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 >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_第89节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_第89节

作者:云浪 发表时间:2018-11-07 20:43:43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5:09
飘两人带着一脸的笑容回来了。

萧天大喜过望,兴奋地向着两人冲了过来,一边跑还一边结结巴巴地说道:“少……少爷……少奶……奶,你们可……可回……回来了!”

面对这个结巴,张涛一阵头痛!

但看萧天那兴奋劲,张涛又不忍心打击他,不禁在心中大叹:“听结巴的话,真不是一般的痛苦啊!”

正在张涛大摇其头的时候,柔雨飘又似怜悯,似同情,也似幸灾乐祸地瞄了张涛一眼,惹得张涛大叫晦气,却又偏偏无可奈何,那个痛苦啊……真是不足为外人道!

好在张涛早有准备,当场抛出了精心策画的杀手绝招,只听他说道:“雨飘姐,我们去买个宅子吧!萧天你也一起来!”

柔雨飘还真不知道张涛什么时候有了买房子的想法,不过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也确实是需要一幢自己的房子了。

如果老是住客店的话,自己不方便事小,城外那么多的宝贝没地方放事大啊!

再说了,今后说不定还有更多的宝贝要运过来,如果不买幢宅子,那也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唉……功力大进就是好啊!

张涛的心眼轻轻松松地覆盖了整个金陵城,不足一秒钟时间,就已经从几近百万计的房屋中,挑选出了合适自己的五处地方。

至于具体是选中哪处,那就要等己方的三人实地考察后,再做决定了!

用了一个多小时,五处候选地已经被柔雨飘否定了四处,只剩下那最的一处了!

白府,一座没落了的贵族府第,座落在金陵城西北角,占地近百亩,前后各三进,左右还另有二个别院,亭台楼阁、假山水池应有尽有。

在金陵城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像这样布局实在是不多见!由此观之,不难想象这白府当年是如何的不凡!

只可惜昔日的不凡和尊荣,已经淹没在了时间的长河中,现在的白府仅剩下一个孤女和一个寡母在苦苦支撑着局面。

而往日白府多达数百的家丁、仆从,也已经走的走、散的散,只有一个恋旧的老管家和一个一心报恩的小丫鬟留了下来。

由于长期人丁单薄和资金短缺,现在白府的很多房屋和院落都已经显得有些破败了,不过这些对于张涛来说实在算不上什么,只要把这里买下来,想要怎么修理那还不是随自己心意吗?

问题只在于,这对母女肯不肯将这幢宅第卖出而已!

张涛不是白痴,两个弱女子守着这幢没落的大宅这么多年,其中艰辛可想而知,然而她们始终都没有将其卖出去,由此不难猜测,张涛想要买下它,还真不是一般的困难呢!

当然如果张涛用上“迷情大法”之类的不正当手段,那自然是另当别论。

问题是这对母女不但本身就很值得人同情,而且心地十分善良,更重要的是那个小姑娘年方十七,又是个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大美人,这叫张涛怎么下得了手?

不过张涛是不可能轻易言败的,没有尝试过,怎么就知道自己不行呢?

张涛站在白府的门前,看着油漆微微有些剥落的紧闭着的大门,萧天和柔雨飘就站在他身边。

等了一会儿,张涛回过身,问道:“雨飘姐,你看这幢怎么样?要是还不合你心意的话,那我就没有办法了。”说罢耸了肩,做了个无可奈何的肢体动作。

柔雨飘轻轻地笑着点了点头,很开心地说道:“涛儿,这家是很不错,只是怕主人不肯割爱啊!”

柔雨飘说是这么说,但心中已经肯定张涛一定会有办法的。

张涛苦笑一声,“试试看吧!”说完就上前叩门。

“砰、砰、砰!”三声大响过后,张涛扯开喉咙喊道:

“有人在吗?开开门!”

喊是这么喊,但事实宅子里的一切动静都早已尽在张涛的心眼掌握中。

他知道那个老管家就在离大门不足五米的一间小房子内,唉……虚伪啊!

果然等了没多久,一个苍老的声音问道:“谁呀!”

接着门就“吱呀!”一声开了一道缝,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头探出头来。

不知道张涛是不是害怕这老头老眼昏花看不清楚自己,他把脸凑到老头的眼前,彬彬有礼地说道:“老人家,我们是来找这幢宅子的主人的,麻烦您老通报一声!”说着还陪上一脸笑容。

老头虽然狐疑,但怎么看,张涛和其身后两人都不像是坏人,以老头多年阅人的经验看,这三人多半是地位超然的隐修。

想到白府以前的辉煌,老头已经下意识地认定,这三人必定是白府以前主人的旧识或是好友。

于是老头马上将整扇大门打开,欠身道:“先生请随老奴来!”语气显得无比恭敬。

老头的那点心思如何能逃过张涛的心眼?

