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躲不开的桃花运 > 躲不开的桃花运_第96节

躲不开的桃花运_第96节

作者:魏育民 发表时间:2018-11-07 20:43:21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5:07
经上过舰!”

那舰长立刻脸红了起来:“她----是来采访我们训练情况的,有南海舰队司令部的介绍信,我----就让她上了舰!可她也没去过弹药室啊!”

“她是不是擦了法国香水?”

“哦,是擦了香水,味挺冲的,是哪国的我不懂!”那舰长说。

龙宇新一摆手说:“你们都出去吧,我在这好好看看!”

他现在已经知道,美国表面上平静,其实在暗地里正步步逼向中国的龙腾。他们派出了大量的间谍来偷盗《龙怒》样品,想掌握《龙怒》的秘密。

他还发现偷走《龙怒》的女人已经在海边被美国的舰艇接到了马来西亚的斯里巴加湾市,并从那里上了一架美国的军用飞机。那枚盗走的《龙怒》导弹连同装导弹的小手提箱就在她的怀里紧抱着。

屋里只剩下山杏后,龙宇新说:“那个人真是个间谍,她已经登上了一架美国的军用飞机,你在这守着,我去把东西追回来!”他刚要走,又停下来:“你去拿一枚普通的导弹来,咱们也不能让美女白跑一趟啊!”

山杏片刻就拿来一枚和《LN——A/B》型外表一样的导弹递给龙宇新。

龙宇新把导弹拆开鼓捣了几下,然后装好往怀里一揣就走了。

金彩秀今天很高兴,她终于完成了美国国防部交办的特一号命令,这次回到美国,她肯定会受到嘉奖,在加里福尼亚海湾买一栋高级别墅的梦想终于就要实现了!

她现在还在笑那个傻冒舰长,自己刚施放了二级媚术,他就头昏脑晕了,连自己消失在他办公室里都不知道,真是个可爱的傻大兵!

开保险柜对她来说那是小菜一碟,在美国受训,光这个就学了一个月,什么样的保险柜能难住我!真可笑,他们竟搞了那么复杂的开关手续,有屁用,不是照样没挡住我吗?

想到这她舒服地抻了抻懒腰,又把怀里抱着的手提箱往怀里紧了紧:“咦?怎么这么困啊?那就睡一觉吧,再有几个小时就到五角大楼了,这个导弹就那么厉害吗?是不是杞人忧天啊!嗨,管他呢!反正我得到钱就行了!”

想到这她就紧紧地抱着装有导弹的手提箱闭上了眼睛。

她没想到的是,她是被龙宇新给施放了催眠术才会困的,她更没想到,龙宇新现在就站在她的背后。

见她睡着了,龙宇新把手提箱里的导弹换了回来,然后在飞机上鼓捣了几下,瞬间又回到了006号军舰的弹药室里。

山杏见龙宇新回来了,高兴地问:“拿回来了?”

龙宇新笑着说:“拿来了,等着看他们的笑话吧!”

那导弹还给了山杏后她严肃的说:“现在你们的保险柜都不安全,对美国的特工来说等于没有禁制,我们得马上改进!那位舰长,给个警告处分就算了,他也是没想到这一层!”

飞机准时降落在了肯尼迪机场,金彩秀立刻被国防部的汽车接到了五角大楼。

听说搞到了中国神秘武器的样品,美国总统立刻说:“我也去看看,我不信那东西就那么厉害!新闻媒体就会炒作,屁大的事能炒得惊天动地!”

到是美国国务卿拉克斯稳当:“先让技术专家检测一下,辨别一下真伪,确定一下功能,然后我们再看吧!她拿来的到底是不是中国的龙怒还说不准呐!”

总统点了点头,转身和女秘书一起去参观一个新项目去了。一出办公室,两个人的手就拉在了一起。哈,原来和秘书偷情是美国总统的专利!

小手提箱被护送到了美国导弹研究所,交给了几个专家。

专家们把导弹从手提箱里拿出来,左看右看,最后确定就是一枚普通的导弹。

这结论让国防部的官员大失所望,他刚想反驳,就听轰的一声,那导弹竟发了脾气,研究所的半拉大楼飞上了天空。

警车、消防车、救护车忙了半天,发现专家死了十八名,伤了三十二名,国防部去的官员一个没剩下,导弹是什么类型、怎么爆炸的,现在已经全是个谜了。

这边刚忙完,飞机场那头的那架刚运来金彩秀的飞机竟在几架飞机旁爆炸了,这一下不但损失了三架B—52轰炸机、两架预警机、四架运输机,还死伤了十多个地勤人员和三名王牌飞行员。反爆专家在两个现场勘察了半天,最后得出结论:导弹爆炸是因为不正确拆卸所至,飞机场是因为地勤人员马虎大意所至。

