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 >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_第94节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_第94节

作者:云浪 发表时间:2018-11-07 20:44:10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5:09
大的幸福,我怎么也不能失去雨飘姐啊!如此患得患失的心境之下,不吃点醋那倒是不正常了。”

“真是贫嘴!”柔雨飘的思感中虽是这么说着,但身体却紧紧地依靠到了张涛的身上。

这个世界民风尚未开化,现在又正是人们刚吃过晚饭,出去串门子的高峰期,所以亲热中的张涛和柔雨飘两人,自然而然地就成了万众瞩目的焦点。

一时间流言四起,无所事事的假道学们则更将这一事件当成了不知廉耻的典型,批判得头头是道。

好在现在张涛和柔雨飘两人的注意力都在彼此身上,也没空去注意别人的眼光。可怜的萧天对这些事情又似懂非懂,所以一路上倒也没出什么意外。

来到白府,张涛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大跳,差点就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

但见处处张灯结彩不说,更有无数人在府中不停地穿梭忙碌着,整个白府气氛大变!

平日那看门的老杨头今日竟也威风起来了,指挥着十几个人不停地忙这忙那。

张涛看得暗暗咋舌。

天啊!

用不着这么夸张吧!

“嗳!杨老伯,你们这是在干什么?怎么这么大动静!”张涛远远地叫道。

老杨头一见是张涛和柔雨飘来了,乖乖热情得不得了,马上丢下手头的工作,向张涛跑了过来问候道:“张先生您回来了!”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老杨头眉开眼笑地解释道:“是这样的,主母打算要把这正院的前后共六进都空出来给先生和夫人住,主母自己则住到最右边的偏院,小姐则暂时住在最左边的偏院。

“主母说了,如果先生和夫人觉得这正院还小了些的话,那小姐还可以搬到右院去。依老奴说,反正小姐年岁也不小了,总是要出嫁的,所以这左院要不了多久也就空出来了……”

张涛听得大喜,这下可好了,这么大地方完全可以把它当成基地,用来训练将来能为自己服务的高手啊。

不错!

呵……真是个不错的想法!

不过表面上仍然假意谦逊道:“好了!好了!我要这么大地方干什么?我本意只是想要个左边或是右边的院落的。你看这正院前后六进,加上假山亭台的少说也占了整个白府的四分之三,放艘航母都绰绰有余,我和我夫人再加个萧天,能住这么大地方吗?”

“不行!不行!说什么也不行!”老杨头虽然不知道“航母”是什么东西,但是依然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说道:“先生和老老爷是旧交,以先生和夫人的身分怎么也是不能住偏院的。

“不行,说什么也不行!况且这地方也不算大,因为下人也是要住地方的。以先生和夫人的身分,这下人定然不能少,怎么也要个二、三百个吧,所以只是正院,不大,不大!还委屈先生了!”

张涛听得哭笑不得,就自己和柔雨飘两个人,就要二、三百个下人服侍,这未免也太夸张了吧!

在地球的时候,整个张宅也个三、四个保姆而已。

不过既然老杨头说得如此坚决,倒也正遂了张涛心意,张涛自然也就不再在这个话题上多作纠缠。

“地方大了点也就是了,但干嘛搞得这么隆重啊?我还以为你们小姐今天要出嫁了!”

“张先生,是这样的,这府第也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整理过了,平时只有主母和小姐在那倒也无所谓了,但先生和夫人要住进来,那就不得不好好整理一下了。这些旧家具都是要搬到主母和小姐那边去的,主母已经专门为先生订了一套家具,店里的人说明天下午就会送过来,所以……”

“好了!我还有点事情要找白夫人,这些事情你们就看着办吧!”张涛不想再听他唠叨下去,拉着柔雨飘就开溜。

开玩笑,晚上自己和柔雨飘还有活动呢,要是再让他不停地说下去,那要等到什么时候?

老杨头还没反应过来,张涛三人就已经跑得没影了,只好暗自摇摇头,又指挥他的新手下去了。

张涛找到柳素的时候,她正和蒙着面纱的白亚轩,一起忙着指挥下人收拾后院中的家什。

两人看到张涛来了马上就向张涛走过来,少不得又是一番客套。

张涛说道:“白夫人,这次来主要有两件事。一是希望您能在府中安排一个清静的地方,萧天从今天开始就需要闭关,至于什么时候能出关还不知道;其次就是白府这么大家业,难免会有一些不安全的因素。短时间内还可以请人来当护院,但就长期地来说,还是自己训练一批手下比较好。

“请护院比较简单,夫人可以自己把握,我们相信夫人的眼光。自己训练的话要求就要高一点,年龄以五到十岁为佳,夫人可以先把人找来,由我和我夫人挑选出合适的,然后再加以训练。白夫人你看有没有问题?”

