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_第55节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_第55节

作者:云浪 发表时间:2018-11-04 09:41:11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6:25
上最先进的仪器,探得的结论是:

张涛,男,心率:0点0一次/分,不需要呼吸,不需要食物,能够直接从空间中提取维持生命所必须的能量,新陈代谢速度为正常人千分之一,脑波强度为正常人二万倍,身体所有器官皆呈能量态,能量纯度为百分之九十九……综合以上,得出结论:此“人”不属于人的范围!

第一时间得知这个所谓的结论的张涛,几乎没有经过大脑思考,反射性地一脚踹在机器上,大骂道:“你算老几?敢骂老子不是人?我踹死你!”

一边的陈艳去根本来不及阻止,只见眼前一阵火光、电光乱闪,又闻劈劈啪啪一阵乱响,这台价值十亿金币的机器就此报废!

在场的张兴华、张世雄夫妇、牡丹、海棠和柔雨飘,包括张涛本人,看到眼前这台机器的惨样,都不由呆了。

陈艳云也同样呆了呆,不过很快又笑道:“涛儿好霸道的‘佛山无影脚’!”听语气是一点也不伤心这台价值十亿金币的机器。

一听陈艳云这话,除了张涛,众人不由放声爆笑。张涛自己也不明白自己情绪怎么会突然失控,当下也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嘿嘿地呆笑了几声。沉闷了一个月的空气因为这件事情,竟意外地轻松了不少。

从来都缺少幽默感的张世雄,此时也幽了一默,添油加醋地说道:“不知道奶奶有没有给这台机器保险?如果没有那可就损失惨重了!”说完还装模作样地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我说世雄啊!叫我怎么说你呢?都这么大人了,怎么就是不长进!你也不想想,全国八成以上的保险公司,或明或暗都是张家的产业,就算保了险,又能怎样?难不成还真要他们赔?”张兴华一脸“孺子不可教也”的表情,连连叹气。

以张涛的聪明,自是不可能不知道这些都是大家在以另一种方式关心他,爱护他。张涛心中自是感动之极,只觉得鼻头有点发酸……

年关将近,张家众人除了张涛和柔雨飘,无一不在为了各种各样的事情而不停地忙碌着,就连牡丹、海棠也被扯了进去。

昨晚下一夜大雪,到了早上还是一点也没有要停的意思,鹅毛般的大雪花,偶尔还夹着几颗冰颗粒,义无反顾地从高高在上的天空中扑将下来。被城市大楼禁锢了的空间,因为这场雪而显得生动不少,平添了几许生气。平日时喧嚣的城市今天显得有点宁静,往日如游鱼一样在天空中不停穿梭的飞车,今天居然也只剩下零星的几架在苟延残喘。

张府偌大的庭院中铺了厚厚的一层积雪,今天张涛心情出奇地好,还特意还叫人千万不要把这些雪弄掉,真不知道他想干点什么。

张涛穿着一身宽松的白色练功服,虚虚地盘坐在院中的雪地上已经有了很长一段时间。

张涛感到自己身心俱已得到了很好的放松,看着依然灰暗的天空,张涛隐约感觉到了什么,朦胧中似乎有一片金色的亮光,在脑海的最深处向着遥远的他飘过来。张涛沉浸在这种奇异的感觉中,就在亮光将要接近他的时候,张涛听到了重物挤压积雪而发出的“吱吱”声,脑海中的异象顿敛。

张涛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他明白自己已经失去了一次进军更高级别武道的绝好机会。张涛不由暗想:“雨飘姐啊,雨飘姐,你来的可真不是时候啊!”不过他心中不但绝无责怪柔雨飘的意思,反而回过头面对着柔雨飘爱怜地说道:“雨飘姐,你怎么不多睡一会?”

柔雨飘脸上没来由一红,嗔道:“你还说,你起来了都不叫我。看,现在都快十一点了,刚刚我走过来的时候还有两个女佣躲在暗处偷笑呢!”

张涛不解道:“这有什么好笑?”

柔雨飘的脸更红了,忸怩道:“涛儿不是有‘心眼’吗?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

张涛呆呆地看着柔雨飘现在的样子,不由心神俱醉。

自从得到柔雨飘的身体之后,她在自己面前越来越像个涉世不深的少女了。

“还没看够啊!”

“啊!噢!我不是对雨飘姐说过吗,对家里人我是不会再用‘心眼’的。”张涛说话有点局促,看来张涛最近虽然武功进步不少,但在感情问题的处理上依然很低能。

柔雨飘笑意盎然地看着张涛,心想:“涛儿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可爱!”

