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躲不开的桃花运 > 躲不开的桃花运_第104节

躲不开的桃花运_第104节

作者:魏育民 发表时间:2018-11-07 20:43:56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5:07
了,所以就练得更起劲了。

但一个烦人的副作用也把两个人弄得哭笑不得,那就是江峰的那个竟又大又强,每天都杀得玲儿喊个不停,回回都是被江峰把她送进了梦乡。

第二天她都得劈着腿走路,害得厂里的人都问她是不是练骑马了,弄得她脸红了一次又一次,心里把心爱的人骂了一遍又一遍。可一到晚上,她又忘了白天的尴尬,疯狂地索要,疯狂的骑着江峰上下颠动,她觉得这才是最美好的人生!

爱给了她无尽的力量,每天她都在几个车间里的梯子上爬上爬下,她都一遍遍检查产品的质量,陪着她的技术人员累得腿都颤抖了,可她却还是在车间里跑来跑去。

为了加强保安措施,江峰把弹芯车间和组装车间都放到了地下,每次下车间,他们都得爬一百三十多级楼梯,穿过四五道近半米厚的铁门,就是棒小伙子走一个来回,腿都打颤,可玲儿一天要走几个来回。

铸造车间成天烟熏火烤的,一走进车间就是一身汗,工人们都光着膀子在劳动,可玲儿照样经常出现在那里,指导工人们练出好钢。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其他职工们的努力下,兴华厂终于在首批别墅楼和职工宿舍交钥匙的那天,也就是兵器公司和龙腾集团交接的第一百天,顺利地完成了党中央交给的艰巨任务——每种200枚《龙怒》验收合格,交付给部队装备了。

交付给部队那天,解放军竟来了飞机、坦克和特种兵来护迎《龙怒》。

中央军委副主席东方龙也在女婿龙宇新和女儿东方雪的陪伴下出席了交接仪式,他抚摸着一颗颗闪着银光的导弹,眼里涌出了泪花,他给工人师傅们立正敬了个军礼,大声地说:“我谢谢奋战在第一线上的全体职工,谢谢你们为祖国的兴旺和强大做出的贡献,谢谢你们把这么好的武器送到我们的战士手里!”

在鞭炮声中,解放军护送着导弹出厂了,一群女工们把冷玉玲抬了起来,老工人们给她披上了绣着《第一功臣》的红披带,在厂里转了起来,弄的江峰管也不是,不管又怕他那刚怀孕的小娇妻有个什么闪失,只好以召开领导班子会研究下步工作为由才把冷玉玲从欢乐的工人手里救了出来。

在人们欢庆胜利的时刻,龙宇新和江月茹却在北华机械厂被愤怒的工人给围了起来。

第一卷 第七十九章 北华之春
(更新时间:2005-10-6 9:30:00  本章字数:6480)

江月茹是在到达北华的第三天被工人们给围在北华的办公室的,龙宇新接到江月茹的传音后才赶到的。
龙宇新把周围的情况扫视了一遍就一目了然了,他神情泰然地看着矮胖的北华的总经理张忠辰:“张经理,你这是要干什么?这难道是欢迎之道吗?我再说一遍,北华不是你个人的,北华是党和人民的,是一万三千名工人和四万两千名家属的!北华转卖给龙腾是党中央的决定,也是我国迅速更新部队现有装备的需要,为了你的一已之利就来干扰整个部署,你不觉得太过分了吗?”

胖得肚皮鼓得像怀了八九个月的孩子的张忠辰急忙摆着手说:“龙总裁,你可别误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也不知道,昨天我和江总裁谈了一天,我都没捞到出门,我哪知道他们是怎么回事?不过师傅们反对把北华交给龙腾,也是出于他们的朴素的对党和政府的一片感情,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我看实在不行你们再去考虑一下别的厂子吧,比北华好的厂子有的是,何必非得惹他们叫唤?再说,北华也许真的不适合你们!”

江月茹笑了笑:“是不是去考虑别的厂子,这不是你考虑的问题!现在摆在你面前的是怎么交接好北华,怎样让库存资金和材料能对上账?交代清楚那些缺少的资金和材料到哪去了,其它的事儿,好像不在你考虑的范围之内!”

兵器总公司的刘总经理也瞪着他说:“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们会调查清楚的,你现在不用考虑别的,先考虑怎么交接吧!”

说完他和龙宇新、江月茹走出办公室,来到了大楼的阳台上。

楼下的两百多人看见领导出来了,立刻高喊了起来:“我们是北华的主人,我们不同意把厂子卖给龙腾公司!”“我们要求领导给我们生产定单,不是给我们转卖的签字!”“我们是国家工人,不当私人企业的奴隶!”

