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 >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_第110节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_第110节

作者:云浪 发表时间:2018-11-07 20:45:20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5:09
    

柔雨飘刚开始还是有点踌躇,半晌才以思感回应道:“涛儿,这次知道杨莹身分的人可以说是寥寥无几,算来算去也就是我们俩加杨莹和熊英他们,总共也就是十个人。外人是怎么知道的呢?总要有人把消息传出去吧!我们两个是绝对没有问题,熊英他们七个,我也第一时间以思感探查过,也没有任何问题,你看……”

柔雨飘说到这儿故意停了下来,想来是顾及张涛的感受,不过她话中的意思已经不言自明!

    

张涛心中不由一痛,神色也明显地黯淡了下来,“唉……雨飘姐,其实熊英他们七个我也同样以心眼看过,我又何尝不是和你一样的想法?

    “雨飘姐,我们在一起都已经经历了这么多的风风雨雨,我张涛的为人难道你还不清楚吗?还有什么话不能说呢?别说杨莹也只是长得像萍儿而已,就算她是萍儿,我也不会因为对她的感情而放弃我做人的原则。”

柔雨飘不禁微微色变,道:“涛儿是在怀疑杨莹本身的动机?”



    “我没有这么说,但是却不能不这么想!或许从我们初到这个奇异世界的时候,就已经被有心人注意上了,很不幸杨莹可能正是这个有心人!甚至她和大峰国王子的婚讯都是故意透露出来的……”

大脑获得进一步开发的张涛设想过无数可能,无疑这是最合乎情理的一种,当然也是张涛最不愿去想、去相信的一种。

    

柔雨飘听得心头直跳,颤声问道:“那她的动机,也就是最终想要达到的目的是什么?”



    “不知道!”

张涛直接地以心眼回应道:“如果杨莹她真的和‘魔’有关,那事情可能会比较好解释一点。

    “比如说了解‘魔’的下落、现在是不是还活着、活得怎么样、能不能和他会合到一处等等,这些都可以成为她的动机。不过这种假设其中又有太多的疑点,最说不通就是杨莹她怎么可能知道‘魔’到了地球,而我们也是来自地球!还有就是这个设想的前提是几乎不可能的巧合。

    “先不说宇宙中有太多太多的空间,单就是同宇宙空间中还有那么大范围,这种太小太小,小到可以忽略不计的可能性,大概也不会让我们碰到吧!唉……不过世事无绝对,但愿只是我多虑了吧!”

活了这么多年的柔雨飘,当然能够理解张涛现在矛盾的心情,自然更懂得这个时候张涛想听什么、她应该说什么,即使她心中满是不祥的预感。

    
ωωω,UМDtxtcòm>提供uМd/txt小说
柔雨飘以思感柔声安慰道:“涛儿,依姐姐看,那种可能性也实在是太小,应该是不太可能的吧!再说到目前为止,杨莹还没有做出什么对不起我们的事情,至少我们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她已经或者可能对我们不利,涛儿也就不要多想了。”

语言在很多时候真是一种极了不起的艺术,就像现在!

    张涛听了柔雨飘的话,心中那个恼人的疙瘩虽未能完全清除,但心情明显地好了不少,相应地,他对柔雨飘的爱也更深了一层!

    

一个善解人意的超级美女,对男人的那种杀伤力,是永远、永远都无法估量的!

    

只是现在的柔雨飘和张涛两人却不知道,事实上张涛的这种假想在牵涉到一桩被埋藏了数以百万年计的秘辛之后,其可能性远远比他们想象中的要大得多……



    “如果杨莹真的和地球上的‘魔’有关,那也未尝不是好事情,说不定我们正好可以以她为突破口,找到‘魔’的弱点,最终将‘魔’消灭掉。”张涛说道。

    

杨莹虽然没有能力

    “听”到张涛夫妇两人在精神层面上的交流,但以她另一重神秘的身分所代表的力量,却是可以轻易发现两人正在以另一种方式交流。

    

看着眉目传情中的两人,杨莹突然心神巨震,无意识地喃喃自语:“太像了!太像了!太……”

心中那尘封了百万年计的往事,顿时闪电般破尘而出。

    

那是百万年来杨莹心中最深切的思念、那是曾经最无奈的选择、那是百万年来一直萦绕杨莹心头的梦魇……

现在眼前的两人,不就是遥远记忆中自己和

    “他”的翻版吗?

杨莹只觉得精神层面上无边的痛楚如潮水般袭来,全身无可抑止地剧烈痉挛,肺中的空气瞬间被抽空,心脏更像是被一只大手无情地捏挤着。

    

杨莹右手捧心、脚步一阵踉跄,几欲晕绝。

张涛眼疾手快,一把扶住杨莹,关心地问道:“莹儿,你怎么了?”

