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躲不开的桃花运 > 躲不开的桃花运_第101节

躲不开的桃花运_第101节

作者:魏育民 发表时间:2018-11-07 20:43:43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5:07
外说!你小子得了便宜偷着乐吧,人家把厂子收过去是要生产那个打小日本和马来西亚海军的那个神秘的《龙怒》导弹的,那可是我国目前威慑性的武器呀!人家光定单就排到五年以后了!你们工人的福利可是要全国第一了!”

江思越一下子蹦起来了,手揪着领导的衣服不放:“什么,生产《龙怒》导弹的工厂?还有谁生产这东西?”

“嗨嗨,不告诉你只准听不准说吗?这可是天大的秘密,最近老美的间谍把那东西的样品都搞到手了,硬让人家给弄回来了!现在全世界的特务首要的任务就是弄到一枚那东西,可惜人家管理的特别严密,他们也就是做做梦而已吧!我再告诉你,生产这个的厂子,仅你一家,别无分店!怎么样,自豪吧!”

“不可能的,那现在他们打小日本的导弹是哪生产的?”

“你可是工大毕业的,你不懂所有的研究所都有自己的试验工厂啊?他们只能试生产几枚而已,现在全国大概也不超出三十枚,要迅速装备部队,是当前的大事,你还在这讲价钱,你不知道主席多急呐!”

江思越立刻给领导敬了个礼:“江思越服从组织安排,保证尽快地把工厂交到龙腾手中,尽快地生产出我们急需的那个东西!”说完他觉得这话说起来,听起来都别扭,可他也只能这么说了,谁让那东西保密性太强呐!

他连夜就飞回了兴华厂,又连夜召开厂长扩大会议,把工厂需要转交给龙腾的各项安排都细细地研究了一遍,并一再强调,一定要交给龙腾一个完好的,可以迅速投入生产的兴华厂。为此他还制定了几条纪律:一、所有的设备必须检修好,必须达到可以发挥最好效益的标准:二、所有的职工必须端正好思想,达到在兵器公司和在龙腾一个样;三、所有的干部、职工必须马上学习龙腾的各项管理条例,迅速达到上岗标准;四、从今天起,进一步加强保密教育,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一律不说,该知道的知道,不该知道的一律不准问。
ωωw^∪МDtxt^còm¥ūМd/tΧt小说*下载
五、后天龙腾来接收时,全体职工都要穿上最新最干净的工作服,厂级干部一律穿西服,扎领带!

他这几条纪律,把参加会议的人都听得一愣一愣的,江总这是怎么了?他不是最反对把厂子交给龙腾吗?现在怎么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这转的幅度也太大了,他们可是都有点跟不上了!

最后,他又专门找了几个原来跟他观点相同的同志做了半天的思想工作,等他把人送走时,东方已经透亮了。

第二天,他依旧准时出现在办公室里,看着他刮的发青的脸,穿在身上的笔挺的西服和扎的十分正规的领带,秘书小姚悄悄地对办公室主任周大姐说:“听说龙腾来的那位副总是位极漂亮的年轻女人,咱们的江总是不是被她给征服了?”

“别胡说,江总不是那样的人!我再告诉你一句,那位副总可是龙宇新的爱人,你别乱开玩笑,小心吃不了兜着走!我估计他大概听到了什么好消息,我们加盟龙腾肯定能给公司带来了什么好处!”周大姐轻声说。

小姚吐了吐舌头,也轻声说:“我听说,别的厂子都特别嫉妒咱们呐,有几个公司的领导还去找了总公司领导呐,可人家龙腾那个女人特别挑剔,根本就没看中他们厂!大姐你说,外面都说龙宇新的女人特别漂亮也特别精明,不知道怎么就看中了咱们这家亏损企业!”

“谁说咱们是亏损企业?咱们每年投入更新设备和维修厂房的投资可是亏损的几倍!别小看自己,我们将来一定是中国最有前途的兵工厂!”小姚的声音虽小,但江思越还是听到了,他豪迈地说。

为了给加盟龙腾打下好基础,江思越亲自领着技术人员深入最薄弱的铸造车间对设备进行了重新调试。他正在指点着对那转炉进行调整,旁边一位年轻的姑娘却“扑哧”一下笑了,嘴里还说:“多余!无用功!”

他转过头不满意地看看那位姑娘,却一下子愣在了那里,那是怎样一张漂亮的脸啊,让人看了简直都喘不过气来!咦,她怎么那么像那失散的小玲?特别是那灿烂的一笑,那两腮上的一对小酒涡,那一双大眼睛,那长长的眼睫毛----难道真是失散多年的她回来了?不可能,他摇了摇头,口吃地说:“你----你笑----笑---什么?”

