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 >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_第115节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_第115节

作者:云浪 发表时间:2018-11-07 20:45:41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5:09
红耳赤。看到他那活像是生吞了一只绿头大苍蝇的糗样,张涛差点就忍不住要放声大笑。

好在这时狐智开口说话了,只听他道:“在下狐智,在下身边的这位是大哥狮狂,这位是三弟鹰锐,大家一般合称我们‘大峰三少’。”

好个狐智!果然不凡,先不回答张涛的提问,而是作了个自我介绍。

此举不但巧妙地避开了张涛的责问,更有询问张涛来历之意。因为一般在这种情况下,当狐智他们表明身分之后,张涛也应该自觉地自我介绍一番以表明自己的身分。这可以说是常人默认的礼节,但它和直接的询问又有所不同。

因为默认毕竟只是默认而已,张涛即使不表明身分,也不会驳了狐智的面子。如果是狐智问了,而张涛不答的话,那就显得张涛看不起他狐智了。

眼前的情况狐智虽然不能很好地把握,但是仅从张涛见到他们后的表现来看,狐智几乎就能够肯定这个人多半是不会“甩”他们了。

如果是直接地询问张涛的身分,八成是得不到回答,到时候没了退路为了不丢面子,就只能是动手了。

虽然狐智内心并不相信张涛能强过他们三少联手,但是他终究有顾虑,所以在没有弄清张涛来头之前,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愿意和张涛闹僵的。

狐智的这点心思如何能够瞒过张涛去?

张涛本想作弄作弄他,把自己的名字说出来,张涛几乎可以想象得到狐智听了以后吃惊的样子,但张涛最终还是觉得先看看他的“独脚戏”表演比较好,听听他到底会怎么说。

见张涛当真保持沉默,狐智的眼睛里不经意地流露出“幸亏我有先见之明”的神色。

虽然只是一闪而逝,但张涛还是轻易地捕捉到了。

张涛表面上虽不动声色,暗自却是嘲笑:“这家伙还真不是一般的自负啊!”

狐智干笑几声,继续说道:“是这样的,前些时日大峰城内出了点事情,想必这位兄台应该也听说了。华夏的长公主,皇位的正统继承人--杨莹,被人从大峰城的驿馆中劫走了,以驿馆为中心的千米方圆居然片瓦无存,全部化为飞灰。”

狐智一边说一边暗中打量张涛,说到这儿还有意识地顿了顿,可是张涛始终不置可否,像是根本没听见。

狐智自成名以来还是第一次有如此的挫败感,接下来的语气中不觉充斥着几分无奈,几分压抑,几分不满……

“兄台大概也知道这华夏公主本是向我大峰请救兵的,更是我大峰太子的未婚妻,两人就要订亲。如今公主被劫,事关国体,我们身为大峰臣子,自当为国分忧!”

“二弟说得不错!我们身为大峰臣子,为国分忧自是应当!”

狮狂不但脾气火爆,就是连说话的声音也不是一般的响亮,声波扩散开去,震得群峰瑟瑟直抖。

张涛依然无动于衷,理都不理快要抓狂的狮狂,慢吞吞地问狐智道:“你们是不是为国分忧,那又与我何干?好像用不着对我表示什么吧!”

“你……”

狮狂扬起大棒槌就要发作,又一次被眼捷手快的狐智制止了下来。

狐智心中虽恨不得在张涛身上刺两个窟窿,但表面上却不得不和颜悦色地说道:“兄台有所不知,刚才兄台身边的两位姑娘中有一位和我们要找的公主极为神似,所以我们这才要兄台停下来一叙,还望兄台不要见怪!”

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张涛心中对狐智一行本就有几许好感,这会狐智说得如此低声下气,张涛自然也不好意思再为难他,于是说道:“不错,刚才我身边的那位确实就是你们要找的公主!”

狮狂一听神色顿变,狐智也不觉有几分惊讶,就连一直保持着一副“生人勿近”嘴脸的鹰锐,眼神中也流露出一抹诧异,看来他们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张涛会把这事情承认下来吧!

眼前三人的表现全在张涛意料之中,张涛暗中自是得意无限,也不给三人插嘴的机会,径自说道:“不过……据我所知事情好像并不像你们说的那样啊!“华夏公主杨莹本是我的义妹,来大峰也的确是为了请救兵,可是她并不想嫁给你们大峰的太子。自从我的义妹来到你们大峰以后,你们神武皇就把她软禁起来了。他倒是打得一肚子好主意,只要太子娶了我义妹,你们大峰就可以明正言顺地出兵吞并华夏,然后甚至可以一举扫平罗斯,吃掉一本,一统整个光明大陆!哼!真的好大野心!”

