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_第33节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_第33节

作者:云浪 发表时间:2018-10-31 20:25:12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8
    

张涛好像一点也不惊讶,目光对向了百米以外左手边的一座小沙丘,高声叫道:“出来吧,你听了很长时间了。”

果然一个看来三十多岁的青年人,从那座小沙丘背后转了出来。

    此人一袭青色长衫,长发披肩,个儿在一米八左右,一张大众脸。这种人好像随便在大街上都能抓出一大把,属于那种让人一见就忘的型。

    

张涛并不认识这个人,没什么惊讶的表情。柔雨飘就不同了,脸色不禁变了变。

    在张涛的耳边小声地说:“涛儿,他是萧无影的首席大弟子,人称‘无敌神腿’的邱平。他可以说是个学武的天才,已经得了萧无影八分真传,还兼学了和风的‘风云十八扇’的一些招式。此人功力在‘天一’和‘天二’之间以腿功见长,是个人物,涛儿要小心了!”

张涛向柔雨飘递过去一个让她放心的眼神,柔雨飘会意地点了点头。

    两人的情意发展到此,只要是长了眼睛的人都能看得出来。

丘平有点莫测高深地笑笑,对张涛说道:“这位小兄弟好像面生得很啊。看样子年纪还不大吧,你怎么会和我们的世界第一美女走到一块呢?”这话说得真是很有水平,明的好像不过是随便问问,张涛是怎么和柔雨飘走到一起的。

    可事实上却是在说,柔雨飘老牛吃嫩草了。真是骂人不带脏字啊!

张涛自是不可能听不出来,神色骤冷:“那是我的事,没必要你来费心!要是你想把我留下的话,那就快点出手吧。”

丘平干笑道:“兄弟这是说哪儿的话来,我不过是偶然路过,正巧碰上了你们。又听到了小兄弟刚才的一番话,我不禁对小兄弟的智慧深感佩服,这才不自觉地鼓起掌来。至于说我要把你们留下来,这话是从何说起啊?!”

张涛还是冷冷地说:“要是没有别的事的话,那我们就走了!”

丘平似是没有想到张涛这么不通情理,楞了一楞才道:“兄弟说笑了,我能有什么事情?!不过……”他故意把那不过的尾音拉得长长的,但真正的下文却又没有说出来。

    

张涛根本懒得理会他,略拐了个弯,举步向前就走,像是要从丘平身边绕过去似的。

    

丘平似乎是有点急了,赶紧说道:“小兄弟,先别走!先别走!依我看,小兄弟你步履轻盈,落地无痕,又和世界十大高手中的柔姑娘在一起,我想小兄弟一定也是个高手。我们能在这千里沙漠中相识一场,怎么说也是一种缘分,不如我们就在这沙漠中好好切磋一下吧?”

这时的张涛离丘平已经不足六米了,这正是一个攻击的绝佳距离。

    张涛想也不想,更不打招呼,立时人刀合一,整个人标枪一般地向着丘平冲了过去。

    好家伙,一上来就是杀着!

丘平根本没有想到张涛居然一点风度也没有,说打就打,霎时就闹了个手忙脚乱。

    事实上也怪不得他,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自己自始至终都是一副笑脸,谁能想到眼前这个年轻人居然软硬都不吃呢?

    

邱平暗想:看来自己的计画是没指望了!本来只是想先拖住他一下子的,没想到居然惹火上身。

    丘平不禁有点自怨自哀起来。

本来以张涛的性格那是一个吃软不硬,要是他没有那种能看透别人心中所想的特异能力,以他的修养,自是不可能这么卑鄙地用上近乎偷袭的战法。

    这一切可都要归功于冷涛从丘平大脑中得到的资讯。

原来这个家伙只是一味地想拖延时间,看言语不行了就想到

    “切磋”。之所以美其名曰

    “切磋”,那可是大大地有学问!因为丘平并没有把握能打得赢张涛。

在丘平想来,要是能打得赢那是最好。

    只要张涛败了,他就可以变

    “切磋”为

    “决斗”,到时候张涛还不是任他杀剜?要是万一输了,那也没关系,反正是

    “切磋”

嘛!不用那么认真是吧?

丘平的如意算盘打得还真是不错,只要张涛是正人君子,那他就没有不落入这个圈套的理由!

