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 >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_第58节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_第58节

作者:云浪 发表时间:2018-11-04 09:41:21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2:44
个张涛有什么好,我女儿可是兰州第一美女,他张涛除了有点钱,还有什么地方可以配得上我们家思雪……”

话还没说完陈思雪猛地坐了起来,一时之间真气勃发。刘惠琴哪料到这招,猝不及防下立刻被震飞出去,当场就摔了个灰头土脸。好在陈思雪也是无心的,真气只是不小心中溢了点出来,因此刘惠琴倒也没受太严重的伤。

陈思雪本人也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她本来就一直很孝顺,见妈妈被自己震飞了出去,哪还再顾得上生气?急急忙忙就跑过去把刘惠琴扶了起来,焦急地说道:“妈,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真的没事。”刘惠琴好不容易慢慢爬了起来,口中虽说没事,嘴角却挂出一丝鲜血。

陈思雪一见,立刻就知道刘惠琴已经受了内伤,不由更急了,喊道:“爸,你快来啊!妈妈受伤了!”

“什么?”陈明达一听,立刻从沙发上跳起,向着陈思雪的房间冲了过来。“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啊!”陈思雪急得都快哭了。

“我真的没事,只是内腑受了点伤,调息一下就没事了。”刘惠琴笑了笑,安慰两人道,说完后就径自盘坐下来调息。

刘惠琴可不傻,内腑受伤,即使不重,也要尽快治疗,不然很容易留下暗伤的。这暗伤治起来可就不是一般的麻烦了。

一边的父女两人见刘惠琴可能真的没事,一颗悬着的心立刻放下不少。

“到底是怎么回事?”陈明达追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当时妈按着我的肩膀,说张涛配不上我。我一急就坐了起来,接着妈就飞了出去。”

“把手伸出来。”陈明达板着脸说道。

“怎么了?”陈思雪虽然不明白,但还是乖乖地把手伸到了陈明达面前。

陈明达伸出两指,轻轻扣向陈思雪的脉门。没想到在陈明达的手指离陈思雪的脉门还有半寸时,就被一股真气轻轻地弹开。

陈明达不由动容,失声道:“好强的内力!”

“雪儿不要害怕,放轻松一点。”陈明达安慰道,说着运起内力,再一次把手指按向了陈思雪脉门。

陈思雪依言深深地吸了口气,平静了一下心绪。陈明达的手指终于按到了陈思雪脉门上,半晌,才一脸惊奇地说道:“不可能,不可能,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怎么了?”陈思雪紧张地问。

“你的功力已经达到‘天级’了!”陈明达肯定地说道。

“这不可能!”陈思雪马上否定道。

“我也觉得很不可能,可这是事实!雪儿,这些天你是不是有什么奇遇?”陈明达问道。

陈思雪仔细地想了半天,才说道:“没有啊!”

“真的没有?你再好好想想!”

“真的没有!”忽然陈思雪脑中灵光一现,失声道:

“难道是他!”

“谁!”

“张涛!他能打败和风,普天之下恐怕也只有他有这个能力!可是他又是怎么在无声无息中做到的呢?又为什么要这么做呢?”陈思雪沉默了,不由仔细地回想起那天的事情来。

沉默,时间在沉默中一分一秒地过去。

“难道他真的有什么苦衷吗?”陈思雪暗暗地问自己,然而她却怎么也得不到一个明确的答案!

这时刘惠琴终于调息完毕站了起来,问陈思雪道:

“思雪,可以把事情跟爸爸、妈妈说说吗?”

陈思雪无言地点了点头,细细地从她和张涛邂逅,到离开张家,再到前几天张涛的到来,说了一遍。说着说着已经泪如雨下,泣不成声。

“照你这么说,那个张涛真是够花心的,偏偏思雪却还爱着他,是这样吗?”刘惠琴谨慎地试探道。

陈思雪无言地点了点头,意思显然已经是默认了。

“怎么可以这样?就算有财有势也不能这样啊!不行,我要去张家,跟那个张涛好好地评评理!”直率的陈明达听得大是火起,当场就要去找张涛评理!

“不要!”陈思雪哀求道,“其实这一切都是我一厢情愿的,张涛身边有那么多女人,哪一个都比我漂亮,我又算得上什么呢?他能那么远来看我,我也该心满意足了,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陈思雪用衣袖擦干眼泪,神情万分凄苦。

陈明达和刘惠琴两人面面相窥,面对这种事情,他们也没了主意。

只可惜他们并不知道如果陈明达真的去找张涛评理,那恐怕又是另一番结局,后来的许多事情也就不会发生了。

也许这就是命运吧!

