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躲不开的桃花运 >躲不开的桃花运_第81节

躲不开的桃花运_第81节

作者:魏育民 发表时间:2018-11-07 20:42:31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10
帮毒教,人们学习武功为的是强身健体、保家卫国,他们却变成了分裂国家、惨害人民的组织,而且弄出这么些恶毒的规矩!好,我这就去你们的玉女门,我非平了它不结!”

一时间屋里龙气大盛,龙宇新怒吼一声,带着几个人,身子一转就在屋里消失了。

第一卷 第六十二章 怒上天山
(更新时间:2005-8-23 15:00:00  本章字数:8355)

把月儿交给几个姐姐照顾之后,龙宇新把云儿、莉儿和杏儿三个武功已经达到九级的小妻和晴儿一搂,五个人瞬间出现在天山的山脚下。
一说到天山,给人的印象都是冰封千里、雪域苍狼。但现在呈现在五个人面前的却是绿树成荫、鸟语花香,水流潺潺,稻香千里的南国风光。

晴儿看见远处的红砖碧瓦的村庄却十分紧张,她说:“这是天山国营农场,噢,就是农垦建设兵团的一个连队,这几年他们没少受玉女派的气,他们对来往的女人检查的特别细,惟恐混进带炸弹的玉女,所以咱们还是绕着走好了!”

龙宇新也觉得时间太紧,不能拖延,还是先破她们的神坛才是,没必要在这耽误时间,就把四人一搂,又向前移去。

这回他们再停下来的时后,五个人面对的就真的是天山的雪域冰天了。

茫茫四野,一片皑皑白雪,附近既没行人,也没村庄。

凛冽的寒风卷起地上的积雪形成一条狂龙,在山下肆疟,风雪夹着小米粒似的冰雪颗粒打在人的脸上,像刀割一样。由于来时正是夏天,几个人都仅穿着单衣和丝绸短裙。

龙宇新的三个妻子由于功力已经达到了九级以上,所以还没什么反应,那位晴儿就不行了,当时就冻得脸色发青,浑身哆嗦成一团。

龙宇新急忙拿出毛衣毛裤和羽绒服,让四个女人和自己穿好,然后手摁在晴儿的背上给她输进真气,片刻她的小脸就转成了粉红色,鼻尖上也出现了细细的汗珠。

晴儿羞怯地说:“谢谢龙总,我没事了!”

龙宇新看看三个妻子,见她们仍然光彩照人,知道她们没受什么影响,高兴地说:“看来这双修功也不白练啊,回去还得加把劲儿呀!”

说得三个女人都羞红了脸,云儿没好气的打了他一拳:“都什么时候了,还就知道打屁,快找上玉女峰的路吧!”然尔风刮得飞雪漫天,人既睁不开眼睛,也看不出去多远。

等了片刻,狂风稍减了些,几个人才看清,他们的前面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松林,松林后面则耸立着一座笔管似的亮晶晶的山峰。那山陡峭异常,莫说是人难以攀登,即令猿猴也是不易上去!

莉儿怀疑地说:“晴儿,咱们是不是走错了,这山就是有一两个高人可以爬上去,就那冰山雪峰的地方还能有人住吗?”

晴儿笑了笑,什么也没说,就在前边领路,朝前又走去。

林中松树都是数百年的老树,枝干虬曲,松叶苍翠,树顶上压了厚厚的白雪,风一吹飘得几人满头,钻进脖领子里,凉得糁人,令人为之一振。

林子好大,路好长,几个人走得一呲一滑的,不时有人会跌倒在雪里,惹得众人捂着嘴一阵轻笑。

因为考虑离贼窝较近了,他们不敢大声喧哗,互相也不说话,只是闷着头赶路。

又奔出数里,山势渐渐陡峭起来,雪也厚了许多。

晴儿低声说:“快到了,就在小山那边就是我们的桃林苑。”

晴儿刚说完,龙宇新的三个女人就吃吃地笑了起来。

龙宇新奇怪地看着三人。

云儿笑着说:“看什么看,人家笑这地方除了风就是雪,竟起了个南国的名字,桃林苑,挺文雅的,就是有点名不符实了!”

晴儿倒也不说什么,只是淡淡的一笑,领着几人继续向前面走去。

几个人又踏雪前行,转过一座山头,在一个山湾子里竟出现了一片花红柳绿、莺飞蝶舞、流水潺潺、小舟横渡的江南景象,而且那里竟真的有一片桃花初绽的桃林。

仔细看去,那绿树丛中,竟露出红砖亮瓦的房子,而且正是炊烟四起的时候。

晴儿说:“这就是玉女派的桃林苑,这里既是我们的后勤采购基地,又是吾尔热一伙的营地。原来这里还有我们几个姐妹在这打柴采购,后来那几个人都让他们给祸害死了,吾尔热几次向帮主再要人,帮主都说人还没到年龄,给推过去了。不过帮主已经答应他们了,过几个月就有到年龄的姑娘了,那时就给他们派来!唉,不知道谁又倒霉了!”