    只是他千算万算,却也没有算到张涛可以

    “看”到一个人的内心想法。

偏偏张涛最痛恨的,也就是像他这种伪君子,以至于让他画虎不成反类犬,被张涛占尽了先机。

    

对像丘平这种败类,张涛自是不会手下留情,直杀得他险象环生。

    丘平也真是了得,一招之下先机尽失,但到底也是成名几十年的人物,格斗经验可不是一般的丰富。

    

这一点张涛这只菜鸟,自是没有办法与之相比的;加上张涛背了一个人,身手多少受到了一点点的影响。

    要不是张涛的功力要比丘平要略高一点的话,就凭他背了一个人,实战经验不丰富,这两条就足以要了他的性命了,更别说是把丘平他逼得险象环生了。

    

两人以快打快,霎时无边的黄沙被漫天的气劲吹得四下飞散。

    渐渐地两人的身形几乎都看不到了,只有两团光影在沙漠中不停地翻涌滚动,并不时传来兵刃交击声。

    

张涛慢慢地杀出兴来了,身手也一点点地变得灵活起来。丘平那些快如闪电的招式,落到他的眼中,竟然也一点点地变得慢了起来,招式中的破绽也慢慢地显露了出来。

    

张涛逐渐地掌握了对这些破绽进攻的方法,丘平也应付得越见吃力,豆大的汗珠不停地从额头上冒了出来。

    

这时冷涛不知道为什么跑出来凑热闹了,他在心中对张涛说道:“功力减一成,见招拆招,见式破式。这家伙可是难得一见的高手,正好可以拿他来提升实战经验,要是一下子杀了就没意思了!”

张涛也正有这个想法,不过他有点顾虑,遂对冷涛说道:“我看我们还是先走出这沙漠要紧,提升实战经验,毕竟以后有的是时间。”

冷涛想了想道:“这我知道,但事实上依现在的情况,短时间内要提高你的内力,是不太可能了。那么只有提高你的实战经验了,只有实战经验提高了,你才可能杀出去,不然以你现在的能力怎么说都是去送死。这样吧,以半个小时为限,你看怎么样?”

张涛也知道冷涛说的都是事实,自是不会反对,说道:“那好吧!”

两人心灵上的交流说来话长,其实不过只是电光火石的一瞬,甚至不到千分之一秒。

    

丘平觉得自己身上的压力好像轻了那么一点点,不过他已经顾不得细想,这个时候不反攻,那还更待何时?

    !

丘平一声大喝,全数压箱底的绝活现了出来。强如张涛者,初时也有那么点捉襟见肘的感觉。

    还好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张涛又一次控制了全局,招式也果然精进不少。

    

冷眼旁观的冷涛,这时又一次出声了:“功力再减一成,以八成功力斗他。”

张涛果然又将功力降了一成,丘平多少又扳回了一城。

    只可惜这次不到五分钟,就再一次被张涛控制了全局。而这时的丘平基本上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内力再减一成,以七成功力对敌!”

三分钟后……



    “以六成功力对敌!”

五分钟后……



    “张涛,差不多了!十成功力,在十招之内毙了他!”

张涛长啸一声,全身功力喷薄而出,隐隐竟好像在他周身的三尺以内,形成了一个宛若实质的淡金色光罩。

    世界排名第二,十大高手之一,“魔刀尊者”的成名绝学

    “魔刀三绝式”,夹着无边的威力,一古脑儿向着丘平倾泄而出。丘平被气机牢牢地锁定了,避无可避,唯有硬拼一途。

    

丘平鼓起余勇,狂喝一声,放弃了一切的防守,以生平最得意的绝学

    “定天七腿”,踢出漫天腿劲,向张涛的下盘攻去,看来是想拼个两败俱伤了。

    

张涛哪能如他所愿?!刀式不变,左手像是变戏法一样,变出一把剑。

    剑使

    “飘花九剑”第三剑

    “徜徉花海”,向着丘平的定天七腿封了过去。

血肉之躯如何能抵得上无敌神兵?

    “啊……”丘平一声惨叫,双腿齐根而断,身上布满了上百道深浅不一的伤口,血流如注。

    



    “还没有死嘛!”张涛阴森地说道:“看来只好再补你一剑了。”

张涛一步步地向着躺在沙上的丘平走去……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丘平这时候哪还有先天高手的气质,几乎是泪流满面地哀求张涛道。

    

张涛根本不想理他,对他这种伪君子,张涛是恨之入骨,又怎么可能饶了他?

    !

柔雨飘看到这么血腥的场面,心中虽极为不忍,但由于两个多小时前她才说过对这种人要张涛见一个杀一个的,现在自是不好改口。

    在不杀丘平和惹张涛生气之间,柔雨飘自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杀丘平,不惹张涛生气。

    丘平算是什么呢?能抵得上涛儿的一根汗毛吗?

张涛面无表情地举起了饮血狂刀,就要斩下……

第七章雨飘之辱



    “住手!”就在张涛一刀将要斩下之际,一声大喝从远远地传了过来。

这声大喝很明显地带了无上的内力,震得张涛心脏猛地收缩了一下。

    

是谁?张涛侧脸一看之后,不但心脏又一次重重地收缩了一下,连瞳孔也开始收缩了。

    张涛暗道:“这下完了!”一瞬间他至少想了数千种办法,可是没有一种办法真的能行得通。

    

眼看来人已至二百米内,目前正在飞速地接近中。张涛把心一横,死也要找个垫背的!