第二章 海底世界

就在陈思雪调整好心态准备开开心心过个新年的时候,她在网上得知了张涛要娶牡丹、海棠和柔雨飘三人的消息。

刹那间陈思雪只觉得如被五雷轰顶,眼泪再也止不住地往下流,口中无意识地喃喃自语:“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原来那天他来找我,是真的想娶我啊!为什么?为什么?”

而十五天后的张涛大婚的日子,自然也就成了陈思雪永远的恶梦,她不知道那一天自己是怎么过来的,只知道心很痛,很痛,痛得让她无法呼吸!红肿的双眼已经流不出一滴眼泪,因为她的泪水早已经流尽。

正月十六,刘惠琴发现已经憔悴得不成人形的陈思雪病倒了!陈明达夫妇虽然心疼,却是毫无办法。

而陈思雪那个上中学的弟弟,在得知自己姐姐的病多少和那个张涛有关的时候,这个十多岁的少年愤怒了。他暗暗下定决心,长大以后一定要找到那个张涛,并且要他好看!

然而可怜的张涛对这一切却并不知情,以前保护陈思雪的两个家丁,在咖啡吧的那次事情之后就被张涛招了回去,因为张涛觉得不久就会变成“天级”高手的陈思雪,实在已经不再需要别人保护了。

一切的一切似是冥冥中自有定数,缘分这东西,真是一点也勉强不得!

千米高空中的张涛和三女一直温存到天明,欢爱过后的三女个个面泛桃花,初经云雨的牡丹,更是显得娇艳无方。

此时张涛心中满是幸福,高兴的不单单是拥有了三女的身心,更是为三女姐妹同心,雨露均分,关系越发融洽而欣慰。

“看来是到了解决那件事情的时候了!”张涛把目光放到已经泛起鱼肚白的天际,在心中暗暗对自己说。

“涛儿,你在想什么?”柔雨飘轻声地问。

张涛爱怜地抚摸着柔雨飘的脸颊,柔声说道:“在我心中一直有两件事情,现在时机已经差不多了,我也该去做个了断了!”

“涛,是什么事情?可以说出来让大家听听吗?”海棠一脸企盼,嗲声嗲气地说道。

张涛强自露出一个笑脸,神色中流露出压抑着的伤感道:“没有什么不可以的,这两件事情其实你们也都知道的。一件是杀了靳冬为萍儿报仇,再一件就是帮雨飘姐恢复武功。只要办完了这两件事情,我们就可以纵情山水之间了。说真的,有时候我真的觉得很累!”

“涛儿,听姐姐一句话好吗?”柔雨飘关切地说。

“雨飘姐,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放心,我会小心的。

靳冬那儿我想不会有什么问题;至于去海底,其实那也不单单是因为雨飘姐,还因为我对狂刀和傲剑有过一个承诺。

“以前狂刀和傲剑曾说过,在这个世界上另有比它们还要强大的五行之气存在,而东海的那个就是其中之一。

此次前去,我一定会量力而为,如果事情真的有难度,那我是不会强自出头的。“

“涛,你要小心点,千万要记住家里还有人在等着你。”牡丹深情款款地对张涛说道。另外的两女也一脸深情地看着张涛点了点头。

“嗯,我知道!”

张涛背了一个包包,其中有从和风那儿得来的那个木匣子,和跟了他十几年的兽王之卵,在三女的祝福声中渐渐远去。

他心里明白,此去绝对没有他自己说得那么轻松,他有一种预感,一定会有不寻常的事情发生!

张涛本来打算先去找靳冬,后来想想还是先让他痛苦一阵子好了,毕竟对张涛来说,现在杀了他真比踩死一只蚂蚁还要简单!像这种简单到没有一点挑战性的事情,做起来一定是很无趣的!

张涛傲立在海边的一处悬崖上,清冷的海风吹得他的衣袂飘飘而举,远望直似欲乘风而去。

张涛思感向四面八方扩散开去,果然不出他所料,远处马上就有一股不弱于他的精神力向他示威。张涛嘴角撇出一丝笑意,尽量地向那股精神力发出友好的信息。

“我不会也不想伤害你,只是我夫人中了毒,需要你帮个忙!”

不想那股精神力居然能明白张涛的意思,而且还回应道:“你是我近万年的生命中接触过的第二个人类,我不想伤害你,你早点走吧!”

