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_第52节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_第52节

作者:云浪 发表时间:2018-11-04 09:41:01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6:25
涛儿该不会是因为昏迷的时间太长了,还没有彻底地清醒过来吧!我想一定是这样!涛儿现在可能还处在梦境中!”陈艳云自我安慰般地说。

这种说法一出台,张家四人皆暗自点头,心中想:“一定就是这样了!”

张涛不由哭笑不得,真不知道曾爷爷他们是想象力太差,还是太好!说太差吧,他们居然能把十万分清醒的自己想象是在作梦;说好吧,居然明摆在眼前的事情他们都想不到。

张涛长叹一声,暗想:“不管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当下两眼一闭,冲口就道:“我要娶的人就是……”

“涛儿!”张涛话正说到一半,就被从柔雨飘口中生产出来的两个高分贝的字眼硬生生地打断了。张涛不由哑然,瞪着斗大的眼睛,定定地看着柔雨飘。

柔雨飘当下被看得心似鹿撞,本来已经拟好的想法顿告破产。柔雨飘无限温柔地对张涛说道:“涛儿,你可要想好了再说啊!”

张涛先前还以为是什么事,现在看来,原来还是柔雨飘年龄的自卑感在作崇啊!张涛深深地看了柔雨飘一眼,重重地点了点头!

张涛双眼一瞬不瞬地直视着张兴华,一字一顿地说道:“我要娶的人就是她!”说着张涛一指自己身边的柔雨飘,“柔!雨!飘!”

震惊!震惊!震惊!

张家的两对夫妇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思维已经停顿!

现场的空气似乎已经凝固!众人皆觉得有点喘不过气来!

“这不大好吧,涛儿!算起来你爹我都该叫柔姑娘一声师傅的!”张世雄终于回过神来,尽可能委婉地说。因为他太了解这个儿子的脾气了,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说什么已经是多余的了,但他还是尽力旁敲侧击道。

冷翠薇此时已然方寸全无,极不自然地看着柔雨飘,只觉得心乱如麻。将来是叫柔雨飘姐姐呢,还是叫女儿?

张兴华“哈哈哈”一阵爆笑,连道:“好!好!好!乖乖曾孙真有个性!曾爷爷支持你!曾孙若是真能娶到世界公认的第一美女,我这个作曾爷爷的脸上也增光不少!哈……哈……哈……”

“可是爷爷,若是涛儿真的娶了柔姑娘,那……”张世雄心里多少有点不自然,自己的师傅变成了儿子的媳妇,这多少有点让人不能接受。

张兴华摆了摆手,说道:“世雄就不用多说了,你的想法我知道。如果雨飘真的愿意嫁给涛儿,那我是双手赞成。辈分、称呼这类东西,依我看,爱怎么叫就怎么叫,根本不用在乎!”

“雨飘可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好姑娘,要是真能和涛儿结成连理,那算是我们张家几世修来的福气,我也赞成!”陈艳云也表态道。

听到这儿张涛已经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心道:“大事定矣!”

果不其然,冷翠薇也表示赞同道:“雨飘姐可是我一生的偶像,要是真能变成一家人,那自是再好不过!”

此时张涛暗暗向柔雨飘打了个眼色,意思是想让她再接再厉一番把这事给定下来!想那柔雨飘七窍玲珑,根本不用张涛多作指示,就已经成竹在胸。

柔雨飘轻启朱唇说道:“雨飘若是真的嫁给涛儿,那就只会是涛儿的妻子,张先生的曾孙媳妇,世雄的儿媳妇。”语句虽短,却恰到好处地把握了众人的心理,铲除了众人心理上最大的障碍。一言以蔽之:经典!

“老爷,饭菜已经准备好了!”张伯的声音真可以算得上是及时雨。

张兴华顺水推舟地说道:“走吧,一起去参加涛儿的订婚宴!”

“老头子,你看要不要再邀请几个人来参加?”陈艳云问道。

张兴华还没有回答,张涛就答道:“不用了,就家里几个人就可以,再说像我现在的样子也实在是见不得人。”

众人想想也对,更是为了避免提起张涛的隐痛,大家不约而同都选择了沉默。

开席之前,张世雄和冷翠薇郑重地将张涛和柔雨飘,推到了张兴华夫妇跟前。没有鲜花,也没有礼服。

张兴华以一种极为严肃的口气对张涛说:“张涛,你愿意让柔雨飘成为你的未婚妻子,将来在一起生活,爱她一生吗?”

“我愿意!”

“柔雨飘,你愿意让张涛成为你的未婚丈夫,将来在一起生活,爱他一生吗?”

“我也愿意!”