虽然这两件事和金彩秀无关,但由于所拿来的导弹已经爆炸了,她的功劳也就随着降低了,她盼望的海滨别墅没得到,只给了她一笔相当她一年薪水的奖励和居住美国的绿卡,不出一个月她就被糊糊涂涂地转了业,派到一个监狱里去当了名看守。

她虽然觉得委屈,但她却为此拣了条命。当然这是她后来才明白过来的。

偷鸡不成蚀了把米,五角大楼的官员们除了恼怒就是不甘心,他们秘密下令在中国大陆上活动的其他间谍加紧实施《擒龙计划》,尽快搞到《龙怒》导弹样品。

在广州工学院担任外教的玛格丽娜接到密令,吃了一惊,她是在来到中国任教后才被逼著为中情局工作的,现在她的父母都掌握在中情局手中,生死不知道。她知道,执行这个任务,她就不可能再在中国这个美好的国家里工作了,而且也对不起那些对她十分友好的中国朋友。她更知道,在中国人心目中是民族英雄的龙腾集团的总裁龙宇新决不是个好对付的对手,自己去偷《龙怒》只会有去无回,决没有丝毫成功的把握。她知道,中情局让她去执行这个艰巨的任务,对自己也并没寄托多大希望,只不过是想用她这不知名的小卒,分散龙腾的注意力,为更精干的特工开路。

想到这,她更感到自己的死期已经来到了,她含着眼泪回到了宿舍,把门关上,趴在床上哭了起来。

她已经三十四岁了,所以迟迟没有结婚,是她也始终没找到合适的人选,她不喜欢那些轻浮的嬉皮士类型的青年人,她觉得把自己托付给那样的人心里没有安全感。

她到喜欢大一点的、稳重成熟的男人,她觉得他们那里才有她可以寄托心灵的港湾。

就在十天前,那个她心中的白马王子终于出现了,他那高大的身躯,健康的体魄,英俊潇洒的面容,幽默开朗的性格,无一不使她入迷。

他们认识了,没想到他也竟在中国工作,他还是中国最著名的龙腾企业的高层领导。

从此她和他——耐尔成了每天必须见面的好朋友。

昨天,她更把自己宿舍的钥匙交给了他----可惜现在这一切都成为落花流水了,他们的爱情还没有开花就凋谢了!

想到这,她哭得更厉害了!她为自己的命运伤心,更为不能再依偎在耐尔的怀抱里而悲哀!

突然,她感到有只手正拿着个手绢递给自己。

她一愣,急忙跃起身子,她看见面前站着的正是自己的心上人耐尔,他一下子扑到耐尔的怀里放声大哭起来,把耐尔哭得莫名其妙。

耐尔是随着龙宇新来广州的,他是到龙腾在广州的分公司检查账目的,他这几天就想回龙腾市了,他今天来是惦记玛格丽娜,想确定一下两个人的关系,争取把她带回龙腾去。

耐尔紧紧地拥着她,手抚摩著玛格丽娜的削瘦的肩膀,柔声地说:“丽娜,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别哭,咱们一起来解决!”

玛格丽娜翘起脚疯狂地吻着耐尔,不一会儿她就陷入了痴迷的境地,她撕扯着耐尔的衣服:“耐尔,把我的处女宝现在就给你吧!”

霎时,两个人都变得更加疯狂了,耐尔抱起她,把她扔到了床上,自己一面脱着衣服,一面说:“丽娜,你放心,明天我们就去登记,在羊城大酒店办他一百桌,让认识你的人都知道,我的丽娜是世界上最幸福的新娘!”

说完,他就像恶虎一样扑到了玛格丽娜的身上。

狂风暴雨,落花飞红,被龙宇新重新调理过身体的耐尔那东西强得过分,整整一宿,一波接一波的高潮汹涌澎湃地冲击着刚知人道的玛格丽娜,把她送上了一个又一个的巅峰,使她那动人的喊叫和腻人的呻吟彻夜没停,直到天亮了,两个人还紧紧搂在一起,不肯分开。

玛格丽娜的手抚摸着耐尔强壮的胸肌,哭着说:“耐尔,有今天这一晚上,丽娜这辈子就算没白来这世上当一回女人,丽娜够了!丽娜满足了!丽娜真的很满足了!”

耐尔越听越糊涂,他把玛格丽娜往怀里又搂了搂说:“怎么能就是今天这一晚上呐?我们这一辈子都要在一起的呀,如果耐尔没有了丽娜,耐尔一个人在这世界上还有什么乐趣?你放心,你走到哪,耐尔陪着你到哪去,你要不在了,耐尔也不再偷生了!”

玛格丽娜一听就急了,她忙拿小手堵住了耐尔的嘴,哭着说:“不,你不能干傻事,丽娜是被逼的没别的路才要离开我的耐尔的,丽娜真的舍不得你,可丽娜自己也没办法呀!”

