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 >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_第124节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_第124节

作者:云浪 发表时间:2018-11-07 20:46:21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5:10
虽然依然属于华夏,属于“天朝”,却有着相当的自治权,基本上可以算得上是国中之国,而一个关于落难神的故事,就从这十一个番邦中的一个开始了……

第一章 天外来客

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空隙洒下来,在林间的羊肠小道上留下斑驳的印迹,一阵高亢而显得苍凉的小调由无到有,由远及近,渐渐清晰起来。

小调是很简单的那种,只有简简单单几个音节,但却富于变化,听起来倒也别有一番韵味。

呵……这可是羊老汉招牌,闻声如见人,清河镇上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啊!果然随后就有一个身高一米六左右,留着山羊胡子的老汉出现在小道上。

老汉腰间别着一把柴刀,右手提着一根扁担,扁担两头各有一段绳子,单看这副行头就知道,这老汉十有八九是个砍柴的,说得文雅点就是“樵夫”。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羊老汉不但是个樵夫,还是个很有名的樵夫!这俗话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羊老汉算不算得上是樵夫中的“状元”,或许不得而知,但他砍的柴在这清河镇的一亩三分地上,的确是首屈一指的。柴不过是用来生火的,只要能烧得着,难道还有什么好坏不成?那当然!柴怎么就没有好坏之别了?同样大的二捆柴,一捆可以让一百公斤水从十五摄氏度升温到一百摄氏度;另一捆只可以让一百公斤水从十五摄氏度升温到八十摄氏度,这就是区别。有些柴烧起来烟多,有些则烟少,有些火大,有些火小……这些都是区别,甚至用不同的柴,以同样的方式,煮同样的饭菜,味道都有所不同!羊老汉清楚地记得自己还只有六岁的时候,就已经随着父亲上山来砍柴,这一晃就是整整四十七个年头。

父亲早在三十五年前就去了,母亲更是从来就没有见过,羊老汉听父亲说,她是生自己的时候难产死的。

小的时候,羊老汉也常常想自己的母亲,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份渴望慢慢也就淡了,或许可以说是被别的渴望所替代了!

在这个正常人十四、五岁就成家的社会里,羊老汉的父亲生前并没有为羊老汉说上一房媳妇,不是不想,而是没有那个条件!

十八岁那年,父亲的死虽然带走了羊老汉的整个天空,却也为他填平了一个无底洞。

羊老汉砍柴的钱终于可以攒在自己手上,而不用丢到父亲那个近乎无底的药罐子里。

两年后,羊老汉讨了一个比自己大八岁的女人--一个死了丈夫,没有小孩的寡妇!

三十三年来,羊老汉自认为没有少努力过,但这个女人始终没能为他生下一男半女。

随着年龄的增长,羊老汉拥有一个子女的希望越来越渺茫,但心中的渴望却是越来越迫切。

甚至只要让他有个一男半女,就是叫他立刻去死,他也心甘情愿啊!

长年辛苦的劳动,加上心灵深处的压抑,让羊老汉衰老得特别快。虽然他的脚步依然有力,但才五十有三的他,那张脸就已经如同风干了的橘子皮,布满了一条条蚯蚓般的皱纹,让他看起来至少比实际年龄苍老了二十岁!

如果上天真的有眼,那只要睁眼看一看羊老汉现在的模样,想必定然会满足他心底的那个小小的愿望吧!

走到小路的尽头,羊老汉的脚步依然没有一点点的迟疑,天天上山来砍柴的他对这山头可是了如指掌,他知道附近已经没有他想要的了,要想有所得,那是必须要往林子的更深处去了。

至于镇子上那个阿狗儿说什么山里来了老虎,他还亲眼看见了云云,羊老汉根本没放在心上,就他阿狗儿那衰样,也配看见老虎?开什么玩笑?要是真看见了,他还有命回来?

匆匆就过了一个下午,羊老汉今日收获当真颇丰,看着大大的两捆柴,羊老汉打心眼里高兴,嘿嘿……这可全是白花花的银币啊!羊老汉那原本就不怎么大的眼睛,越发隐密了。

看看天色已经不早,羊老汉挑起一下午的劳动成果,哼着来时的小调,开始往回赶,心中更是不由自主地盘算起这一大担柴能卖到个什么价钱。

呜……上次卖一个银币的那担,最多也只有这次的一半多吧,虽说这次不见得能卖到那么好的价钱,但再不济应该也能多出五、六十个铜板吧!说不定可以多个八、九十个……羊老汉心中美滋滋地想着,肩上的担子似乎都轻了不少。

“还说有老虎,我砍了一下午柴,兔子都没见一个。”羊老汉自言自语地说着,想到自己进山前阿狗儿那般煞有其事的说辞,心中就更不以为然了!

