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躲不开的桃花运 >躲不开的桃花运_第77节

躲不开的桃花运_第77节

作者:魏育民 发表时间:2018-11-07 20:42:1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10
是一批批涌来,拼命冲杀,双方损失都很大,龙宇新和云儿、莉儿也伤痕累累,满身是血。

突然,一声巨响,一座大山崩裂开来,裂口处飞出一只虎面人身口吐人言的怪物:“龙宇新,你现在已经无路可走了,马上带着你的全部人马退出天界,否则我让你形神俱灭!”

第一卷 第五十九章 援救船王
(更新时间:2005-8-21 21:52:00  本章字数:6385)

龙宇新哈哈大笑起来:“你觉得你就赢定了吗?我希望你好好考虑一下,马上俯首称臣,还可以保留你们飞虎一脉,如果一意顽抗,这世界从此就将再无飞虎一族了!”
“这山是飞虎所开,这世界也是飞虎的天下,我正想统一这个世界,正好,你给我扫除了魔、神两界,省得我再去征杀了,你也只能当飞虎的点心了!”说着仗剑向龙宇新扑来。

龙宇新立刻挥刀相迎,“咔”地一声巨响,刀剑相撞,火花四迸,瞬间一条青龙在火光中隐现,龙爪往虎头怪头上一搭,抓住脑袋一抓就给把虎头撕成两半,虎头怪大吼一声,当时就倒在地上不能再动了。
ωωw^∪МDtxt^còm¥ūМd/tΧt小说*下载
龙宇新急忙挥刀去砍,却听见天神又喊了起来:“主人,刀下留命!这虎神乃是这世界的镇妖之神,尽管犯了主人,也命不该绝!请主人饶他一命,我劝他归顺主人就是了!”

一听这话,众飞虎都落到地上,跪了一地:“愿受主人驱使,请饶大王一命!”

龙宇新谈了口气说:“好吧,我可以饶他,但他现在这个样子,还有命吗?”

话音刚落,那虎头怪竟奇迹般地站了起来,抖了抖身子,竟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身上完好无损。看见龙宇新他“扑通”跪在了地上,双手抱拳:“主人,飞虎帮随时听您调遣!” 说完拿出一只小玉佩:“这是我们的帮主符,现在交给您,今后您就是我们的帮主!”

龙宇新笑了:“你是不是又糊涂了,我能给你当这个帮主吗?帮主还是你当,今后多为这世界多想点就可以了!我什么时候有事再找你!”说完把云儿和莉儿一搂,三个人又朝前走去。

虎头怪和飞虎朝龙宇新走去的方向跪着,久久不愿起来。

2010年的夏天,在中国南海浩瀚的大海上,一艘四千吨的游船在破浪前进,突然,值班的大副冲进了船长室:“郭船长,前面和后面都出现是几艘海盗船,咱们已经没退路了!您看怎么办?”

“马上发警报,调保安做好准备!”郭船长沉着地说。

“是不是通知一下欧阳老总,看海盗的架式,他们知道老总在船上!”大副提醒船长。

“我这就去告诉他!他带来的人里说不定也会有几个高手呐!看来我们今后得在船上装备些武器了,这条道不太安全呵!”船长说着就冲出船长室,朝旁边的总统套间跑去。

西班牙籍的华人后裔欧阳明是名闻世界的一位船王,他现在有一百二十多艘,五百多万吨位的散装和集装箱货轮、大型油轮航行在世界各大航线上,他这次带着妻子是到中国台湾寻找从小被人劫走的女儿小月的,他们在台湾转了近一年,也没发现劫走女儿的那个魔头的足迹,他们泄气了,只好决定离开这伤心的地方。

令他们欣慰的是在大陆的福州市他们竟招到了五位长相极好,武功极佳的女保镖。其中的颜如雪不但面容姣好,而且和他的夫人冷若冰一见如故,很快就成了她的难舍难分的小伙伴,哄得一向整天愁眉不展的冷若冰竟笑声不断,病也去了大半。

如今颜如雪正偎在冷若冰的身边,泪眼婆娑的听欧阳明讲着他们的创业的经历和他们的唯一的孩子小月丢失的经过。

那是在十六年前,他和夫人刚刚创业之初,他们经营着仅有的一条一万五千吨的莎士比亚号散装货轮,从日本向中国上海运送钢材,船在日本出海不久,他们就从海里救了一位已经奄奄一息的年轻的中国姑娘,姑娘说她姓杨,名叫丽珠,是被人拐卖到日本一个妓院的。她半夜逃了出来,想找条船回国,不料被人家追了上来,万般无奈她才跳的大海。