平心而论,张涛的关心倒是出自真心,完全是看到杨莹神色反常后下意识的举动,并没有一点点虚情。

    

柔雨飘也紧接着扶住杨莹的另一条手臂,同样关心地柔声问道:“莹儿,你没事吧!”

当然柔雨飘的关心就不如张涛那么地真挚了,只是没有人能看得出来而已。

    

杨莹是何许人也?突然的失态怎么可能持续很长时间?就在张涛问候出口,实际上杨莹就已经回复过来。

    

当然她并没有马上表现得如无事人一般,而是把整个身子紧紧地依在了张涛身上,以颤抖的声音表现出无限的娇弱,说:“涛哥哥,莹儿没事,只是突然有点头晕,而且有点想吐。”

张涛颇有点不自然地低头瞄了一眼这个紧紧贴在自己身上的美少女,虽不至于手足无措,但是当着自己爱人的面抱着另一个不明不白的女人,那种感觉总是不太好吧!

    

张涛只好求助似地把目光投向了柔雨飘。

柔雨飘玉颜轻舒,露出一个和煦的笑容,直如严冬一场大雪后,第一缕阳光下百花齐放,那种惊心动魄远非言语所能形容!

    

以张涛的定力都不禁看痴了……



    “莹儿怕是有恐高症,坐下来休息一下,再喝点水应该就没事了。涛,你先照顾莹儿一下,我去找点水来。”

柔雨飘说着放开了扶住杨莹的手,留给张涛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后,袅袅娜娜地凌空飞去。

    

张涛俊面一红,柔雨飘虽然没有说明,但是她笑容中隐含的意思,张涛却是明白得很。

    

张涛多少有点哭笑不得的感觉,但更为柔雨飘的胸襟而感动。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张涛放开心怀,脸上顿时爬出一抹淡淡的、几不可察的邪笑,眼神里更是平添灵动无数……天哪!

    那曾经是冷涛的招牌!

张涛扶着杨莹就近找了一块合适的大石并排坐了下来,之后便侧着脸仔细打量起这个紧紧贴在身侧、几乎就要钻进自己怀里,而且和初恋情人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

    

只见杨莹黛眉微皱,左手大拇指按着自己太阳穴,其余四指贴在额头上,一张俏脸现在几乎血色尽褪,显得十分苍白。

    

单就这分病态的美,就让张涛心疼到几乎窒息。



    “定神诀”虽然可以让张涛在情感上收放自如,也可以做到不论心底有多大的动静都不在神色中流露出来,但是这并不代表

    “定神诀”会人变得冷血、变得没有感情,相反它只会让人的感情变得更丰富、更细腻、更真挚、更热烈……

张涛全力发动

    “定神诀”,尽可能不让自己内心的真实情感在举止中流露出来,只是语带浓浓的关心,温柔地说道:“莹儿,好点了吗?”

杨莹姿势不变也不说话,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动作幅度小到几不可察。

    

张涛还想说点什么,但是在嘴巴张合了几次之后,最终还是放弃了,杨莹则更是睡着了一般,缩在张涛怀里一动也不动。

    

两个人之间很多事情就是那么奇怪,特别是一男一女单独相处的时候,就像现在的张涛和杨莹,明明两人都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做什么,但是两人之间的气氛就这么一下子显得怪异起来!

    

须臾,杨莹竟默默地流起泪来,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就变成了轻泣。

    

张涛眼中的狡黠一闪而逝,表现出来的正是一个大男人在这种情况下最正常的反应--手足无措。

    



    “莹儿,莹儿,你怎么了,啊……说啊!是不是受了什么委屈?快告诉大哥,大哥为你做主……”

类似的话张涛不停地说了足足有五分钟,可是杨莹不但还是一句话不说,而且哭声还更响亮了。

    

张涛脑门上细密的汗珠在阳光下泛出漂亮的七色彩光,单看样子还真不像是装出来的!

    

就在张涛看起来已经急得想要自杀的时候,杨莹的哭声骤然一停,俏脸也跟着仰了起来。

    睁着微红的眼睛,腮边兀自挂着两颗晶莹的泪珠。

杨莹搂着张涛的虎腰,哽咽着说道:“大哥你知道吗?自从莹儿第一次见到大哥,莹儿就莫名地喜欢上了大哥。

    “莹儿知道大哥身体不好,那一天莹儿和大哥大嫂在金陵分开之后,莹儿几乎无时无刻都在想着大哥,担心着大哥。特别是当莹儿被神武皇软禁,莹儿就更想大哥了,作梦都想再见大哥一面!

    “当时莹儿总有种预感,预感大哥一定会来救莹儿!不过理智又告诉莹儿,莹儿和大哥只是一面之缘,大哥怎么会为了一个陌生人,而把自己和爱人置于危险的境地呢?