龙宇新看看光秃秃的山峰,找了半天也没看见路,他就问:“怎么没路啊?”

晴儿看看山顶的冰封和积雪,指着一条稍稍发暗的细带似的小路说:“那就是通往灵云洞的小道,因为道太难走,我们上下都是坐吊篮走,只有师傅才从那条路上走。所以山上的姊妹打从上去就很少有人下来过,我们的粮食烧柴都是隔几天从吊篮下来一群高手火工,当天打柴,当天采买,当天就返回,从不在外面过夜。 没有山上守吊车人的允许,一般的人是很难上去的,那些东突的人也只有那个吾尔热到过山顶,其余的都只能在山下桃林苑里吃住,大概这也是山上的姊妹得以保全的原因吧!”

龙宇新看看小路,对云儿说:“你带她们去把那个桃林苑收拾掉,既然她们的姊妹不在那里,你们就干脆来个绝户的,不让一个人逃走,格杀无论!”

云儿担心地问:“你自己去行吗?还是我和你一起去吧?”

龙宇新说:“放心吧,还不相信你老公的本事啊?再说了,不行我可以跑嘛,我可是有魔镯啊!”说完,他把身子一晃就在四女面前消失了。

肖碧霞这时还在灵云宫里和野汉子吾尔热在床上激战。老骚尼已经是八旬年纪了,由于运功保养得好,现在到像是个三十来岁的女人。她现在正骑在吾尔热的身上甩动着两个肥大的奶子,颠动着雪白的屁股,一纵一纵地狂颠着,两个人现在都进入了狂热阶段,都高腔大嗓地啊啊啊地喊叫着,吾尔热的身下已经是一片狼籍,两个人的淫水还在狂流不止。

自从她和丈夫失散以后,她守身如玉地过了五十六年,谁知道她竟在七十五岁那年被二十八岁的吾尔热又给破了身。肖碧霞再尝禁果,食髓知味,有如猫儿离不开腥味,竟达到了几乎离不开男人的地步。没办法,她就把吾尔热带进了灵云宫自己的后殿里,结果两个人就一发不可收拾,不管白天黑夜,周围都可以听到他们狂浪的声音。

其实也算是该着,那一年她云游到吐鲁番的一处小河边,见四下没人就脱衣下了水,在水里游了几个来回,累了,她就上身只盖了件她的尼姑衫躺在河边的草地上睡着了。

突然她被身下那私处的一阵剧痛疼醒了,她睁眼一看,一个眉清目秀、高鼻梁、蓝眼睛、黄头发的维吾尔青年正骑在自己的身上狂颠着。

她怒火陡起,举起手朝那人的头部打去。

她这掌是可以开碑裂石的玉女破骨掌,一掌下去,那人表面上还是完好如初,但里面的脑浆就都会变成一滩血水。

那青年却丝毫没觉得危险的到来,看见她睁开了眼睛,笑着说:“好姐姐,你醒了,玩的还好吗?你看看,你的小穴好紧啊!”那笑竟妩媚极了,竟像是女人的笑。

这笑容使她一愣,她的手停在了半路上,偏偏这时,如潮的快感一波又一波地袭来,弄得她骨头酥了,身子麻了,只剩下那销魂的兴奋一浪接一浪地撞击着她早已一向无波的古井。她时隔几十年又尝滋味,心中那股难言的快意就如寿增一纪,功力又上几重般兴奋,她什么都忘了,呆在半空的手一下子变的柔软了,和另一只手一起,伸向了青年的屁股,紧紧地搂住那久违的柔软,拼命地朝自己的怀里使劲儿。`

这一疯就是大半天,直累得那青年搂着她的腰不停地哀求:“大姐,今天到这吧,我还得赶路呐,要不然我今天就找不着住的地方了!”

她兴犹未尽,看着那青年抽出的东西已经软塌塌的了,只好说:“不行,你哪也别走了!你破了我的戒,你就得归我所有了,走,上我那去,保管有吃有住!我还让你这个东西变成百战金刚!在姐姐这里要长就长,要硬就硬,再也不能这么蔫蔫巴巴像个小虫子了!”

吾尔热也恋着她那绝尘的容貌、绝美的肉体,绝世的浪劲儿,更向往自己有着那伟壮的东西,也就言听计从的跟她上了雪峰。

后来她才知道,他竟是东突匪帮头头的儿子,这一下她竟更开心了。

她原来是国民党匪徒马鸿魁的第十三个姨太太,凭着她的美艳,凭着她的巧舌如簧的小嘴,凭着她翻云覆雨的本事,她成了马鸿魁最宠爱的夫人,成了可以左右他人命运的女皇。

谁知道好景不长,解放军解放大西北的枪声打破了她的美梦,她被一个副官拽着星夜逃出了马家大院,后来那副官在跟她做爱时被流弹打死了,她挣扎着逃到了天山脚下的一个小山村。

副官的死使她心神俱废了,她觉得自己对不起马鸿魁,是上帝在惩罚自己,要不然那男人不能死在她的肚皮上,不该正要射精时就刹了车,把她吊在了半空中。

就在那,她遇到了禅心师太,她的哀求打动了师太的菩萨心(当然,她也不知道肖碧霞的根底),师太把她带上了玉女峰,师太辞世后,她就掌管了玉女派,成了一呼百应的帮主。这些年,她无时无刻不想著昔日的奢华,不恨搅了她好梦的解放军,如今遇到了解放军的对头,而且又是自己心爱的人,她岂能不高兴?

