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_第49节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_第49节

作者:云浪 发表时间:2018-11-04 09:40:51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6:25
那还很难说。

“要是身上有个洞就好了!对了!就在身上开个洞!”张涛想到就做,事实上也不容他再多作考虑,他的身体已经到了爆裂的边缘。

几乎是下意识地,张涛将“开洞”的地点选在了后背上。地点才选好,张涛的大脑还没来得及下达指令,包围着张涛身体本身力量的“封印的力量”,就已经飞速地由张涛全身向着他背部聚拢、压缩……

张涛只觉得背部所有的细胞,就在这一念之间,胀大了数倍,痛感更增百倍!全身其它部位的痛感倒是骤然一轻。情况非常不妙,眼看张涛整个后背就要被炸穿,张涛大吃一惊!本来张涛就只是想在后背上开个洞,要是变成了整体爆破,那可就大大地不妙了!

“先泄掉一部分再说!”

张涛心念一动,只听“噗!噗!”两声轻响,他如愿以偿地在后背上开出两个小洞,一左一右,还很对称。

暴走的力量果然从这两个小洞中狂泄而出,不过很可惜,还没来得及等张涛松一口气,他又一次很悲哀地发现,自己犯了一个很低级的错误!他太低估了“封印力量”的强大!两小个洞口根本来不及宣泄这股狂暴的力量!洞口周边已经开裂……

“妈的!两个不行老子再来一个。

“还不行?!我再开两个!

“……”

“嘘!”张涛终于长长地出了口气!后背出现了十二个直径达五厘米的“小”洞,封印的力量已经泄出三分之一,来自身体上压力已经减轻不少。剩下的也正在宣泄中,眼看已经不存在致命威胁。

不过事情还没有完,张涛他老人家那与生俱来的另一股力量,也正处在暴走中!

更让张涛惊骇欲绝的是,这股力量一直盘踞在他的脏腑中!

也难怪张涛震骇,内脏的脆弱可是人所共知,一个不好立刻会死得很难看!虽说张涛以是“金刚不坏身”,但内脏是不是也达到了“金刚不坏”的程度,可难说得很。

况且所谓的“金刚不坏”也是有限度的,张涛本人后背上的十二个洞,就是最好的证明!

也是张涛白担心了,这股游走于他五脏六腑的力量,虽说给他带来了比刚才更强烈百倍的痛感,却并没有要了他的命。

张涛只觉得这股力量轻易地就入侵了五脏六腑中的每一个细胞,每一个细胞无一例外地都被这股力量改造了,变成了一个个微型“储能器”。

可千万别小看这些个“储能器”,张涛那庞大到了无可计算的能量,就是被这些肉眼看不见的细胞给吞了的。

这个结果让张涛怎么也无法理解,无法相信,然而事实就在眼前,由不得他不信。

万般好奇之下,张涛抽出一小股精神力,侵入了一个被改造过的内脏细胞中。不看不知道,一看之下,还真让张涛吓了一大跳!

这还是个细胞吗?怎么来形容啊!这根本就是广阔无垠的天地!

它包含了整个宇宙的生动,甚至可以说它就是一个宇宙!

很快地,张涛全部的心神都被吸引了进来。张涛抱着千亿万分之一的希望,精神能量以光速,甚至可能是超光速,在这个奇异的世界中驰骋,想要找到那被储存起来的能量。然而许久、许久,终未可得。

万般无奈之下,张涛的精神能从这个细胞中退了出来,大脑中很自然地跳出一个词,虽说只有简简单单的四个字,不过用来形容现在的情况,却是再好不过——须弥芥子!

张涛还待想出点什么,一阵娇笑将他拉回了现实。

张涛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很庆幸时间已经接近晚上,光线十分柔和,所以张涛并没觉得刺眼。张涛根本没有刻意地想知道什么,只是在心念一动之间,就已经知道是什么人笑得这么开心,更知道了他昏迷的这几个月来的所有的事情。

张涛对他的能力,以及几个月来所发生的一切并不感意外,甚至认为这一切都好像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一种很怪异的感觉,然而张涛本人并没有意识到。至于这种情况对他是好还是坏,这就很难说了。

张涛并没有立刻起身,而是先开始思考他这次醒来应该怎样扮演自己这个角色。一个想法,也可以说是一个计画,渐渐地在张涛脑中成形。

张涛不自觉地点了点头,心中暗道:“就是这样了!”