姑娘愣了一下笑着说:“这套设备马上就要淘汰了,您还在调试它,难道不可笑吗?”

江思越又一愣:“声音也是那么甜润,像淙淙奔淌的山泉,像山谷里初啼的黄莺,应该是她呀!”他没敢认,一位大男人要是认错了一位姑娘,那可是够厂里讲上几天的了,他只是不解地问:“你听谁说的要淘汰这套设备?这可是德国进口的设备呀!”

姑娘笑着说:“这跟哪国进口的无关,它不适应炼制特种钢的要求,该淘汰就得淘汰!”

江思越口气有点不满地说:“这是谁说的?”

姑娘莞尔一笑:“当然是本姑娘了,难道这里还有别人也在说吗?”

江思越看看她:“这里我说了算,这设备还可以用,他是国家花宝贵的外汇买来的,不能说淘汰就淘汰!你别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花国家的钱是不是太大方了?”

姑娘变得严肃了:“我是既当家也知道柴米贵,可不适应下步生产需要,该换就得换,这不是花谁的钱的问题,也不是大方和小抠的问题,是生产的需要!再说,这设备也可以调给别的企业用,但我们是用不上了!我们要炼的是特种钢,他需要在冶炼时必须在不断地变换温度的同时不断加入几种特殊物质,那些特殊物质又有特殊温度要求,这个转炉没有这个功能,不换怎么能炼出特种钢?怎么能造出我们国家需要的武器?”

江思越愣住了:“你是干什么的?”

“既然敢来这里指手划脚,当然是要来这里炼钢的,要不然您还不得把我赶走啊!”姑娘笑悠悠地说,一双俊眼看着江思越,眨也不眨。

江思越还想问什么,他的办公室主任周大姐却跑来说:“哎呀,玉玲姑娘,您怎么到车间来了,来,我介绍一下,这是龙腾公司的江月茹副总裁的秘书冷玉玲,这位是我们公司的总经理江思越。”

江思越一把抓住周大姐的胳膊:“什么?你说他们的副总裁叫什么名字?”

姑娘见江思越的神情也愣住了:“怎么?你认识我们的江月茹副总裁?她是我们龙宇新总裁的妻子,是集团的常务副总裁!”

江思越转回身一把又抓住那姑娘:“她真叫江月茹?”

姑娘惊呆了,看着他不解地说:“您能不能不抓我胳膊?我们江总裁叫江月茹,噢,对了,她也是你们黑龙江人,她说她就是在你们兴华这里长大的!”

江思越一下子扯着那姑娘就说:“他是我妹妹小茹,她真是小茹!是我妹妹呀!你快说,她现在在哪儿呐?”

那姑娘一下子跳了起来,歪着头打量了他半天才说:“什么,你是她大哥?不对吧,她就一个哥哥,叫江峰啊!”

江思越急忙说:“对对对,我就是江峰,我这名是为纪念我的妹妹才改的,快走,找我妹妹去!她还活着,她还活着,太好了!”

姑娘高兴得拽着江思越看了又看,扯过他的左手看了看,然后搂着他就亲了一口,闹得江思越脸红到了脖子根儿。姑娘蹦着说:“你还真是江峰,月茹姐说了,你左手有个六指,那年你的女朋友玲子说你那东西太难看了,你喀嚓一下就给咬下去了,流了好多血,把玲子心疼得都哭昏了,是月茹拽着你去上的药,后来落了个大疤瘌!太好了,月茹姐这几天一到这里就偷着哭,说她和玲子就是在这里失踪的,他的父母、哥哥就是在那时死去和失踪的!现在她该高兴了!”说完拉着他就跟头把式地跑起来。

跑到大街上,姑娘已经气喘吁吁了,她抱着江思越的胳膊说:“你会开车吗?

我跑的太急了,都喘不过气来了!”

江思越笑着说:“那你就歇一歇,车在哪儿呐?我来开!”

姑娘扯过一辆自行车:“喏,就是它,你骑吧,我坐二等车!”

江思越:“你不说开车吗?怎么是自行车呀?”

姑娘笑了:“你笨呀?这不是在你这一亩三分地吗?我们是坐飞机来的,还能带着汽车啊?就这个,还是我在你们招待所租的,把我的身份证还押在那了呐!快走吧,要是汽车,我还求你开呀!快走吧,去晚了我们江总可是要走了!”

没办法,江思越忙跳上车,等姑娘坐好了才蹬起车子。

从工厂到招待所要经过一条林荫道,这是职工上下班才走的马路,平时人很少,骑起来可以放开速度。江思越心里急着要见妹妹,当然想快骑,但偏偏这里又是一个大漫坡,车上又坐着一位姑娘,他就是再急,也只能慢慢地蹬着车了。

姑娘一上车就紧紧地搂住了江思越的腰,把脸贴在了江思越的背上,嘴里还不老实地哼着:“甜蜜的爱情哪里来---”

江思越现在觉得背后载着的是一团火,他咽了口唾沫问:“你没听说我的那位玲子后来怎么样了?”

