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 >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_第42节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_第42节

作者:云浪 发表时间:2018-11-04 09:40:29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2:44
充血而变得血红,隐约间还能听到和风上下牙床之间,由于磨擦而产生的“动人”乐章。

张涛暗笑于心,看来和风功力虽有提升,但是修养却依然不怎么样啊!

“臭小子,你会后悔的!”和风咬牙切齿地道,连说话的声音都有点变异。

本来像和风这种喜怒不形于色的人物是不太可能这么失态的,怪只怪张涛的表情太过于传神、恶毒……就是修养再怎么好的人,也会滩蛔∠氤迳先ズ1馑欢伲?BR>  
张涛好整以暇地笑道:“噢!是吗?我好像还没有什么值得后悔的事情哎!你要是真能让我后悔那倒也不错。就是不知道做为十年前我手下败将的你,是不是有这个能耐!”

张涛再一次提到“手下败将”这个词,彻底地将和风激怒了。

和风脸红脖子粗,额头上青筋暴起,右手食指遥指着张涛的鼻梁,气得连说话都变得断断续续:“你……你……你……”

张涛似是吃了一惊,做出一副小生怕怕的样子,诚惶诚恐地道:“和大侠,你的样子好吓人噢!我好怕!”说完身体还配合地颤了颤。

接着张涛仰天发出一阵放肆的大笑:“哈……哈……哈……”笑得浑身打颤,哪有半分害怕的样子?

“张涛你出手吧!我让你三招!”和风吼道。

不过话才出口和风就后悔了,暗叫道:“不好!又中这小子的计了!刚才这小子分明是故意激我,而我到现在还看不透他的功底,像这样贸然许诺让他三招实在是不智。”当下和风简直后悔得要命,然而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以他“天下第一高手”的身分,话已出口,想要再改是不可能了。

和风不敢轻敌,掏出随身折扇,尽力收敛心神,怒气也渐渐平复。和风摆出个姿势,看来是等着张涛的进攻了。

张涛神秘一笑道:“你真要让我三招?”

和风被张涛这一笑搞得没来由地一阵紧张,但气势上却是不甘示弱,道:“不错!”

“我相信你!怎么说你也是挂名的天下第一高手,想来不会在这么多朋友面前失信吧。”张涛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

和风心中渐感发毛,隐隐觉得不对,却想不出不对在什么地方。而从眼前的情势来看,和风也不好再说什么。

眼看张涛也摆出个表面上看起来很轻松的姿势,眼帘半开半闭,双脚优闲地分开站着,双臂自然下垂,浑身上下并没有看到武器,似乎没有一点威胁性。

然而这个姿势到了和风眼中全不是那么回事,他只觉得在张涛的身上好像处处都是破绽,却又好像浑然天成没有一点瑕疵。

和风握折扇的手心中渐渐沁出一层汗水,对眼前这个毛头小子,和风一点也不敢放松,精神高度集中。先前被张涛激起来的滔天怒浪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剩下的只有和风双瞳中表而出来的兴奋、期待……

看到和风现在的样子,张涛不得不承认:和风这老家伙的心理素质真是一流,这么快就回复过来了。好在张涛对此也没抱太大希望,他另有想法……

张涛一动不动地以这个姿势站了近十分钟之后,还是没有一点动静。

和风渐感不耐,但碍于自己说过礼让三招这句话,对方不先出手,和风自是不好先动手,不过和风也另有奇招。

只见和风的气势疯狂地向上提升,直向张涛扑了过去。和风身边的花花草草被这绝强的气势牵引着、压迫着,齐齐面向张涛弯下腰来。

说过不先动手,但没说过不先用气势打压对方啊!

张涛暗骂一声卑鄙,却也不得不聚起自己的气势正面迎上。

“砰!”一声闷响在两大高手对了一掌后响起,十丈方圆内的小草尽数化为尘埃。

和风双肩晃了晃,道貌岸然的脸上闪过一抹血红;张涛则向后退了三个大步,嘴角流出一道血丝。

和风狂笑道:“我还以为你多厉害,也不过如此罢了!”

这时张家众人已经知道是和风在搞鬼,个个义愤填膺,破口大骂,万般恶毒言语纷纷出笼。

饶是和风皮厚,也禁不住老脸一红。不过这比起试出张涛的实力来说,一切都显得微不足道了。

张涛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站着,双手上似乎各有一红一黑的光华在流转……

和风试出张涛的实力介于“天三”和“天二”之间,心中大定,脸上明显流露出轻视的神色,大脑中也不由自主地想着,要怎么样折辱张涛以报当年之仇。

张涛很敏感地察觉到了和风的心态变化,而这也正是他所需要的。张涛很清楚地知道,只有在和风大意的情况下他才会有机可乘。

张涛脸部的肌肉微微有点颤抖,双目渐渐泛红,语音却是没有多大变化,似是故作淡然地对和风说道:“作为名震天下的世界第一高手,你很让人失望!”

