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 >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_第77节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_第77节

作者:云浪 发表时间:2018-11-07 20:42:48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5:08
我们是不随便收留别人的!”

此言一出,自是急得狗儿一阵呜呜大叫,看得张涛忍不住想笑:看来雨飘姐还真不是一般地有演戏的天分啊!

“既然你这么诚心,那就先留在我们身边吧!”柔雨飘十万分为难地说道。

还没等狗儿高兴一下,她又接着说道:“不过……只是让你暂时留下来,我们会以非常严格的要求来对待你,如果你不能做得很好,那么我们随时都会把你赶走。明白了吗?”

狗儿一听可以留在“两个神仙”身边,早就高兴得不辨东、西、南、北,哪还想得到其它,自是不停地点头。

柔雨飘看着纯洁得如同白纸的狗儿,心中涌起一种莫名的情绪,竟有几分愧疚的感觉。

一边跟她心意相通的张涛,轻轻拍了拍她的香肩,递去一个安慰的眼神,一切尽在不言中……

“这样吧,你现在既然跟着我们,那彼此总得有个称呼,也就是说你得先有个名字。这样吧,在我们家乡有个叫‘二郎神’的人,他有个和你差不多的手下,叫做‘啸天犬’。我觉得名字嘛,这个‘犬’字不太好听,就‘啸天’吧,正好有‘萧’姓,以后你就叫‘萧天’好了。”

张涛接着柔雨飘的话尾,一个名字信手拈来,狗儿从此就有了个名字——萧天。

“噢!还有,一般武人都有个外号,我看也给你起个外号吧。就‘啸天犬神’好了,你觉得怎么样?”张涛一时兴起,又帮狗儿取了个绰号。

想那狗儿何曾想到自己会有个如此拉风的名字?

对张涛的感激自是洋洋洒洒、绵绵不绝,浑然不知这个名字其实只是张涛剽窃而来,只有柔雨飘暗笑于心。

当然柔雨飘是绝对不可能会去拆张涛台的,更何况这个名字还真可说是恰如其分呢!

“再就是你对我们的称呼,这样吧,你以后就叫我‘张少’或是‘少爷’好了;至于雨飘姐,你就称她‘少奶奶’吧。还有,在你没有学会说话前,只要在心里想着就可以了,我们会知道的,不要老是呜呜地叫,难听死了,知道了吗?”从张涛的语气中很容易就能听得出来,他对萧天的叫声实在不太喜欢。

萧天大力地点了点头,嘴张了张,终究没有叫出声来。

“知道就好!”张涛处理完称呼的问题之后,接着又将萧天逮来的两只山鸡给洗剥了,生起一堆火将其烤熟,三人美味地吃了一顿。

想那狗儿熟食都未曾吃过,更何况是张大厨烹调出来的绝世美味(对他来说)?

爽得这家伙差点没把舌头也一块吞了,二只鸡倒有四分之三进了他的肚子。

要不是萧天出于对张、柔二人的尊敬,想必连渣都轮不到两人吧。

好在两人都是能量体,吃多吃少根本无所谓,况且对于这连盐都没有、吃不出任何味道的东西,两人实在没多大兴趣。

萧天喜欢,让他吃就是了!

“你吃饱了吗?”看着萧天那意犹未尽的样子,张涛多少有点成就感,忍不住问道。

萧天楞了楞,脸马上就红了,头也低了下去,轻轻地呜呜两声,看起来很不好意思的样子。

张涛的心眼扫过萧天的脑域,轻易接收到了他的想法:“少爷的鸡烤得实在是太好吃了,要是有的话,我还想吃。”

张涛乐得一声轻笑,转过头去正好迎上柔雨飘柔情似水的目光,张涛只觉一阵温馨的感觉袭来,连萧天那难听的呜声也懒得计较了。

张涛在柔雨飘唇上轻轻一吻,一手搂着美女,另一手嚣张地一挥,豪情万丈地道:“出发!”

“该死的!这林子怎么这么大?无边无际似的!”

火冒三丈的张涛执着一根树枝,一边抽打着身边的花花草草,一边极没有风度地叫骂道。

张涛身边的柔雨飘静静地,微笑着看着张涛第一千零一遍神经质似的举动,心中有太多的感动。

她当然知道张涛并非不能克制自己的情绪,凭他“定神诀”的修为,有什么情绪不可以克制呢?

区区在森林里转了四天三夜又算得了什么?

张涛现在的举动多半还是故意做出来给她看的吧,那种感觉就像是小孩在妈妈面前撒娇,柔雨飘喜欢这种温馨,张涛想必乐得投其所好。可能这也算是一种调情的手段吧!

