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_第109节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_第109节

作者:云浪 发表时间:2018-11-07 20:45:1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11
和夫人都很开心。在我们离开之后,就由熊英来督导大家的学习,请大家尽量听从他的安排,希望大家都能安心学习本座传授的东西,争取早日学成,以后好为天下百姓谋福。好了,本座就说这么多了,再见了,各位!”

张涛说完也不理众人的反应,径自拉着柔雨飘的另一只手,绕着山寨慢慢飞了一整圈。

三人飞到哪里,那里便会跪下一片。

人们口中哭喊着,乞求着,想要将三人留下,当张涛一圈飞完,山寨中再也见不到一个站着的人,哭泣声,乞求声响成一片。

张涛和柔雨飘两人眼眶中也有点湿湿的,山寨是两人第一个根据地,张涛更是倾注了他全部的心血,虽然时间不长,但要说没有一点点感情,那自然是不可能的,相反,那种感情还很深,很深!

好在两人的“定神诀”也不是白练的,终究没有哭出声来。

杨莹心中的真实想法虽然没有人能知道,但是表面上的确是早就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儿,这倒真的极是符合她平时的表现,一点破绽都看不出来!

张涛最后看了山寨一眼,轻轻地说道:“走吧!时间也不早了。”

柔雨飘无声地点点头,三人在张涛的带领下向着西南方飞去。

这是张涛的意思,虽然明明自己想去的正东方,但是总不能在这么多人面前表露出自己的去向吧,这倒不是对山寨中人的不信任,毕竟山寨里有这么多人,要是其中有一个不小心说出去,落到有心人眼里那事情终究麻烦。

在山寨中人的眼里,他们的神走了,是飞走的,正离他们越来越远,越来越远。山寨中轻泣声响成一片,最终变成了所有人放声大哭……

哭声中,无边落木——木青清轻轻退场,除了她身后的一双隐隐含着得意的眼睛,沉浸在哀伤气氛中的人们几乎没有人能发觉。

曾经山寨中所有的强盗,在以前族长的打压下都没有什么地位,住的地方也较偏僻。由于张涛的到来,这些人的地位虽然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住的地方却没有搬,木青清也不能例外。

木青清简单地收了几件衣服,带了所有的积蓄,以一条深青色方巾打了个包袱背在左肩上,接着取下了原本斜依在床头的三尺长剑,右手轻握在剑鞘吞口下十厘米处,以极自然的姿势提着这把已经跟了她整整六年,但却很普通的钢剑走出门去。

出了大门十余步,木青清最终忍不住回头深深看了自己住的一层的小平房一眼,想当年这房子还是在熊英的帮助下,自己用大石一块块地垒起来的,六年了啊!

六年来这就是木青清的家,它承载了自己六年来所有的喜怒哀乐,怎么说也有点感情了,她今天就要走了,什么时候回来,能不能回来,还是未知之数,木青清多少有点难以割舍,但是她并不后悔,一点也不后悔!因为,有他!

“呛!”木青清长剑出鞘,带起一抹雪亮的残影,让洋洋洒洒的剑气,在石屋的墙面上虚划了乍看是毫无意义的几笔,接着“呛!”一声还剑归鞘,头也不回地运起这几天张涛传授的轻功身法,轻烟般地向山下飘去,眼力稍逊一点的人,根本连她的身形也看不出来。

木青清飘到山下时,正好有阵山风拂过她虚划过的墙面,顿时吹起一阵石粉,扬起尘烟阵阵,待尘烟散去,却见墙上出现了几个斗大巨字,即使是远远看去,也依稀可以认出那是:青清去寻少爷,勿以此为念!

虽然山路崎岖,但木青清速度依然不减,然而当她接近一处山道的拐弯处时,却猛地停了下来,如标枪般定在那里。

木青清整个由极动到极静的转换虽然突兀,但却不见丝毫牵强,看来她的武功这两天进步真的十分神速!甚至说是奇迹也不为过!

“啪!啪!啪!”伴随着三声清脆的击掌声,一个人从弯道的另一边转了出来,口中还娇声笑道:“青清妹子武功精进神速,这样都能发现我!咯……咯……”

木青清看清来人,心中不由涌起一阵不悦,面色不善地道:“白素贞,你来干什么?”

“哎哟!我说青清妹子,姐姐又没欠你钱,你干嘛这么凶啊!”白素贞拍拍胸口,作小生怕怕状,虽然她现在是男装,但真的别有一番韵味。

“少来!谁是你妹子?”木青清一点也不卖帐,直截了当地说道:“说,你有什么目的?”

