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_第116节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_第116节

作者:云浪 发表时间:2018-11-07 20:45:46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11
始有点短路,但是这些还是不能完全打消张涛的疑心,毕竟此事事关重大马虎不得!

“真的吗?没有骗我?”张涛强调着问道。

“属下不敢!”兵器正色道。

再一次仔细地瞄了兵器几眼,确定她不可能骗自己,张涛这才长长地嘘了一口气,心道:“还好,还好!要是这个足以颠倒众生的绝世佳人却偏偏是个男的,更在我意识海中安家,那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张涛这么想倒不是说他对这个美女有什么不轨的想法,不过纯粹是对美的爱惜罢了!

自己最关心的事情得到圆满的答案,心情大好的张涛也开始考虑一些其它的事情:既然她已经不再是狂刀也不再是傲剑,那该怎么称呼她呢?

不知道她有没有给自己起一个名字?要是没有的话,那我应该叫她什么才好呢?

还有她现在本体的样子倒真的是漂亮,只是不知道威力如何,想来应该不会差到哪吧!

还有……张涛心念疾转,数以亿计的念头在脑海中一闪而过……

张涛对兵器说道:“我看现在不论是称你狂刀还是傲剑都已经不再合适,不知道你有没有为自己起一个合适的名字,以后也好称呼。”

不知是不是因为张涛本人帮人起名起上了瘾,心中竟隐约有几分期待。

“回主人,还没有,属下请主人赐名!”

兵器一脸渴望地看着张涛,看来对自己的名字很是企盼。

张涛有些奇怪,这话怎么听着有点刺耳?

她不但声音好听,对自己也很恭敬啊!张涛想了半天才发现其中原委,原来都是“主人”二字惹的祸!

刚开始由于惊讶于她的出现,所以没有注意,直到现在才想起来,当下张涛故作不悦地说道:“我不是早说过不要再叫主人了吗?怎么还叫?”

兵器听了这话就如受了惊的小鹿般一脸惶恐,极是惹人怜爱,只听她颤抖地道:“对……对不起,主……少爷!”

看她那楚楚可怜,犹如受了委屈的小媳妇般的样子,张涛心中大痛,差点就自认为已经罪大恶极,急急补救道:“我并不是怪你,只是我一直没有把你当作我的仆人,所以也希望你不要作践自己。“我们可以是朋友关系,也可以是上司与下属的关系,所以你可以称我张涛、小涛、涛、张少……但是就是别叫我主人。”

“属下遵命!”

兵器嘴角一抹促狭的笑意一闪而逝,可惜正在帮她想名字的张涛并没有注意到,看来聪明的张涛多半是被捉弄了,唉……

“唔……你的情况可以说是前所未有,可能将来也不会出现,空前绝后的你绝对堪称‘无双’;似刀而非刀,似剑而非剑,是刀而又是剑,就叫做‘刃’吧!这样吧,你的本体就叫做‘无双刃’,妳就叫‘无双’,你看怎么样?”

张涛好不容易想出个自认为万般合适的名字,心中自是得意无限,最后的语气虽是询问,但是可以想象万一兵器认为不好,他必然会黯然神伤。

“‘无双’,‘无双’,‘无双’……”

兵器呓语般地念得几遍,脸上布满梦幻的色彩,傻蛋也能看得出来她对这个名字必然极为满意,张涛更是乐得呵呵直笑!

下面就是检验一下这柄“无双刃”的威力了,而眼前的三少毫无疑问正是最好的试招对象。

三少啊三少,自求多福吧!阿门……

张涛功提三成,无双刃疾演柔雨飘成名绝学“飘花九剑”第一剑“落花有意”!

圣洁的招意中一朵妖异的紫玫瑰在张涛顶门悄然绽放!怒放的紫色花瓣无声坠落,化作点点光雨围着张涛周身洒下。

看似缓慢而实际却快到可以追赶流光的光雨,在万分之一秒中将张涛裹了个滴水不漏。

此招意犹未尽而张涛次招又起,法家镇派绝学“唯法八刀”第七刀“诸事唯法”。点点光雨顿时由四化二,二变一,由点至线,弯弯的线条中尽显天地至理。无双刃由无到有,冷森的紫芒刻意展示出自己骇人的运动轨迹,惊

心动魄的尖啸声中法家的辛辣、严酷、残暴……汹涌而出!如果说张涛的第一招是天使的乐章,柔媚得让人心醉,那他的第二招就是死神的舞蹈,恐怖到让人疯狂!不但饱含着张涛真力,更隐蕴着他无边精神力的招式,让和他对阵的三少在剎那间历生死、经轮回。三少原本昂扬的斗志瞬间土崩瓦解!遍体的冷汗让三