耐尔更糊涂了,他一下子坐了起来,把玛格丽娜抱到自己的腿上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快说,有什么困难我们来一起解决!”

玛格丽娜紧紧地搂着他的腰,把脸蹭在他的胸前哭着说:“你也没办法呀,我不能干对不起你、你的龙腾和中国人的事,也不能害了我的父母,我只有自杀这一条路了呀!”

耐儿急了:“什么?你要自杀?为什么?你说,你不说今天我就不离开你,咱们就这么搂着!”

玛格丽娜没法,只好把事情的来笼去脉告诉了自己心爱的人。

耐尔听完倒“扑哧”一声笑了:“就为这个呀?我的小甜心,你说你死的值吗?我告诉你,这事要是放在别人身上,他还真是摆不平了,可放在你的耐尔身上,那就让上帝来为咱们祝福吧!我那女婿龙宇新处理这事儿,就像打一场高尔夫球一样轻松!”

玛格丽娜仰着脸看着耐尔说:“哪有那么简单的,我父母毕竟是在他们手里呀!”

耐尔抱着她站了起来说:“走,你这大学的事儿也辞了吧,就到我们龙腾去,有我们女婿罩着,他什么国也得让咱们几分!”

玛格丽娜信任地点了点头,两个人忙起来穿着衣服,正要出去,玛格丽娜急忙拉住了耐尔:“不行,我们这样走不出去,我已经被他们控制了,他们不会让我走出去的!”

耐尔马上给龙宇新打了电话,把情况告诉了他。电话刚打完,龙宇新就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龙宇新打量了一下玛格丽娜,把手往她面前一伸说:“欢迎你,我的岳母,祝你和我岳父幸福美满、白头携老,早生贵子!”

玛格丽娜握着龙宇新的手,脸红得像能拧出水的红布,低声说:“给您添麻烦了!”

龙宇新爽朗地说:“这说哪去了,咱们可是一家人了!”

说完龙宇新又问:“岳母大人,不知道您在学校里学的是什么?”

玛格丽娜忸怩地说:“您能不能不这么叫我,我叫玛格丽娜,您可以叫我丽娜!”

龙宇新笑了笑:“这可不是我该叫的,那是我岳父的专利,我还是叫全名吧!玛格丽娜女士,我想知道您是学什么的,我好安排您的工作!其实凭我岳父的财力,您不出来工作也没问题,但我知道,现代女性都追求个性的解放,希望有个自己的工作空间!”

玛格丽娜也笑了,她点了点头说:“主要是可以排遣一个人时的寂寞,也有对自己能力得到承认的自豪感!本来我是学航空动力的,在美国大小也是个喷流专家了,可他们逼我为他们服务,逼得我只好躲到中国来教英语,把所学的专业都扔了!谁知道还是没逃出他们的魔掌!唉,我上辈子不知道做了什么孽,上帝要这么惩罚我!”

龙宇新这回大笑起来:“哈哈哈,耐尔你可真会找啊,竟找了个你女儿的同行!好了,玛格丽娜女士,你就到我们的航空动力设计室去工作吧,那里保密性强,对你的安全也有保证!而且你的女儿,也就是我的妻子也在那里工作。”

玛格丽娜一听就愣住了,她知道那是龙腾高度保密的地方,初次见面,他就把自己安排到那里去,是不是在考验我呀?

她急忙摇了摇头:“不,不,那是你们的机密核心,我一个美国人,又刚认识您,我---不合适的!”

龙宇新笑得更厉害了:“你呀,现在都是一家人了,你怎么还自己信不过自己呐?告诉你吧,一见面,我已经对你考核完毕了,您是位值得我们信任的朋友!”

玛格丽娜的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谢谢你对我的信任,我一定干好我的工作!”

耐尔把她往怀里一搂说:“我知道我的丽娜是不会让我失望的!走吧,把你的东西收拾一下,咱们该走了!”

玛格丽娜犹豫地说:“这样不好吧,我应该和学校打个招呼才是啊!”

龙宇新说:“不用了,你今后的去向,暂时不能让其他人知道,你还是自己消失的好!快走吧,我回头还得去救你的父母呐!”

玛格丽娜说:“他们在哪里我现在也不知道,父母来过两封信,都是他们转来的,信也是经过他们审查的,究竟人在哪儿,始终是个谜!对了,他们也是搞喷流研究的,而且父亲和年轻的喷流专家罗伯特。艾莉合作还有套他们自己的理论呐!”

龙宇新和耐尔都惊呆了,这个世界太小了,莉莉的合作者竟在这里出现了!

但两个人相互对看了一眼,都没把这事说穿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躲不开的桃花运】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