“先生放心,没有问题!白府地方虽然不大,却也不小,找个清静的地方那是很简单的,只要在后院院落的最后一进找个房间,并嘱咐人不要进去也就是了;请护院也是必须的,以前公公在的时候,晚辈还是认得一些人,所以应该不会有问题。

“先生要自己训练一些人其实也很好办,现在不少穷苦人家的孩子连饭都吃不饱,只要晚辈贴张告示出去,不怕他们不挤破了头想要进来。况且先生要开孤儿院,这孩子是不会少的。”柳素微笑着说道。

“既然这样,那白夫人就尽快开始吧,我们等你的好消息。从今天开始,萧天就交给白夫人照顾了,今晚我和雨飘姐还有事情就不多打扰了,等过两天安定下来,我们再好好谈谈。”

张涛说完又对萧天吩咐了几句之后,正准备带着柔雨飘开溜,却见柔雨飘在一边和白亚轩聊得火热。

张涛无奈地想道:这女人要是凑到了一起,真是话多啊!就连雨飘姐竟也不能例外。

张涛一边在心中感叹,一边以心眼递过去一个信息:

“雨飘姐,走人了!”

不想柔雨飘却嫣然笑道:“涛儿,亚轩妹子听说我们要出去,乐意为我们当向导,你说好不好啊?”

这句话柔雨飘并没有用她的思感说,而是直接从口中说出来的。

张涛听得一楞,第一个反应就是:雨飘姐这是怎么了,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凭我们的心眼和思感,天下何处去不得?哪用得着什么向导?况且要商量应该是用思感跟我商量才是,现在经她这么一说,全天下人都知道了,我不答应吧,怕会扫了人家面子;答应吧,却实在非我所愿!

张涛心中想着,心眼马上对柔雨飘问道:“雨飘姐,你这是什么意思?不会是开玩笑吧!”但口中却又是另一番说辞:“亚轩姑娘乃天之娇女,试问普天之下谁敢让亚轩姑娘当向导?我张涛虽然狂放,但怎么也还不敢嚣张到那种程度啊!”

张涛话才出口,却见刚刚白亚轩那还充满了企盼光采的眼神马上黯淡下来,接着又听她悠悠地说道:“先生和雨飘姐都是人中龙凤,亚轩不过只是一只丑陋不堪的小乌鸦罢了,连为先生带路,先生都看不上呢!”

乖乖!这顶大帽子可实在不小,要是真让她扣将下来,他张涛哪还会有翻身的机会?

“没有的事!绝对没有的事!”

张涛赶紧否认,信誓旦旦地说道:“要说乌鸦能长到亚轩姑娘这般,那乌鸦哪还称得上是乌鸦?说是凤凰都是抬举凤凰了!”

张涛一句话把在场的女人都逗乐了,虽然他的话中没有一个字是直接称赞白亚轩漂亮的字眼。但连在一起以后所表达出来的意思,却绝不是一般肤浅的赞美所能够比拟的。

“这么说,先生是答应让亚轩做先生和姐姐的向导了?那就这么说定了!”白亚轩高兴地说道,说完也不等张涛回答,拉着柔雨飘的手就跑了出去。

张涛一听大奇,心道:怪哉!我什么时候答应了?!

正要与其理论一番,但白亚轩早拉着柔雨飘跑远了,远处还若有若无地传来她那动听的声音:“姐姐你跟我来,看看我今天穿什么衣服出去好……”

张涛无语……

一个小时后,天完全黑了下来,两个女人却还没有打扮好。

白府中数百盏灯笼高高挂起,整个白府除了有限的几个地方,全都亮如白昼,数百个请来搬家的下人们,还是在有条不紊地忙个不停。

相对于白府的热闹,一个男人却孤独地站在白府一个灯光照不到的阴暗角落,对月长叹……

“……三七五○、三七五一、三七五二、三七五三……四千!呼……天啊!整整四千秒,一小时零六分四十秒!两个女人换套衣服竟然要这么久!”ωωω,UМDtxtcòm>提供uМd/txt小说

张涛几乎就要仰天咆啸,当然只是几乎而已。

因为本就美艳得不可方物的两女,经过整整四千秒地刻意打扮后,那简直……简直没法形容!

张涛看呆了,目光定定地停留在柔雨飘的身上,一眨也不眨!

白亚轩虽然也是极品中的极品,但这一刻在张涛眼里已经容不下其它了!

