也不晓得弄点上档次的玩意。

    她心里抑制不住地偷笑了一下,自己倒是不介意钻这狗洞,只是眼前这位,那可是从小衔着金汤匙长大的,和她一起钻这狗洞,是不是太难为人了?

    果然就见男子本来便没多好看的脸色更罩上一层青灰,他抬头间不经意看见女子一副等着看笑话的样子,胸中更是生起一股郁气。

    遂不再理会身边的女子,他深吸口气,低头迅速钻入洞中。

    沈清见他动作,终是没能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随即跟上亦钻入洞中。

    连陌耳闻身后的笑声,白玉般的脸颊抑制不住的微微发热,活了近二十二年,从未像今天这样窘迫过。

    两人爬行约百米,前方突然传来一丝光亮,拨开眼前的草丛,一个几米见宽的洞穴便出现眼前。

    沈清几乎要喜极而泣,终于从那个不见天日的陵寝中走......不,爬了出来。

    此时天已大亮,洞穴位于悬崖之中,俯身看下去,一片迷雾蒙蒙,不知深有几千米,抬头往上看,如坠云雾,不知几何。( )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盛世遗孀】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