张涛说到这儿,狐智虽然已经老脸微红,但他实在没有办法反驳张涛,因为这些本来就是明眼人就能看得出来的事情。

接着张涛话锋一转,道:“皇帝老儿多大野心我懒得管,我义妹来你们大峰请救兵,你们爱借就借,不爱借我们也不强求,但是你们为什么要把我义妹软禁起来?“要不是我得到消息急急忙忙地赶过去,把我义妹救出来,那莹儿岂不是羊入虎口?“现在莹儿安然无恙,这些本来我也就懒得跟你们计较了,可你们居然还有脸追来,这是什么意思?实在是欺人太甚!当我张涛是吃素的不成!”

张涛声音越说越高,越说越激动,不但口沫横飞,脸红脖子粗,额头上更是青筋直冒。

张涛现在的模样任谁看了都可以断定他绝对是火冒三丈,然而事实却恰恰相反!看三少个个目瞪口呆,显然他们的思维已经被自己的话所左右,步入了自己预定的轨道,张涛暗中差点就笑抽了肠子,得意自是不在话下!

也是啊,如此轻易地就把三少玩弄于股掌之间。

自从发现三少开始,每每出乎他们的意料,这番更是连削带打不说,还不停地偷换概念,几句话之间就成功地把所有的罪过全移到了三少头上。

再加精神层面上的不断暗示,轻而易举地让三少潜意识里认为自己已经罪大恶极,而且是如此不露痕迹,他张涛也的确有得意的本钱啊!

“不,不是这样的……”

狐智无力呻吟着,被张涛的话语加精神力暗中侵袭,他已经心神大乱,一时之间他真的找不到什么言语来为自己辩白,反倒是一直不说话的鹰锐在极短的时间里组织起了有效的言语反击。

“兄台先别激动,实在地来说,兄台的确是有足够的生气理由,在这一点上我们无话可说,但是我们也希望兄台能够明白,关联到政治的事情是永远无法直接用对错来衡量的!“华夏公主的遭遇我个人真的十分的同情,但是同时我更为她的单纯、看不清时势而感到悲哀!关于这一点我不想多说,兄台是个明白人,自然应该懂的。”

鹰锐话不多但是直指重点,其隐含的意思也很明朗,“我大峰又没要你杨莹来,你自己跑过来能怪谁?”

鹰锐抬头看了张涛一眼,见他没有想说什么的意思,顿了顿又径自继续说道:“其实我们三人这次出来找华夏公主还在其次,最重要的还是我们三个想要见识一下究竟是什么人能有如此大的本事,能够在我大峰皇城中把人带走!刚才听兄台的口气,似乎那个视我大峰无人的就是阁下!”

说到最后鹰锐已经是战意大盛。

鹰锐的话多少让张涛有点吃惊,一方面惊于他的直白,一方面惊于他的反应。在自己精神力影响下,还能和自己针锋相对,他鹰锐的确不简单!

至于鹰锐的战意,张涛倒是一点也不在意。

“不错!把莹儿从虎口中带出来的正是本座!但是本座一点也没有要和大峰为敌的意思,因为本座知道如果换作我是你们神武皇,本座也会和他一样!至于你们想要见识见识本座,现在已经如愿以偿了,本座不想和你们动手,因为说实话你们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就是你们三个联手也不行!”

张涛的语气明显强硬起来,既然人家主要是为了自己而来,一战看来已经无可避免,那就没有什么好客气的了。

张涛此言一出,三少立时变了脸色,这话也太看不起人了吧!什么叫“就是你们三个联手也不行”?

狐智一把拉住向张涛冲去的、煞气直透华盖的狮狂,寒着脸冷冷地说道:“大哥冷静点!”

“二弟,是兄弟就别拦我,我倒要看看这个满口喷粪的家伙究竟有甚鸟本事!”

看来狮狂真的是被气惨了,双目中几乎要喷出火来,这句话竟也是蕴满了真气吼出,声波扩散开去,他下方的万千花草树木齐齐弯腰低头。

没想到狐智对狮狂的吼声竟是充耳不闻,径自森冷地盯着张涛一字一顿地道:“兄台好大的口气!你可知道别说是大峰,就是整个光明大陆都没有人敢说能轻易接得下我们三兄弟联手呢!就冲兄台这句话,我们兄弟三人就得好好地领教领教!请!”

话声一落,三少压箱底的本事“三才阵”就此施展了开来!

狮狂本对狐智的决定不以为意,在他的意识里对付眼前这个极端可恶的家伙自己一人就已经绰绰有余,三人联手根本就是浪费,用上“三才阵”则更是如高射炮打蚊子一般。

他之所以配合狐智和鹰锐的行动,完全是出于对自己兄弟的信任,和张涛一点关系没有!