说起来也真是好笑,聪明如斯、近乎无所不知的张涛和柔雨飘两人,竟然都是路痴!

不过话又说回来,能量大失、思感无法及远的张涛和柔雨飘两人初来乍到不说,地球上一般用来识别方向的方法在这个世界又没有大用,偏偏更处在最容易让人迷路的森林中,如此,不迷路倒还真说不过去了!

最可气的还是萧天这个混蛋!怎么说是个“本地人”

吧,但方向感却比张涛和柔雨飘两人还要不如。

更由于有他这个尾巴在,连让柔雨飘带着张涛从树顶上飞走都失去了可能性,于是三人只能是彻底地迷路了!

三人又在阴暗的森林里转了半天,情况不但没有得到半点改观,反而更糟糕了。眼看张涛又要开骂,柔雨飘却在此时皱了皱眉头,抢先说道:“有人!”

“谁?这种地方也会有人来吗?”张涛奇道。

柔雨飘没有回答,只是眉头越皱越深,单单看她的表情,张涛就知道麻烦就要来了!

果然,柔雨飘用看起来无比优雅、令人赏心悦目的手法握住张涛的一条手臂,紧接着两人腾空而起,飘飘飞去。

整个过程萧天看得清清楚楚,似是其慢无比,偏偏萧天连一个念头都没有转得过来,更没来得及张口叫喊,柔雨飘和张涛两人就已经远远地逝去……

萧天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像是被人狠狠地刺了一刀,脑中霎时一片空白,双腿再也无法支持身体的重量,整个人摇摇欲坠。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为什么两位神仙不要我了?!

为什么?为什么……

却又听遥遥地飘来柔雨飘那若有若无的动人仙音:

“萧天快点追上来,我们要赶去救人!”

萧天一听,心脏顿时停跳两拍。大悲大喜间的巨大落差,他那可怜的狗脑袋实在是不容易消化!

“原来神仙是去救人,不是不要我,不是不要我……太好了!真是太好了!”萧天好不容易才反应过来,却意外地发现在自己的两条腿不知什么时候起,就已经向着柔雨飘逝去的方向开跑了,真是十足的单细胞啊!

对于柔雨飘突如其来的动作,张涛倒是并不感到意外,也懒得多问,因为他知道柔雨飘马上就会告诉他的。

果然,接下来柔雨飘就把她所知道的一切事情,用思感直接传递到了张涛的大脑中。

“涛儿,有一个少女现在正被人追杀,现在我们就去救她。不过这事情看来有点蹊跷,我的思感竟然无法进入她和追杀她的人的脑域。想来这几个人必然都极不简单,说不定我们会因此引火烧身。”柔雨飘的思绪中不无担忧。

“既然是这样,那依我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能不管就不用管了吧!”张涛也用心眼回应道。全本umd/txt小说下载}ωωω.ūdtxt.cò

柔雨飘深深地注视着张涛,张涛被看得浑身不舒服,忍不住用心眼问道:“怎么用这种眼神看我?有什么不对吗?”

回应张涛的是脑中柔雨飘一声深长的叹息,“涛儿,说实话这事我真的不想管,因为我在这个少女身上感应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而且以我们现在的实力,也实在不该管!但是这个少女长得实在是太像一个人,所以我们绝对不能不管!”

“像谁?”张涛诧异地道。

“到时候涛儿就知道,希望你不要太吃惊才好。还有就是,涛儿一定要记住,‘长得像’和‘是’根本就是两回事,涛儿可千万不要被情感蒙蔽了理智!”

张涛和柔雨飘相识这么久,却实在很少见柔雨飘如此郑重地对待某一件事。

张涛心中一震的同时,也不禁起了好奇之心,那少女到底长得像谁呢?

叫我不要吃惊,而且不要被情感蒙蔽了理智……

张涛猛然一惊,难道是她?!

张涛正想着,柔雨飘已经带着他隐在了一颗大树上。

树下面有一块难得的空地,而此时空地上,三个大汉正包围着一个少女。

以张涛和柔雨飘两人目前所处的角度,恰恰好可以毫不费力地看清楚那少女的面貌。

唔……这么好的角度,想必是柔雨飘特意按排的。

虽然心中已经有所准备,但是当张涛真的见到这个少女时,还是不由自主地傻了眼,更有一个声音在自己心中吶喊——萍儿!

张涛下意识地用力揉了揉眼睛,再一次确认自己绝对没有看错。

没错!绝对没错!她就是萍儿!一定是她!

要不然天下哪有人长得这么像?

除了衣服和发式,眼前这个女孩,分明就是那个一直让张涛魂牵梦萦的萍儿!

