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_第8节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_第8节

作者:云浪 发表时间:2018-10-27 19:45:50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20
睛就再也移不开了,而且还有着那无尽的好奇。

原来现在的冷涛浑身正泛出一层若有若无的粉红色淡芒,胯间的那个分身更是忽长忽短、忽粗忽细、时而成S型、时而成U形。

少女看得眼睛眨也不眨,太奇怪了!而且就是这个东西搞得自己瘫软如泥,床都下不了。当然要多看几眼,弄清楚了!

然而就是在这几眼中,少女又升起了无穷尽的爱欲,浑身发烫,双眼蒙上了一层迷一样的光彩,连下体的疼痛好像也不存在了。

好霸道的迷情大法!

而此时的冷涛根本就毫无所觉。他正全力地催动那被欲海九式勾起的那一点点内息,然而内息运行的速度却是慢如蜗牛,而且是越行越小。

冷涛情急之下不禁催起了魔门吸阴大法,没想到却非常意外地勾起了少女那无尽的爱欲。

少女双目痴迷,脑袋中有的只是无穷尽的爱欲!也不知她是怎么下的床,更不可思议的是她竟然跨坐到了冷涛的身上!

冷涛只觉得有一股内力从分身上沿着督脉传了过来,一时来不及多想,立刻催动这股新来的内力和本身的内力汇合到一处。冷涛不敢分心,赶紧引导这股内力在全身筋脉中绕一个大周天。

少女一坐上去就感觉到下体一阵酥麻的快感直冲脑门,脑门轰地一声大响,精关大开!内力汹涌而出,然而少女自己却沈溺于这种快感之中,任由内力一去不回头。

就在少女快要脱阴而亡的时候,冷涛醒了。吸力骤失,少女的神智一清,然而浑身脱力,“嘤咛”了一声,就晕倒在冷涛身上。

冷涛稍微一想,就知道了是怎么一回事。赶紧用上道门的真阳导阴大法,一个小时之后少女的脸上渐渐有了血色,看来没有什么大碍了。冷涛顺势收功而起,少女则因为太累而沉沉睡去。

冷涛穿好衣裤,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千万金币的金卡,放到少女手中,出门而去。因为他知道:他在这个世界的时间不多了,他还有好多事要办,一点也耽误不得。他要为另一个自已攒到足够的本钱!

正值深夜,几百米高的路灯架上每十米高就安了的一个灯,发出的光线,照亮了整个夜空。

天空中偶尔有一架飞艇掠过,留下了一抹残影。在地面上看来,那路灯就像是数百年前客栈门前挂的灯笼。

冷涛走出房间,心中喜悦无边,那阔别了十年的内力竟然恢复有望!魔门“吸阴大法”果然可以吸收交合中异性的内力为已所用!

就像现在,自己竟然吸收了那个少女一半的内力!

嘿!还不少呢!足可以达到“地一级”的水准,看来只要多搞几个,那就万事大吉了!嘿……嘿……真是不错!

正沉浸于喜悦中的冷涛,冷不防有人大喝一声:“小子!看招!”吓了冷涛一大跳。冷涛还没反应过来,一把剑已经刺到面门。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家伙不但出手偷袭,出声在出招之后,而且明显地他出声不是为了警告冷涛,而是要在他失神的那一瞬,告别这个世界。

好在冷涛真不是盖的。虽然内力初来乍到,但是大脑却是大大的不一般!

在下意识中立马做出反应:一个铁板桥硬生生地倒向地面,呃!不好意思,初次使用出了一点点意外——铁板没搭成桥,他就这么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这时那墙根处的阴暗部位才出现一个人,一个浑身都被黑布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两只眼睛的人!他的反应也不慢,马上改刺为下劈。

冷涛顾不得叫痛,马上一个“懒驴打滚”想滚到那个家伙的攻击范围之外,然而事不从人愿,那人见此招不成,左手立刻出现了三枚星型飞镖。在左手一扬之下,三枚飞镖成“品”字型向冷涛飞出。

冷涛心中那个窝囊气就别提了,突然被人偷袭不说,居然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妈的,老子拼了!”

一声大喝,居然不顾那飞来的飞镖,反手做势欲拔出插在背后的刀。

那人显然一惊楞了一楞,以为他有什么绝招!想不到就这一楞的时间,冷涛已经脱出了那飞镖的攻势,一个漂亮的“鲤鱼打挺”站了起来。根本没有向他攻击,他不由彻底地楞了!

“猪,纯粹是猪!!我不过吓吓你,你好像不用这么紧张吧?!不过也好,要是被你不停地攻击,我现在可能就没命了!”

