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_第35节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_第35节

作者:云浪 发表时间:2018-10-31 20:25:1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8
    



    “杀了她?”



    “我实在是下不了手!”



    “带她远走高飞?”



    “那时天下哪还有我容身之地!”

一瞬间他想了数十种处理方法,但都被否决。

    



    “轰隆隆!啪!”又是一串响雷,震得范熟浑身又是一颤。

眼看那个

    “X”形距张涛已经不到一米,范熟暗暗地说道:“柔雨飘啊!柔雨飘!反正你也活不了多久了,我就不再多此一举了!”说完最后深深地看了柔雨飘的裸体一眼,以最大的决心和毅力扭头飞奔而去……



    “啪!”一声轻响,合成

    “X”形的刀剑蓦然分开,闪电也骤然不见!分开的刀剑向着张涛的双臂压去,刀在右手边,剑在左手边。

    终于刀和剑各自贴上了张涛的双臂,一瞬间暴出红、黑两色光芒,像闪光灯一样一闪而灭,而张涛的双臂上则留下了一红一黑,一刀一剑的印记。

    这印记比刀剑的本体好像稍小了一点点,整个也就上自肩膀,下到中指指尖,不过两尺有余,宽约一寸。

    

此时张涛正处在入定状态中,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突然闯进了一男一女,男的一身红衣,女的一身黑衣。

    面目看得不是很清楚,只能依稀看出个五官轮廓,不过就算是这样,此二人的相貌也算得上是上上之选了。

    

张涛正在奇怪,怎么自己在入定的时候,还会有人闯到自己的思维中来呢?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来人却动作一致地双膝跪下,男的先道:“饮血狂刀叩见主人!”

女的接着说道:“郎心憔悴叩见主人!”

张涛一惊道:“什么?你们说什么?主人?我什么时候收了你们做仆人?怎么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还有‘饮血狂刀’和‘郎心憔悴’不是我兵器的名字吗?”

自称是

    “郎心憔悴”的女人没有说话,倒是那个自称是

    “饮血狂刀”的男人说道:“主人不必疑惑,本来我们就是您的兵刃。当然您也就是我们的主人!”



    “你们是兵器?!”张涛把嘴张成了

    “O”形,眼睛足有鸡蛋那么大。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主人,您先不要惊讶,请慢慢听我解释。事情是这样的:在宇宙还没有诞生之前,也就是宇宙还只是一个点的时候,我跟她就已经存在了。”自称是饮血狂刀的男人说道。

    

张涛除了惊讶还是惊讶,也没有打岔,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饮血狂刀见张涛没有说什么,就自顾自地说下去道:“我跟她是由阴阳二气直接产生的,生活在宇宙的最核心处,不过那时候我们还没有意识。宇宙诞生之后,我们就一直在空间中到处漂流。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们渐渐地开始有了一点点意识。后来又不知道是经过了多少年的漂流,我们来到了这个星球的上空,发现这个星球很漂亮,于是我们就多待了一阵子。



    “直到某一天,这个星球突然出现了一股极为强大的能量波动,很是怪异。我们一时好奇就漂了过去,结果没有想到的是,这股能量的强大实在是超出了我们的想象,而且跟我们互相吸引。起初还是我们自主地向它漂过去,可后来我们根本就没有办法控制了,逃都逃不掉,结果,我们都被吸到了那股能量之中。



    “后来那股能量突然就消失了,而我们也落进了大气层。之后我们被放了一段时间,接着就被一群疯子一样的人硬是把我和她分了开来,还不停地用火烧、水浇,还用大得不可思议的铁锤,狠狠地敲打我们,最后直到我们快奄奄一息时他们才停手,而我跟她也就成了刀剑的样子。



    “再后来就遇到了主人您,您不知道,您可真是我们的救世主啊!自从喝了您的一点血之后,我跟她就可以像人一样的思维了,之后我们的命运也就跟您分不开了。那天您在沙漠中大发神威,杀得众狼哭爹喊娘,屁滚尿流不说,还为我们创出了灵体,也就是现在这样呵!现在主人您已经合体成功,神功大成,自是无敌天下,傲世群雄……以后主人要是吃香的喝辣的,可千万别忘了小的啊!”看这家伙一脸献媚状,张涛不禁好笑。

    

张涛暗想:想来他所说的那强大的能量波动,一定就是爷爷和奶奶试验梦幻兽王的那天产生的,怪不得他们会出现在爷爷奶奶遇难之后。

    



    “好了好了,我都知道了,真没想到你和你的样子一样热情如火,还亏我帮你起了一个冷血的名字。至于她嘛,倒是真的有点冷,我看不如这样,你们俩换个名字,你们看怎么样?”张涛笑道。

    



    “不要!不要!主人千万不要!”饮血狂刀手摇得像拨浪鼓似的,一脸紧张地道:“我对现在的名字满意极了,主人就不要改了。”说完又露出了献媚的笑容。

    

张涛想了一想道:“我看改是一定要改的,这样吧你,”张涛指着饮血狂刀道:“你以后就叫做狂刀!”接着又指郎心憔悴道:“你以后就叫傲剑!你们看怎么样?”