白素贞脸色突然一变,说道:“青清妹子,这么些年了,姐姐自认并没有得罪过妹子,妹子为何总和姐姐过不去?”

“哼!”木青清重重地哼了一声也不回答,看来是懒得理她。

白素贞脸色变了又变,硬是把一肚子的火气强压了下去,故作平静地说道:“今天也就我们两个人在,不如把话都说开了吧,那样对谁都好。”

木青清睨了白素贞一眼,不屑地说道:“真的要说?”

“当然!”白素贞肯定地道。

“那你可别怪我不留情面!”木青清高傲地扬起头,冷冷地嘲讽道:“山寨里人人都以为你是男儿身,不少姑娘暗恋你也就罢了,而你却以女身在百里外乱来!别以为你做事就‘神不知,鬼不觉’,獐富户的儿子,虎老板的大孙儿等等,怕都是死在你肚皮上吧!做女人不要脸到你这种程度,也真是无耻至极了!亏你还好意思叫我说,要我是你早就跳粪坑里自杀了!”

白素贞神色剧变,尖叫道:“你是怎么知道的?不可能!”

“什么不可能!”木青清戏谑道:“要不要我再报几个出来啊!”

“你是怎么知道的?”只是一句话的时间,白素贞表面上又恢复了平静,淡淡地问道。

“哼!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可是少爷教的!”

“除了你,有其它人知道吗?嗯……从其它人这些年的表现来看,多半是不知情了!”白素贞表情似笑非笑,有点凄苦的样子,让人看不出深浅。

木青清一时猜不透她的想法,以为她是想杀人灭口,但看看又不像,于是试探道:“你想干什么?难不成还想杀了我灭口?”

木青清暗自冷笑几声,右手的剑已经横到了胸前,一对一杠上白素贞,她自信就算不能胜,逃那是一定没问题。

白素贞闻言一楞,接着苦笑道:“青清误会了,我怎么会杀你呢?在我心里一直以来都是把你当我亲妹子的。那些事情你都知道了,也难怪你会对我没好感了!只是事情其实并不像你想象的那样!”

木青清冷笑着,心道:不像我想象的那样?真是笑话!都是我亲眼所见还能怎么样?口中却是实在懒得和眼前这个贱人多说什么,就好像多说一句都会脏了自己的嘴。

白素贞不用去看木青清的神情,甚至根本不用想,就知道木青清想必已经是极端地看不起自己了。

自己真的就那么贱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白素贞将袖子捋到肩膀上,叫道:“青清,你看!”

木青清打从心底不想看,心中还想着:有什么好看的?不过头还是下意识地转了过来……

“守宫砂?!”木青清脱口惊呼道:“这怎么可能?我明明看到……”话虽然没有说完,但个中意思已经极为明显!

“明明看到什么?”白素贞苦笑道:“明明看到我跟他们上了床?”

木青清无意识地点了点头。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你看到我跟他们……那个……了吗?没有?那不就是了?世界上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呢?哎……”白素贞说着神情更见凄苦了!

木青清的脑子一时还是转不过弯来,白素贞见状也不多做解释,只是在一边暗自神伤。

许久,木青清终于回过神来,第一反应竟是一把抓住白素贞的胳膊,猛地向她的守宫砂上吐了一口口水,右手更是大力地在上面来回擦拭着。

白素贞又好气又好笑,看来她还是不肯相信自己啊!

白素贞忍不住冲口说道:“要不要脱光了让你检查检查?”

不料木青清硬是点头说道:“那是再好不过!对,就是应该这么办!过来!”说着拉着白素贞就往树丛里跑。

白素贞真想不到温婉的木青清竟也有如此的一面,一时不察,立时就被拉得一个趔趄,差点就要摔倒!

这种情况让白素贞忍不住就要大叫遇人不淑,但转念想想,让她帮自己正一下名也未尝不是好事。

如此白素贞虽心有不甘,但也只能是暗叫倒霉!

十几分钟后,两女手拉着手走出了树丛,姐姐妹妹亲热地叫个不停,真的很难想象就十几分钟前两人还一副生死仇敌的样儿呢!

“姐姐,小妹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你要让他们那样呢?”

白素贞闻言脸色一变,强自笑道:“妹妹,这事以后就别再提了,好吗?”

木青清见白素贞实在不想多说,也就不再坚持,马上转变话题道:“姐姐怎么会在这儿等小妹呢?”