张涛的表情落到和风的眼中,那只代表了两个字“愤怒”。和风很喜欢张涛目前的样子,因为张涛这个样子会让他感到很兴奋,一种变态的快感!

在试出了张涛的实力之后,和风对他已经没有一点点顾忌,十年前一败的耻辱似乎已经注定要在今天加倍地偿还。

和风诡笑道:“我说过让你三招,那就是让你三招,自始至终我有动过手吗?”

和风肆无忌惮地继续刺激张涛,这是让他获得更大快感的源泉。或许实力强大的和风有理由认为,他可以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痛苦上。

张涛的身体渐渐开始有点颤抖,双目中似是有两堆火焰在燃烧,半天才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卑鄙!”

“哈……哈……焙头绻裥Φ溃骸拔沂潜氨桑赡隳馨盐以趺囱兀课宜低剿锇。∧慊鼓圩拍兀∫院笱ё诺惆。」?BR>  
张涛似是对和风的话忍无可忍,暴吼一声:“接着!”双掌带起漫天劲风,化出千万掌影,一片片向和风袭去。

和风又怎么会把它放在眼里?轻飘飘地击出一掌,眼中更是流露出极度嘲讽的笑意。以拙破巧!

张涛招出一半,便觉再也递不出去,漫天掌影顿敛。

张涛跟和风实力间的差距,看来真的是天渊之别了。

张涛伤敌虽是不成,自保却还有余,应变也极是快速,蓦地化掌为拳,正对着和风的掌心直轰而出,以拙对拙!

和风对张涛的攻击极是不屑,看也不看,四成功力,原招不变,五指微张,虚虚接住张涛的拳劲,一个四两拨千斤,就要把张涛从身侧甩出去。

张涛笑了,笑得很灿烂。

和风敏感地察觉到不好,却已经晚了。拳掌相交,和风蓦地感觉到,张涛的拳头上没有一点气劲。

和风正要回手之际,掌心一痛,似是被什么东西刺了个对穿。和风下意识地缩手,但还没有真正反应过来,就听张涛喝道:“接第三招!”跟着眼前乌光暴闪。

和风到底不凡,几乎是下意识地,右手的折扇向乌光敲去,身形向后暴退。

“太晚了!”张涛似是怜悯地道。

应着张涛的话,一道红光无声无息地划破和风的护身罡气。和风大惊,吃痛的左手急急向着红光封去。饶是和风反应快速,腹部犹自传来一阵灼痛。

张涛暗叹一声:“可惜!”却也没有真想过几招中就要将和风给宰了,对眼前的结果张涛想来还是可以接受的。

此时张涛和和风二人静静地面对面站着,相距有十五米之遥。

现在张涛和攻击前表面上看来没什么不同,而和风则极是狼狈,腹部的衣物缺了一节,肚脐都露了出来,还在肚子上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怪异的是这么大的伤口竟然没有一滴血流出来。和风左手背在背后,看不出其中玄机,右手中的折扇也已经只剩下半截还捏在手里,脸上明显写着不甘、狂怒、羞愤……

张涛刚才的动作几乎没有人看得清,但从现在的情况看,就是白痴也能知道目前是谁占了上风。张家众人更是嚣张地大叫道:“宰了这个不要脸的家伙!小少爷无敌天下!小少爷无敌天下!”

张涛听了暗自摇头,自己的事情自己知道,刚才只是出其不意才让和风受伤的,这种事情可一不可再。接下来的情况,恐怕不容乐观。

和风的表情越见狰狞,双目由于羞愤已经变得赤红如火,如果目光能杀人,张涛现在恐怕已经成了一堆碎肉。

“好!好!好!”和风一边道出三个好字,一个字比一个字狠厉,听得众人心惊肉跳。

“和风!十年前你败于我手,今天我想应该也不会例外吧!”真是风水轮流转啊,几分钟前和风才用言语刺激张涛,现在反过来由张涛用言语刺激和风。差别只在于,刚才张涛的气愤多半是装出来的,而现在和风的气愤则是百分之百的正版货。

和风向着张涛跨出三步,两人间十五米的距离只剩下不到五米。看着和风赤红如火的双眼,张涛有种惊心动魄的感觉,心中暗道:“看来这次真的是把他给惹毛了。唔……既然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那不如再刺激刺激他,说不定还会有机可乘。”张涛是一个想到就做的人,看来这种人真的很没有做人的自觉啊。