“好!下面请双方交换信物。”

张涛缓缓把数分钟前母亲冷翠薇挂在他颈间的张家传家之宝——玉观音,褪了下来,轻轻地挂到了柔雨飘的脖子上。

柔雨飘也把她早年偶然得来的一只极为名贵的寒铁扳指,送给了张涛。

“礼成!”

……

宴席可以说奢侈到了极点,金玉为器,象牙为箸,菜过百味。张兴华说到做到,果然取出一瓶一八四0年的法国红酒,顺便还带出了唐玄宗使用过的夜光杯,让张涛大开眼界。

席间张兴华故作淡然地问柔雨飘道:“雨飘啊,涛儿的事情大半你也都知道,我也就不多说了,依你看海棠她们要怎么处理才好?”

柔雨飘笑笑,没有正面作答,只是说道:“这个涛儿已经有了主张,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不论他想怎么解决这件事我都没有意见,都支持他!”

张兴华无言地点了点头。

宴罢,已经是深夜,张家六人个个尽兴。张涛难得像今天这样放纵自己,他已经记不得喝了多少瓶茅台了,以他无双内力,都多少有了点醉意,连走路都有点踉跄。柔雨飘一直静静地注意着张涛,很少动箸,见状便扶起了张涛。

张宅是古典的亭院式建筑,从客厅到张涛的卧室有很长一段路,其间要路过一块很大的草坪。柔雨飘扶着张涛走在草坪上,心湖变得很宁静,她甚至可以感觉到屋外的空气中残留的欢愉。那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却是如此地让人感觉温馨,柔雨飘不禁有些依恋,脚步也就不觉停了下来。

“涛儿,坐下来陪我说说话好么?”

“好啊!”

“涛儿,你还记不记得当年你说要娶我的那天晚上?”

一说到这儿,张涛酒意顿去,立刻清醒了大半,带着一种怀念、感慨的语气说道:“当然记得,怎么会不记得呢?都十年了!”

“是啊!我记得那晚也和今晚一样,月亮都很亮,很圆,也很迷人!”柔雨飘轻轻地把头靠在张涛的肩上,摆出一个让自己最舒服的坐姿,迷醉的目光聚焦在天空中的那轮圆月上。

柔雨飘那言语无可形容其万一的美,张涛虽早有体会,但今夜却依旧让张涛觉得震撼!月光下,张涛第一次全神贯注地打量着柔雨飘:眉如远山含笑,眼若秋水横空,英挺圆润的鼻梁下,一点朱唇更是神来之笔。无可挑剔的五官恰到好处地组合到了一起,那我只能说美绝人寰!张涛没有见过貂蝉、西施,也没有见过昭君、玉环,但是张涛可以肯定,即使是这传说中的四大美人复生也难及柔雨飘之万一!

今夜,张涛更惊奇地发现,真正让他感到震撼的,还不是柔雨飘的相貌,而是她的神韵!月光下,那感觉如梦似幻,张涛实在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张涛觉得自己已经有点神志不清,只知道呆呆地看着柔雨飘,脑海里有两个字渐渐开始变得清晰——月神!

“涛儿,怎么这么看我?”柔雨飘的声音几不可闻,两朵红云急速在脸上攀升。

“雨飘,你真的很美,很美……”

四瓣嘴唇紧紧地结合到了一起……

月光下,柔雨飘的肌肤泛出洁白如玉璞的光辉,一颦一笑,举手投足,乃至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地让人赏心悦目,于是一切就这样发生了……

“涛儿,天快亮了,抱我回去好吗?要是被人看到,那可羞死了!”柔雨飘雨露初承,娇慵无限地说道。

“呵……呵……雨飘姐多虑了!普天之下想要不被我发现而走进我周围的人恐怕还没出生哪!不过既然娘子不想在待在外面,那我们就进房间好了。”张涛说着,也不见有什么动作,两人连带着衣物原式不变全部都无声无息地飞了起来,进入了张涛卧室所在的小阁楼。

“对了!涛儿,你的武功……”柔雨飘担心地问。

张涛笑了笑,爱怜地说道:“雨飘姐放心,没事的。况且就算和你那个真会失去武功,我也心甘情愿!”

柔雨飘终于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道:“没事就好,不然叫我怎么安心啊!”

“还有,涛儿今天‘百花’她们要来,你准备怎么办?”