“这是下山的必经之路,姐姐在这等着总是不会错的。”白素贞笑道,神色间还是有点不自然,显然是受了刚才事情的影响。

此时的她还不知道她的秘密最终还是被木青清知道了,不过那已经是一段时间以后的事情了。

木青清惊疑地问道:“姐姐早就知道小妹要下山?”

白素贞反问道:“难道妹子不是为了少爷?”

此言一出木青清忽然有种被人脱光了衣服站在太阳下的感觉,一张脸马上红到了耳根,久久才用细如蚊蚋的声音问道:“姐姐看出来了?!”

白素贞爱怜地抚摸着木青清的长发,说道:“姐姐怎么可能看不出来?本来姐姐也就是跟你一般想法啊!”

“啊!”木青清怎么也想不到竟是如此答案,太意外了!

“只是像少爷那般人物又岂是我们可以配得上的?少奶奶的庐山真面目妹子你也看到了,我们就是再漂亮一万倍也没办法比啊!”白素贞黯然地说道。

一句话让木青清也神伤起来,情不自禁地感叹道:

“是啊!只要少爷能让我默默地服侍他一辈子,青清也就心满意足了!”

“妹妹怕还是看了疏影可以变漂亮后才敢有这种想法的吧?不然以我们现在的长相,恐怕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想吧!说真的,少爷实在是太优秀了!除了少奶奶,天下还有谁能配得上他啊!”

正在两女长吁短叹的时候,前面一个微含了埋怨的声音说道:“你们怎么才来啊!我都等你们半天了!”

两女大讶,天啊!还有人?!好死不死还是那只猪!

“你……你……怎么也来了?”

“因为知道你们会来,所以我也就来了!反正山寨上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也不少,倒是你们两个女孩子家出门在外,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寨,我不放心。”猪天蓬最大的好处就是总会全心全意为别人想。

“你知道我们是女的?”木青清一脸不可思议,说是孙天齐知道那还好说,可是这只猪那么笨,怎么也能知道呢?

“我当然知道!你们没胡子,又没喉结,不是女的是什么?”猪天蓬一脸自信地说道。

“那除了你还有别人知道这事吗?”白素贞抱着万一的希望问道。

“是说你们是女儿身的事情吗?当然没有了!就算是我说了,别人也不会相信我啊!”

两女不禁哑然,想想也对。

这本是最浅显的东西,可是山寨中的那些人,包括熊英在内,都因为跟她俩相处时间长了,反倒把这最显眼的东西给忽视了。

“既然你这么聪明,那你倒是说说,现在少爷应该在哪里?”白素贞不服气地问道。

“不知道!”猪天蓬回答得异常痛快,一点点身为男子汉的羞愧感都没有。

两女对他多少还是有点了解,闻言倒也不怎么奇怪,只是心中气他不过,正要打击他几句,却不料他接着说道:“不过少爷他们应该是向着正东去的!”

“正东?”

“我们遇到少爷的时候,少爷不就说是要出海的吗?上次没有机会,我想这次少爷应该去了!”

两女想了一阵,觉得其中不乏道理,虽还有几分疑惑,但因为没有更好的方向,也只好是走向正东了。

猪天蓬又说道:“方圆几百里内,除了我们寨,就只有一个寨了,而且正在东面的海边。少爷如果要出海一定会去那儿,在那我们说不定可以遇到少爷。”

两女想想觉得大有道理,不觉都以一种怪怪的眼光看着猪天蓬。

猪天蓬被看得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只好摸着头壳憨憨直笑,细细的眼睛又看不到了……

第九集 心念化形

第一章 端倪初现

张涛和柔雨飘带着杨莹,飞出山寨足有数十里,在一处不可能有人发现的地方降落了下来。

杨莹抬手轻轻拭去眼角的泪痕,睁着微红的眼睛看向张涛,问道:“大哥,我们这是要去哪呢?”

张涛毕竟是将“定神诀”修炼到大成的超级强者,虽说多情自古伤离别,但与山寨众人分别的伤感,并没有在他的思绪里停留太久。

此时听到杨莹问话,张涛自然是微笑着回答道:“当然是去看海啊!虽然这次的事情多少有点让人意外,但还没有大到足以让我改变原定计画的地步,这点小事还是不用放在心上了。”

柔雨飘皱了皱眉,微微显得担忧,檀口启合之间,终究没有吐出声来,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张涛心有所感,便以心眼问道:“雨飘姐有什么想说的吗?”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