少在盛夏通体生凉,退!急退!暴退!这绝对不是人!而是神!是魔!然而已经占了绝对优势的张涛又岂能让三少轻易如

愿?就是他肯,恐怕他手中的无双刃也不肯吧!无双刃不经意中流露出清静无为的气息,道门无上秘技“清虚三式”第三式“道归自然”即告出手。

张涛的身形带着无双刃由一化二,由二及三,慢,慢到任何人都可以看清张涛的每一个极细微的动作,慢到任何人都可以看清无双刃每一次玄之又玄的律动,但如此缓慢的招式却让三少感觉怎么也无法避开,只能是眼睁睁地闭目等死!

无双刃在同一时间轻轻地击在三少各自的兵刃上,没有声音,哪怕是一点点都没有!

三种兵器无声无息地被洞穿,张涛的真力以肉眼能见的方式沿着兵器而上,最后没入三少体内。

三少根本没有任何反抗之力就被远远地震飞出去,空中的血雾随风四下飘散!

而此时的张涛却兴致奇高,怎么也不愿就此停手,没有了对手,就径自演练起来……

记忆的闸门打开,万般妙式精招像有了生命般从张涛手中奔腾而出。

释、道、儒、魔、妖、怪、鬼、法、墨……无所不有,上至先秦以前,下到二十二世纪以后,无所不包,就像是打开了武学的百科全书!

随着时间的推移,张涛的功力也在提升中,从最初的三成,到四成,再到五成……最后更是全力以赴。

当头的骄阳失色于张涛手中的无双刃,以他为中心的数百丈内剑气翻飞,不但所有的花草树木在剑气下化作基本粒子消失在空气中,就是靠近张涛的两座数百米高的山峰也各被削去一大半!

三少一退再退,目瞪口呆中终于见识了什么才是真正的武学,意识到了自己和张涛之间的差距究竟有多远!

如此一来三少不但个个心服口服,更下定决心要拜张涛为师。

张涛只觉得自己越来越兴奋,大脑越来越空灵,久久压仰的一声长啸再也无法忍耐,直接从丹田尽情向外宣泄。

记忆中所有的招式终于全部施出,然而张涛还是不想停手,也无须停手,因为他脑海中又自然而然地涌现出无数的精妙招式,绝大多数都是他从来没有想到过的,如今却如此自然的使出。

到最后张涛就如同一个婴儿一般,无所思亦无所想,一万一千一百六十三个意识尽数沉浸在一个玄之又玄的境界中。

此时的他,举手投足间早已经脱离了原先的招式范畴,所有的动作都如行云流水般自然而然又如天马行空、羚羊挂角般无迹可寻,没有任何拘泥之处。

舞过一遍再来一遍,但明显这一遍的招式比原来少了、简单了,但是却更精妙了,只是这一切张涛根本全无

所觉,他现在只知道不停地舞动手中的无双刃,一遍,又一遍……本来数以万计的精招妙式,在被张涛反复地施展了数千遍后,竟由繁化简,浓缩成了一招三式。

张涛的精神上似乎还是意犹未尽,但身体实在是已经不堪重负,体内最后的一丝能量都被榨干,再也没有维持如此剧烈运动的本钱。

“扑通”一声,张涛就此从半空中一头栽了下来!远处躲在一处山坳里的三少还没反应过来,张涛已经和大地做了一次最亲密的接触,狠狠地砸在一方大石上。回过神来的三少正要上前救驾,心灵上却是警兆突现,三少在第一时间全部下意识卧倒。几乎是在同时,张涛体内的神奇因子被激发,顿时张

涛浑身强光暴射,强光过处一切物质尽归于虚无。好在强光在五百米外威力渐弱,三少侥幸逃过一劫。自始至终,张涛本人的意识一直都很清醒,他清楚地

感觉到在他撞上大石的那个剎那,他的身体就像是一个被点着了的火药筒,瞬间爆发出就是张涛全盛时期也不得不正视的强大能量。

这股能量来得实在是太突然,也太快,以张涛的意识竟然都来不及做好准备!而他伴随着这股能量所产生的唯一的念头就是: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受得住?

事实证明张涛是多虑了。

这股能量的绝大部分都轻易地从他的毛孔中宣泄出去了,只有很少的一部分留了下来,但就是这极少的这部分也让他受益匪浅。

张涛粗略地估计了一下,自己的功力至少比和三少大战前增长一倍多,已经接近自己全盛时期的五分之一!