下一刻,张涛已经出现在他想见的人,以及想见他的人的面前。

“妈啊!鬼啊!……”一阵响彻云霄的惊叫,从张涛所在加护病房出传了出来……

张涛实在没有想到眼前三人的反应会是如此地激烈,心念闪动间,三人的思想全部赤裸裸地展现在他的面前。

张涛也因此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我还能算是个人吗?”张涛扭头看着自己身后长出来的,长达两米的六对淡红色的翅膀,不由地摇头苦笑道。

张涛对面的三人久久才反应过来,好不容易才确定了他老人家的身分。柔雨飘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情感,两行热泪汹涌澎湃,滚滚而下。

“涛儿……”

没有千言万语,短短的两个字,只有两个字!两个字就把张涛无上定力修成的万里长城击得粉身碎骨!

张涛再一次地感受到了无边的黑暗中令他振作的温暖爱意。在彼此深情的凝视中,在彼此热烈的拥抱中,虽千万年的等待,虽千万年的企盼,在这一刻都有了回报!

天地静止了,时间定格了!人世间再也没有任何言语可以表达这一刻的感动,再也没有……

柔雨飘想笑,然而泪水却止不住地一个劲地往下倾倒。

牡丹想说,然而没有一个字能说得出口。

海棠想抱,然而身体却一动也不不能动……

外面的响动终于惊醒了沉醉中的男女,男人狂怒!

女人一个眼神,只是一个眼神,男人心中的滔天怒焰就被深情地浇灭。

张涛温柔得出奇的对在场的三女说:“我们一起出去走走吧!”

三女都没有说话,但张涛明白,她们都答应了!毫无征兆地,加护病房的一面墙,像春阳融雪般消失得无影无踪。而房中的四人,也跟着消失在空气中……

长城,幸福的一男三女围在一起,男人再一次悲哀地发现一个很大、很大的问题!

张涛哭丧着脸,说道:“我怎么会变得这么丑?我记得在我昏迷前最多也就是半边身体红,半边身体黑而已。哪像现在,到处黑一块,红一块的,怎么会这样?我好可怜啊!”虽说他表情逼真,但在场的三女都听得出来,男人并没有多少哀伤!

柔雨飘定定看着这个脸上黑一块,红一块,背后长了翅膀的其丑无比的可爱弟弟,笑道:“我觉得涛儿现在很有个性!”

“……”张涛欲哭无泪!

海棠悠悠地道:“涛,这就是你不凡的象征!”

“……”张涛无语问苍天!

牡丹轻轻地吐出:“试问天下,谁人不识君?”

“……”张涛晕倒!

玩笑过后,柔雨飘问道:“涛儿,我们这样出来,会不会让先生和夫人担心?”

张涛不在意地说道:“我已经和医院的人打过招呼了,按理说现在曾爷爷他们已经知道了。”看着一脸不解的三女,张涛解释道:“我是把意念直接送入了他们的脑海中,这个你们暂时还是没有办法明白的。”

三女似懂非懂,张涛轻轻一笑,以实际行动解释了这一切。

三女的脑海中忽然幻出了同样的一句话:“我爱你们!”

三女不约而同地低下了头,蚊蚋般的声音在张涛耳中响起:“我(们)也爱涛(儿)!”

张涛开心地纵声大笑,他明白:这就是快乐!

站在百米内的最高点,迎着扑面而来的寒风,想到不可测的未来,张涛不禁豪气大发,大声唱出岳飞之《满江红》(前些年,听说有人振振有词地怀疑这首词并非岳飞所作,理由是不相信岳大帅有如是文采!呵呵,这个问题我们无需深究,很多事情太明白了反而不好!水太清则无鱼啊!哈!),且听:“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一曲唱罢,张涛更是觉得意气风发,绝代大高手的气势磅礡而出,精赤的上身,无形中充满了力感,背后十二只羽翼迎风招展,自然地散发出独有的王者之气。看得在场三女几有膜拜的冲动!

