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躲不开的桃花运 > 躲不开的桃花运_第95节

躲不开的桃花运_第95节

作者:魏育民 发表时间:2018-11-07 20:43:17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5:07
洋舰队惊呆了,中国在通往马六甲的必经之路上已经设了个堡垒,在这里又弄出一个不沉的航空母舰,今后美国舰队可就要看中国脸子行事了?他们迅速把情况报告给了美国国务院,得到的回答是:“早知道了,这个还没头一个厉害呐,你们早为什么不报告?现在说什么已经都晚了,听之任之吧!”

龙宇新这时已经从内地调来了几个工程队,欧阳明的运输船也运来了大批的建设物资,岛上轰轰烈烈开始了大规模的土木建筑活动。

严雨高兴得连蹦带跳:“哈,我们在南海又要有个新海岛了!”

没几天,新岛上就出现了一栋漂亮的三层小楼。

龙宇新和严雨、钟灵珊等人高兴地搬进了楼里开始办公了。

紧接着,那新岛上竟立起了三四个油井架子,开始了采油。

再接着,严雨在岛上办起了南海渔业公司,从大陆上招来了几十条渔轮,在海里开始了热热闹闹的捕捞活动。

再接着,钟灵珊从大陆上招来了一批年轻的姑娘,开始了海上养殖活动,把海带、海贝一直养出了好远,使越南人再去那个海岛得绕好大的弯子。

龙宇新还在岛上建了个高高的电视塔,安在上面的遥控望远镜能一直看到越南大陆上的一切,严雨在办公室里就可以看见那里的越南鬼子在指指点点中国这个新岛和高高的电视塔。

龙宇新给那新岛起了个响亮的名字叫镇南市。

镇南市发展得很快,一条条宽敞的街道出现了,一栋栋楼房立起来了。美丽的海洋生态园、清爽的南国游乐园更是青年人谈情说爱的圣地。

严雨和钟灵珊按龙宇新的指示开始在网上发表招商广告,不长时间,国内外蜂拥而至的商人纷至沓来,镇南岛的地皮竟炒得比北京王府井的地皮的价格还高。

明眼人都看出了这里的商机,扼世界大通道的要道,岛上又在大张旗鼓地建设军民两用的码头,将来来往的客商必然要把这里当成货物的中转地,燃料和水的补充地,加上龙腾那庞大的船队把曾母暗沙市和镇南市当成自己的重要舶地,那商机能差吗?这里想不繁荣都不行!这么好的地方,不去等什么?

和中国镇南岛上不同的是,越南侵占中国的岛上的几个油井不知道为什么竟打不出油来了,而中国的油井却是十几艘运油船忙不过来。

美国石油公司急忙派来了技术人员进行紧急抢修,修了十几天,晒得扒了几层皮,不但没修好,井架竟开始摇动起来。

这可把人吓得不轻,那么重的井台真要倒了,井毁了不说,几十个井台上的工人也一个活不了啊!没办法,紧急撤退,把井上的工人都撤下去了。

这一撤,井架还真不摇动了,公司的老板不停地画着十字:“天主保佑!”

说来也怪,接连几次暴风雨袭击了附近岛屿之后,越南侵占的岛屿竟也出现了摇动的现象。那塔摇动可以理解,固定不牢。可岛子摇动又为什么呢?地震?仅隔几百米的中国新岛怎么就不摇不动啊?

不到一个月,岛子竟越摇越厉害了,海上哪怕有一点小浪,岛上也得摇摆得东倒西歪。桌上的东西都搁不住,连饭锅里的水都泼的满哪都是,烫得旁边的人手脚都起了大泡。这使得岛上的作业根本就没法进行了,连站岗的越南兵都被摇得迷糊、呕吐,不知道东南西北了。

越南请来了几个专家看了半天,查不出什么毛病,只好灰溜溜地走了。

在新岛上看热闹的龙宇新见那些人在瞎忙,笑得直不起腰了,他说:“那么些人坐在大陀螺上,不摇晃才怪呐!真他妈的笨死了!”

严雨不解地问:“坐在陀螺上?什么陀螺?”

“你没玩过陀螺呀,上边大,底下小的那个东西,一抽它就转,越抽他转得就越快!

现在他们那个岛底下的沙土都搬到了咱们这个岛上,底下就剩下一点地方支着那么大的头,有个风啊浪啊的,它能不晃悠吗?现在咱们要是抽抽他,保证转得还快,准让你看得心潮澎湃、心花怒放、心旷神怡!他们要是知道,准是心胆俱裂、心慌意乱,再也难心安理得地占着别人的东西了!哈哈哈,这就叫温锅炖鱼,懂吗?学着点吧!”

