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 >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_第106节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_第106节

作者:云浪 发表时间:2018-11-07 20:45:02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5:09
可是当他遇到一个女人的时候,就算再怎么心如钢铁也成了绕指柔!只是很不巧,极端不幸,这个女人正是现任族长的独生女!”

“啊……”杨莹情不自禁地惊叹了一声。

“本来这也是好事情,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不是?”张涛说着长叹了一声,才接着道:“偏偏这个族长是个十足的死硬派,王朝的最忠实守护者!此人思想极度迂腐,始终都认为强盗就是坏人,大逆不道者,也理所当然地,不会同意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坏人,于是……

“你说熊英他窝囊不窝囊,明明受不了别人的闲气,可是为了自己将来的幸福却不得不苦苦忍受,哎……”

“大哥应该有办法可以帮助他们的,不是吗?”

张涛在此之前从来没有想到,竟然有人可以在一句话中传递如此多的信任,今天他总算在杨莹身上见识了!

面对这个和自己初恋情人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软声细语的恳求,本来就有心帮忙的张涛他能说什么?又会说什么?

第七章 终成眷属

当熊英讲完他的故事的时候,白素贞也带着五个人走过来了,至于还躺在外面的那些小弟,自然有寨子里的人照顾。

“少爷,少奶奶,原来你们早就来了,怎么站在外面呢?”白素贞奇怪地说道。

她这一说不打紧,却立刻压下了众人叽叽喳喳的声音,为张涛三人引来了无数目光,有惊讶的,有不屑的,有好奇的……不一而足,让张涛三人在瞬间经历了人世百态。

好在张涛三人也见得多了,倒也不感觉拘束。

熊英听白素贞说张涛、柔雨飘早就到了,立刻回过头来,见了两人脸上立刻浮现出惊喜的神情,激动地说道:

“少爷、少奶奶,你们来了!”

张涛耸了耸肩,大力地揉了揉鼻子,看着自己面前无声无息露出的一条容三人并行的路,潇洒地一笑,心道:

看来是我出场的时候了。

“其实我们早就到了,只是因为瞻仰族长和三位长老的绝世风范,不小心就看呆了,这不,错过了时间。呵……呵……”虽然张涛说得比唱得好听,但没有人能从他的话中听出哪怕是一丝丝真心的意味。

张涛无视族长和三位长老羞红的脸,面带不羁的微笑,迈着四方步向前走着,一副充满自信的模样。

他这一出场,立刻如鹤立鸡群般,站在他身边的人无不自惭形秽。数秒内以张涛为中心,三米为半径,这么大的面积中除了柔雨飘和杨莹外,再无另一人的存在!

别看张涛似信步般,实际上他每走一步都大有学问。

每走一步,他在气势上就提升一个层次,每走一步,他在众人眼中的形象就高大一分,直到他走到族长面前五步处站定,几乎石坪上所有人都已经不敢直视他一眼,而他新收的七个属下,更是早就以单膝跪在了他的身后!

族长再也无法忍受这种来自心灵最深处的压力,艰难而又结巴地吐出一句话:“你……你……你就……就是熊王……的……少爷!”族长说完这句话顿时感觉轻松不少,不自觉地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张涛洒然一笑,也不回答,径自问道:“你就是这个山寨的族长吧?”

张涛这一问,刚感觉轻松些的族长马上又觉得无边压力再次上身,舌头顿时又大了起来,“是……是……呼……”

族长好不容易才把话吐出,生平第一次有了心力交瘁的感觉,不但口干舌燥,额头上冷汗直冒,双腿更是不停地打着颤,就连呼吸都感到有些困难!

“噢……”用了升调的张涛脸上看不出是喜是怒,双手自然地负到了背后,眼神漫不经心地投向了暗夜中远方的群山,像是不经意地说道:“本座听说你有女儿,好像长得还算标致,现在本座的属下熊英和她情投意合,这次本座过来的主要目的,就是来提亲的,不知道族长你有什么意见没有?”

张涛此言一出,族长脸上马上变得忽青忽白起来,明显心中极是不愿意,可是口中硬是不敢吐出半个不字来。

“这个……这个……小老儿不敢做主,还要回家问问小女的意思。嘿……嘿……”

“嗯……”张涛马上俊面含煞,端地翻脸比翻书还快,凌厉无比的眼神狠狠地扫了族长一眼。

族长被扫得浑身一颤,差点就要当众扑倒!