然而他念头还没有转完,就听见背后的林子里传来一声奇怪的声音。

羊老汉诧异地回头去瞧,但由于天色将晚,林子里光线有点幽暗,却也没看见什么。

羊老汉自嘲一笑:“人老了就是有点疑神疑鬼,八成是听错了吧!”

“吼……”

羊老汉惊得猛地回头,如果说上次有可能听错了,可这次却听得分明,那声音震得整个林子都在颤抖,再也没可能听错!

羊老汉这一回头差点没把屎尿给吓出来!妈呀!一只其壮似牛、满身黄白相间的花纹、额头上还有一个王字的动物,就在自己身后不足百米!

霎时,羊老汉脑中一片空白,身上一阵酥麻,遍体生凉,额头上瞬间就爬满了一层细密的冷汗。

“吼……”那物事又是一声大吼,还一路狂奔着向羊老汉冲来。

羊老汉当场吓得手软脚软,双腿再也支撑不了身体的重量,一跤跌坐在地上,脑中唯个念头就是:妈呀!老虎啊!这次死定了!老虎距羊老汉已经不足二十米,那血盆大口中的森森獠牙历历在目。羊老汉裆中顷刻湿了一片,空气中顿时弥漫着一股腥臭之味。

正在羊老汉自问必死之时,万里无云的天空中蓦然划过一个炽白的亮点。

亮点发出刺目的光芒,带着长长的尾巴径直向着羊老汉这个方向冲来。其速度之快难于形容,前一秒还在万米开外,转眼就已经到了近前。

以羊老汉那可怜的智商,根本来不及反应,就听“砰”一声大响,紧接着一股莫名的、狂野之极的热浪扑面而来。

羊老汉潜意识地就地一滚,这下好热浪是避过了,却不想山路本就陡峭,又多石质,羊老汉这一滚,想停都停不下来不说,当场就头破血流。

好在三十米开外有一株大树将羊老汉拦住,若是让羊老汉就这么滚下山去,想必尸体都难找到,不过即使是这样,羊老汉也已经伤筋动骨,躺在地上半晌都爬不起来。

其实,这点伤羊老汉并没有放在心上,甚至没怎么感觉到疼痛。说白了,这可全得归功于那只老虎,就是因为羊老汉的脑袋里现在已经被那头恐怖的老虎占满,所以才没空理会到自己的伤势。

一秒钟过去、十秒钟过去、一分钟过去、十分钟过去……那只老虎一直没有如羊老汉所预期的那样到来。

时间一长,羊老汉恐惧之心渐去,求生欲却呈几何级数上升,差不多过了两个小时,羊老汉终于缓过一口气来,恢复了行动能力。虽然还极不灵活,但终究好过躺在地上等死不是?

羊老汉本来急着下山去,但走得几步却想起,那把前几天才花十个银币买来的上好的精钢柴刀,记得那刀现在正放在柴上。

杨老汉不由犹豫,回去捡吧,终究顾忌那只老虎,虽说它已经半天没有动静,可能早就已经走开了;不捡吧,一想到那十个银币,心中不由大是不舍。要知道十个银币可不是小数目,足够一个小康之家过两个月了。

最重要的是,他想到了当初自己花十个银币买一把柴刀的事情,被家里那位知道后,她脸上明显写着的不满,要是现在刀再丢了,那结果……

考虑了半天,羊老汉最终还是放不下那把刀,却也依然害怕那只老虎,于是他小心翼翼地向前探去。羊老汉心中决定要是能拿回刀那是最好,要是万一情况不对,就马上跑路。

也是他一时之间利令智晕,没有想到要是真有情况,他老人家哪有时间跑路,人家四条腿的会跑不赢他这受了伤的两条腿?玩笑不是这么开的嘛!天幸!那只老虎已经飞鸿冥冥,然而不幸的是,羊老汉发现自己的一担柴也已经不见去向,那把搁柴上的刀自然也就音讯全无。

羊老汉急得团团转,不过由于天色已经晚,虽说不见得伸手不见五指,光线却也幽暗,就凭他一个眼神本就不怎么样的老头,想要在这偌大的地方找一把小小的柴刀,其中的难度不言可知!

羊老汉寻了半天,刀是没有找到,大坑倒是发现一个。

羊老汉依稀记得在那只虎扑向自己的时候,天上有东西落了下来,莫非这个大坑就是天上落下的东西砸将出来的?

