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 >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_第88节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_第88节

作者:云浪 发表时间:2018-11-07 20:43:36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5:09
    

只是张涛如何能让他如愿?一手按着他的头顶,一手按着他的丹田,疯狂地吸收起鳗鱼的能量来。

    

最终张涛吸干了鳗鱼最后的一丝能量,鳗鱼按着张涛百汇大穴的手也无力地垂了下来,然而张涛却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鳗鱼,或是杀了鳗鱼。

    

只听他极恶毒地一笑道:“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已经有了精神印迹,嘿嘿……看我怎么让你永不超生!”

张涛此言一出,鳗鱼真正感觉到了死亡的恐惧,然而一切都已经太晚了!

    

张涛以他超强的精神力,彻底粉碎了鳗鱼的精神印迹,当鳗鱼的精神印迹被击碎后,鳗鱼的人形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条长有二十余米、粗如水缸的大鳗鱼。

    

张涛先是毫不留情地一掌击碎了这条大鳗鱼的头盖骨,接着召回狂刀和傲剑,在数十息内疯狂地劈出十万八千刀,可怜一条大鳗就这样变成了肉屑,而且没有一块肉屑能超过一立方毫米!

    

就这样,修炼了数千年、害死了无数生灵的恶鳗,终于在张涛手中遭了报应,死得不能再死……

张涛吸收了鳗鱼全部的能量,居然一点排斥感也没有,不!

    应该是说鳗鱼的能量立刻就被张涛的

    “混沌源力”所同化了!

张涛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不但没有被鳗鱼吸收掉,反而还吸收了鳗鱼,这一切必然都是因为

    “混沌源力”!



    “混沌源力”啊!你究竟还有多少秘密?

此时的张涛已经是个超级大高手,心眼微运,已经沉入了湖底的柔雨飘无所遁形,更让张涛惊喜无限的是,他的心眼发现柔雨飘不但在巨大无比的水压下毫发无伤,而且还有心跳!

    

张涛以最快的速度冲到湖底,视万千珠宝如无物,径自将柔雨飘救上岸来。

    

此时已经是黑夜,月光下,张涛仔仔细细地帮柔雨飘检查了一遍又一遍,却得出了他怎么也不敢相信的结果—

—柔雨飘只是睡着了!

    

面对这一结果,张涛忍不住对月长叹:“这也太夸张了吧!‘混沌源力’这么跩?”

天空中不停闪烁着的群星,像是回应他道:“不错!‘混沌源力’就是这么跩!”

张涛不想在这个时候惊动柔雨飘,只是无比温柔地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然后御气飞到天鹅湖的湖岸上,也就是自己和柔雨飘两人放置从湖底挖出来的大石的地方。

    

张涛先轻轻地将柔雨飘放了下来,又从树林里抱出大大的一堆干草,在地上铺了厚厚的一层,接着小心翼翼地将柔雨飘移到了干草上,最后又布下一个真气罩,将柔雨飘整个裹了起来,这才大功告成。

    

看着睡得十分香甜的柔雨飘,张涛高兴地吃吃笑了……

第四章翡翠麻将

翌日清晨,柔雨飘清醒了过来。

    

本以为自己已经死了的柔雨飘,却意外地发现自己还好生生地活着,而且张涛的背影就在自己眼前。

    

柔雨飘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张口正想发问,但又发现张涛正全心全意地做着什么事情,忍不住起了好奇之心,到了嘴边的话也生生地吞了下去。

    

柔雨飘不敢惊动张涛,只好偷偷地运起思感向张涛看了过去,原来张涛正在雕麻将。

    



    “雨飘姐,你醒了?”张涛马上放下手中的活计,转身向柔雨飘看来。

柔雨飘没有想到这样还是惊动了张涛,不禁歉意地说道:“对不起涛儿,打扰你了!”

张涛听了有些不悦,说道:“雨飘姐,怎么跟我说这些?快,先自己检查一下,看是不是真的没事?”

柔雨飘轻轻地点了点头,闭目默查了一会后,说道:



    “涛儿,我不但没事,而且能量比平时还要壮大了不少!涛儿,你看我是在梦中吗?”

张涛呵呵笑道:“当然不是!你被那条死鳗鱼击晕过去后,又发生了一些事情,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涛儿可以说说是怎么一回事吗?”柔雨飘惊奇地说道。



    “当然!”张涛想也不想,肯定地说道:“事情是这样的……”

张涛把柔雨飘昏过去后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只是讲到其惊险处却平平淡淡地一句带过。

    

花了十几分钟,张涛终于把所有的事情讲完。

柔雨飘静静地听着,两行热泪不能自己地落了下来。

    

虽然其中的惊险张涛说得轻描淡写,但是柔雨飘又怎么会想象不出来?

