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 >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_第129节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_第129节

作者:云浪 发表时间:2018-11-07 20:46:42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5:10
    
对于人性,我充满了失望的厌恶,我甚至开始怀疑人生,怀疑这个世界是否真的有存在下去的必要。

    

对于

    “心眼”,我现在抱着的想法就是能不用就尽量不用,所谓眼不见为净,免得影响我的心情。

    

由于情绪低落,现在的我只想早点办完正事,然后快些离开,至于离开以后干什么,我没有想过。

    

趁着峡谷中没有人的时候,我飞身而起,扶摇直上数十丈,凌空虚立在绝壁前五丈处。

    

大袖飘飘,人影翻飞,其硬如铁的岩石,和我发出的无形罡气相较,无异于豆腐与钢刀。

    

不消五十息,一篇数千字的《太虚真经》已经被我分成上下两篇,徒手刻到了绝壁上,左右各一篇。

    

刻完之后,我又扫了自己的成果一眼,但见通篇一气呵成,字字铁笔银钩。

    字里行间更是威势逼人,然而隐约间又有几分空灵之气,还夹着微不可察的哀伤……

我微微点了点头,看这字早就已经超脱了字的范畴,隐含无上意境,心中难免有几分自得。

    

此时的真经虽然还是真经,但已经不单单只是真经了,只是不知谁能理解这篇真经中所潜藏的真意,得我真传!

    

一声轻笑,我留在原地的身形慢慢变淡,终于化于虚无,而我的真身,已经到达十公里外的一个小峰顶上。

    

到一块长宽各有数丈的光滑大石悠闲地躺了上去,那个吨位颇大的酒坛就放在我的右手边。

    

我稍稍撅起嘴用力一吸,一股酒箭,乖乖脱离酒坛的束缚,落入我的口中。

    

其实我并不会喝酒,特别是像我现在喝的又麻、又辣、还又苦的这种,可我现在真的喝得很惬意,连带着原本阴霾的心情也渐渐开朗起来。

    

酒劲上涌,脑袋连着眼皮顿时沉重起来,视线也渐渐模糊,此时我的灵魂就像是在云端里飘啊……飘啊……

意识沉浸在无边的快感中,我全身上下无处不爽,仅有的那么一点点清明让我情不自禁地产生了怀疑:这就是醉酒吗?

    应该不是吧!听说醉酒后一般上吐下泻,哪能如我这般舒爽呢?或许我的身体和别人有所不同吧!

    

最终我把一切都归功于自己的另类,放弃了这最后的一丝清明,让灵魂在蓝天上尽情翱翔、在碧海中恣意潜游、在无垠的沙漠放纵、在无际的草原驰骋……

不知过了多久,如黄莺出谷的一声

    “天星哥”,把我那远在遥远彼端的意识拽回身体。

意犹未尽的我心中本来老大不爽,睁眼一看,却见是东方,而且还是换了女装后看起来美得冒泡的东方!

    我那点不快竟然不知怎么就烟消云散,微皱的眉头顿时舒展开来。

我腰间用力坐起身来,看看天色,日头已经升得老高,估摸已经十点钟左右。

    

我微微一笑,说道:“终于有所得了吗?看你面泛莹光、肤如凝脂,谈笑举止无不让人惊心动魄,暗合天地至理,看来昨天成就不小嘛!”

东方甜甜一笑,语意真诚地道:“这全都是拜天星哥所赐啊!若是靠我自己修炼,就是一百年也难有今天的成就啊!”



    “对了天星哥,你看我今天换了女装怎么就一点也不惊讶呢?”

我戏谑地眨了眨眼睛,说道:“我为什么要惊讶呢?”说完我用手指着天空,接着道:“你看到那片云了吗?是不是在动!”



    “那还用问!”东方扁扁嘴,一副你当我是白痴的样子。

我笑笑,不以为意,“动的不是云,而是你的心!”看到东方若所所思的样子,我不由暗笑于心,真没想到从和尚那学来的禅机,居然也会有用武之地啊!

    



    “所以别说你今天只是换了衣服,就算是真的变了性别,在我眼里你依然是东方,都没有变!”

想了半天,东方终究还是想不明白,只好放弃了,口中当然是不依不饶地数落着我的不是:“什么动的不是云,而是心?明明就是云在动嘛!当然心也有在动,但和天上的云动绝对没有任何关系!”

我虽然吃惊于换了女装后的东方连性格都跟着变了,但并没有多说什么,脑袋中不知怎么地就冒出一句话来:“千万不要和女孩子斗嘴,特别是漂亮的女孩子!因为错的永远都只会是你!”