休息了几天,姑娘的身体恢复了,情绪也好了许多,成天抱着刚刚学会走路的小欧阳月嘻嘻哈哈逗她笑。冷若冰见她和孩子挺有缘,加上我们二人自己经营货船,事也挺多,就放心地把孩子交给了她。不料在上海船一靠岸,大家正忙着联系卸货时间的时候,她却带着孩子跑了。事后我们接到了一个电话,她开出了条件,要我们拿现在一船的钢材和莎士比亚号货船,在台湾基隆码头交换孩子。

这时他们才知道他们已经上了人家的圈套了,那女人是有备而来的,她用的是苦肉计。

船,我们认给了,可那钢材是中国军方制造军舰急用的东西,货是人家的,我们有什么权利给送人?尽管内人已经哭得昏过去几次,但我们还是决定不答应她的条件。

孩子从此不见了,夫人也为次作下了病,从此失去了生育的能力。

这二十年来,他们花了几千万美金寻找孩子,都没找到,现在已经心灰意冷了。

刚讲到这,郭船长慌忙跑了进来:“总裁,我们被海盗包围了!”

欧阳明听了脸色一变:“他们怎么会盯上我们的?你们过去一向不是很安全的吗?”

“不知道,是不是在台北补水时被人给盯上了?”船长猜测地说。

“马上组织力量,别惊了船上的游客!”欧阳明说。

“等等,时间拿捏的这么好,不会是在台北被盯上的,我估计船上有他们的卧底,走,我和赵大副去各舱里看看,先把卧底清除了,免得到时候他们里外夹击!欧阳叔叔马上跟大陆军方联系,请求他们援助。另外马上把船上所有的武器集中起来,一是为了抵抗海盗,二是避免有人趁火打劫!”颜如雪从冷若冰的旁边站起来沉稳地说。

“大陆军方离这太远,这已经离菲律宾较近了,是不是请他们援援手?”船长说。

“指他们?别想了,就他们跟海盗勾勾搭搭的,专门在南中国海制造事端,袭击中国船只,估计海盗就是他们装扮的!还是另想办法吧!”

颜如雪不再说什么了,他扯着大副,带着自己的几个姐妹开始检查船舱。

枪支集中起来了,保安也选好了位置等待海盗的到来。颜如雪和她的姊妹寻找内奸却查完了所有的船舱也没有什么结果。这时,保安已经和海盗接上了火,两只海盗船已经被打沉了,剩下的也不敢朝前靠近了。他们没想到他们的枪支火力够不着游船,却被游船上的几支长枪打翻了两艘快艇,他们只好退了一步,但还是在远处游弋着不肯离开。双方僵持下来了,海盗船不退也不攻,似乎在等待什么。

这更让颜如雪担心了,她既担心海盗船在等待有远程打击力量的船来增援,也担心船上他们的力量在伺机反扑。她带着人又奔散货舱走去,她总觉得船上有一个不安定的力量。

刚检查到第二个货舱,她的神识突然有了感觉:“就在这里,应该有十余人在准备出击。她一摆手,让姊妹做好了隐蔽,她突然把门踹开,随着里面传出的枪声,她一掌迷魂拳打出去,里面片刻就没有声音了,她带着姊妹们冲了进去,舱里十三个船员打扮的土匪,拿着微型冲锋枪已经昏迷在地上了。刚把这十三人处理完毕,欧阳明就打发人把她叫进了总统套间。进到屋里,只见欧阳明把望远镜递给了她:“让我们猜着了,果然他们是和菲律宾军方勾结的,你看这艘正开来的海盗船,就是菲律宾的一艘炮艇改装的,他们的远程打击力量是我们无法抵抗的呀!得想别的办法了!”

颜如雪看了看,她想了想,拿起手机拨了个电话:“喂,是柳若云姐姐吗?我是你在八达岭救的若冰呵,龙大哥在吗?我现在在南海的《文成公主》号游轮上呢,我们受到菲律宾军方扮的海盗的袭击,现在求救已经不赶趟了,能不能请大哥来一下!噢,他现在在北京呐,他的电话是-----好,我直接找他吧!”

听见她打的电话,屋里的人都傻了:“她是不是被吓昏了,向一个人求救?又是在大陆上那么远,这不是瞎闹吗?”

看着人们猜测的眼光,颜如雪笑了笑,急忙拨着电话,她把情况向龙宇新一说,龙宇新立刻说:“他们是不是有远程打击力量?好,我十分钟后就赶到船上,请你再坚持一下。”

放下电话,姑娘舒了口气:“好了,他马上就会过来的,你们放心吧,他不是人,是这个世界的正义之神!对付这几条烂船,他太轻松了!”

话刚说完,海盗的炮艇朝船上开炮了,颜如雪急忙拎着枪钻了出去。

因为距离远,游船上的枪够不着敌人,只能被动的挨打,几炮过后,游船上已经打伤了四个保安了,颜如雪也被炮弹炸伤了胸部,被抬进了总统套房。还没等给她包扎,从屋里的卫生间里出来一位高大挺拔,英姿焕发的青年。他看见这个场面,立刻一挥手,从卫生间里又出来十个拎着手携式导弹发射器的龙腾公司的保安,他就是刚赶来的龙宇新。

龙宇新气愤地说:“快去把那炮艇先打沉,必要时就用那《龙怒一号B》打它!”