张涛被看得浑身不自在,一个坏念头突起,趁柔雨飘不注意之际,暗捞了一大把雪,猛地塞进了柔雨飘的衣领里……

“啊……”柔雨飘条件反射地大叫一声,高分贝的声音让明里暗里保护张府的众人个个都吃了一惊,要不是张涛及时阻止,恐怕立马会有人冲进来。

看着远处一脸坏笑的张涛,柔雨飘不由火起,俯身抓起一大把雪,捏了一个雪球向张涛掷了过去。张涛自是轻松避过,反手也向柔雨飘丢了一个雪球过来。

柔雨飘眼看张涛丢过来的雪球来势汹汹,而且避无可避,当下干脆就站着不动,准备硬受一记。没想到雪球来到柔雨飘面前突然凌空顿住,而且“啪”地一声爆开,溅了柔雨飘一头一脸。

柔雨飘哪里肯依,娇嗔道:“涛儿欺负姐姐不能用武功是吧!你也不准用!不然我就不玩了!”

张涛只好乖乖受教,时不时地还要故意相让,让柔雨飘掷中几下,没多久就已经满脸冰屑,一代大侠形象尽毁!张涛心里那个苦啊!

玩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两人都已尽兴,张涛轻拥着柔雨飘坐在雪地上,轻声问道:“雨飘姐,佣人们刚才说什么了。”

“小少奶奶怎么还没起床啊?去!去!去!小孩子不懂就不要多问!小少爷和小少奶奶晚上那么辛苦,起晚一点很正常的。”柔雨飘学着两女佣的声音说道。

张涛听了不由哈哈大笑,怪不得柔雨飘刚才那么羞涩。想想啊世界第一美女,一言一行莫不是众人典范的柔雨飘,先是被人当人懒虫,再被人以闺房中事开涮……

好不容易等张涛笑声停了,柔雨飘红着脸,小心翼翼地问道:“涛儿,我有件事一直想问你,可是……”

“是不是关于那畜生的事情?雨飘姐一定在奇怪为什么我不去找他报仇是吧?”张涛的脸色有点阴沉。

“嗯!”柔雨飘点了点头。

“其实这也没什么,以前我功力不够找他也是送死,后来有了功力之后却又一直没有机会。那天意外地遇到他却又没及时认出来,加上那天我过于担心思雪,所以没能称机干掉他。本来我是要走遍天下去找他的,但事有轻重缓急。近来我一直有种危机越来越近的感觉,所以我想先把家人的功力提上来再说,毕竟那家伙他是跑不掉的,杀他只是早晚的事情,而我的家人是绝对不容许再有任何闪失的!”

柔雨飘理解地点了点头。

张涛又接着说道:“其实我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能陪你们的时间也是越来越少了。我总有一种感觉,九大高手一定还会再卷土重来!还有就是雨飘姐你武功的问题,解铃还需系铃人。找和风自是不可能,况且他也不见得能行,只好我去一趟东海,从最根本上来解决这件事。”

柔雨飘轻抚着张涛的脸颊,心痛地道:“涛儿身上背负了太多太多的责任,涛儿年龄还小,本来不应该插进来的,姐姐知道涛儿很辛苦!我的武功有没有都无所谓,涛儿千万不要为了我而冒险,要是万一涛儿有个三长两短,姐姐也不想活了!”

“放心吧,雨飘姐!以我现在的武功,放眼天下,谁与争锋?”张涛一脸傲然地说道。

柔雨飘知道张涛的能力,也了解他的决心,当下轻叹了声:“涛儿千万要小心!”

“当然,我会小心的!”

“……”

恋爱中男女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两人又温存了一阵,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雪不但没有停,反而有越下越大的趋势。都说瑞雪兆丰年,对今年是否也同样适用呢?

正和柔雨飘温存中的张涛渐渐感觉到了一股来自天地间的压力,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张涛脸色顿变!

“涛儿,你怎么了?看起来脸色很不好的样子。”柔雨飘关心地说道。

“看来今天就要有大事发生了,雨飘姐我不能在再在这儿了,我要出去看看。”张涛道。

柔雨飘盯着张涛的双眼,柔声说道:“涛儿,你自己千万要多加小心!”

张涛重重地点了点头,道:“我知道。”接着一闪身人就已经不见了。

张涛轻易穿过阴沉沉的云层,站在数千米的高空中像往常一样全力施放出心眼,并且尽可能地静下心来去感受压力来源的大体方位。当然这个方法一直以来都没有见效,不然张涛哪有心情等到今天,早就去找了!事实上他今天也确实没有抱太大的希望。

不过往往事实最会和人开玩笑,就像现在,它就已经和张涛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张涛居然隐约感觉到压力来自于西方!