张涛心中不觉有点惭愧、有点汗颜、又有点得意,来到异界后自己和柔雨飘仗着一副漂亮脸蛋,可以说无往不利,骗了不少人,现在又多骗了个看门的老头,真是……

张涛闷闷地想着,却也不点破,误会就让他误会好了。

张涛的心思可是一点也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帅气的脸蛋上依然挂着无比亲和力的微笑,说道:“那就谢谢老丈了!”

老头受宠若惊,自从白府家道中落以来,何曾有人如此礼遇过他,更何况是个地位无比超然、尊崇的隐修?

老头当场说话都有点结巴起来:“不……不客气!先……先生这边请。”

好不容易说完,老头额头上已经微微见汗,带路的双腿都有点打颤。

看老头如此紧张,张涛情不自禁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心中苦笑道:“有必要激动成这样吗?”

老头走路很慢,也是这白府过于大了点,张涛估计从大门,走到这大概是客厅的地方,足足用了一分多钟。

一路水榭亭台,虽然老旧,却依然美不胜收,比用心眼看自是又美出几分。

张涛忍不暗暗感叹:这么好的地方,要是不能弄下来,实在是人生一大遗憾啊!

张涛想着想着,忽然脑中灵光一现,啊哈……有了!

心动不如行动,张涛立刻将心神全集中到了心眼上,将整个白府覆盖了三遍,全力搜索“族谱”一类的东西,并且顺便把两个女人脑中所有关于家族的记忆,都复制了下来。

皇天不负苦心人,张涛终于在白府后堂的宗祠中,找到了关于第一代家主的一些描述,配合着白府中两个女人的记忆,张涛得到了以下信息:

这白家的祖宗本是白狐,在大陆历三一二年(现在是大陆历六一四年,也就是三百多年前了。)有一代白狐修得了人身,接着又修炼了近百年之后,自称“白无忌”踏进人世,并且步入了仕途,最后官拜大峰国右相、位极人臣长达七十九年之久。

直至大陆历五○九年,这白无忌突然觉得当宰相当得乏味了,就辞了官想要畅游天下名胜。

一日,这白无忌来到了金陵,偶然邂逅了当时金陵城城主之女,当即双双堕入爱河。

那白无忌修炼的心法有点近似于地球上的“童子功”,所以数百年来都未曾娶亲,这次的亲事终于让他破了功。

破功之后的他虽然没有当场死亡,却也变成了一个平常人。

到大陆历五五七年,白无忌终于无疾而终。

白无忌为官多年,虽然谈不上两袖清风,却也颇为廉洁,受其恩惠者数不胜数,门生更是遍布天下。

只是他一生却仅育有一子,名为白当歌,白当歌比之父亲虽有不如,却也官至镇北大将军,这座白府也正是当年的大峰国皇帝赐给他的。

白当歌卒于大陆历五九五年,享年八十四岁。虽然他不是特别长寿,却也说得过去了。

只是他前后共娶了三位夫人,却只生下一个成天病恹恹的宝贝儿子,这就怎么也说不过去了。

在白当歌“走”后还不到两年,不但他三位夫人中剩下的两个去世了,就连他那才二十三岁的儿子也跟着去世了。

现在白家的两个女人一个是白当歌的儿媳,一个则是他的孙女。

这母女二人当真可怜,母亲嫁入白家不足两年丈夫就去了,偌大一个家只剩下她这个妇道人家撑着;女儿命运也不好,还没出生就死了父亲,作为一个遗腹子,她真的有太多委屈!

张涛正在感叹之际,老头已经将他们三个带到了客厅,等三人都坐下来之后,老头先奉上了香茗,接着说道:“先生请稍等片刻,老奴这就去通报主母。”说完还深深地向着张涛欠了欠身。

张涛脸上依然保持着他那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礼貌地回答道:“老丈请便!不过见到贵主母时,还请代传一声,就说故人来访!谢谢了!”

目送激动得不知如何是好的老头穿过客厅走进了后院,张涛也懒得用心眼察看他们说些什么,因为他们可能说的话无一不在自己的意料之中!

张涛的话柔雨飘很是惊讶,忍不住向张涛投来一个询问的眼神,那意思也很容易明了:涛儿,你什么时候跟她成故人了?我怎么不知道?!