保安高兴地回答:“是!就用《龙怒》打那帮狗杂种!”

保安一出去,他就立刻扑到颜如雪身边,出手为她止住了血,给她度去真气,稳住了她的心脉,然后抱起她说:“给找个没人的屋子,她现在挺危险,我得马上给她治伤!”

冷若冰急忙把他领到了套房的里间。龙宇新把她放到床上,对冷若冰:“大婶,您帮我拿点温水来吧,得给她洗洗伤口。”

冷若冰急忙出去弄水了,他给颜如雪解开了上衣,撕开了蕾丝的文胸,只见白嫩浑圆的乳房和乳房旁边已经一片血污,三处伤口都翻卷着,还丝丝的淌着血。

龙宇新又给姑娘度了一些真气,见冷若冰端着水进了屋,他就拿起毛巾,轻轻地擦拭着她的伤口,伤口擦干净了,两个乳房的夹空,竟出现了一个紫红色的弯月胎记。

看着那弯月,冷若冰突然大叫一声就昏倒在地上了,龙宇新急忙把她抱出里屋,给她度了点真气,对欧阳明说:“夫人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晕倒了,你照顾一下她吧!”

说完他又回到里屋,把手摁在颜如雪的伤口上,用念力给她疗伤。

一个伤口刚疗好,欧阳明竟拉着冷若冰跑了进来,两个人凑到颜如雪的身边看着她的伤口,然后两个人搂着大哭起来,把龙宇新弄得愣在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见他愣住了,欧阳明急忙说:“您快给她治吧,我们是太激动了,不该您的事!”

龙宇新又俯身把手摁在了颜如雪的第二个伤口上。两个老人已经不哭了,他们凑到颜如雪的身边,冷若冰一边拿毛巾擦着姑娘头上的汗,一边拿手抚摸着姑娘胸口那个弯弯的红月亮,眼泪簌簌地朝下滚落着。

足有一个时辰,龙宇新把姑娘的伤口都处理好了,胸口和乳房已经又完整一新了,他给她盖上了毛巾被,然后才点了点姑娘的穴位,让姑娘从昏睡中醒了过来。

颜如雪睁开眼睛看见龙宇新,一把攥住他的大手:“你终于来了!海盗船怎么样了?”

龙宇新听了听外面已经没了枪炮声,他笑着说:“我还没看呐,估计都利索了吧!你放心养伤吧,我带来十名保安,都是一流的,对付菲律宾那几条狗崽子,用不着我出手!我光忙着你的伤了,现在没事了,好人一个,起来活动活动吧,顺便给我介绍一下主人呵!”

他这一说,屋里的三个人都不好意思了,欧阳明:“谢谢您,我叫欧阳明,是这位冷若冰的丈夫,是这位欧阳月的亲爸爸!”

他这话一说,颜如雪愣住了,龙宇新却笑了起来:“我说小姐,你到底叫什么名字呀?在北京你说叫许若冰,在这他们管你叫颜如雪,现在又叫欧阳月,我可是都让你给弄糊涂了!”
ωωw^∪МDtxt^còm¥ūМd/tΧt小说*下载
话没说完,冷若冰竟抱着姑娘大哭起来:“月儿,我的月儿,妈妈找的你好苦呵!”

姑娘愣在那不知所措了,她搂着冷若冰轻声说:“冷姨,你弄糊涂了吧,您的孩子是在台湾丢的,我是在大陆新疆长大的,不会是我吧?”

欧阳明肯定地说:“错不了的,你胸口那个紫色的月亮记就是证据,如果可以的话,我们还可以看看你左大腿膝部有个小伤疤,那是你小时学走路磕的,还缝了两针呐!”

冷若冰在丈夫说着时就撸起了姑娘的裤子,姑娘膝盖上确实有个小伤疤。

没什么好怀疑的了,姑娘和冷若冰又搂着大哭起来,龙宇新恰巧接了个电话,他就悄悄地走到了外屋接了电话,刚接完电话,欧阳明也跟出来了,他是怕他不辞而别。

十名保安已经回到了屋里,从望远镜里看去,游船四面已经没有一条船影了。

见龙宇新出来,十名保安齐刷刷地站了起来,一名保安说:“报告总裁,我们先把那艘炮艇击沉了,菲军方又有一艘军舰赶来说我们进入了他们的海域,船长告诉他们这是中国的南海,他们就朝我们开了炮,我们就发射了一枚《龙怒一号B》型导弹,那艘军舰就报销了,剩下的十几条大小敌船就全都跑掉了!根据山杏副总裁的指示,我们录下了全过程!现在海面上已经无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躲不开的桃花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