三女皆受到张涛豪情感染,柔雨飘也一扫近来的颓废之气,和出一曲辛弃疾的《破阵子》:“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灸,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点秋兵。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嬴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听得出来,如果说张涛是满腔豪情,那么柔雨飘就多了一点点感慨。

眼看两人都以表现,牡丹自是也不甘落后,应着柔雨飘未尽之意,也吟出一曲,不过却是王昌龄的《塞下曲》:“饮马渡秋水,水寒风似刀。平沙日未没,黯黯见临洮。昔日长城战,咸言意气高。黄尘足今古,白骨乱蓬蒿。”

牡丹在吟唱途中忽然想到对张涛那未明的情感,一时感叹,加上诗的本身就颇多缅怀之情,似乎还真是那么回事。只可惜,牡丹以男女之情驾驭怀古之情,意境上多少就有点遗憾。当然若是一般人自是也不会听出什么不对,可在场的又有哪个是一般人呢?当下四人都觉得好像有那么点不伦不类的感觉。

牡丹马上也发现了其中的异样,整张脸立马就不争气地红了起来。

来好众人并没有笑话她,反而海棠的一首《江城子》更接着把她的文不对意发挥到了极限。

“唱彻阳关泪未干,功名余事且加餐。浮天水送无穷树,带雨云埋一半山。

“今古恨、几千般,只应离合是悲欢?江头未是风波恶,别有人间行路难!”

不知是海棠的声音太好听,还是她本人太过于投入。

一边唱,一边不时地瞄向张涛,特别是到了“今古恨、几千般,只应离合是悲欢?”这句,乖乖!更是不得了,了不得!真是几欲催人泪下……

总之等到海棠唱完之后,先前张涛苦心营造出来的万丈豪情,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则是无尽的愁绪。

张涛不自觉地用左手食指在鼻子上搓了搓,海棠、牡丹的意思他张涛自是不可能不理解,她们两人是想要得到他亲口的承认啊!

张涛不禁苦笑,心道:“我刚才说爱她们不过是开开玩笑罢了,这两个妞儿怎么就当真了呢?再说以我目前的‘外形’……这个,这个也实在不好表示什么吧!”无奈之下,张涛只好尽可能地装聋作哑。

柔雨飘虽略有所感,心中不由暗暗一叹。看看张涛现在的像子也确实令人不敢恭维。先不说全身黑一块红一块的,单就是他身后长出来的十二支丑怪无比的羽翼,就怎么也让人无法接受!现在的张涛不论怎么看,都没有办法和“人”这个概念联系到一起。在这个时候,张涛面对两女要说一点自卑感都没有,那告诉鬼,鬼都不会信!

柔雨飘心中明白,在这个时候要张涛向两女表白,那是怎么也不可能的,而她也实在不方便说什么。不过以柔雨飘对数十年为人处世的经验,倒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

看着一脸哀怨的两女,柔雨飘忽然觉得很心痛,很心痛!她终于发现她是真的从心眼里喜欢这两个小姑娘,不想让她们伤心。于是柔雨飘就用鼓励地眼神看着两女,眼神中的用意不言自明,那就是一个字:“缠!”

两女冰雪聪明,很快就从柔雨飘看她们的眼神中发现了其中的关健。两女各向柔雨飘投去极感激的一瞥,六目相对的一瞬间,三女已经拥有了完美的默契!

女人真的是水做的,牡丹心中有痛,只觉得鼻子发酸,慢慢地低吟道:“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唉!真不知说什么好,这分明就是借题发挥了!张涛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实在地说起来,自从张涛和冷涛合体之后内心并不排斥她们。如果不是因为他现在过于“异形”,那个……嘿!嘿!

相比之下海棠更是露骨,只听她道:“寂寞深闺,柔肠一寸愁千缕。惜春春去,几点催花雨。倚遍栏杆,只是无情绪!人何处?连天衰草,望断归来路。”

张涛一声长叹,似是自语,又仿佛忠告两女说:“希望你们不会后悔才好!”话说到这份上意思已经不言而喻,二女的眼泪再也无可抑制地流了下来,太激动了!

柔雨飘脸上露出浓浓的笑意,她真心为这两位妹子高兴!

“牡丹、海棠,你们两个明天把所有我应该见见的女孩都找来,也是彻底作个了断的时候了!”张涛的定定地看向远方,似乎整个人都变得虚无起来。

牡丹、海棠两人听了先是一怔,接着全都真心为“百花”们祝福起来。两女都认为张涛已经开始准备接受她们了,然而柔雨飘心中却没来由地多了一丝忧虑……

“是什么呢?”柔雨飘暗暗地想着心事,她隐约已经能把握住张涛的想法了。

此时张涛正背对着柔雨飘,柔雨飘有一种怪怪的感觉,似乎站在她面前的已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