事到如今,张涛已经不可能再退缩,只有凭着感觉走一步算一步了!当下,张涛以真气在自己身周布下了一个真气罩,运起内力直向西飞去。

今天的张涛早已经不是昔日吴下之阿蒙,七个月前张涛飞行的时速,最快也就是三百公里/小时。现在张涛虽只用了六成功力,但飞行的时速却提升到了一千公里/小时。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

张涛越飞越远,到月上中天的时候,昆仑山已经近在眼前。直觉告诉张涛,他的目的地已经到了!

慑于对方的未知和强大,张涛不敢冒进,怎么说小命也是自己的,这东西要是挂一次,就什么都玩完了。张涛也没有全力用出“心眼”,毕竟“心眼”这东西是精神力强大之后带来的副产品,还有很多不确定性。谁也不能肯定张涛用“心眼”偷窥别人,别人就一定不能发现他!

据张涛自己揣测,如果有人精神力能和他比肩的话,那么心眼是极有可能暴露的!当然普天之下精神力能和张涛比肩的人物肯定是屈指可数,不过眼前的这个未知事物却恰恰是其中之一!

张涛认准大体方向,气机内敛,小心翼翼地前行。大约十分钟之后,张涛就走到了当日朱诚狂轰滥炸的树林外围。对于朱诚的事情,张涛并不了解,初次看到这坑坑洼洼的地方,张涛下意识里极为反感!这地方就像张涛所讨厌的蛤蟆一样。

不过这里蕴藏着的无与伦比的魔气却激起了张涛强烈的好奇心,同时也让张涛原本就紧崩的心弦不由又紧了几分。

这究竟是什么地方?怎么会有如此强烈的魔气?张涛不明白,也急欲一窥究竟。

这块地方方圆不过百里,张涛虽然放慢了速度,但几分钟之后还是顺利地到达了它的中央——一块相对较平整的地方。

张涛伏身躲到凹处,偷目望去,他看到了跪着的九大高手。

张涛微微一惊,暗想:“原来这帮人渣都在这儿?他们这是在搞什么鬼?”

张涛心念千转,隐隐觉得这事的幕后一定还另有文章,然而他就是无法捕捉到那一纵即逝的灵感,张涛不由有点头大!

这时月正中天,和风的话突然响起:“张涛,你既然来了,为什么不出来?这样缩头缩脑真是有辱你张家门风!”

张涛一听心中极为震惊,心想:“这怎么可能,凭他那点把戏,他不可能发现我的,这是怎么回事?不会是诈我吧?”

事实上凭和风自己是不可能发现张涛,不过“它”就不同了。和风之所以知道张涛来了,那都是因为“它”。

当然这些张涛目前还是不可能知道的。

“张涛,你不出来难道还要我请你出来不成!”

和风的语声有点怪异,带着阴惨惨的味道,敏感的张涛立刻发现了这一点,然而他一时之间也想不出什么道理,只好作罢。事实上和风这种语调是修炼了天魔的“阴”诀之后露出的表相,这叫张涛如何能知?

本来张涛还有点顾忌那个未知的事物,不过看现在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不过是九大高手,这九人的功力虽说都是一时之选,但和现在的张涛相比,那无疑是天壤之别!就是九人的功力加起来,张涛也不会放在心上。

不过张涛依然没有狂妄自大,而是先施出心眼,打算弄清楚情况再说。常言说得好: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嘛!

可惜结果大出张涛意料,心眼居然无法测知这九大高手中任何一个的心思!

张涛眉头挑了挑,心中暗暗盘算着:“眼前的事情决计不简单!可能还是针对我一个的计谋!”张涛撇了撇嘴,虽然明知其中有问题,但自恃神功却也不怕。

张涛心道:“为什么要用计?大概不外乎两个原因:一敌强而我弱,不得不用;二是以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利益。从眼前的情况来看,我强而和风弱者居多,我怕什么?”

想是这么想,但怪就怪在张涛以心眼搜遍一百公里方圆也没看出他们计在何方?

也正是这一点让张涛心中没底。

这些说来话长,其实不过都在张涛一念之间。张涛眼看再也藏不下去,当下也就不再躲避,长身而起,讥笑道:“没想到你和风作了几个月缩头乌龟,能力倒是长进起来了!”

“废话少说,今天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就你们几个?”张涛不屑地反问,说着伸出食指在身前摇了几摇,接着阴阳怪气地道:“NO!NO!NO!不行!差太远!”

“你……”修炼“狂”字诀的魔刀尊者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