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_第125节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_第125节

作者:云浪 发表时间:2018-11-07 20:46:2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11
个男人!羊老汉捋起他脸上的头发,顿时露出一副英俊无比的脸蛋!刀削的轮廓,剑一般的眉毛,悬胆似的鼻子,抿成一字型的嘴,虽然他眼睛还闭着,但就这容貌端地可以说是惊心动魄,看得羊老汉夫妇两人目瞪口呆!天上掉下来的人?!还把地上砸出这大一个坑?!他居然还完好无损?!刚才地上那么高的温度中,他都没事……

太多的问题羊老汉夫妇两人根本想不通,思维顿时处于“当机”状态!

羊老汉好不容易才反应过来,伸手探了探他的鼻息。咦!没气了?!再摸了摸他的胸口,心脏居然有在跳动!

虽然跳得很慢,却平稳而有力。不呼吸,心脏却在跳的人?!

羊老汉一边把腰带系到了那人身上,一边对上面的老婆说道:“老婆子,这人应该还没死,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呼息,不过心脏却在跳。算了,不管了!先把他拉上去再说。”

“老头子,这么奇怪?”梨花皱着眉头说着,动作却是不慢,在羊老汉的帮助下,终于把坑里的人拉了上来。接着羊老汉自己也在梨花的帮助下爬了出来。

羊老汉拍拍自己身上的灰尘,道:“老婆子,你说这人怪不怪,从天上掉下来居然都不会死!”

“嘘!小声点。老头子,说不定他是下凡的神仙!”

“神仙?!”羊老汉颇有些狐疑,但细细一想,确实又像是那么回事,“不会真是神仙吧?”

“要不是神仙怎么可能从天上掉下来?老头子,你看,这地上可都是石头啊,就是用铁锤来敲,也不容易敲下个角来,可你看他居然把这地上砸这么大个坑,自己还毫发不伤,若不是神仙,怎么可能做到?”

“是啊!”羊老汉显然是相信了老婆的说词,“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梨花神神秘秘地说道:“这可就不知道了,你想啊!神仙下凡那是何等大事,说不定上天有什么使命要他去完成。依我看只要我们和他搭上了关系,这以后自然不愁不能飞黄腾达,要是运气好,难说还能位列仙班呢!”

“真的?”

“那当然!老头子,你想啊!这神仙怎么会亏待凡人?”

“对啊!”羊老汉不由眉飞色舞,但转念一想又道:“其实我们都这么大岁数了,什么飞黄腾达也用去想了。至于位列仙班,你看看我们是什么身分,又怎么可能?老太婆,我看我们也不用太贪心了,如果他真是神仙,只要赐我们一个孩子,我也就心满意足了!你说是不?”

一提到孩子,梨花的神色顿时暗了下来,“老头子,我真是对不起你,这么些年了,也没能给你生出个一男半女,你……”

“不用说了!”羊老汉摆摆手,道:“老婆子,你也不用自责,这都是命啊!再说要这个人真是神仙,只要我们现在对他好一点,将来跟他讨一个孩子,想来应该不会太难,你说是不是?”

听了羊老汉的话,梨花也开朗起来,“是啊!是啊!”

“那我们先把他带回去再说吧!只是看他现在光着身子终究不太好,我看就先把我这条裤子给他穿着吧!”羊老汉说着就把外裤脱了下来,穿到了那个光屁股的人身上,自己则穿了一条齐膝的短裤。

“老婆子,你先把他扶起来,我来背他!”

“老头子,你受了伤,行不行?”梨花多少有点担心地说道。

“没事!别看他蛮高的,不过却不怎么重,你看,这不是没事嘛!”羊老汉背着那人转了个圈,看他那样子,倒也确实不像有事。ωωω,UМDtxtcòm>提供uМd/txt小说

既然羊老汉这么说,梨花也不好坚持,只好随他了,心想:反正自己在他身边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吧!羊老汉当真是没有吹牛,背着那个天外来客回到镇上,连大气都没有喘一口,梨花也是白担心了一场。

一行三人回来的时候,镇上几乎还没有人起床。这么一来倒也省去了羊老汉一番口舌,毕竟这事情解释起来还是很有点难度的。

回到家,羊老汉先把这天外来客放到家里唯一的一张床上,接着就叫梨花帮他打来水自己清理了一下身上的血渍,最后上了点药、在床边上打了个地铺和梨花一起睡下了。

熟睡中夫妇两人笑得很是灿烂,想必有一个好梦吧!