张涛也不回答,只是神秘一笑,那意思就是:不要着急,一会你就明白了!

既然张涛搞得这么神秘,柔雨飘自然也不好多问。

百无聊赖的柔雨飘运起思感四下张望,忽然,她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一边的张涛正好发现了柔雨飘的异常,关心地问道:

“雨飘姐怎么了?看起来很不高兴的样子!”

“涛儿,用你的心眼往宅子的大门方向看看!”柔雨飘的言语中有着极为明显的怒意。

“怎么了?”张涛口中一边问着,同时也运起心眼,向大门方向看去。

门外是一个一脸轻浮的青年,他正拉着大门上的铜环准备叩门。

张涛用膝盖想也知道,问题一定就是出在这个小子身上了,但张涛很是奇怪,就凭这个脚下虚浮、面色苍白、明显毫无武功而又纵欲过度的小子,怎么会惹上自己的雨飘姐?!

张涛想不通,但却并不代表没有办法知道其原因。

张涛的心眼轻易地侵入了这小子的脑域,马上就猜到了柔雨飘生气的原因。

“雨飘姐是在气他的无耻吗?”张涛问道,这时敲门声正远远随风传来。

“当然!就他这副衰样也想配白府的小姐,真是忝不知耻!不过就是仗着自己是城主的儿子罢了!”柔雨飘极端鄙视地说道。

“这金陵城城主可是世袭的,说起来,门外的这小子跟白府可算得上是亲戚。对于人家的家务事,我看我们是管不上了!”张涛半是自嘲,半是无奈地说道。

柔雨飘深深地看了张涛一眼,突然咯咯笑起,笑得张涛浑身直冒寒气。

张涛颇为心虚地问道:“怎么了?雨飘姐!”

“涛儿刚才话恐怕言不由衷吧!”柔雨飘似笑非笑地睨了张涛一眼,语气暧昧不明地说道。

张涛老脸极不易察觉地红了红,极力分辩道:“哪有的事情!”

但很明显他的眼神出卖了他,柔雨飘笑笑也不与他争辩。

但她这样一来,张涛反倒更心虚了!

第五章 安身之所

正在张涛忐忑不安的时候,柔雨飘话锋突然一转,感叹道:“这白府真的没落了!”

张涛微微一怔,但马上明白了柔雨飘的意思,不由也感叹道:“是啊!如果不是上两代人的余荫还在,只凭这对母女是不可能保住这么大个白府的,当然刚才那个贪恋白家小姐的家伙也无形中帮了白府一个大忙!”

“是啊!涛儿,我看我们就好好地帮帮她们母女吧!”

张涛点头道:“这本来就是应该的,只是这样一来,我刚才的计画就有必要修正一下了!”

柔雨飘正想问是什么计画时,白府女主人已经亲自走出客厅来迎接了,女主人身后还有两个少女和一个老头。

老头就不用多说了,自然是那个老管家了;至于这两个少女自然也好辨认,一个长得美如天仙的明显是小姐,姿色微逊于小姐的,自然是那个一心报恩的丫鬟。

见主人已经来了,张涛三人赶紧起身相迎。

三女明显都极惊讶于张涛和柔雨飘两人的外貌,当然萧天也不算太差,但站在张涛身边之后,别人就很难注意到他了。

“不知先生大驾光临,贱妾柳素有失远迎,望先生恕罪!”女主人客气地微微一福,说道,“先生请坐!”

众人分宾主坐下,张涛说道:“白夫人无需客气,想我和白老先生本是至交,自上次一别,不觉百余年已经匆匆而过,故人也已经驾鹤归去,真是让人不胜……”

张涛正吹得起劲,大门外却不适时宜地传来一阵震天大响,接着就听一个声音在外面咆哮道:“你这个死老杨头,还不快快给本少爷开门!再不开门,小心本少爷活劈了你!”

白府四人听得声音,都情不自禁流露出厌恶却又无可奈何的神色。

柳素摆摆手正要打发老头去开门,却见张涛眉头大皱,不怒自威地喝道:“无知小儿,滚一边去!”

随着怒喝声张涛大袖一挥,众人也没见有什么动静,却听距此足有一百五十余米的大门外远远地传来一声惊叫,接着便了无声息!

白府四人先是不约而同地一喜,接着又都不禁有点担心,最后还是柳素小心翼翼地问道:“敢问先生,刚刚那个……”

柳素说到这儿,不由停了下来,因为下面的话,实在是找不到什么好的措词。

“白夫人是想问我把刚才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