就这样她把玉女派拖上了罪恶的深渊,开始了凶杀、纵火、绑架、投毒和劫夺女孩,为反共大业训练死士的罪恶勾当。

近几天,她被颜如雪等几个姑娘的背叛搅得心神不安,她在神坛把曾经设下的禁制又重复了一遍,特别把对颜如雪的禁制又加了一些恶毒的内容。

她要杀一警百,决不能让叛逃之风再蔓延!

她正在享受销骨蚀魂的快感,突然一位少女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帮主,坏了,有人杀进来了,我们死了几十个高手了!他现在已经杀进了第三重大门。”

肖碧霞一听就愣住了:“难道祖师爷的禁制都阻挡不住他吗?这是什么人呢?”

其实他真说错了,龙宇新过的这几道关确实费了他不少力气。

第一道关,他遇到了一道既无形又没办法通过的禁制,他运起龙虎拳,直打得两只手满是鲜血,还是丝毫打不开。

他又拿出那把龙阳刀大砍一气,直累得软瘫在地上,人还是过不去。

后来他突然想起这些禁制都是靠魔法给下的,狗血是破魔法的最厉害的武器,我为什么不用狗血试试?

来之前,他被备了好多狗血,拿出来刚朝那道门甩了一点,那禁制就荡然无存了。

有此办法,他就连过了几道门,只是后来在毒龙阵稍微麻烦了一点,不过他有黑虎和黄龙护体,大杀大砍了一气之后也还是顺利冲到了女魔头的身边。

女魔头顾不得多想,忙一边伸手去拽衣服,一边对吾尔热说:“快起来吧,我们的对头来了,八成是那个拐走如雪的家伙!”

她最终还是连什么都没穿上就被龙宇新的刀锋差点没削掉脑袋,她也顾不得赤身露体怎么去遮羞了,忙拿起床头的一把剑朝龙宇新杀来。

龙宇新接了一刀,感到了手里的吃力,他立刻抖起精神,拿出十儿分的注意力,朝女魔头和床上拎着大被不知所措的吾尔热砍下去。

女魔头又一剑挡来,随着喷出一股毒气,朝龙宇新的面门打来,立刻在龙宇新的眼里,那女人像一位媚态万千的仙女,扭动着腰肢,带着盈盈笑意,向她走来----那白嫩的秀乳,纤细柔软的小蛮腰,圆滚滚的翘臀,冒着腾腾热气的粉嫩的桃花源都像伸出了魔爪,拽着龙宇新向她靠近-----龙宇新急忙念起云水诀,挡住了邪气的攻击,全无了怜香惜玉的心情,挥起烈阳刀,朝女魔头和吾尔热砍去。

女魔头见龙宇新丝毫没有被她迷住,她微微一愣神,就这功夫,龙宇新的刀已经砍在了吾尔热的脖子上,立刻噗的一下,吾尔热的一腔臭血喷了女魔头一脸,血水流进了她的眼睛里,使她睁不开眼睛。

谁说只有狗血才能破掉魔法?肖碧霞本来看见自己已经挡不住龙宇新的刀锋,她念起咒语想马上逃遁,不料她刚刚念到一半,吾尔热的一腔臭血喷在了她的脸上,她的魔法竟瞬间消失了,人也突然老得颤颤巍巍似乎连站立也困难了。

她知道这回八成是完了,她立刻边挥剑护住自己的身体,一边朝门外撤去,嘴里还大叫着:“徒儿们,快上啊,杀了这个野蛮的汉人!”

她喊了半天,那千名少女都躲在洞的深处一声不吭,也没一个人来帮助她厮杀。

她明白,她的嫡系亲兵已经都死在龙宇新的刀下了,她现在只剩下自己一个孤家寡人了!她的死期已经不远了,她一面拼命地抵抗着龙宇新的龙阳刀,一面咬破脖子上戴着的小玉像,祭起自爆的最后一招。

龙宇新的龙阳刀一下紧似一下,刚把肖碧霞逼到了墙角,他突然看见她的嘴角流出一股鲜血,鼻子耳朵各冒出一股白烟-----

接着,一声巨响,山洞剧烈地震动起来,一股极阴邪的气流冲向龙宇新。龙宇新暗叫不好,她是用自爆来引出地震,想毁灭山洞,杀死洞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躲不开的桃花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