天啊!要用什么话来形容!

月光下,柔雨飘一身乳白色式样接近于婚纱,但线条比婚纱要简洁明快多的无袖连身衣裙,把她几近完美的身材衬托得如同神话。

直达小臂的手套紧紧地裹住她那双无一丝瑕疵的玉手,不但更显得她十指修长,而且使她玉臂上裸露出的那一小部分,更让人浮想连篇。

光泽如锦缎的及肩长发没有任何多余的修饰,瀑布般地披在脑后。

一片洁白的面纱遮住了她鼻头以下的面容,只留下弯弯的柳叶眉,和那秋水横空般的眼眸。

但是正因为是这样,更让人生出无限遐想……

瞬间天地在张涛眼前消失了,皓月和群星失色了,张涛满脑都是柔雨飘的倩影,没有任何言语可以形容张涛这一刻的感动!

天啊!这就是自己的结发妻子!把一生都献给了自己的美人啊!

“涛儿,都老夫老妻了,还盯着我看干什么?你看亚轩妹子今天才好看!”柔雨飘一把拉过白亚轩挡在自己面前,张涛的目光让她浑身发烫,她表面上虽然平静,但实际上差点就要融化在张涛那灼热无比的目光中。

“雨飘姐跟我这么久,大概也就只有我们结婚那天,之后就没有好好地打扮过一次吧!唉……我真是对不起你啊!本来你是天天都可以这样打扮的,如果不是因为我!”张涛感叹道。

“涛儿,别说这个,快别说这个!”柔雨飘有点想哭,不管吃多少苦,受多罪,只要有他这句话也就值得了!

“涛儿,来看看亚轩妹子这样打扮怎么样?”柔雨飘强笑着岔开话题,说道,只是她那样子怎么都像是在哭。

这时,张涛才真正注意到柔雨飘身边的白亚轩。

张涛只觉得眼前一亮,但也仅止于一亮而已,虽然她比起柔雨飘也差不了太多,应该已经和陈思雪同一个级别了吧。

这就像是一个人刚吃了三块钱一个的雪糕后,马上吃三毛钱一个的雪糕一样。

就算那三毛钱一个的雪糕做得再好,吃起来也是很没味道的!

在张涛的心目中,柔雨飘和白亚轩根本就不是同一个档次,所以当心理上的感觉反应到生理上时,理所当然地就觉得白亚轩没那么眩目了。

白亚轩一身紫红色的旗袍,不错!就是旗袍,想来一定是柔雨飘用能量幻化出来的。

旗袍穿在白亚轩身上,不但完美地体现出了地球上东方女性特有的神韵,而且将白亚轩那刚发育起来的身材,衬托得就像是含苞待放的花朵!

如果要让张涛努力地想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清纯!

不错!就是清纯!

如果说柔雨飘是怒放的牡丹,那么白亚轩就是含苞待放的百合。

“怎么样,涛儿?亚轩今天漂亮吧?”柔雨飘笑着问道。

张涛想了想,笑道:“简单地来说,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不足以形其容;冰清玉洁,兰出空古不足以形其神!漂亮!太漂亮了!”

白亚轩听得脸都羞红了,也不说话,只是低着头一个劲地摆弄自己的衣角,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她心中却实在高兴得紧。

“那要是复杂地来说呢?”柔雨飘不屈不挠地问道。

张涛楞了楞,心道:“都说到这分上了,你还要我怎么样?”心眼不由向柔雨飘递过去一个信息:“不要再问了,再问我不高兴了!”

柔雨飘视而不见,充耳不闻,依然追问道:“快点说嘛!”

张涛实在是无奈,只好硬着头皮说道:“论脸蛋,眉如新月、眼若秋水;论肌肤,可以说施朱则太赤,抹粉则太白;论身材,可以称得上高一分太长,低一分太短,增一分太肥,减一分太瘦。

“至于这神韵和气质就不太好形容了,我只能说清纯!就像是空谷的幽兰,含苞待放的百合。总而言之、言而总之,漂亮得一塌糊涂,美得让人目瞪口呆、目不暇接、目眩神驰……”

白亚轩脸红得就要滴出汁来,不停地跺着小脚,腻声叫道:“雨飘姐!”

柔雨飘乐得呵呵直笑,“太好了!太好了!说得实在是太好了!真不知道涛儿的嘴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甜了。呵呵……”

说完似有意又似无意地嘀咕了一句:“不知哪家的姑娘又要被涛儿骗了……”

白亚轩正沉浸在无尽的娇羞中或许听不到柔雨飘的这句话,可张涛却不可能听不到。

张涛心中猛地一动,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