“据本座所知,熊英和你女儿早就情投意合,若不是你从中作梗,他们两人早就已经比翼齐飞。就像今天,如果不是你,你女儿怕是早就到寨门口去迎接熊英了吧!这你要如何解释?!”张涛煞气直透华盖,看他那架式,只要眼前这个家伙一个回答不好,定然叫他血溅五步!

“没……没……绝对没有的事,先生如果不信,可以叫小女出来对质!”事关身家性命,族长可不敢拿自己的头颅来开玩笑。以他对自己女儿的了解,她是断然不会出卖自己亲生父亲的。

“好!”张涛轻喝一声,豪情万丈地道:“今天本座就来做个人证!熊英,去把你的心上人找来,若是她不愿跟你,我们掉头就走,今后你也绝对不能再去找她!如果她愿意跟了你,本座今天就为你们做主,若是有人胆敢阻挠,便有如此下场!”

说完,张涛身上猛地腾起一道炫目难睁的白色光华,直射数百丈外的一座山峰,紧接着那座山峰上便爆起了震天巨响,漫天石雨中,近百米的峰顶就此成为历史!白光在山顶盘旋三匝之后才急速向着张涛射来,最终缓缓没入张涛的百会大穴!

山寨中的这些土包子们何曾见过如此威势,一干人看张涛的眼神马上变了,那是无限的敬畏,是疯狂的崇拜……不少人当场就跪了下来,因为这已经不是人的力量,这是神的愤怒!

张涛神的形象不停地在在场的所有人心中滋生,成长,众人手中的火炬早已经失去了光芒,因为它照着的是太阳!石坪上跪着的人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终于除了柔雨飘和杨莹之外,再也没有一个站着的人!

就连早就见识过张涛那近乎神话般的身手的熊英七人也惊呆了,一招将一座山的山尖毁去百米高那是什么概念?熊英呆呆地看着这一切,连去叫他的心上人也忘了。

“熊英,你还站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叫人!”张涛冷森地喝道。

“是……是,少爷!”熊英被张涛一喝终于回过神来,跌跌撞撞地跑了,看样子他还没从极度的震撼中回过神来。

其实张涛也是有苦自知,想当年能量在巅峰状态的时候,就是将那整座山铲平也没有问题,可是现在只是这么一击,就已经耗去自身八成能量。两相一比,高下立判,其中差别有如云泥!

张涛当然不会傻到把真实情况告诉大家,反而还装出一副小菜一碟的样子,因为这样才有高手的风范嘛!

对现在众人的表现,张涛还是很满意的,甚至效果比自己预期的还要好。棒子已经打了,下面就该是给胡萝卜了,融合了和风意识的张涛,已经是深得这一招的其中三昧。

只见张涛亲手扶起族长,情真意切地说道:“族长,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快起来。如果你女儿真的嫁给本座的属下,那我们算起来还是亲家,你这么跪着我,这可如何使得?”

和颜悦色的张涛看起来是那么地亲切,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几乎在场的所有人都大受感动。

当然也有例外如族长者,他不但一张脸都已经变得惨白,没有了一点血色,而且整个身子都无可抑止地颤栗着,就连小便都已经失禁,这一切自然不是无缘无故的,都只是因为张涛一句话,一句声音小到只有族长可以听到的话:

“亲爱的族长,别以为本座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告诉你一件很不幸的事情,本座有一项异能,一项可以看见别人心中所想的异能!”

好在这种暗盘绝对不是山寨中的这些平常人所能知道的,自然也不会有损他张涛的光辉形象。只是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杨莹脸上那一闪而逝的不自然和狠厉,更没有人发现她手上丝丝几不可见的黑气……

张涛开怀地笑着,心头那如昙花一现的警兆,并没有引起他足够的重视。他更不知道自己其实已经在死神那边兜了一圈,差点就被阎老五抓过去做女婿了。

“其实要本座说呢,做本座属下的夫人有什么不好啊?!要钱有钱,要人有人,虽然他们暂时还没什么地位,没有什么名气,但本座相信要不了几个月就会有了。本座这么说,想来大家应该是可以认同的吧?”张涛大声地问大家道。

众人不自觉地大点其头,也是啊,在这种社会,有一个强如张涛的主子,恐怕想不发达也难啊!

得到众人认同的张涛心怀大畅,又老气横秋地说道:

“这父母啊,为下一代操心这本是无可厚非的。年轻人嘛,毕竟经历不如老一辈多,经验更不会有老一辈丰富,又比较容易冲动,有个长辈管着未尝不是件好事。

“就拿这婚姻来说吧,这可是一个人的终生大事啊,不论对男还是对女都是相当重要的。在这种大事情上,一心为了下一代的长辈们怎么能够不操心呢?于是就有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个出发点本来是好的,可是为人父母者也应该考虑一下子女的想法啊!也要想想子女是不是愿意啊!