冷涛故作惋惜状,“可惜啊,可惜……”说着还故作姿态地摇了摇头。

那人被黑布捂得严严实实,看不到他的表情。不过从他那微微颤抖的身躯来看,一定是懊丧之极,表情也一定很精采。

就在他失神之际,一柄软剑无声无息地欺近了他的左肋。那是冷涛的剑,名曰:“郎心憔悴”。

“这下换你挨打了吧?!”冷涛心中暗道。

柔雨飘独门绝学——“飘花九剑”第一剑:“落花有意”,剑势虚虚实实,满含了无尽的柔情。不过可不要以为这样的招式就是被刺到一下也无所谓,事实上也没人会如此想,至少那人就不会!

他在冷涛的剑下连闪十三次,变了七种身法,身上添了五道伤口,才脱出冷涛的攻势。

不过很可惜,他的那把剑已经成了剑柄。

“柔雨飘是你什么人?!你怎么会她的独门绝学?还有你的剑是什么剑?怎么全如此锋利?”那人的语气中有着掩不住的惊恐。

柔雨飘一生没有收徒,全世界人人知晓,冷涛会使她的独门绝学,自然是有点叫人心惊。更主要的还是张涛的那柄剑,它实在是太锋利了!

“这个你就不用问了,就算是我偷学来的,不可以吗?”冷涛有点戏谑道。至于那把剑张涛则是绝口不提。

事实上这剑法是从曾爷爷的电脑中学来的,严格地说来可以说是偷学来的。十大高手的武功他没有不会的,不过他真的没有想到会有如此理想的效果。

“看来有时间的话要好好地练一下,当然是有时间再说!毕竟他现在想办法弄到内力才是正经。”冷涛心中暗道。

那个家伙可不是这么想,冷涛越是不承认,他越是猜测他和柔雨飘的关系。

事实上冷涛和柔雨飘的关系确实不一般!冷涛和张涛本来就是一个人,不过是拥有二个不同意识、同一个身体的人!

“不好意思是个误会,下次见!”那个家伙说着就要走开。

“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你偷袭我在先,差一点我就没命了!你倒好,说走就走,你太幼稚了吧?!”冷涛不屑地道。

“我不过是看在十大高手的面子上,你不要太嚣张了。”那人有点色厉内荏。

“……呵……”冷涛气极。天下竟有如此不要脸的人,真是无奇不有!

“你准备接招吧!”冷涛收起软剑,缓缓拔出了背后的那把刀——饮血狂刀!

其实冷涛主要是想试自己现在的实力,不过他实在是做得很失败,因为他的对手并没有他想象得那么弱,一场苦战就要开始。

然而却有人不让他们就这么开开心心地打,事实上也不能怪他们,现在这个世界谁不想看看热闹呢?!虽然是深夜,但很多人都被大街上的打斗惊醒了,纷纷跑出来围观。

“这里不是决斗的好地方,十里之外的树林见!”那个黑衣人说完就闪身不见。冷涛心中一惊:五行忍术!他是个忍者?!

冷涛心中暗道:“他为什么要杀自己?”

本不想去的他,还是被好奇心出卖了,也展开那并不被看好的轻功,向着那个忍者逝去的方向了追了下去。

围观者眼看无热闹可看,纷纷散去。当然还有那不死心的想跟去看看,其实不少人就是这么做了。

这时人群中一个手摇羽扇的青年,显得特别的突兀,那是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不凡!就是不凡!

“干卦九二云:见龙在田,利见大人。这个‘大人’

是不是就是他呢?变为‘天火同人’又是指什么呢?不管它了,还是去看看再说!”一闪身,人也不见了。

冷涛花了大概十分钟才来到目的地,那个黑衣人已经站在那儿了,不过接下来的却不是什么惊心动魄的比斗,而是一句话——一句可以气死冷涛的话!