不过半天工夫,不但招式威力不可同日而语,而且功力增长一倍多,更有神兵在手,张涛心中的喜悦自不待言。

现在的张涛完全有信心击败五个中午时候的自己联手,当然,前提是,五个中午时候的自己不藉助任何阵式!

张涛情难自禁地仰天长笑,自从来到这异界,他还是第一次如此发自内心地开心!

“你们三个还不死心吗?”

张涛冷冷地瞄了一眼一边鬼鬼崇崇的三少,不怎么客气地说道。

本来张涛认为这三人在见识过自己的功夫后,最多也就是交代几句场面话,就会走人了,没想到事情的发展却大出张涛所料!

只见三少三步并作二步走到张涛面前,纳头便拜,口中居然还老实不客气地称:“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如此一来倒是着实让张涛吃了一惊,不过想那张涛是何等样的人,只是一楞神的时间就反应过来,当下大力地揉了揉鼻子,不怒反笑道:“真想不到天下居然还有你们这种人,动不动就找人打架,打不过就要拜人为师。呵呵……我张涛今天可真是见识了!”

听得张涛如此说法,跪在地上的三人大窘,当场就多了三个红脸关公。三人想想自己真的是有点“那个”,自是讷讷无言。

张涛抬头看看天色,太阳都已经没入了地平线下,想来柔雨飘多半是等急了,便再也没有心情和眼下的三人纠缠不休。

为了这三个白痴和自己的亲亲好老婆过不去,让她为自己担心,那可是大大地不值得!

张涛心念疾转,瞬间就有了计较,正要来个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却不想一时不察,竟被狮狂一把抱住了小腿,张涛心中那个气啊!

张涛强忍着一肚子外加一泡尿的火,极不耐烦地说道:“你想干什么?”

天生比别人少一根筋的狮狂,压根没注意到张涛眼中那闪烁着的滔天烈焰,兀自不知死活地说道:“师傅,您老就收下我们吧!狮狂真的什么都可以帮您做的!”

张涛怒极反笑:“噢!是吗?什么都可以帮我做吗?你把什么都做了,那还要我干什么?”

“不,不是!”狮狂急分辩:“狮狂可以帮师傅打架,师傅叫我打谁我就打谁!我还可以帮师傅……”

“不用说了!”

张涛一挥手,阻止这家伙继续聒噪下去,这个白痴嗓门实在大得惊人,听他说话那绝对是对自己听觉神经的一种折磨。最让人受不了的还是他说起话来吐沫星子四下飞溅,直如下雨,偏偏他这人还有口臭!

张涛实在是忍无可忍,一脚将其踹将出去,才觉得心绪稍稍平复。

也不知道狮狂这个家伙是不是有被虐待的倾向,被张涛大踹一脚不但不动怒,反而对张涛的腿功赞不绝口。

当然就凭他狮狂胸中的那点墨水也实在说不出多少动听的话来,只是他的虔诚多少让张涛有点动容,心中的无名之火竟在不知不觉中消去不少。

张涛静下心来,回头想想要是真的收了这傻大个,以后倒也的确能省却自己几番手脚。

正在张涛意动之时,狐智恰到好处地说道:“师傅,您看大哥如此诚心,您就收下大哥吧!我们也知道对于师傅您来说,我们三个真的很没用,几乎与废物无异。可是如今大陆上想找师傅麻烦的大有人在,以师傅您的无上神功当然一无所惧。“可是以师傅您的身分,那些小毛毛雨如何值得您亲自动手?偏偏这些小毛毛雨最是难缠,如果您不理他们,他们还会认为您是怕了他们。您看,这时候如果有人能够替您出手好好教训他们一顿,那岂不是大妙?“更何况,徒儿还听说代表着大峰武学上最高成就的‘七大供奉’也来凑热闹了,师傅您功力通神,要说单打独斗,他们自然无人能与您相提并论,但是万一他们联手……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人多’,那时师傅就算能赢,也必然要费一番手脚。这时候如果有人能够给你打打下手,那岂不是大妙?“最重要的还是师傅有个身为公主的义妹在身边,遇事不免要束手束脚。您看,徒儿三人虽无大才,但再不济,要保公主不失却还自信可以办到,怎么也可以让师傅无后顾之忧!”

狐智侃侃而谈,高帽子信手拈来,左一个师傅神功盖世,右一个师傅功力通神,马屁功夫当真炉火纯青。张涛纵有万般不快,一时之间倒也不好发作。

张涛情不自禁地感叹,狐智这家伙如果是生在地球,不去当推销员那简直就是暴殄天物!你看,这不是他连自己都推销!

实在地来说张涛对狐智三人还是颇为意动的,但要是这么就应承下来,那也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