“怎么样了,不正被你拉着满街跑呢吗?”姑娘甜甜地笑了----

第一卷 第七十七章 这叫缘分
(更新时间:2005-10-6 9:30:00  本章字数:6441)

“我说的是我的那位过去的女朋友小玲!”江思越又跟了一句。
“我是货真价实、如假包换、你的现在的女朋友小玲啊!”姑娘笑着甜甜地看着他回了一句。

“你-----我们刚认识怎么就能谈到是我的女朋友呢?”江思越没好气地说。

“我可是早就是你的女朋友了!打跟着月茹姐那天,她就说,小鬼丫头,等我找到我哥哥,非把你塞给他,让他来好好管管你!没想到今天让我把你找到了,你说,这不就是缘分吗?我现在就交给你管管了!”姑娘得意地说着,胳膊还使劲地勒了一下江思越的腰。

“哎哎,我腰勒折了,我说,你看看哪家姑娘有你这么谈对象的?”

“嗨,世界上谈对象的版本成千上万,学起来太麻烦了,还是咱们自创一种来的实惠,怎么样,一见钟情,芳心明许,单刀直入,切中主题!”姑娘说得高兴,把双手一紧,脸贴到江思越的背上说:“老公的后背好宽呵,让玲儿好好享受一下吧!”

“你知道,我是有女朋友的!虽然她现在没在这,可我还是要等着她的!”江思越的口气已经不那么坚定了,他现在感到后背上那一团火烧得他的心都要化了。

“我当然知道,所以我为了让我的峰哥不陷进痛苦的回忆里,让峰哥感受到今天玲儿对峰哥的情意,才不停地推销我自己呀!”姑娘柔情地说。

吱,一个急刹车,江思越跳下了自行车,由于停的太猛,姑娘的身子向前扑去,江思越一只胳膊急忙把她抱住了。

姑娘像只小猫,立刻依偎进江思越的怀抱里,双手也紧紧地搂住了他的腰。

江思越感到一种丰满的柔软向他袭来,这是一种全新的诱惑,是一种他无法排斥的诱惑!他勉强镇定了一下纷乱的心,口气低沉地问:“你是说我的那位玲子----”

姑娘叹了口气:“我怕你问,紧着把自己推荐给你,想分散一下你的注意力,可你还是要问,唉,看来你到真是位情种啊!”

江思越声音颤抖了:“难道她真的----”

姑娘眼里含着泪点了点头:“她和月茹是被那帮人绑架到货车上,她们趁那帮人疯玩时跳了车,没想到那帮人追了上来,她是为救月茹姐倒下的,她挨了那帮混蛋的十三刀,临死还把一个混蛋的耳朵给咬掉了一块呐!月茹姐是碰上了龙总的父亲正好开车从那里路过,是他老人家把她救走了,带到了北京,供她上了大学,毕业后就留在了龙腾公司!”说着她就偎进江思越的怀里泣不成声了。江思越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手也不由自主地把姑娘紧紧地搂在了怀里。是啊,他已经失去了一位好姑娘,不能再失去眼前的她了!

姑娘感到了他的柔情,她身子一纵就离开了自行车,整个人吊在了他的身上。

现在两个人已经紧紧地拥在了一起,车子倒了,没人再管它了。

江思越喃喃地说:“玲儿,我要为她报仇,我要为她报仇!”

突然,他脑袋里灵光一闪:“一只耳朵少了半拉?那应该是他呀!”

他想起来了,他到兴华上任的第三天,几个所谓的下岗工人找到了他办公室里,他们自己往沙发上一坐就说:“江总,你带来多少钱?能不能给弟兄们分两个?”

江思越忍着气说:“没有钱,只带来一双手,和工人师傅们一起建设咱们的兴华来的!怎么,不欢迎吗?”

“那你干鸡巴什么来了?跑这充什么大瓣蒜?想当官去北京啊,那里像你这当官的拿鞭子赶!”一个少了半拉耳朵的国字脸的汉子开口就骂道。

“赶紧去弄钱,给你三天时间,三天弄不来钱,你他妈的夹着尾巴给我从兴华滚出去!”还是那个少半拉耳朵的人喊得最凶。

江思越一拍桌子站起来了:“你们太不像话了,我受组织的派遣而来,为的是和大家一起找出一条使厂子重新兴旺起来的路子,你们不听我说,不看我做什么,不问我想什么,张口就要赶我走,你们是不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躲不开的桃花运】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