张涛大大地睁着眼睛,一眨也不眨,深怕这只是一场梦,梦醒后一切又将归于虚无。

要不是有“定神诀”的无上修为,树梢上的张涛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冲下去,向她倾诉对她的思念,即使明知她不是她!

张涛的呆样让身边的柔雨飘在心底长长叹息了一声,倒不是因为吃醋,而是她从龙兰贞那得来的以万年计的阅历,让她直觉到这绝对不是什么好兆头!

柔雨飘用手肘轻轻撞了张涛二记,张涛这才回过神来,用疑惑的目光看向柔雨飘,很明显是想问:“怎么了?”

柔雨飘生气地白了他一眼,通过思感给张涛递来一句话:“在涛儿眼中除了这个姑娘,还有没有其它?好好看看现在围住她的这几个人,可都不简单呢!”

经这么一提醒,张涛这才注意到围着这个长得像萍儿的三个大汉。

由于角度问题,张涛能看清的只有其中之一,还有两个只能看到背影,但即使是这样,张涛还是大大地吃了一惊!因为张涛发现在这三人身上,都有着极其惨烈的肃杀之气!

张涛知道像这种杀气绝不是小打小闹就能培养出来的,而是无数次驰骋在千军万马的战场;无数次徘徊在生与死的边缘慢慢积累来的!

这三个人绝对都是高手,而且是绝顶高手!反观那个长得像萍儿的姑娘,比起这三个大汉任何一个,都差了不止一筹。

张涛不由倒吸一口冷气,如果现在他或者是柔雨飘的能量还在,别说是三个,就是三十个张涛也不会放在眼里,不过那只是如果而已,现实终究还是现实。

张涛暗自评估了一下,以柔雨飘现在的能力,如果光明正大地向他们挑战,最多只能接下其中之二。

那剩下的一个可就让人头疼了,该怎么办呢?

“偷袭?恐吓?还是……”瞬间张涛想了数十种方法,最后还是决定偷袭!

张涛把计画用心眼传递给了柔雨飘,只需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柔雨飘听得暗暗点头,递给张涛一个“一切都已经明白”的眼神之后,就不再说话,也没有立刻出手。

从张涛看到这个长得像萍儿的少女开始算起,到张涛定好偷袭的计画,说来话长,其实也不过二、三秒钟罢了。再看那三个壮汉,在围住少女后都还没来得及说话。

张涛知道在这种情况下,一般那三个壮汉是不会立刻出手的,因为如果说他们现在是强壮的猫,而那少女不过是弱小的老鼠罢了。

猫在吃掉老鼠前,总是会先戏耍一番的!

而这个时候多半最容易看出谁是谁非,想来,柔雨飘没有立刻出手,大概也是为了先了解一下情况吧。

虽然自从张涛见到这个姑娘后,就一直心神不宁,但头脑却还没有发热到不顾一切的程度。

就眼前的情势来看,张涛当然也乐得在偷袭前听听他们怎么说,尽可能多了解一些事情的来龙去脉。

果然张涛猜得一点都不错,其中一壮汉说话了:“公主殿下,请恕臣等无礼,臣等也是迫不得已。如果公主殿下今日不死,那么臣等不但无法向三皇子,也就是当今陛下交差,而且也必将再陷华夏一万万百姓于无边战火之中,所以臣等虽明知不该冒犯公主殿下您,却也不得不勉为其难了。”话虽说得动听,看来还颇懂礼数,但语气中却没有半点应有的尊敬!

被称做“公主”的少女,嘴角微微撇了撇,一言不发,不知是没将这三个壮汉看在眼里,还是另有原因。

反倒是张涛和柔雨飘听了,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在心底破口大骂:“假惺惺!笑面虎!”

算起来这壮汉的话,还是张涛和柔雨飘两人来到这异界以后,第一次听到的“人话”。

两人理所当然地发现,他们之前从没有接触过类似语言。

不过话的意思两人倒是都能听得懂,原因无他,只因为“心眼”和“思感”!

目前张涛的“心眼”和柔雨飘的“思感”虽然不能侵入眼前这四人的大脑,但是破译几句已经从口中说出来的话,却实在是小儿科,一点挑战性也没有。

只是话虽然简单,但是它所代表的意义可绝对不简单!

张涛和柔雨飘两人不约而同地心头一跳,一个早已经陌生的词汇出现在脑海:“党争!”

而且那个三皇子显然已经是胜利者!

两人更从大汉的话中至少听出了两点潜在的意思。

一是这个少女在民众心目中必然有着极高的威望,或是在政治上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足以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