    

等到张涛说完,柔雨飘带着哭腔,猛地抱着张涛的脖子把他拉到自己的怀里,深情无比地说道:“涛儿,你怎么这么傻?!怎么这么傻……”

张涛淡淡一笑,反搂着柔雨飘,说道:“好了,好了!雨飘姐,你看现在事情不都已经过去了嘛!你看我,不还是活得好好的,况且还因祸得福,吸收了那条死鳗鱼数千年的修为。



    “倒是那条死鱼被我吸干了修为,打散了精神印迹永不超生不说,连肉身都让我砍成了肉屑!再说了,如果我和雨飘姐当时的位置互换,雨飘姐你可不可能丢下我?”



    “当然不可能!”柔雨飘脱口就坚定无比说道。

张涛笑道:“这不就得了!”

柔雨飘一怔,随后深情地凝视着张涛,和着张涛的笑容,会心地笑了,一切尽在不言中……



    “雨飘姐,来,看看我的劳动成果。”张涛抱着一大堆刻好的翡翠麻将,来到柔雨飘面前献宝。

    

柔雨飘兴致盎然地看着张涛如小孩子般的举动,脸上满溢着发自心底的笑意。

    

柔雨飘从眼前的一大堆宝贝中轻轻地拈起一块,正是个

    “八筒”,细细地品评了一番之后,说道:“凭心而论,涛儿的手艺真是好得没话说!翡翠是极品,雕工更是极品中的极品!每一块麻将不论是从形状、大小、质地上看,都几乎一般无二,其中细微的差别,几乎要追溯到分子才能看得出来,相信普天之下,绝不会再有比这副麻将更好的同类产品了!”

听了柔雨飘的话,张涛一脸得意状,不知道的人还真会以为是小人得志!

    “雨飘姐,我还打算用这块翡翠做几副扑克牌!”



    “用这个做扑克牌?!”

柔雨飘多少有点吃惊,在她的印象中,扑克牌数百年来可都是纸做的,现在用翡翠做,是不是太那个了?

    



    “是的!”张涛得意地说道:“我把它做得和地球上的扑克牌一样大小,但是却和麻将一样厚。其打法也和地球上一样,只是洗牌方式会有一点差异!”



    “以什么方法洗牌呢?”柔雨飘问道。

其实她多少猜到一些,但却懒得多想。

    



    “参考麻将的洗牌方式啊!”张涛理所当然地说道。

柔雨飘听张涛这么一说,只觉得眼前豁然开朗,忍不住叹道:“真是个好方法!涛儿,你是怎么想出来的?”



    “我也不知道!灵感一来,就是这样了。好了,我去开工了,这剩下的材料起码可以刻出个十几副扑克牌。不过要不了多长时间,最多几十分钟就能搞定!一会我们再去那个岛上的湖底捞点宝贝,之后就回去了。”

张涛现在心情真的很不错,连语速都变得比平时轻快不少。

    

柔雨飘想了一下,说道:“这样吧,涛儿你在这刻着,我去捞宝。反正那鳗鱼也已经死了,不会再有危险了。”

张涛一想也对,这样可以节省不少时间,就同意了。

    

看着柔雨飘已经向着那个小岛飞了出去,张涛也开始了他的雕刻大计。

    

张涛唤出狂刀和傲剑,正准备开工,却听狂刀不乐意地说道:“主人,您把我们用来当刻刀,是不是太大材小用了?”

张涛听得一楞,这一点他倒是真的没有想到,正打算向狂刀道个歉,把他们收起来。

    但转念一想,自己身边又没有其它兵器或是工具,虽然自己徒手也不是刻不出来,只是那样一来,可不止要多费一倍的时间和力气,这种傻事他张涛怎么会做?

    



    “是不是大材小用,本人不知道,张某人我只知道现在不能不用你们,如此而已。难不成你有意见?再说了,你说你现在是大材小用,那你怎么没能干掉那条死鳗鱼?嗯?!”张涛不阴不阳地说道,最后一个字更用了升调。

    

听张涛语气不善,狂刀哪里还敢再嚣张,只好老老实实地默不作声。

    

倒是傲剑解释道:“主人,那并不能怪我们。我们虽然有了自主的意识,但是因为能量不够,所以还不能自主地行动。当时在刺入那条鳗鱼胸膛后,我们马上就发现不对,但是我们也无法自主地转变方向,又因为是在水中无法出声,所以只能是通过意识发出警告了。



    “再来就是,我们和主母间并不存在意识上的直接联系,一旦离开了主母的身体就不能直接和主母对话,所以警告就必须要通过主人来传递,自然也就慢了半拍。



    “主母受了委屈虽然是我们对不起主人,可那真的不是我们的错!”