“我不是说过了吗?还能怎么样呢?倒是我很牵挂一个人。”张涛显得有点无奈地说。

柔雨飘直视着张涛的双眼,悠悠地说道:“是她吗?都说男人对于自己的第一次,都是很难以忘怀的。”

“雨飘姐吃醋了?”张涛嘻皮笑脸地问。

“我才不会那么无聊!我只是在想,既然你对她还有感情,就应该要为自己留条路。”柔雨飘斜瞟了张涛一眼说道。

“处理完眼下的事情,我想去兰州看看她,至于到底要怎么办,到时候看情况再说吧!”张涛长叹了一声,又说道:“唉……其实,我真的很对不起她们的!”

柔雨飘轻抚着张涛的脸颊,柔声安慰道:“涛儿不要难过了,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好了,况且那也不是你的错!”

张涛按住柔雨飘的素手,真诚地对她说:“谢谢雨飘姐!”

天还没亮,张涛早早就已经起床,作了一番吐纳之后,张涛觉得自己功力又精进不少,精神亦为之一振。

环宇公司北京总部一座可容纳万人的大厅内,曾经和张涛有过关系的女人们,除了柔雨飘、牡丹、海棠和陈思雪四人,其它都已经到齐,而这时张涛还没有来。

众女都在窃窃私语,讨论着自己可能的将来。自从张涛离开兰州分站之后,在场的众女就都没有见过他。而张涛和和风一战昏迷后,张家又把消息封锁的很紧,除了有限的几个人之外,就连在场的“百花”们也不知道张涛到底怎么样了。

一连半年没有张涛的消息,“百花”们几乎都已经绝望了,谁都没有想到会在这个时候得到张涛的消息,并且张涛还约她们到这儿来见面。就在众女都认为自己大有希望,对未来充满信心的时候,一组组画面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像放电影般,出现在各自的脑海中。而这些画面正是张涛离开兰州分站一直到现在的所有经历。

不用说也能知道,这一定是张涛的杰作。

张涛最后还特别强调了他现在的样子,把他现在丑到了无以复加的样子深深地印到了众女的脑海中,引来众女一阵尖叫。就在众女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瞬间,一个问题突然出现在众女的脑海中:你愿意和这样的一个人一起生活吗?

众女的潜意识中立刻否定了,没有一个例外!

一声长长的叹息自众女耳边响起:“我们还是不要再见面了吧,希望我还能在你们的潜意识里留下一个好的印象,不论你们今后是不是还记得我,我都衷心地祝愿你们能快快乐乐!唉……”

张涛说着,虚空中一阵强大到无法形容的能量波动,已经向着众女笼罩过来,众女一个个带着满脑袋的问号入定而去。

张涛知道等她们再一次醒来,她们就将成为“天级”高手,同样也不会再记得“张涛”这个人,甚至被他毁掉的处子之身也会完全复原。

在她们的生命里,所有属于“张涛”的东西,都将消失得无影无踪……

张涛看着入定中的众女,再一次长长地叹息了一声,扪心自问道:“我这么做到底是对,还是错呢?”

终究,还是没有人能回答他的问题,一切就等着时间来作最终诠释了。

第七章 相思难忘

青翼传情,香径偷期,自觉当初草草。未省同衾枕,便轻许相将,平生欢笑。怎生向、人间好事到头少。漫悔懊。

细追思,恨从前容易,致得恩爱成烦恼。心下事千种,尽凭音耗。以此萦牵,等伊来、自家向道。洎相见,喜欢存问,又还忘了。

兰州城东郊有一家名为“红豆咖啡”的咖啡吧,咖啡吧是一幢坐北朝南的两层小楼,连上小楼周边的草坪,总占地总面积约有一千平米。

提起这“红豆咖啡”在兰州可以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因为这家咖啡吧里的咖啡口味十分别致,很吸引人;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因为咖啡吧的女老板!

此女带着家人来到兰州不过半年时间,就荣登兰州十大美女榜榜首,追求都可以以万人计!虽说此咖啡吧中的所有食物都是正常价位的数十甚至上百倍,但每天依然爆满,当然大都数消费者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的男人!

在这么多形形色色的追求者中,当然不会没有不规矩的那种人。不过,这些人没有一个能给此女带来多大麻烦,反而一个个都被人整得惨不忍睹。有传闻说此女有很硬的后台,但是却没有人知道她的后台到底是谁。久而久之,再敢闹事的也就少了。

今天中午“红豆咖啡吧”来了一个奇怪的人,说是奇怪那是一点也不为过。此人全身上下除了双眼之外,都被包裹得严严实实,身上还披了一件古典式的大披风,连身材都看不出来。虽说现在是冬季,多穿点也是应该的,但也没有必要打扮得这么另类吧!

说白了,其实此人也并不想穿成这样,实在是有着不得已的苦衷。

什么苦衷呢?还不是背后长几只翅膀!知道他是谁了吧?

不错!他就是来兰州找陈思雪的张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