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_第126节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_第126节

作者:云浪 发表时间:2018-11-07 20:46:30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11
的掌握之中!

这时候的我就是这方圆近千公里内的神,无所不能的神!

虽然没有去尝试,但我是如此清晰地感觉到在我的灵觉感知范围内,一切生命任我生杀予夺!

不过,这种奇妙感觉并没有为我带来多大的兴奋,我就像是一个局外人一般,冷静而默然地注视着这一切。

脑海中神念一闪而过,我突然记起来,这种异能在以前我一直称它为“心眼”,即“心灵之眼”!

只是现在的心眼和以前的心眼似乎又有所不同,然而具体有什么样的不同,我却又说不上来。

或许也可以说,以前的心眼具体是什么样子,我已经想不起来。我聪明地选择忽略这一问题,不去想为什么,何必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呢?

我在瞬间综合了心眼感知范围内十万八千三百四十一人,对这次“猛兽事件”的所有信息,经过分析,我发现这次“猛兽事件”的主要原因有两点:

一是,距清河镇不足一百五十公里的迷途森林中所有的树木,在一夜之间居然凭空消失!森林里的动物顿时无家可归,于是就发生了大规模的迁徙。

二是,和阿昆仑并称华夏“南北双岳”的南岳--库锐山脉,正好和迷途森林接壤。

库锐山脉绵延数千公里,草丰林茂,水源充足,正是突然失去家园的动物们的理想的栖息地,于是很多猛兽都跑了过来。

这么多的猛兽突然出现山中,会和生活在山中的人们起冲突,原本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我长叹一声,心知自己虽然可以消灭这些猛兽于顷刻,但我是怎么也下不了手的。

每种动物都被大自然赋予了生存的权利,这些猛兽们的到来原是为了生存,原也无可厚非啊!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我总觉得自己似乎亏欠了它们很多,我有想过原因,却没有得到答案。

我心中存有一个近乎疯狂的假设:那个广达三百多万平方公里的迷途森林,莫不是被我毁掉的?迷途森林的消失到现在也不过就是四天不到的时间,而从羊老汉发现我开始算起,到现在已经整整两天三夜,如果迷途森林真的是我毁掉的,那么在这不到两天一夜的时间里,我究竟经历了什么?

为什么我会忘记了以前的事情?

我现在的能力绝对不是普通人所能拥有的,那么我究竟是谁?

有没有亲人……

一想到亲人,我的心脏就像是被人大力地蹂躏了一番,无边的痛无可抑止,直到我突然失声喊出“雨飘”两个字,那种揪心的痛苦才有所减轻。

平静下来的我细细地咀嚼着这两个字,“雨飘”是人名吗?和我有什么关系呢?为什么当我想起这两个字的时候,心中会有甜蜜的感觉?我不懂!我呆呆地想了一个下午,直到去和镇子上的人们一起挖陷阱、造栅栏的羊老汉夫妻两人回来,我才收回了我纷乱的思绪。

想不起来就算了吧,总有一天会想起来的,我如是安慰自己!

羊老汉在我面前期期艾艾的样子,真的有点让人发笑,我也不想让他太为难,于是笑着开口问道:“羊老伯可是想问为什么突然多了这么多猛兽?”

“是啊!是啊!我就知道我这点心思是肯定瞒不过天星你的。”羊老汉自从认为我是神仙以后,说话的语气一直极为谦卑,我纠正过他很多次,但始终没有成功,后来也就放弃了。

只听羊老汉接着说道:“这说来也奇怪,这种事情可是从来没听说过啊!”

我笑道:“说来也不奇怪,这种事情万年不遇!因为东面的迷途森林在一夜之间消失了,这些猛兽都是来自迷途森林!”

“啊……这……这怎么可能!迷途森林怎么可能会在一夜之间消失?”羊老汉张大了嘴的吃惊模样,当真足以让人为之绝倒,我也不禁莞尔。

“所以说这种事情万年不遇,其实我也是今天下午才知道的。呵……老伯也不用奇怪,这种事情不用人告诉我。虽然我有很多事情已经记不起来了,但是很多稀奇古怪的能力却还是在的。”

羊老汉夫妻微微一想就已经释然,在他们的心里,我可是神,还有什么不能理解的?

我背负着双手走到门前,看着面前静静流淌着的清河之水,悠悠地说道:“其实这些野兽不过只是小患而已,成不了什么大气候,只有人的野心才是大患啊!”