张涛这时才明白其中的原由,心中对狂刀和傲剑两人仅有的一丝丝不悦,也消失殆尽。

    

他本就是个极明事理的人,况且柔雨飘也没出什么大状况,自然不可能再责怪狂刀和傲剑。

    

一场主仆间的误会,就这样化为无形。



    “我呢,是不会再怪你们的……”张涛这话一出,狂刀和傲剑不约而同地放下了心中的一块大石,只是张涛又接着说道:“但是……现在你们必须当我的刻刀!”



    “啊……”狂刀惊天动地惨叫一声……

张涛也不理会,心念一动,偌大的一块翡翠在张涛能量的托举下,凭空高高的浮起。

    

张涛调匀呼吸,心神渐渐进入古井不波的境界。

猛地张涛大喝一声,身形绕着虚空中的翡翠连连闪动,速度快得几乎不辨人影,等到他再停下来时,那浮在空中的翡翠,也跟着慢慢落了下来。

    

落地时的轻轻一震,整个翡翠慢慢裂开,一变二,二变四……最后变成大小相等的一个个小块,不用说,这一定是张涛的杰作!

    

只是为什么没有看到他出剑呢?因为他的剑速实在是太快了!

    

看着这一片片大小如一,形如扑克牌,厚有八毫米的翡翠片,张涛笑了,显然他对自己的制造出的效果很是满意。

    

接下来就是雕刻了,虽然比较麻烦一点,但是还难不倒张涛,只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且说柔雨飘去捞宝,踏上小岛后,她突然发现一个很好笑的问题:就算把宝贝捞上来,自己用什么东西装呢?

    !

虽然自己可以用能量幻化出口袋之类的东西,但是现在自己的能量终究有限,幻化出的东西自然不可能很大,肯定装不了多少啊!

    

柔雨飘想了半天,还是没有想到什么可行的办法,不禁有些着急。

    

如果这点事情都搞不定,虽然张涛不会笑自己,但自己怎么也会不好意思的嘛!

    

怎么办呢?怎么办才好呢?!

柔雨飘站在小岛的边缘越想越烦,越想越闷,越想越冒火,发泄式地捡起一大块石头远远地向天鹅湖中丢了过去。

    

一条鱼本来在湖中游得悠哉悠哉好不快活,突然有一块大石从天而降,擦着自己的眼珠沉下水去。

    

据这条鱼事后的精确计算,当时的那块大石头距自己的眼珠,绝对不到零点零零一公分,真是惊险啊……

这条鱼被大大地吓了一跳,禁不住狂跃而起,跳出水面不说,更扶摇直上三千尺,接着在

    “咚”地一声大响中落入水中,亲身体验了

    “万有引力”的真实性。

柔雨飘正在怎么也想不出办法之际,这条鱼却给了她足够的灵感。

    

柔雨飘心想:如果能找到一条足够大、皮足够厚的鱼,只要把它的皮剥下来做口袋,不就一切都搞定了吗?

    

柔雨飘想到就做,运起真气罩,钻到天鹅湖中抓鱼去了。

十分钟后,柔雨飘开心地从湖中拖出一条十几米长、粗要两人合抱已经被爆了头的大鱼!

    

这条鱼也着实大得夸张,血更是多得离谱,一路上,凡是鱼头所过之处,周围五米内的湖水无不被染得鲜红。

    

柔雨飘费了好大力气,才把这条大鱼拖上就近的一个小岛,顺利地剥下鱼皮后,柔雨飘再一次试了试这张鱼皮的强度,心中大感满意,自言自语地笑道:“真是不错!呵呵……”

有了这个鱼皮口袋果然方便,柔雨飘专挑极品中的极品、又小巧玲珑的宝贝拣,直到把这个鱼皮口袋装得连一根绣花针都放不进去,这才心满意足地罢手。

    

当柔雨飘把这些宝贝运到张涛身边,张涛也正好刻好了所有的翡翠片,总共得了十三副扑克牌。

    

两人收拾好所有的东西,抬着一个装满了稀世奇珍的超大鱼皮口袋上路了……

飞完从天鹅湖到金陵城那不足三百公里的路程,对于现在的张涛和柔雨飘两人来说,不过也就是一个多小时的事情。

    

张涛和柔雨飘两人到达金陵城外围的时候,才只是下午两点钟左右。

    

两人当然不会笨到大白天的扛着一个硕大的口袋,从空中飞进城去。

    

如果那样做的话,不被人看到还好,要是万一被人发现了,嘿嘿……那乐子可就大了!

    

于是张涛两人先就近找了一个偏僻的没人注意的地方,降落了下来。

    

接着由张涛轻飘飘地一掌在地上击出个大坑,将装满了稀世奇珍的超大鱼皮口袋,放了进去并埋了起来。

    

最后两人再四下看了看,确定没有任何破绽后,这才满意地手拉着手施施然地走进城去。

    

萧天在客店中苦苦等了张涛和柔雨飘两人一天,正觉得大是不耐烦之际,张涛和柔雨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