    “最终莹儿还是选择了相信感觉!可这又让莹儿陷入了无尽的矛盾之中,一方面极端地盼望大哥来,把莹儿带出那个牢笼;另一方面又害怕大哥真的会来,因为莹儿不愿意看到大哥为了莹儿而把自己也赔进来。

    “莹儿知道,神武皇为了他的目的绝对不是要伤害莹儿的,可是大哥和大嫂就不同了,要是大哥或是大嫂有个三长两短,莹儿还有什么面目继续活下去?

    “后来大哥和大嫂突然出现莹儿面前,大哥你知道莹儿是多么地高兴,同时又是多么地担心吗?

    “那一刻莹儿终于明白原来大哥真的是在乎莹儿的!当时莹儿就觉得就是立刻去死,也没有任何遗憾了!

    “当大哥为了掩护莹儿而和那个家伙打斗时,莹儿就在心里发誓,万一大哥遭到不测,莹儿也不独活在这个世界上!侥天之幸,大哥终于平平安安地站到了莹儿面前。

    “大哥你知道吗?那时候莹儿真的很想很想扑到大哥怀里痛哭一场,只是当时大嫂也在,莹儿只能是把它埋在了心底!也就是在那一刻,莹儿终于明白,其实莹儿是多么地喜欢大哥,是多么地爱着大哥,很多时候莹儿真的很羡慕大嫂,真的很羡慕、很羡慕……

    “今天,莹儿再也忍不住了,莹儿怕今天再不说,以后就没有机会了!真的!莹儿无法想象没有大哥的日子莹儿将要怎么过,真的无法想象!”

杨莹又哭又笑,足足用了十几分钟才断断续续把话说完。

    

张涛真的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

一个和自己曾经深爱的女人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对自己

    “真情”告白,偏偏张涛对那个已经和自己阴阳永隔的女人还有着一份铭心刻骨的歉疚,而眼前的杨莹在张涛眼里无疑就是那个人的化身……

单这几点,张涛就怎么也无法拒绝。

    

只是张涛更知道眼前这个看似纤弱的小女子,在她那柔弱的表面下所隐藏着的,正是连他都不得不正视的、未知的、可怕心机!

    

张涛心中充斥着无边的痛,撕心裂肺也不足以形容其万一!

上天啊!

    既然注定要让我失去我最珍爱的东西,为什么又要让我重新拾回?

既然肯让我再拾回,为什么又吝啬到只给一个一模一样的表面?

    !

苍天啊!你就忍心这么折磨我吗?

心越来越痛,眼里无尽的哀伤聚成层层水气,而那嘴角嘲弄的笑意却是越来越浓,内心和表面形成的南辕北辙的巨大反差,差点就让张涛的人格彻底分裂!

    

张涛猛地紧拥杨莹入怀,爱怜的眼泪终于挣脱无尽的枷锁夺眶而出,激动到近乎无意识地喃喃自语依稀可闻:“萍儿,不要离开我!萍儿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千万不要离开我!千万不要……”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有谁知道那只是未到伤心处啊!

    这本是张涛的真情流露,再经过刻意的渲染,当场就比珍珠还真了三分!

    

张涛如此激烈的反应就连杨莹也大感意外。

在张涛视觉的死角里,杨莹眼中那不易察觉的异色一闪而逝;而在杨莹视觉的死角里,张涛嘴角那莫名的笑意在两颊泪水映衬下则更让人觉得怪异!

    



    “涛哥,莹儿虽然不知道你口中的萍儿是谁,但从往日的一些事情上,莹儿多少还是能看出一点点端倪。

    “涛哥本是人中之龙,莹儿自知不论是容貌还是身手,都无法和大嫂相提并论也配不上大哥,所以不敢奢望能和大哥共结连理。只希望大哥心中能有莹儿的一点点位置,莹儿就心满意足了!”

杨莹凑在张涛耳边低声诉求,不时地还夹着几声轻泣,任你铁石心肠怕也要化成绕指柔!

    

张涛轻轻一震似是回过神来,轻抚着杨莹那不时抽动着的香肩,用那带着无限磁性的嗓音,如梦似幻地诉说道:“莹儿,我所说的萍儿,其实就是我的初恋情人!算起来她离我而去已经有了一段时间了。

    “唉……也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你和她长得很像,很像!可以说一模一样!甚至在我看来,你们本来就是一个人!

    “唉……莹儿一定很奇怪为什么她会离我而去是吧?哼!”

张涛鼻孔中轻轻哼出一声,那是极度的自嘲,那是对自己极度的不屑!

    连杨莹都不禁动容。

张涛也不等杨莹回答

    “是”或

    “不是”,只是径自说道:“那都是我的错啊!那都是我的错啊!

    “莹儿你知道吗?如果当时我早把一切告诉她,她是不可能被那个畜生奸污,更不可能因此而自杀!不会的,一定不会的!”

此时的张涛无意束缚自己那奔放的情感,眼泪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