“再怎么说和那个人过一辈子的是你们的子女,而不是你们自己啊!所以呢,要本座说,这婚姻嘛还是应该由年轻人自己说了算,父母从旁提点意见,点拨点拨也就足够了!像棒打鸳鸯这种事情,为人父母者还是不要做的好,那可是害子女一生一世的事情,不可不慎啊!

“当然,一般真心疼爱自己子女的父母都是不会那么做的,就像本座面前的族长大人。族长就那么一个女儿,那还不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疼得不得了,所以依本座想来,族长见自己女儿和熊英情投意合,肯定是极为乐意玉成的。

“只是呢,这个爱之深,责之切,想必族长平时对熊英的要求过于严苛了一点,所以让大家误会了。其实哪个丈人不希望自己的女婿能出人头地呢?这本是人之常情,族长大人虽然做得过了一点,但那也是情有可原,大家说是不是啊!”

听张涛这么一说,就连族长本人都觉得好像真是那么回事,更遑论别人了,张涛这么问,自是引来附和声一片!

张涛笑得更灿烂了,马上趁热打铁地说道:“族长,您看本座说的可是实情啊!嗯?!”

族长哪敢说出半个“不”字,况且就算敢,也不会愿意说啊,能和张涛这般神仙中人攀上关系,那可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谁会把送上门的天大好处往外推啊?再说了,张涛是如此地善解人意,连下台的梯子都为他架好了,自己的面子又有了着落,这会就算他女儿不想嫁,恐怕他也会逼着她嫁了!

“本座就说族长大人是个疼爱子女的好父亲,这不,大家看到了吧?本座的眼光哪里又会错得了呢?”张涛眯着眼睛如是说,自然又引来阿谀声一片,捧得张涛都不自觉地有些飘飘然起来!

经这么一闹,熊英也已经带着他的心上人到场了。

张涛心情不错,开口就来了一句诨话:“熊英,这就是你马子?还不错嘛,满赞的!”

熊英虽然知道张涛说的是夸奖的话,但是实在无法了解张涛口中的“马子”应该做何解。事实上,就是张涛本人也只知道:“马子”就是“女朋友”的意思,至于为什么会把“女朋友”叫做“马子”,他也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其实熊英的女友根本算不上漂亮,充其量也就是一般而已,但从她动不动就脸红,倒是能看得出来这个人性格比较温婉。

无可否认,这种性格的女人,对于自认为是英雄者,都有着无与伦比的杀伤力。只要你是真正的英雄,并且在性格上带有那么一点点的大男子主义,你就无法抗拒这类女人,任你百炼成钢也必将化成绕指柔!

“爹爹好,三位爷爷好,不知爹找疏影来有什么事情?”疏影红着脸怯怯地说道。

“影儿啊,你弄错了,不是爹找你,是这位张先生找你。”族长指着张涛说道:“来,爹为你介绍。”

张涛摆了摆手,说道:“不用了!疏影,本名树影,第一百四十七代先祖由树化人,故家族中以树为姓。疏影现年二十岁又三个月零十七天,性好读书,十五岁又七个月零十一天时以树影不好听为由,改名树疏影,通常自称疏影。

“疏影于十三岁又十一个月零一天认识当时已经二十一岁的熊英,初次见面便为熊英的男人风范所倾倒,进而不可自拔。十六周岁生日当天晚上初次试探熊英,结果出乎意料地顺利,原来熊英早就已经暗中喜欢上了这个小自己八岁的姑娘,只是碍于身分不敢说……”

张涛还待再卖弄一番,却被柔雨飘笑着打断道:“够了,涛儿,看你把这小两口羞得!”

可不是,熊英倒还好,只是不停地傻笑。疏影可就惨了,一张脸已经红得就要滴出血来,如果地上有缝,想必她早就钻进去了!

柔雨飘横了张涛一眼,轻轻地把疏影拉到自己身边,柔声安慰道:“没事,涛儿只是和你开开玩笑的。”

玩笑归玩笑,可众人对于张涛的神通又情不自禁地多了一分佩服。族长更是心头打突,暗自庆幸自己没有乱来,只要听听张涛刚才说了什么,就不难知道他说他能知道别人心中的想法必定不假……哎……想想都害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