只听张涛阴阳怪气地道:“我说和大侠,不就是一把破扇子嘛,值得你老生这么大气?都说是‘莫生气,莫生气,气坏了身子没人替’,你老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啧!啧!”明明是自己把陪伴了和风一生,并且珍贵无比的“万年寒玉扇”给一剑屑了,却没有一点作为当事人的觉悟。不但把扇子说成是破扇子,说罢还摆出一副“孺子不可教也,朽木不可雕也”的神态,完全无视和风左手背上因为大力握着手中折扇,而冒起的根根青筋。这种事情恐怕也只有张涛这么皮厚的人,才作得出来吧。

和风听了这话,浑身直如筛糠般簌簌直抖,不争气的心脏差点停止跳动。

“我没有听到,我什么也没有听到。我忍!我忍!我一忍再忍!这个臭小子根本不是我的对手,我绝对不能再让这个臭小子有机可乘!”和风是这样不停地告诫自己,脸上的表情渐渐缓和。

“咦!和大侠,你的衣服好有型噢!乖乖,还是露脐装,不过确实很好看。在哪买的?哪天我也去买一件穿穿。”说话人的眼睛放肆地打量着他五米外的某人,毫无顾忌地对当事人评头论足。话虽说得好听,但就说话人眼神中明显流露出的无辜笑意,就是白痴也能一眼看穿其中的真意。

配合着外围传来阵阵口哨声、嘲笑声、夹杂着的尖叫声……和风“噗!”地一声喷出一大口鲜血,身形踉跄,而张涛笑得更灿烂了……

此时和风心中突地升起一种明悟,一种放弃了生死荣辱的明悟。一瞬间和风的脸上枯井无波,轻轻地一甩手,那伴了他近百年的“万年寒玉扇”被丢到了一边。

“你都说完了穑炕褂忻挥惺裁匆叛砸淮模俊焙头绲挠镆糁幸丫怀鲇惺裁词粲谌说母星樵谀诹耍械闹皇钦揭狻?BR>  
张涛心中大是叫苦,也终于深深地体会到了什么叫作“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了。像和风这种级别的人,在武学上的修持,重要的已经不是苦修,而是“悟”。

从现在和风丢弃“万年寒玉扇”的情况看,在张涛言语的刺激下,和风不但没有受到什么打击,反而多了一种体悟。这让和风功力明显更进一层,张涛怎能不苦?

张涛再不多说废话,身形暴起,半空中亮起一黑一红两团华光,天地亦为之失色。倏地这两团华光暴散开来,化成点点光雨,向和风飘散过去。

和风脸上再也没有狂妄和轻视,这并不是说张涛的这一招对和风有什么实质上的危胁,这只是表示在战斗中和风已经抛弃了一切不利于战斗的情感。

一场真正的龙争虎斗已经展开。

和风两指一并,指端射出长达三尺宛若实质的深蓝色气劲,气劲遥指张涛。张涛在空中连变十八种身法,幻化出漫天人影,终于脱出了和风气劲。空气中的点点光雨散而复聚,再一次形成两个光球,一前一后向着和风直冲而去。

和风化指为拳,击出两团深蓝色拳劲。劲气相交暴出震天巨响,强烈的冲击波,震得十丈方圆的地皮直抖。

和风一声长啸,身形突起,叫嚣道:“臭小子你也接我几招!”

张涛亦不甘示弱,迎面对上。顿时半空中同时亮起黑、红、蓝三色华光,气劲相交,华光四散,比之新年的烟火亦不遑多让。直叫在场众人个个看得目眩神驰,神往不已。

张涛的这一刀一剑已经是纯能量体,早已经不具常形。张涛心随意动,或变刀为枪,或化剑为暗器……攻击千变万化。

和风虽无神兵,但论功力比张涛高出一倍不止,对招式的体悟也比张涛更深一层,已达化繁为简的至高境界。

任你招式如何猛烈,我亦不动如山!

张涛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感觉狂刀和傲剑渐渐地在跟他合而为一,然而此刻他实在是无心他顾,况且张涛感觉到随着和狂刀、傲剑的契合度加深,他招式的威力也越来越大。

张涛觉得这对他而言是件好事,然而他却没有发现此时的他左右两手已经变得一只漆黑如墨,一只赤红如火,而且这颜色正不断地向着身体的其它部位扩散!

战斗已经进行了一个多小时,在这一个多小时里张涛一直是全力出招,目前虽是不败,但已经是气机浮动,大汗淋漓。由于内力入不敷出,想来要不了多久,他就要面临力竭的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