第二章 迷梦初始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我正躺在床上,身上还盖着一块薄薄的毯子。

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动机,我第一时间检查了一下我自己的身体,发现没有任何问题才松了一口气。

之后我想到了起床,于是我以一种违背物理定律的方式站起身来。

这时候如果有别人看见的话,说不定他会以为是遇见了鬼,不过这对我来说好像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至少我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

这时我看到我睡的床边的地上还躺着两个人,他们是谁?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下意识的问自己,本来我并没有指望能够得到答案,然而我念头刚转完,我脑海里就凭空冒出了我想要知道的一切。

我知道了这个躺着的看起来像是已经七老八十的男人,其实才五十三岁;我知道了这个老头大名叫“羊老实”,人称“羊老汉”;我知道了这个老头是个樵夫……

“我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我怎么会从天上掉下来呢?”我自言自语地问自己,不过这次我并没有得到我想要的答案。

算了,天上掉下来的就天上掉下来的吧!说不定我真的是他们所想的神仙。想到神仙一词,我心底似乎有点不以为然的感觉,隐约认为神仙或许并不如这对夫妇所想象的那么神通广大。

不过对于这对夫妇想要一个孩子的问题,我下意识地认为我可以帮得上忙。

事实上我的确轻易就发现了他们两人的症结所在,原来问题出在老头身上,而且只是输精管出了很小的问题,解决这样的问题对我来说不过举手之劳,我只轻轻一指就搞定了。

在此以后,这对夫妇能不能如愿以偿地抱上一个胖娃娃,那就要看他们自己的努力程度了,别人是帮不上忙的!

轻轻地拍了拍手,我的嘴角流露出一抹笑意,助人为快乐之本嘛!我没有打扰羊老汉夫妻休息,径自举步走出门去。

说实在的,我之所以这么快出门,主要还是对这间房子有点排斥。

虽然我想不起来我是不是住惯了奢华的房子,但潜意识中总觉得它太过于简陋、粗糙,住着不舒服。

羊老汉家住在清河镇的西面,算是平民区吧!镇长、乡绅他们都是住在东面的。这东面虽然没有人明文规定不让平民住,不过千百年来一直没有平民住进去,久而久之这也就成了一个清河镇所有人默认的规矩。

而这东西的划分凭的就是从镇中间流过的一条河--清河。

清河据说是华夏双江之一的恒河的支流的支流,不过千百年来并没有人去证实过,因为清河流经的地方地理太过于复杂,群山之中很多地方根本飞鸟难渡。

反正祖祖辈辈都是这么说的,相信就算假的也说成真的了吧。

在这个喝水用挑的时代,羊老汉的两间土木房子可谓得天独厚,大门正对着清河,用水可方便得很。

更可贵的是房子地势颇高和清河之间隔着一道斜坡,想来就是清河发大水也淹不到它。

就算是挑剔如我,也不得不赞一声这地方当真好!

清河的水质极好,几乎清澈见底,远远望去就如同铺在地上的碧玉缎带一般。我突然心血来潮想要下去洗个澡,左右看看正好无人,于是我再不犹豫,轻轻一跃,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噗通”一声落入水中。

至于那条难看之极的裤子,则四平八稳地飞回羊老汉的屋中去了。

不能光着屁股见人我是知道的,之所以把唯一的衣服送回去那完全是下意识的举动。

我觉得衣服的问题我可以自己解决,虽然我并没有想过具体要怎么解决,但在我的潜意识里那就是和吃饭、喝水一般简单的事情。

在醒过来后短短的一段时间里,我已经学会了怎么去适应生活,懂得了不应该想的事情就不要去想的道理。

就像我是谁?叫什么名字?从哪里来……一样,因为我知道就算是想也不会想出结果,理由是我已经试过很多遍了!洗完澡,我走上了岸。

我觉得浑身湿湿的很不舒服,马上,我身体表面的水分就被瞬间汽化,身上再也没有半点水渍;然后我又觉得不穿衣服不好,立刻,我身体的各个毛孔里飘出细细的丝状物,霎时间由内衣、外衣到鞋袜无不穿得妥妥当当,和我想象中的一模一样,分毫不差。

此时的我并不了解我这种近乎心想事成的本事,对常人来说意味着什么,我抱着理所当然的心态看待着这一切,心中无喜亦无悲。

“咦……老婆子你快醒醒,神仙不见了!”耳朵里传来羊老汉的惊呼声,我知道他醒了,看来我也应该回去了。

数十丈的空间在我的意识里和咫尺并没有多大差别,想到就到了。

羊老汉看到我突然出现在他面前,明显是吓了一大跳,半晌反应不过来。

我淡淡地笑笑也不以为意,说道:“你们不是以为我是神仙吗?如果连这点本事都没有,那还算什么神仙?”