    “那就算是你对、我错吧!”我揉了揉鼻子,一边漫不经心地敷衍着,一边慢条斯理地站起身来。

    

我先整理了一下衣冠,毕竟这个形象是很重要的。

在此过程之中,我眼角的余光不经意中扫过身边那只酒坛,让我意外的是酒已经一滴不剩。

    

要知道坛子里可是装了数十斤酒的啊!再看我现在神清气爽,哪有半点宿醉的样子?

    于是我免不了自我陶醉了一番,心道:看来我真的不一般啊!



    “什么叫‘就算是’?明明就‘是’。”气鼓鼓的声音一下子震醒了正处在发呆状态中的我。

    

我又岂会和一个小女孩一般见识,“是!就是!刚才是我一时口误,一时口误!”接着又陪笑几声,一个小女孩立马就被摆平!

    我发现语言真的是一种极端奇妙的艺术,用得恰当大事可以化小,小事可以化了;要是用得不恰当,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能演变成一场战争。

    

若是有人能将这门艺术修到炉火纯青之境,不但天下皆可去得,而且万事俱可如意!

    我眼前的这个小丫头明显就是最好的证明。



    “天星哥,你现在要去哪?”东方柔声问道。



    “回去呗!昨天心情不太好,所以就在外面透透气,现在我胸怀大畅,心脾俱开,当然要回去啦!”



    “回哪里?清河镇?可是我怎么看天星哥也不像是天河镇的啊!”



    “算你聪明!我的确不是清河镇人,但是清河镇的羊老实夫妇有恩于我,而我现在也正好寄住在他们家里。现在我所说的回去,自然就是回这个羊老实家了!还有,我现在的身分是羊老实的远房侄子,你可要记得!”

东方听了我的话后情不自禁地喜上眉梢,高兴地拍手笑道:“天星哥这么说是要带我一起回去啰!”

我不以为意地耸了耸肩,说道:“本来就是啊!你都叫了这么多声大哥了,如果不带你去岂不是太对不起你了?”



    “就是啊,就是啊!”

看东方那高兴劲,蹦蹦跳跳得就像个小孩似的,我真的不明白,怎么她女扮男装的时候举止就那么优雅得体呢?

    好在现在的东方给我的印象还不错,就像是身边多了一个小妹妹一样,感觉还蛮甜蜜的。

    



    “天星哥,你刚才说羊老实有恩于你,到底是什么样的恩惠啊?能不能告诉我啊!”东方一脸企盼地问我道。

    

我本来不怎么想回答,但一看到东方那可爱的模样,拒绝的话就怎么也说不出口。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秘密,况且就算是,我也相信东方不会口无摭拦地到处乱说。

    



    “事情是这样的……”我连比带画把我从天上掉下,被羊老实背回去的事情从头到尾讲了一遍,听得东方一楞一楞的。

    



    “天星哥,你真的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我无奈地耸了耸肩,平静地说道:“我也知道这种事情实在难以让人相信,可是事实的确如此,我有什么办法!看,羊老实的家到了,我们进去吧。”

我跟在东方身后进得屋子,却一个人也没有见到,我不由奇怪地道:“咦!怎么没有人在?难道是出去了?”

东方给了我一个

    “我怎么知道”的眼神,我只好自嘲地干笑笑,谁让我是男人呢?

恰在此时,门外小心翼翼地探进一个人头来,我此时虽然背对着他,但我的灵觉已经准确地把他的样子传到了我的脑海里。

    

我暗道一声:“来得正好!”猛地转身,故作惊讶地道:“咦!这不是毛老伯吗?怎么不进来坐?”

毛老头像是见了鬼似的一下子跳开,明显是被我吓到了。

    

毛老头半天才定下神来,面显焦急地说道:“天星你可回来了啊!昨天镇长来了,说是你偷了他家的金子,因为没能找到你,后来就把羊老汉夫妻两个带走了!”



    “你说什么?”我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怎么可能出这种事情?心眼不受控制地猛张开来,瞬间就在镇长家的私牢里找到了羊老汉夫妻,不过两人显然已经断气多时,而且死得惨不忍睹!

    

我第一次怀疑心眼的真实性,发疯似的赶往镇长的家中,四周的景物电光般后退,我可肯定,此时绝对没有人可以看清我的身形。

    

只是每前进一步,我的心就要往下沉一分,因为我眼睛看到的,和心眼看到的完全一样!

    这就意味心眼出错的可能性越来越小,而羊老汉夫妻生存的可能性也同样越来越小!

    此时任何言语都已经无法形容我心中的矛盾,一方面,我想尽可能快地站到羊老汉夫妻面前,用自己的眼睛去证实他们安然无恙;另一方面我又希望我脚下的路永远没有尽头,不要让我亲自毁灭心中那万分之一的希望!

    我心中很乱,很乱!