我的灵觉忠实地把羊老汉夫妻两人的疑惑神情传给了我,不过我不想多作解释。这种事情关系天下大局,不是羊老汉夫妻能够想得明白的,就算我说了,他们也不会懂,徒乱人意而已。

只是我自己却不得不去想,迷途森林消失了,这意味着华夏、大峰和罗斯之间已经没有了天然的屏障,大陆和平局势在不远的将来必然会被打破。

这时间的长短,完全取决于三国国君对战争的企盼程度。

以我刚刚得到的消息来看,华夏国君的帝位来得并不怎么光明,加上初登大宝,帝位不稳,此时的他迫切需要一场战争来转移国民视线,肃清敌对势力。

大峰国主雄心勃勃,想必不是甘于寂寞的主。

罗斯皇帝威名远播,素有北极熊之称,可见并不好惹。

有这三个主在,光明大陆这个火药桶已经一触即发!

好在华夏和大峰之间虽然没有了迷途森林,却还有森林中的一条江为屏障,暂时还打不起来,只是华夏和罗斯之间就很难说了。

也正是有这一条江在,让整个大陆的局势变得有点扑朔迷离。一旦华夏和罗斯之间真的开战,大峰的意向,将会对战局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

如果大峰按兵不动,华夏虽然会被牵制一部分兵力,但罗斯恐怕依然坚持不了多久,毕竟华夏和罗斯之间实力相差实在是太大了!

如果大峰趁机进兵罗斯,对罗斯来个落井下石,那么罗斯亡国是必然。

问题是大峰能从中捞到多少好处,能不能和华夏相抗?如果大峰和罗斯联合起来共抗华夏,那么不论是哪一方想获得胜利,恐怕都要付出极大的代价,因为彼此实力相当啊!霞光把半边天染得通红,空中偶尔也有几朵火红的云飘过,我看着天空,就像是看着血的海洋。

我想了很多很多,最后却不得不承认即使神通如我,也无法阻挡战争的到来!

我情不自禁地在心中感叹:战争,上位者最奢侈的人命游戏,你将会带走多少平民百姓的冤魂啊!其实我并不认为我是那种同情心泛滥的人,可惜我依然无法做到漠视人命的消逝,只是我又能做些什么呢?

我知道如果把我的异能用到战争中,当然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问题是我帮谁比较好呢?或许帮谁都不好吧!我无可否认内心正窃喜于能够找到这种可以不用负责任的借口,我突然发现其实我是甘于平凡的人,甚至可以说是有点懒散。

我一心只想着安安稳稳地过平静的、真正属于自己的日子,只是上天会让我如愿吗?

次日,也就是我来到清河镇的第四天,镇上陆陆续续来了一些陌生人。

对于一个交通不怎么发达的小镇来说,这就意味着将有不寻常的事情发生。以我所拥有的异能,就算我不出门,也同样能知天下事,这件事当然也不能例外。我知道他们都是为了一本叫做,《太虚真经》的书。据我的心眼得来的消息看,这部书是由仙人所传。仙人在大峰的金陵口授此书,据说方圆百里内的所有人都有耳闻,可惜仙人只传了一遍。虽然听的人中很多都有所得,但能够全篇记下来的却是罕见。

不过罕见也并不就代表没有,这方圆百里内还真有那么一个过耳不忘的人,他一字不差地记下了这篇真经,也间接地造成了今日之局!

原来仙人传授真经之后,即使是只听到三言两语的修炼者,依诀修炼了一段时间都觉得自己大有精进,于是真经的全篇自然就成了众人竞相追逐的目标。

人都是自私的,好东西没有人愿意平白无故地和别人一起分享,于是那个过耳不忘的人首当其冲,被杀于自己家中,真经被夺。

之后,真经数易其手,到今天,听说已经辗转到了华夏,并且这最后的得经者就在这清河镇附近!

为了一本书抢得你死我活,我除了苦笑只能还是苦笑,心中更是隐隐作痛。因为我发现我能够全篇背诵《太虚真经》,想来那个所谓的仙人多半就是我!

我想不起来当时我传经书的目的何在,但可以肯定绝对不是像现在这样!

我虽然甘于平凡,但绝对不是一个逃避责任的人。既然这件事情因我而起,自然应该由我来了结。

只是我没有想到,了结的代价竟然如此高昂,高昂到不是我所能够承受!