事实上狐智和鹰锐虽然意识到张涛的功力高不可测,但是他们一样并不认为张涛能在“三才阵”下讨得好去。

然而世事不如意者十之八九,张涛嘴角带起一抹嘲弄的笑意,在他眼里三少的阵法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的玩意罢了,击溃他们不过只在举手之间。

五招……唔……三招大概已经足够了吧!

还是先让他们好好发挥一下吧!

第四章 有刃无双

平心而论,三少的阵法还是不错的,狮狂的大棒槌,狐智的九节鞭,鹰锐的夺魂刀所构成的死亡乐章,的确有雄霸光明大陆的本钱!

大棒槌一力降十会,如山岳般向着张涛当头砸下;夺魂刀排开空气带起刺耳的尖啸,一溜溜的残影封死了张涛四面可能的退路;九节鞭如灵蛇,奇诡无比地消失在空气中,谁也不知道它下一刻会从哪儿跳将出来给你致命的一击!

上天无路,头顶是一座山;左右无门,四面俱是刀阵;看样子只有入地一路了,只有下方看起来没有威胁。

如果是一般人,那他一定是向下逃出这个阵式了,但张涛不是一般人,他知道下方才是真正的杀招。

虽然那点东西对他还构不成威胁,但是要是被人认为连个小小的伎俩也看不破,那多没面子?

张涛一声轻喝,一柄呈紫黑色通体透明,长有三尺,宽约二指,不但双面开锋,每一面的中间还各有一条对称的血槽,整个曲出一个漂亮的弧度,看起来似剑非剑、似刀非刀的兵器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他手中。

不但三少吓了一跳,就是张涛本人也大吃一惊。

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联系上狂刀、傲剑的张涛暗中嘀咕:“莫非这就是狂刀和傲剑合体后的样子?看起来多半是了!唔……怪漂亮的!”

张涛越看越喜欢,就差没有抱着猛亲几口了。

至于三少的攻势已经被张涛轻轻地放到一边,反正在他的意识海里,时间的意义已经被无限地弱化了,这三人的进攻,少说也需要若干年以后才能及体,根本无需紧张啦!

张涛小心翼翼地分出一小股意识流向兵器中探去,“狂刀、狂刀,傲剑、傲剑,是你们吗?”

话声一落,张涛马上感觉到有丝丝云气在自己意识海中聚集,不一会儿就凝成一个人形,面目也开始渐渐变得清晰……

“拜见主人!”“你是傲剑?”张涛小心地试探道。也难怪,眼前这个超级大美女虽然在容貌上有八分像

傲剑,但却有两分像狂刀,神韵上偏偏又似极了柔雨飘,张涛不由有点不能确定。“回主人,属下已经不是傲剑,也不是狂刀,也不单单是狂刀和傲剑的合体。”“天啊!”张涛不由惊叹,“好动听的声音啊!居然一点也不逊于柔雨飘!但和柔雨飘又完全是两种风格!”

如果说柔雨飘是声音温柔、圣洁与宽容的极致,那她的就是煽情、妖异与媚惑之大成!光声音就有足以让人血脉偾张的威力,好在张涛心志早已坚如铁石,不然的话怕是当场就要出丑。

这已经不是从人口中说出的话,而是你心底欲望的激情燃烧!

张涛暗中抹了一把冷汗,一把兵器怎么能强到这种程度?好在这把兵器属于自己,不然……张涛无意再想下去,说道:“那你是什么?”

兵器恭敬地道:“属下的本体是在狂刀的基础上加入了傲剑的元素,所以结合了刀剑的全部优点,可硬、可软、可劈、可砍、可刺、可撩……而属下的意识体则是在傲剑的基础上加入了狂刀的元素,至于属下的灵魂则以主母为导,融合狂刀、傲剑全部精神,以主人为纽带而构成!”

兵器这般摸不着头脑的解释,饶是张涛智力超凡,也不容易完全听懂,好在大概的意思还是能够明白。

当然这个也不是重点,张涛也无意搞得一清二楚,他现在只想知道眼前这个在傲剑的基础上加入了狂刀元素的意识体,究竟算是男,还是女?

这可是个大问题,毕竟这个看起来是个超级大美女的意识体,以后就要在自己的意识海瑞安家落户的,万一偏偏是个男人,那他张涛岂不是要晕死?

和个人妖住一块……呜……想到就要打寒颤!

“人家是女的啦!”

兵器羞红了脸,用几不可闻的声音说道。

兵器害羞的俏模样,看得一边的张涛情不自禁地猛吞口水,思维也开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