    当然眼前这个浑身是血的丘平就是最合适的垫背人选,还等什么?!张涛毫不犹豫地一刀斩下……



    “啊……师叔救……”丘平眼睁睁地看着一道红线割过自己的脖子,发出一声凄厉之极的惨叫,一句话还没有说话就彻底断了气。

    

张涛以最快的速度,把柔雨飘从自己身上放了下来,这时来人已经来到了张涛面前。

    

他还真没有想到,张涛居然在他出声之后还把丘平给杀了,气得他说不出话来,兀自用手指着张涛口中

    “你……你……你……”个不停。

张涛理也不理他,双目紧盯着来人,径自对着柔雨飘说道:“雨飘姐你赶紧退后。”

柔雨飘也知道她和张涛已经到了生死关头,不多说话就静静地退了出去。

    



    “好小子,想不到十年前的封印你已经解开了一部分,不过现在你还不是我的对手,今天我就叫你命丧于此!”



    “我死在哪儿那是我的事,用不着你这只‘老鼠’来替我操心!”张涛尽可能平静地说。

    

老鼠?!来人是谁?不错,就是范熟!

范熟生平最恨的就是别人叫他老鼠,张涛这一句老鼠直气得他暴跳如雷,鼠目圆睁,挥手就是一股超强的内力,带着无数黄沙向张涛冲了过来。

    

张涛轻轻一个闪身避了过去,但是袭来的内力实在是太强大,虽让过了主劲,张涛还是被余劲擦了一下,仅仅这轻轻地一擦,张涛就觉得有点气血翻涌。

    看来这老头的内力实在是非同小可,应该已经接近

    “天三级”了。

张涛心中一阵惊骇,暗自估量道:“要是自己全身的功力全用出来,或许还可以一拼。可是现在自己能用的内力不过是全身功力的四分之一左右,实力相差太大,连一点反抗的余地也没有。”

冷涛这时也前所未有地凝重,只可惜他有力没地方使,根本毫无办法。

    他现在能做的就是给张涛打气,不断地打气!



    “张涛,我相信你,你行的!为了你自己,也为了你爱的人和爱你的人,你一定行的!”

张涛什么也没有说,不过气势和战意却陡地暴涨起来。

    张涛双手握刀,高举过头。不是很长的头发无风自动,身体竟然也像充了气一样慢慢地变得胖了起来,地上三尺以内的沙子绕着他慢慢地开始旋转。

    

范熟对张涛的这点能耐根本嗤之以鼻,道:“以你现在的能力根本不是我的三招之敌!”

张涛也不答话,他知道和眼前一个功力比自己至少高了四倍的人打斗是什么结果。

    要想赢只有一个办法——倾尽全力只求一击!因为一般地说来两人打斗都不太可能在第一招就倾尽全力,这是惯例。

    更重要的是为了得到张家,范熟一定不想在这个时候杀了自己。有心算无心之下,自己还是有胜算的。

    

如果范熟只用五成内力的话,那么他和范熟之间功力上的差距就降到了两倍,加上自己的神兵,那实力基本上就是二比三。

    这样的话,如果自己在这一击中死亡,那范熟至少也要受重伤。对现在的张涛来说,生命已经不再重要,只要能拉些人做垫背就可以了。

    



    “饮血狂刀”的光芒越来越炽热,张涛的身体也是越胀越大。范熟也开始有点重视起来,但是他并不相信张涛真的能把他怎么样,所以还是很轻松的。

    

况且他还有另一个想法,一个十分香艳的想法!当然前提是必须先解决了眼前这个张涛,不过却不能够杀他,但也不妨让他在一边好好欣赏欣赏。

    想到得意处他不禁笑了。

就在范熟心神一松的剎那,张涛出刀了,没有词汇能形容出那一刀的辉煌。

    长达三丈,阔若门板的刀气向范熟直劈而下。

快!快!快!快得没有办法形容。

    范熟一惊马上回过神来,但这时刀气已经快要及体。范熟猛地一个侧身,闪过刀气的正面。

    余气划过范熟的左腿外侧和左手外侧,削下一大块皮肉,范熟顾不得痛,挥起右手照准刀气就是一拳。

    

张涛暗道一声:“可惜!”这时刀身上已经有一股大力传来,自己再也握不住这把刀。

    饮血狂刀带着一抹红光射向天际。张涛则被刀上传来的这股大力给震得飞了出去,像死狗一样被抛到二十米开外,就一动也不动了。

    



    “涛儿……”柔雨飘哭喊着向张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