这时说不要改名的

    “饮血狂刀”立马就说道:“主人真是学富六车、才高九斗、智胜孔明……”

张涛的实在有点烦了,挥挥手道:“好了,好了,不要再说了!”

狂刀见主人不耐,立刻变得一本正经地道:“狂刀谢主人赐名!”说完恭敬地给张涛磕了三个响头。

    

这时傲剑也高声说道:“傲剑谢主人赐名!”说完也恭敬地给张涛磕了三个响头。

    

张涛对他们动不动就跪、磕头,很是不习惯,叫道:“好了,好了,你们都起来吧!”

两人异口同声地应道:“谢主人!”

两人站了起来,这时女人开口了:“主人,主母还晕在地上,我看您还是先去看看吧!”

张涛一惊道:“哪个主母?”

女人脸上一红,暗想:我怎么忘了主人有好多好多老婆的这事呢?

    真是不该!急忙补救道:“主人,我现在说的主母就是柔雨飘,柔主母!”



    “什么?!你们怎么不早说?”张涛一惊,再也顾不得和他俩扯淡,霎时从入定状态中醒了过来。

    

背后的饮血狂刀大喊道:“没事的,我们这儿说话的时间就是再长,现实中也不到一秒钟!”

可惜张涛没听见,他现在心中只有柔雨飘!

    

柔雨飘真的像他在心中看到的一样,手足都被捆了起来,一丝不挂地躺在沙上。

    张涛急急忙忙跑了过去把她扶了起来,靠到自己的左肩上。右手轻轻地在捆住她手脚的衣带上抹过,也没见他有什么特别的动作,衣带无声无息地化成片片飞灰,柔雨飘的手脚就解放了出来。

    

看着双目紧闭的柔雨飘,张涛说不出的心痛;再用手指探了探她的鼻息,气息也极是微弱。

    张涛不禁有些惊慌,使劲地摇了摇柔雨飘的肩,焦急地呼唤道:“雨飘姐!雨飘姐……”可是久久都没有动静,这让张涛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一时之间手足无措,急得头上大汗。

    也难怪,这就叫做事不关己则已,关己则乱!

还好这时傲剑的声音在他心中响起:“主人,主母没事的,只是在练成了‘定神七诀’之后,就和主人进行了精神层面的交流,一时之间精神力使用过度,才会这样的,只要休息一下就会没事了。主人不用担心!还有就是,主母并没有真的失身!”

张涛听了柔雨飘没事,顿时宽心大放。

    至于柔雨飘是否真的失身,说真的他并不是很在意。他担心的是柔雨飘自己在意,怕她想不开,就像萍儿一样。

    

张涛觉得,男女之间只要真心相爱,就可以了,至于她的过去,没有必要太过于在意。

    更何况是在这种情况之下呢?当然柔雨飘没有真的失身,那自然是最好了。

    只是他还是有一点奇怪,按理说范熟没有理由放过柔雨飘的。

张涛想不通,只好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这次回答他的并不是那有点冰冷的傲剑,而是那个热情如火的狂刀。

    只听他用那让人怎么听都不舒服的声音说道:“主人,你当那个老鼠不想啊?他是没有时间!”

张涛这时才想起来,他和柔雨飘之间在精神层面的交合所用的时间,和现实中的时间是完全不一样的。

    看来自己真的是有点糊涂了!也难怪,才这么会儿工夫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怎么能叫他不糊涂呢?

    

张涛笑了,看来老天爷对他还算是不错的!

知道柔雨飘没事,张涛一颗心也就完全放下来,整个人都轻松了。

    当他目光不经意地扫过柔雨飘近乎完美无瑕的裸体时,心脏顿时不争气地骤然加快了跳动的速度,下体好像也有了羞人的变化,更让张涛觉得有点口干舌燥起来。

    好在这儿也没有外人,况且在精神上,他们已经有了夫妻之实。这种比肉体的交合还要更深一层的灵欲相交,使得张涛也没有什么好害羞的。

    

张涛沉醉在无尽的幻想中……



    “轰隆隆!”一个响雷将他震醒了,张涛不禁暗骂一声:“该死!”

也不知道是说自己,还是说老天。

    

豆大的雨点落了下来,这让张涛很不适应。八、九月分的沙漠会下雨?

    !真是叫人不能想象!张涛用护身真气布下一个护罩,三丈方圆没有一个雨点能落下来,好功夫!