钟灵珊吃惊地问:“你是说咱们这岛上的沙土都是从他们那里挖来的?不是咱们这几台挖掘机从海里捞的吗?再说也没看见咱们有挖掘机上他那去挖什么东西呀?”

“你可真是个小笨丫头,你知道猪八戒后来是怎么死的?”龙宇新一本正经地问。

“猪八戒怎么死的?《西游记》里也没写他怎么死的呀?噢,我知道了,那小子特谗,准是撑死的吧?”钟灵山回答。

严雨在那边捂着嘴偷着乐,一个劲地摆手不让她说下去,可她却没看见。

龙宇新一边抬起脚向严雨踹去,一边说:“笨死的呀!调整海潮水的流向懂不懂?让水把他们那的沙土都给运过来不就行了,还用咱们去挖呀?”

钟灵山“唔”了一声,可她明白,世界上哪有这么简单的事儿,只不过她知道再问龙宇新也不会说就是了,她笑着说:“我还以为是挖掘机干的呐!”

龙宇新也笑了:“你没看见那两台车干了这么些天挖出来多点?就他们那速度还造岛啊?告诉你,那是给越南人看的!让他们放心,别担心得睡不好觉,得了什么失眠症、梦游症,那可是不太好治!他们可是咱们那位老人家的‘同志加兄弟’啊!”

“你是说,咱们这几天就要有好戏看了?他们这个岛子眼看就要翻到大海里去了?”严雨终于明白了,他好奇地问。

龙宇新笑了:“还是小严聪明,再能转的陀螺也总有倒下去的过程呀,那么多人和机器在那忙和,多重啊,而且还是个偏脸子,南边比北边重那么多,你说能不翻吗?算你们有眼福,看看海水煮越南鬼子是怎么煮的吧!”

三个人在这里说着,那越南侵占的岛子竟真的开始倾斜了,岛子南边开始沉到水里,而北边开始升高了。

越南人急忙调船从陆上往岛的南边运泥土,想把它垫起来。可是船必须经过中国新建的镇南市,中国南沙舰队几艘军舰却偏偏停在必经过的水道上,逼着越南运输船只好绕大圈运泥土,昂贵的费用就够呛了,可偏偏运的土没有下沉的快。

其实这点道理谁都知道,失重的天平上,下沉那头越加重量,那头就会下沉的更快。岛上也是如此,加了几船土之后,岛子倾斜的更厉害了。

这天夜里,又一场暴风雨袭击过来了,越南狗子的住房竟瞬间全没进了水里。

那里顿时鬼哭狼叫起来,几个运输船拼命的抢救落水人员,折腾了一宿才把人都救上来,看看已经没有落脚点了,只好拉着一船落汤鸡朝越南陆地开去。

第二天镇南市的人起来一看,对面哪里还有什么岛屿,只剩下茫茫一片海水和飞翔的海鸥在那寻觅着什么。

他们那原来高高的美国人采油的井架子如今也倒在了海里,只剩下个塔尖,被海浪不停地亲切地抚摸着、拥抱着,那庞大的钻井平台已经成了跳水平台,钻进了水里。

而奇怪的是中国的新建城市不但没被淹,岛屿的面积竟在一夜之间又扩大了一倍,而且比原来还高出海面好几米!

海军战士立刻高兴地大声欢呼起来:“好,越南鬼子滚蛋了!”

这可把越南小鬼子气得火冒三丈,他们出动了军舰逼近中国的镇南市,想赶走中国人来个鸠占鹊巢,继续干着他们那未竞的偷盗和强占的勾当。

但没走多远,军舰就都熄了火,而且怎么修也发动不起来了。而中国军舰却把炮口都对准了越南的军舰,大喇叭还播着中国海军的一次次警告:“这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海域,请你们迅速撤出,否则一切后果由你们承担!请你们记住日本和马来西亚海军的教训,不要自取其辱!”

没办法,他们只好出动拖船把军舰拉回了港口。那个岛的采油点也只能自消自灭了。

一个采油点结束了历史使命,好在还有别的采油点,越南人并没泄气。

不料那里同样也有在礁盘上建起的中国新岛,新岛一建起来,美国公司的油井就不再出油了,而且井架也开始了摇摆。

一切都如出一辙,到后来那岛子也摇晃起来,接着就沉进了水里。

中国的新岛却越来越大,升出海平面也越来越高。

龙宇新给几个新岛都命了名,一个叫镇越岛,一个叫镇鬼岛。这三个岛连起来分明是镇住越南鬼子的意思。

尽管没什么证据,但笨想也知道肯定是中国人干的,可究竟怎么干的,憋得头多大,也想不出个道儿来。

时间也不容他们多想,那几个小岛也从地图上终于消失了。而新出现的三个岛不但比原来的大几倍,也比原来的高出海平面许多,而且都是人家中国人自己新建的,所有权名正言顺是中国领土。现在再想争也没半点理由了。

就这样不出一年,龙宇新挤走了越南的侵占中国岛屿的全部势力,竟一枪没放。

岛子没了,海上的几个钻井平台就更不保险了。

先是不知道什么原因钻井都不再喷油了,接着就开始倾斜下沉;再接着就是倒进了大海里,逼着油井关门大吉!