“您真的是神仙?”羊老汉结结巴巴地说道。

“你说呢?”我不承认也不否认,潜意识里人们口中的神仙并不算什么,我似乎比他们还要高明一点。

羊老汉夫妻两人都是一楞,紧接着双双朝我跪下,不停地对我磕着响头,“神仙求您帮帮我们,求您帮帮我们……”

“不用多说了!”

我轻轻挥了挥手,阻止他们再磕下去,笑着说道:“你们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你们之所以到现在还没能有个小孩,主要是羊老伯的原因。刚刚我已经帮你们把问题解决了,相信要不了多久你们就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了。”

夫妻两人听了,几疑身在梦中,数十年的心结一朝得解,那份激动自不待言。羊老汉用颤抖声音向我求证:“神仙您说的可是真的?”

我能理解他的心情,所以并没有怪他不相信我说的话,只是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是不是真的,不久以后你就能知道了。”

“谢谢神仙,谢谢神仙……”夫妻两人喜极而泣不停地感谢着,如果不是因为我托着,怕是头都会磕破。

“好了!”我把两人扶了起来,说道:“我的事情你们先不要说出去,现在我有很多事情不知怎么都想不起来了,我想先四处看看,说不定能有所得。”

夫妻两人不停地点头,梨花更是自以为是地说道:“听说神仙下凡都会被抹去记忆的,要到一定的时候才能想得起来,我看神仙你现在大概就是这种情况吧!”

我听得哭笑不得,心道:这市井的传说如何能信?但却也承认这种说法真的很像那么回事。

“不要老是神仙、神仙地叫我。”我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依稀记得我好像是姓张,但名字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既然我是像流星一样从天上掉下来的,那你们就叫我天星吧。看起来你们年纪都比我大,我就叫你们羊老伯、梨大妈好了!”

我这般说法羊老汉夫妻初时自是不敢,不过他们又哪能拗得过我,最终也只能顺着我的意思了。

接下来我又就以羊老汉远房侄子的身分,在羊老汉家里暂住了下来。

由于我的容貌实在太过于出众,就在我来到羊老汉家的第二天上午,竟然引得全镇的人都来看我。

到第二天下午,更是有十三个媒婆前来说亲,弄得我烦不胜烦。本来我有意把容貌搞得普通一点,不料潜意识里竟然抵触,似乎我保持这种的容貌还另有目的,于是只好作罢。

第三天上午更绝,我还没起床,就有七个媒婆在门前吵做一团,我差点就要落荒而逃。

好在事情在第三天下午终于有了转机,事情的起因是这样:邻近几个镇子上传来消息,有大批不知从哪来的野兽进入了附近的山上,并且已经有好几个镇子被这些猛兽袭击,听说死了不少人和家畜,也有不少人和家畜失踪。

人命关天,况且又有周边几个镇子的前车之鉴,再加上羊老汉现身说法,亲述虎口逃生的事情,清河镇的人们当然不敢小视。

马上全镇的人就都行动了起来,挖陷阱的挖陷阱,造栅栏的造栅栏,至于我,理所当然地被暂时冷却了。

没人注意到我,我自然乐得清闲。

无聊之中我不由想起这次的“猛兽事件”来,山里人嘛!和猛兽斗斗法,被猛兽吃掉几个却也平常,但数个镇子被猛兽袭击,听说这还是华夏数万年来听都没听说过的事情。

按说这些野兽也不可能凭空冒出来,那它们又是从何而来的呢?

我隐约捕捉到了点什么,没来由地认为这件事情可能还跟我有很大关系,但始终想不起来问题出在哪。

无奈之下也只好放弃追本溯源的想法,专心地思考这些猛兽来自何方。

这时候我那心想事成的功夫,又一次展示起它的玄妙来,我真切地感觉到我的灵觉正在不断地上升,随之而来的是无数的信息潮水般向我涌来,西北方十米外两只蚂蚁正在打架、东南方百米处正有一条肥大的蚯蚓卖力地开拓自己的生存空间……

不过瞬息之间,我的灵觉就已经以我为中心,向四面八方各延伸了数百公里,方圆近千公里,天上地下所发生的一切尽在我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