“那些人也快来了,我们还是换个地方吧!再前面十里那个树林见。”说完又不见了,全不顾冷涛那马后炮的抗议。

冷涛不禁有一点进退两难,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

“管它!去了再说。”冷涛最后就这么决定了。

花了大概十五分钟,冷涛又一次来到了目的地。

接连跑了二十里路,冷涛多少有点累了,他勉强打量了一下地形,那是一片松树林,在深夜看来是漆黑的一片。

树长得都不小了,可能树龄都有了三十岁。从树木的间距来看,是人工林的可能比较大。

近一百年来,人们对环保日益重视,人工造林很是普遍。这时冷涛看到了两个人:一个赫然就是那个黑衣人,他现在已经换了一柄剑;另一个则是一个看来长得有点帅的青年小子。

“你来了,我还以为你不敢来了呢!”说话的不是那个黑衣人,而是那个长得有点帅的青年。语气中有着说不出的轻视。

冷涛走到离他们大概有五米的对面站定,仔细地看了他两眼:一袭深青色的长衫,在深夜的微风中轻飘。一头长发披散在脑后。看来是仿古一族。(现在的仿古一族很是普遍,自从古武学兴起以后,来自中国二百多年前的长衫一直颇得人们喜爱!很多有身分、有地位的人都非常喜欢。所以也就渐渐地流行了起来,到了现在很多人都是这么穿的。其地位基本上和西服等同。)样子是长得不错,不过就是眼神不正,淫邪而又阴险。一定不是好人!这是冷涛最后的结论。

“小子你死到临头了,还不快快跪下给本大爷我磕几个响头?!说不定我一高兴还会留下你一个全尸!”那个青年嚣张地叫道。

“噢!我道是为什么要来这个鸟不拉屎,龟不靠岸的地方决斗,原来是找一条帮忙的狗啊!”冷涛极不屑地说,理也不理那个青年的叫嚣。

黑衣人一语不发。

“……你……”那个青年气极,不过一瞬间就冷静了下来。“我不是狗,相反地,我是雇主,他不过是我雇来杀你的。”青年淡淡地说。

冷涛大失所望!自从看到对面有两个人,他就知道今天一定讨不到好处,反而一不小心就会把命送掉,唯一可能逃出升天的方法就是不让他们联手。

因为冷涛认为:如果只是其中一个攻击自己,那么自己虽然不济,但依仗神兵之利,逃跑还是没有问题。

看那个青年那么嚣张,自然就想激他一下,没想到他居然不中计,冷涛实在是有点失望,不过听他说是请杀手来杀自己,多少还是有点意外!

在他想来自己好像没有得罪过什么人,为什么他要杀自己呢?冷涛有点不解,不由问道:“为什么?”

“哈……这还要问吗?!你上了我马子!陈思雪那个臭婊子,老子苦苦追了她一个月,就这么被你占了先,你说我能不杀你吗?不杀你杀谁?!嘿!不过老子我不想自己动手,所以就请了一个人来照顾你,你大概还满意吧?!”说完一阵阴险的大笑。

冷涛心中暗暗叫苦,本来一直以为自己魅力无边,那个少女只不过是飞来艳福,没想到还有这么大的后遗症!

不过自己好像并不后悔,至少自己找到了可以恢复功力的方法,就这一点来说,再大的麻烦也是值得的!

只是现在的状况好像实在是不容乐观。应该怎么办呢?蓦然一道流光闪过脑海。有了……

我真是笨,怎么到现在才想到呢?这个杀手一定另有目的,不然他要杀我大可以引我到另一个地方,为什么要把我带到这儿?

一般杀手是不太可能做这种事的,总不可能说是他没有把握杀得了我,才带我来这儿吧?!

如果是没有把握,那应该是去找同伙,而不是找自己的雇主帮忙!而这个目的总不外乎钱和其它一些东西!冷涛在一瞬间做出了一个决定,一个非常阴险的决定。

“他为了杀我,给了你多少钱?”冷涛没有理那个青年,径自对黑衣杀手道。

黑衣杀手还没有回答,那个青年就抢着说:“杀你这样的一个小人物你说能要多少钱?不过二十个金币罢了!哈……哈……”说完又是一阵狂笑。

冷涛还是不理他,依然径自对着那个杀手说:“这样吧,我给你一万个金币,你杀了他!”

听了冷涛的话,杀手眼中一亮。冷涛也是心中一喜:看来自己是五行有救!

那个青年自然也是听到了,也有一点担心:“你不能破坏杀手的规矩!不然天下的杀手都会不齿你的行为!”

“什么规矩不规矩!杀了他,你知、我知、天知、地知,怕什么?”冷涛顿了一顿,“这样我给你金币十万个,外加柔雨飘的飘花九剑中的三剑,你杀了他。”

“真的?!”杀手终于动容了。那飘花九剑的威力自己是见过了,要是有了那三剑自己的实力可就大增了,况且他还有另一个打算!

青年真的紧张了,这可不是好玩的,他可不想自己花钱请来个杀手却来杀自己:“你不要相信那小子的胡言乱语,他要是真的会柔雨飘的绝学哪用怕你?”

杀手虽然见过冷涛用上柔雨飘的绝学,但那不过是一剑,他是不是真的是会三剑,那可真是个问题,况且那十万金币可不是个小数目,这小子住的是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