囚禁羊老汉夫妇的小石屋就在我眼前。

那寸厚的铁门我并不放在眼里,只是我始终无法鼓起勇气给它一拳,因为我害怕,害怕其结果不是我脆弱的神经可以承受的!

    

拳捏了又放,放了又捏,我也不知道如此动作究竟重复了多少遍。

    额头上的沁出的滴滴汗珠,渐渐汇集起来顺着脸颊缓缓往下淌,终于

    “叭”一声跌落尘埃。

也正是这

    “叭”一声震醒了我,我钢牙猛咬,凝聚了我全部仇恨的一拳,闪电般向我面前的铁门击出,同时我在心中发誓:“如果二老有什么不测,我就要你们全镇、全县、全府,甚至是全州的所有人命来陪葬!”

铁门在我的拳劲下瞬间分解成基本粒子,消失得无影无踪,似乎它本来就没有存在过一样。

    

羊老汉夫妇二人如我心眼所见般被钉在墙上,我最后的一丝希望也已经破灭!

    

触目皆是干涸了的血迹,羊老汉夫妇二人俱已不成人形,他们全身上下已经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肤,有灼伤、有鞭痕、有刺伤……十指指节中插满了竹签,指甲被生生揭去,手掌还被数根竹钉钉透……

天知道他们两人在死前受了多少苦,多少罪!

    

羊老汉夫妇是我有记忆以来最先接触的两个人,虽然彼此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在我心中已经不知不觉把他们当成了我的长辈,我的亲人,可是现在……

我空有神有力量,却连我身边的人也保护不了!

    我的心在滴血,我似乎听到了他们夫妇二人的冤魂在耳边哭泣,呻吟……

不知何时起,我的眼睛已经一片赤红,我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报仇!

    以足够的鲜血,来告慰两位善良的老人在天之灵!神念展开,镇长一家上自前一代女主人,下至守门老头,从七十有一的老太婆到刚会走路的女婴,一门三十七口,除镇长本人之外,尽数被我的神念瞬间凌迟,化成一条条肉丝。

    

如果仅仅只是这样,那我的心地未免也恁地善良了。要知道凡是被我的神念凌迟的人,意识在三分钟之内并不会死亡。

    在这三分钟之内,他们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身上的肉,一条条地往下掉……

听着此起彼伏的充满了绝望的尖叫,我心中快意无限,噬血的欲望被无情地点燃,此刻的我已经完全失去了人性!

    

我找到赤身裸体的镇长的时候,他正躲在墙角瑟瑟发抖,地上已经湿了一片,屎尿俱全!

    而一边的大床上,他的小妾正在声嘶力竭地尖叫着,血洒得满床都是。

    

我真的很满意现在这种效果,带着嘲弄的笑,我对已经被吓呆了的镇长说道:“想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因为你惹到了你不应该惹,更惹不起的人!我一定会让你在无尽的痛苦中慢慢死去,你当初是怎么对待羊老汉夫妻的,我就会加倍地奉还给你,你就认命吧!”



    “不要,不要啊!我没有对羊老汉夫妻怎么样,他们现在还在牢里……”



    “嗯?”我马上听出了不对,这家伙不像是在骗人,难道……念头刚起,心眼已经向他扫描过去,“果然如此……”

我心中了然,原来虐杀羊老汉夫妇的竟然另有其人!

    眼前这个跪在屎尿上不停地向我磕头的镇长,只是把他们两人抓了过来而已!

    我冷冷一笑,无情地道:“就算是你没有对他们怎么样,单就你的贪婪来说,你也该死!不过,我会让你死得比较不太痛苦一点!”说着,蕴含了我百分之一功力的衣袖从镇长面前拂过,一个大活人就这样无声无息地化成劫灰,逸散在空气中。

    

既然不是这个贪婪的镇长,那还能有谁呢?

从镇长把羊老汉夫妻两人抓过来算起,到现在总共还不到二十个小时。

    谁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在镇长一家人的眼皮底下,无声无息地虐杀羊老汉夫妇?

    他的目的何在?我脑中想着,心眼却是一点不慢,我就不信哪个畜生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逃出我心眼的覆盖范围!

    

心眼果然没有让我失望,我轻易找到了穷凶极恶的凶手,正是那个黑面大汉,我还知道了他这么做的动机!

    

只是本来应该让我感到欣慰的消息,却把我推向了罪恶的深渊!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宁愿我没有找到这个真正的凶手,就算找到了,我也不会去追究他为什么会这么做,只是第一时间让他死,让他形神俱灭!

    然而时光不可能倒流,该知道的我都知道了,不该知道的我也知道了!

    

原来追根究柢,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我,因为《太虚真经》。

    

我在石壁上刻下《太虚真经》之后,很快就被有心人发现了。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