那几个与越南合作的石油公司始终弄不明白为什么就突然再也采不出一滴油来了,更不明白老天怎么也找越南人的麻烦,一个好好的岛子,竟说沉就沉进大海里了?好好的油井会倒进大海里。

重新打井吧,忙了一溜十三遭,油井就是不出油,而且还是走它的前任老路,硬是往大海里扎-----

石油是开采不了啦,他们只好卷起铺盖滚蛋出岛了!

至于那些倒进海里的设备,要打捞它,比买一套新的花钱还得多,划不上算,他们就只好望洋兴叹了!

可这设备对龙宇新来说,还是不错的,他一台台都给捞了出来,稍微修理一下就调到另一个地方承担起采油任务了。龙宇新讲话:“咱们不搞人走茶凉那一套,人走了,设备还得继续发挥余热嘛!”

严雨不解地问:“他们弄不出来,你怎么把它弄出来的?”

龙宇新叹了口气说:“其实很简单,他们就是弄不明白,让那井架的重力暂时消失大部分,它自己不就浮起来了!”

严雨吓了一跳:“咱们掌握了反重力理论?”

龙宇新笑了笑,没说掌握没掌握,只是说:“该知道的,你一定会知道,不该知道的,就管住你的嘴!”

严雨忙点了点头。他知道有些秘密是绝对不应该让外面知道的。

用同样的办法,龙宇新把南海的外国势力拔掉了,而龙腾南海石油公司则成了南海油田的唯一开采者,也成了中国产油量最大,成本最低,资产最雄厚的石油公司。

接着,龙宇新又在已被我占领的永暑、华阳、东门、南薰、渚碧、赤瓜礁等礁岛开始了造岛活动,不出三年,中国南海上就出现了一群按先天八卦排列的大大小小三十六个新建的海岛,也跟着出现了一群新型的中小城市,居民人口多达两千多万,成了中国的一个新兴的省份——南沙省,省会就在曾母暗沙市。

海军少将山杏也理所当然地成了这个省的最年轻的女省委书记,娜佳不可避免地当上了女省长。但这都是后话了。现在的龙宇新考虑的可是下一步挤走哪个混蛋的油井平台。

正在思考的龙宇新突然心里一悸,他感到有什么事要发生,他忙稳定心神,运起神识,搜索着飞来的信息,他立刻大叫一声:“不好!”

第一卷 第七十二章 美女间谍
(更新时间:2005-10-6 9:28:00  本章字数:5970)

龙宇新急忙对严雨说:“你掌握一下这里的情况,我到曾母暗沙去一趟!”
说完,他一转身就消失了。

钟灵珊吐了吐小舌头:“不知道出了啥大事了,姐夫的脸色都变了!”

严雨摇了摇头:“有山杏嫂子在那边,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呀!”

其实山杏那里真的出了大问题,006舰上丢失了一枚《LN——A/B》型导弹。

山杏接到报告立刻赶到了006号舰上,亲自查问丢失的原因。

舰上的《龙怒》一共有三枚,平时都放在高度保密的保险柜里。前天镇鬼市有紧急情况,龙宇新特批,从他们这临时调走了两枚导弹,所以这里只保存着一枚导弹。今天弹药员按条例应该保养导弹,但三个人打开保险柜竟发现里面的导弹失踪了。保险柜有三把钥匙,由三个人分别保管,舰长一把,弹药管理员一把,大副手里一把。开时必须三个人同时在厂把三把钥匙全部插进去才能打开。

现在三个人都说,他们的钥匙从来就没出手过,前天以后更没有三个人一起来开过保险柜,怎么失踪的他们也说不清楚。

龙宇新赶到,他把三把钥匙都查过,确实没有被其他人接触过,看来问题不在这三个人身上,那应该在哪里呐?

龙宇新赶到保险柜那里,他立刻闻到了一种法国香水的气味。

龙宇新问舰长:“你们舰上来过生人吗?”

舰长立刻回答:“应该没有,因为我们有严格规定,舰上是绝对不允许让外人随便登舰的,舰上的水兵都知道这项规定,不但能自觉遵守,而且还能起监督作用,不可能有外人登舰!”

突然,那位弹药员举手说:“报告,今天早晨有一名海军报社的女记者曾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躲不开的桃花运】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