第三章 何为人性

我仔细地考虑着,要怎么样才能将这次“真经事件”圆满地了结掉,其实办法我已经有好几个,问题是这些方法各有优劣,取舍起来有点困难。

最完美的方法,莫过于让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这并不是说要让时光倒流回去,而是把所有知情人关于这件事情的记忆抹去。

只是这件事情的知情者,发展到现在实在是太多了,几乎光明大陆所有修炼者人尽皆知,要想把所有知情人关于这件事情的记忆抹去,又谈何容易?

次一点方法就是再一次公布《太虚真经》,大家都有了以后自然就不会再抢了。只是我本能地对这种方式有点排斥,因为现在我看到了这些修炼者自私与贪婪的一面,我不愿意再把这种绝世神功传给这些自私、贪婪的人。

最糟糕的方法当然是毁掉《太虚真经》,如果被抢的东西已经不存在了,那还有什么可抢的?

然而就算真的毁掉《太虚真经》,怕也没人会相信真经已毁,无聊的争抢可能还会继续下去。

要知道一件事情不论有多么真实,只要所有人都认定它是假的,那么它就和假的无异。

思前想后,我最终还是决定用第二种方法,不爽就不爽吧,谁让事情因我而起呢?要不是我当初传什么《太虚真经》,又哪里会有这档子事情?我长叹一声,自怨自艾地想着,心情郁闷到了极点!

或许连我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我已经在不经意中认定,那个在金陵传授真经的人是我了,真不知道这究竟是祸还是福!

人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在心情郁闷的时候,大多数人都会想到酒这种东西,所求的不过一醉解千愁吧,即使明知道当酒醒后只会是愁上加愁!

我不知道我现在这副身体会不会醉,我现在只是想喝酒,或许也可以说是品尝酒中那苦涩的味道。

我从百里外的山上挖了一大块黄金,做成一个元宝形状,抱到清河镇唯一的一家酒肆之后,随便掰下个角丢给掌柜的,剩下的那些金子我故做随意地放到了桌子上。

说起来,我到清河镇的时间虽然不长,但绝对算得上是个名人,面前这坨足有上百公斤的黄金,立刻就让我更出名了!

我无视那些人的指指点点和快要爆出眼眶的眼珠,径自要了一大坛“清河特酿”,二盘花生米,自酌自饮起来。

不久,原本才坐了三四成人的酒肆就已经爆满,不过我这一桌还是只有我一个人。里三层,外三层的人将我围得密不透风,不!准确地说是将那坨黄金围得密不透风!充耳全是叽叽喳喳的声音,有拍我马屁的,有讽刺我的,有挖苦我的……不一而足。

我的灵觉清楚地告诉我,很多人对这坨黄金有着非份之想,不过慑于我的长相,一时摸不清我的底细,暂时不敢下手罢了。

我对这坨黄金所带来的效果真的感到很满意,不由在心底暗笑。

虽然我已经决定把《太虚真经》公布出去,也明知道绝对不可能只有正人君子才能学到《太虚真经》,但是我不知自己是出于一种什么样的心理,反正就是不想让那些邪魔歪道轻易学到它。

不过我这个人是很有原则的,我发现我的力量在这个世界来说实在是太超然了,所以在不涉及我切身利益的时候,我并不愿意维护所谓的正义。

于是我就弄来这块黄金,只要有谁敢打它的主意,并且真正对我动起手来,那我就让他吃不了兜着走!能想到这么高明的方法,我很是得意。我发现自己真的是太聪明了!说起来我的想法的确是不错,然而我却没有考虑到来自于另一个方面的势力--官方!

华夏当官的那是出了名的“黑心肝”。

在华夏的地方官僚制度中,辖十户以上为村、辖百户以上为镇、千户以上为县、万户以上为府、十万户以上为州、百万户以上为省,村、镇、县、府、州、省各设正副长官一名,武将一名。

说起来,就算是正省长也不过就是区区三等官员,不过在地方上,这一省之长,在本省无疑就是土皇帝。

那村长、镇长、县长……也不差,在这官官相护的年代,官僚们之间的关系盘根错节。

就拿那镇长来说吧,别看他官小到不入流,但在一镇的地面上,等闲人反抗他那是死路一条,就是告到省长那都没用。

这清河镇的镇长,当然也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听得手下报告说我手上有那么大一个金元宝,那还了得?当场就带了几个人来想要据为己有,更可恶的是他居然打定主意说这东西是他家失窃的。

以我的本事,解决这样的事情少说也有数千种不同的方法,问题是如果用我的异能对付他的话,我总觉得很不值得。ωωω,UМDtxtc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