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盛世遗孀 > 第二十九章 西陵别

第二十九章 西陵别

作者:燕水月 发表时间:2018-11-03 12:33:2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6:07
    沐流云为她夹了一块青菜,笑容分外灿烂:“师妹,在想什么?先吃东西啊。”

    沈清尴尬地不知该将眼睛落在何处,听他所言,随即只盯着眼前的饭碗,看起来吃的格外用心。

    沐流云愉悦地笑了一下,随即优雅地用餐,间或为女子布一下菜,两人就这样一个愉悦一个尴尬着用完了早膳。

    沈清借着吃饭的档口理了下心绪,错误虽然已经酿成,但不能一错再错。

    她看了眼沐流云,男子的眼中有着满满的希冀和隐藏的一丝小心,她轻轻地问道:“师兄怎么得空来西陵?是还有其他事情吗?”

    沐流云走近她,拉过她的手:“我以为经过昨夜,师妹应该明白我的目的。”

    沈清沉了眼帘:“师兄明知你我不可能,何必勉强呢?”

    “没什么是不可能的,师妹只需安心等我便好。”

    沈清心中叹气,“师兄可问过我是否愿意呢,?”

    沐流云心中一紧,强笑着:“师妹的意思是?”

    “我不愿意。”

    他琥珀色的眸子闪过受伤,紧了紧握住她的手:“我说过的,我可以等,等到师妹接受我的那天。”

    沈清一急,这样下去和没解释有什么差别,“不是这样的,师兄,是我...”

    话还未说完,整个人又落入他怀中,他紧紧抱着她,将头埋入她的发间,薄唇蹭着她的耳朵轻声地呢喃:“师妹,别说了好吗,别说了。”

    “师兄,逃避并不能改变事实,你的家人不会接受一个成过亲的女人做你的妻子,我更加不可能对任何人委身做妾。我们没有未来的,与其碰得头破血流,还不如相忘于江湖,你永远是我师兄,是我最在乎的人。”

    他愈发用力地拥紧她,似要将她揉入自己的身体里:“师妹,除了你我从未想过娶别人,我不管你之前为何要嫁给林之宴,我只要你今后只是我一个人的,谁也阻拦不了。”

    “师兄,我若爱你,哪怕刀山火海也陪你走,可若没有爱,我便没有走下去的力气,勉强为之,只会将我们都毁了。”

    沐流云轻轻松开了手,手指拂过她白皙的脸,秀美的眉,诱人的唇角,他突然抬起她的下巴,再次没有征兆地吻了下去,沈清抬起的手被他反剪着扣在腰后,他托住她的后脑,在她花瓣一般的朱唇上用力地啃噬。

    沈清被迫承受着他的侵占,感受他火热的唇舌一遍一遍舔抵她口中的每一寸领地,她知道挣脱不过,索性未再做无谓的挣扎。

    他的吻如夏日的火焰,火热而激情,烧得她几欲失去理智就要随他一道沉沦。

    他执着的一次次占领她的美好,不顾她的"jiao chuan"连连,肆意地吞噬着她的香甜,直到她喘息着求饶他才稍稍放开她已被折磨得微微红肿的唇,他依然将她禁锢在怀中,贴着她的红唇低语:“你心中亦有我,只是不愿承认罢了。”

    见她又要反驳,他再次含住两片红唇,不给她说话的机会。

    接二连三的吻使她白皙的脸上染上一抹红晕,他痴迷地看着她,轻啄她红艳的娇唇,声音充满蛊惑:“同我一道去北沐可好?”

    沈清浑然不知自己此时的媚态,她看着咫尺之间男子完美的容颜轻轻摇了摇头。

    沐流云叹了口气:“也罢,如今你内力尽失,北沐现在又不太平,你先去师父那里,待局势稳定后我必来接你。”

    说完他又轻触了下她水润的红唇,沈清不置可否,眼前之人何时变得如此霸道,或者他的儒雅谦逊不过欺骗世人而已,如今她说任何反驳的话都会招来他一顿‘惩罚’。

    见她终于不再反驳,他心下微微一松,又要吻她,门外忽然传来一道声音:“主子,时候不早了,再不回去恐生变故。”

    沐流云一僵,冷声道:“知道了,下去。”

    沈清抬起头来,:“师兄还是早些回去,若是出了事就不好了。”

    他收紧揽在她腰际的手:“再多待一会。”

    她头疼地闭了闭眼,突然手中被塞进一物,她拿起来一看,是一沓金耀的银票,沐流云打趣道:“知道你不擅赚钱,不给你备着点真怕你会饿死。”

    沈清不满的挑了挑眉,虽然他说的是事实,心下却是不愿被人调侃,她突然想到什么,从腰间拿出一个小小的白色瓷瓶:“这是我最近研制的解毒药,名字还未取,只有两粒,食之可防百毒,不过只有三月药效,你拿着防身。”

    他一脸温柔地看着她,眼中有深深的爱恋,他收起她递过的瓷瓶,再次深深地吻住她,她闭上眼无力地承受着他的亲吻,手下是他急速跳动的胸膛,到底还是抵不住他霸道的进犯,她微微松开牙关,任他的气息肆无忌惮地将她笼罩。

    三月之后,沈清回到普陀寺的时候已是深夜,刚进院子,着一身松松垮垮的湖绿睡袍的男子正大剌剌斜靠在院中的长椅上。

    沈清一惊“师父此时还在这里?”

    风轻云举起手在鼻尖拂了拂,一脸嫌弃:“我说徒儿,你到底多久没洗澡了?”

    沈清脸一黑,冷哼一声转身进入房间。

    她放下行李,行到内室,一个大大的浴桶伫立在中央,水雾升腾花香袅绕,她隔着房门扫了眼院中,还依稀可见男子慵懒的身影,被揶揄的不快立马烟消云散,接到他的来信不敢耽搁,骑马不比马车,一身的灰尘早就令她浑身难受,此时没有什么比洗一个热水澡更舒服的事了。

    她换了一身及膝青绿色长裙,外罩一件白色绣玉兰花睡袍,半干的乌发随意披散,她执了一壶茶,迎着院中零落的星光漫步而出,行动间微风吹起裙角,露出一截白嫩的*。

    风轻云只撇了一眼就移开视线,顺手接过女子递来的茶狠狠地喝了一口,“真是有伤风化。”

    沈清勾唇一笑:“我以为师父这些年都习惯了,醉卧花丛的时候可没见你这么正经啊。”

    风轻云嗤了一声:“佛门净地也如此不知羞,流云那小子可不在,你穿成这样难不成是要勾引这寺中的小和尚吗?”(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盛世遗孀】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