羊老汉心中思量着,说不定那只老虎就是被天上落下的东西吓走的,甚至可能已经被砸死了!

源自于老虎的威胁一去,羊老汉胆气立刻壮了起来,前一分钟被踢到爪哇国的好奇心也翩然回归,天上落下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羊老汉想走近去看,然而大坑周边数米内温度颇高,就连石质的地面都隐隐泛出红光,很明显如果不想被烤熟,还是不要靠近比较好。

偏偏这坑又很有些深度,坑中的物事正处在羊老汉视线的死角,他就是想偷看一眼也是无法办到。

好在羊老汉倒有耐心,干脆坐在一边慢慢地等了起来,不过他的脑袋可并不如身体这般轻闲,对坑中物事的千般假设纷纷出炉。

莫不是陨铁?天降神金,铸出无上神兵,某一英雄得此神兵之助,终于创出盖世功业……

镇东的那个说书匠可都是这么说的啊!看这坑直径少说也有两米,想必这神金定然不小……

羊老汉情不自禁地沉浸在美妙的幻想中,两眼发出如同饿了一个星期的野狼看到猎物时的红光……

幻想着美好未来的羊老汉,第一次感觉到时间过得竟然是如此之慢,最重要的是都这么长时间了,坑边上的温度居然还是如此之高,他还是无法走近。

一轮弦月升上中天,昭示着夜已经深了。

一天之内连遭变故的羊老汉不禁觉得有些疲惫,眼皮也开始有些沉重,只是现在的他是怎么也舍不得睡觉的,万一自己睡着了,神金被别人得去了怎么办?虽然这里平时很没多少人来,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许是老天垂怜这个可怜的老头,夜风中适时传来一阵呼唤声:“老头子……你在哪?老头子……你在哪……”

羊老汉一听就乐了,这不是家里那口子的声音吗?来得正是时候啊!当场就扯开嗓门尽可能大声地喊道:“我在这里啊!老婆子,你快来啊!”

呼喊声渐行渐近,羊老汉突然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急道:“老婆子,你是一个人来的吗?”

“……什么啊……没听清啊!”

“你……是……一……个……人……来……的……吗?”

“……是啊……”

羊老汉这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这天降“神金”的事情可是越少人知道越好啊!

过了一会儿,羊老汉的老婆梨花终于找到了他。

梨花埋怨道:“老头子,你怎么这么晚不回家?我都急死了!早就想上山来找你,可我一个妇道人家,胆子没那么大不是?那些天杀的也是,平时说得好听,一到关键时刻就一个个推三阻四,说白了还是怕这山上有老虎……呀!老头子,你脸上怎么这么多血?啊……”

“没事,别弄脏了你这身新衣服!”

羊老汉接过老婆右手中的火把,闪开了老婆正要用衣袖为自己擦额头上血迹的左手,心中却情不自禁地漾起一阵甜蜜。凭良心说,自己这老婆啊,除了不会生孩子以外,对自己那是没话说的。

“都什么时候了!是衣服重要啊还是人重要啊!来我看看……”

“不说了没事嘛!只是遇上了老虎,后来摔了一跤!”羊老汉也没打算隐瞒什么,当场就一五一十地把自己今天遇到的事情,跟自己老太婆说了一遍,引得老太婆惊叫连连。

“老头子,你是说,这山上真的有老虎?”

“是啊!本来我也不信,可今天我亲眼看见了,要不是天上掉个东西下来,我今天肯定死定了!”

“那个坑里边真的可能是神金?”

“依我看八九不离十!”

“……”羊老汉夫妇两人东拉西扯之下不知不觉就已经天亮,而大坑周边温度也降下去不少,虽然还没有恢复如常,却是不是那么让人无法忍受。羊老汉夫妇迫不及待地凑近了去看……

“啊……”夫妇两人大感意外,这绝对是任何人都没有想到的情况!那坑深约有三米,底部也确实有一物事,不过明显不是什么神金!只见那物事白如玉璞,整个如“大”字型,怎么看怎么像一个光屁股的人俯卧着。

夫妇两人面面相觑,实在是搞不清状况。

最终羊老汉决定下去看看,由于没有现成的绳索,羊老汉解下了自己和老太婆的腰带拴了一条,长度倒也合适。

下得坑底羊老汉伸手去探那物事,只觉得触手微温,弹性甚佳。羊老汉虽然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光滑细腻的皮肤,但他依然可以肯定这绝对是一个人!

“老头子,怎么样?”

“老太婆,真的是个人!”

“啊!快把他翻过来看看。”

“嗯!”羊老汉应了一声,把那个物事翻了过来,但见宽肩窄腰,确实是个人,而且是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