    连张涛对自己的功夫也暗自欣赏起来。



    “主人,沙漠中的雨一定下不了几分钟。我看您还是赶紧接一点水比较好,主母很需要水的!”傲剑提议道。

    

经这一提,张涛才想起来柔雨飘已经好些时间没有水喝了。自己真是该死啊,真是一场及时雨!

    张涛差点就要对这贼老天顶礼膜拜!当下张涛再也顾不上胡思乱想,赶紧用真气凝成一个直径达三米的大锅,承接这上天的恩赐。

    



    “对了傲剑,那个‘老鼠’去哪了?”



    “主人你说他啊!”

连有点冰冷的傲剑语气中都有了一种说不出的嘲弄,看来事情一定很有趣,张涛也来了兴趣,好奇地问道:“他怎么了?”

狂刀不甘寂寞地道:“主人,还是我来说好了。事情是这样的……”狂刀把臭头鼠的所有行动都说了个一清二楚。

    理所当然,在他的夸大其辞下,堂堂世界第七高手立刻变得胆小如鼠、猥琐不堪、狼狈万状(事实好像也确实就是这样)……这也正好合了张涛的心意,直把他笑了个上气不接下气,将连日来的郁闷一扫而空!

    

沙漠的天气果然很怪,这么大的雨也是说停就停。从天上出现乌云开始到雨停,总共也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天空又是一片月明星稀的景象。

    

张涛看着自己接到的十几公斤雨水,不禁感叹只要再晚个几分钟,那雨飘就没水喝了。

    这时他真的有点感谢提醒自己的傲剑了。

刚下过雨又是晚上,沙漠中的气温降到了最低点。

    一阵冷风吹来,内力深厚的张涛也不禁打了个寒颤。再看柔雨飘浑身都已经冻得发紫了,张涛大惊!

    柔雨飘不受内力他是知道的,这让张涛犯难了。



    “主人不用担心,有我在小事一桩!”这时狂刀胸脯拍得山响,信誓旦旦地说。

    

张涛眼睛一亮,脱口道:“真的?!”

第九章京都风云

和风自从知道了事情

    “真相”(在范萧二人全力拦劫之下,张家众人不但没事,还回到了北京),就一直不停地在房间中来回地踱着步子。

    

房间中还有六个形态各异的人一言不发地坐着,气氛有点难堪的沉默。

    

和风的心情已经恶劣到了极点,一着错近乎满盘皆输。张老头竟然还活着,而且还到了北京!

    张家绝大多数的人手也都到齐了,这是他怎么也不能接受的。

以现在这种情况,若是强攻,那是一点希望也没有。

    就算能赢,也要付出极为惨重的代价,这种事情他和风是怎么也不愿意干的。

    他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范熟能把张涛带回来。只要他一来,那么一切的问题也就都迎刃而解。

    和风知道此事到底能不能成,就在张兴华的这个曾孙身上了。

他真的很想出动全部的力量,去找有十年没见的对头张兴华。

    可是他知道自己不能那么做,他必须要把这件事情做得不露痕迹。而且今天晚上的进攻还是一定要进行的,一定不能让张家发现自己真正的意图。

    就算他们发现了,也一定要拖住他们,直到自己抓住张涛,最不济也要比张家先一步发现张涛。

    

在和风的想法中,张涛是不可能有武功的,抓住张涛的重点,事实上就是找到张涛。

    只要找到了他,还不手到擒来?真正让他担心的倒是那个救走了柔雨飘,盗走了自己的宝物,杀了自己儿子的那个人。

    他有点担心张涛是不是跟他走到了一起,为此他专门派出了范熟,还定下了一条引蛇出洞之计。

    和风真有点佩服自己的聪明,只要他们还在沙漠中,那飞车就是一个让人无法抵挡的诱惑,不怕他们不上当!

    



    “通!通!通!”一阵敲门声惊醒了沉思中的和风,和风烦躁地道:“什么事?!”



    “和老大今天的火气不小嘛!”门外传来一个很粗犷的声音。

和风一听这声音,脸所有的不悦都灰飞湮灭,取而代之是兴奋的笑容。

    



    “是二弟?!”和风惊喜地道,急忙跑过去开门,口中不停地嘟嚷道:“二弟怎么才来!”

看到和风对来人如此重视,在座的六人脸上都有了一丝不悦。

    

门外站着一个满脸落腮胡子的大汉,想来就是和风口中的二弟了。

    此人身高足有二米,基本上已经和门一样高了。腰圆腿粗,目如铜铃,是个黑人,乍看就像是一堆煤在你面前。

    



    “二弟快进来,快进来!我还正要去找你呢!”



    “和老大的事情,我基本上也都知道了,说实话我不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