张涛嘴角的笑意更浓了,对它说道:“你也是我近二十年的生命中接触过的第一个非人类,而且看来你并没有我想象中的坏,所以我也不想伤害你,我只是想让你帮个忙。”

“人类!你的事情我全都知道,而且我很欣赏你。不过我不能帮你,如果我帮了你,那后果绝对不是你所能想象的。”

张涛仰天打了个哈哈,说道:“真没想到你的思维一点也不逊于人类!说吧,你有什么条件?”

“人类,看来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了。也罢,只要你打败了我,并且承诺答应我一个条件,那么我就帮你这个忙!不过人类,我可告诉你,如果你败了,那么就只有死路一条!”

张涛想也不想,道:“直说吧,你要我答应你什么条件?”

“如果你打败了我,我自然就会告诉你。不过我提醒你,这个条件也是让你夫人恢复武功所必须付出的代价!

就我所知你夫人并无性命之忧,所以我劝你想清楚。一则你不见得能打败我,如果你败了那只有死;二则即使是你胜了,那也不见得就真是好事。人类,放弃吧!回去好好过你的日子。“

“它”说得很诚恳,这一点张涛能感觉得出来,然而张涛怎么能够就此放弃?果然,张涛摇了摇头,坚定地道:“好意心领了,不过大丈夫事有所为,有所不为。如果今天我真的就这么放弃了,那么我会后悔一辈子的!”

“人类,我真的很佩服你!既然这样,那么你来吧!”说完这股精神力倏忽便已不见。

张涛调整好心态,认准大致方向,破空而去。

“应该就是这儿了!”张涛离海平面十米高的空中,看着波光粼粼的海面,自言自语地说道。

张涛不再迟疑,运起内力,在身体外形成一个直径二丈余的高密度真气罩,使了个千斤坠缓缓向海面落下。

蔚蓝的海水一碰到张涛的真气罩,立刻被逼得四散开去。真气罩中的张涛不敢大意,全力催动“心眼”,监视着自己周围每一种可能对自己不利的生物。

张涛越往下落,给他的震撼也就越大,海底世界和陆地世界真的不一样!很美!很美!

各种漂亮海洋生物在张涛的真气罩边游来游去,即使明知道它们中间不少都带着很大的危险性,张涛还是情不自禁地喜欢上了它们。当然这其中不乏它们再怎么危险,也无法伤害张涛本人的因素在内。

渐渐地张涛感受到的水压越来越大,在到达万米深的海底的时候,他真气罩的直径已经只剩下丈余。而此时张涛的目的地却还没有到,“它”还在张涛眼前这条海沟的最深处,垂直距离还有五千米!

张涛不由摇头苦笑,心中暗想:看来那个留下木匣子的人,也是大大的不简单啊!就凭他能独自下得这万米深海,至少也就有我五成功力!看来那个“它”真是不好对付啊!

不过想归想,张涛却是一点也没有气馁,反而还激起了他全力一拼的无上勇气。

张涛当场功提八成,真气罩猛地扩展到三丈开外,毫不犹豫地向着眼前的海沟落了下去。

到了目前这种深度,张涛的四周已经是漆黑如墨,如果不是“心眼”,就是以张涛的目力也不可能看到十丈之外。不过很可惜,张涛的心眼也不是万能的,至少关于“它”的一切,张涛就一无所知。

虽然以张涛为中心的百里方圆内,绝大部分的情况都在张涛的掌握之下,但是这百里方圆中,就有那么一块地方是心眼怎么也无法看透的,而这个看不透的地方,自然就是“它”的所在地了!

经过一番跋涉,张涛终于来到了海沟的最深处。以张涛八成功力催出的真气罩,直径只剩下一丈多一点点。

此时“它”的声音又在张涛的脑海中响起:“人类,你功力虽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强大,但是却还不足以赢我。

听我一句,回去吧!我待的这个地方虽然有你想要的东西,但是事关全人类的未来,我绝对不可能成全你,回去吧!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张涛听了这话,一点也没有以为“它”是在夸大其词,张涛相信“它”的实力!

张涛非常诚恳地回应道:“你说的我都相信,但是我绝不可能退缩!范熟已经死了,雨飘姐的功力是否能够恢复的确已经不是很重要了,但这终究是一个遗憾!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可以让雨飘姐功力恢复的东西,或者我不知道那个东西的存在,那也就罢了。然而现在我不但知道有这种东西的存在,而且还来到了它的面前,虽然有阻力,但是我可以争取啊!

“如果我努力之后依然失败了,那我无话可说。可你要我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邪恶天使与能量战神】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