虽然喊的声势挺大,可一看就是里面有十几个獐头鼠目的家伙在操纵指挥着,龙宇新微微一笑大声对工人说:“大家静一静,我是龙腾集团的代表龙宇新,北华已经连续十三年亏损了,我们工人也已经有十年没开过满支了吧?现在你们生产的自动步枪在世界步枪行列里是先进的吗?你让我们的战士还端着十五年前的步枪去打击敌人吗?这样的武器能打败已经使用一流步枪的敌人吗?你们生产这样的步枪,还想叫国家给你们定单,你们说不是强国家所难吗?再说你们已经听说兴华厂工人的变化了吧?他们的工资提高了,住房条件改善了,他们在工厂里的发言权增强了,你们能说他们现在不是企业的主人吗?”

工人们在下面嗡嗡地议论着,片刻,一些人开始朝外走去,几个大汉东拉西扯地拦着不让人们走。

龙宇新又说:“那几个东拦西挡的人是干什么的?你们是哪个车间的工人?好像都不是吧?你们是哪个贪官雇来的打手吧?你们知道树倒猢狲散的道理吗?告诉你们,美国和小日本都斗不过我们龙腾,我们会怕一两个贪官污吏吗?现在我们既然已经在北华插手了,我们就会把北华的死账变成活账,彻底的查清它,就会把那贪官绳之以法,你们靠着的冰山就会在阳光下土崩瓦解,到时候你们自己就会走投无路了,早点看清形势,迷途知返吧!”

他的话音刚落,人群散了一大半,那几个横拦竖挡的汉子也收敛了许多,眯在人群里不敢出头了。

兵器总公司的刘总经理趁机说:“请工人师傅们先回去,把北华交到龙腾手里,其中一条就是保证工人师傅的生活要高于在兵器公司时的水平!而且龙腾集团在兴华公司已经有样子了,他们会保证大家的日子越过越好的!”

话音没落,远处几千名工人朝办公大楼拥来,刘经理吓的脸都白了,他嘴唇哆嗦地对江月茹说:“看来麻烦还真不少啊!”

龙宇新朝那边看了看,高兴地说:“工人阶级真正的代表登场了,您看着吧!”

果然,大批的工人拥来,原先叫喊的人立刻要溜走,但都被来人给截住了,来人中一位老干部模样的老人走到大楼前说:“龙腾为我们国家做了什么,大家都知道!小日本被咱们打熊了,美国佬和小日本干翻了,马来西亚那个龟孙的老实了,咱们中国人扬眉吐气了!这里不都有龙腾的功劳吗?现在我们就要成为龙腾的一员了,我们大家这些日子心里甭提多高兴了,别说人家给咱们做出了提高福利,增加工资的保证,就是什么也没说,我们也心甘情愿地加入龙腾!今天我们大家来就是告诉龙腾的领导,我们志愿加入龙腾!”他说完,立刻广场里响起了雷鸣般的声音:“我--们--志--愿--加--入--龙--腾!”

声音在广场上空回荡着,好半天才静了下来。

还是那位老干部,他冲那些先来的人说:“你们为了他们给的几个小钱就出卖良心,你们羞不羞?那拾元钱你们就能活一辈子?”

刘总经理头问张忠辰:“什么拾元钱?怎么回事?”

张忠辰把手一摊:“我哪知道,这和我可没什么关系!”

那位老人的耳朵还真好使,他立刻说:“怎么和你没关系呐?那十几个人这些年可都是围着你转转的打手啊,没他们卖力,你能把北华的盖子捂了这么多年吗?北华怎么垮的?不就垮在你流氓兼贪官厂长手里了吗?你买的那套设备为厂子增加了什么?”

张忠辰的脸都变青了,他指着老人骂着:“史方明,你----你老东西别血口喷人,你的问题现在还没说清楚呐,公安处还要抓你进去的!”

“你吓不住我,你当政时我都敢四处告你,你那帮狐群狗党都没把我整死,现在你说了不算了,你更奈何不了我了!告诉你,北华是一万三千工人的北华,不是你的掌中的玩物!”

气得张忠辰铁青着脸钻进了他的办公室里,再也没出来。

江月茹突然想到了什么,忙对她的秘书叶含翠说了几句什么,那小姑娘立刻就带人朝楼下跑去。

刘经理这时的气色也转过来了,他大声说:“工人师傅们大家都回去吧,相信党组织,相信兵器总公司回把这个问题搞得水落石出的!”

老人叹了口气:“我相信党,还就不相信你们有些当官的,这回就破个例相信你一回,希望你不要跟你们几次派来的干部那样再被人家的美酒娇女宝马车给打倒了!”

说得刘经理脸红到了脖子根儿,他清了清嗓子大声说:“请大家放心,我刘德明不把北华的事搞清楚,我就不离开北华!”

楼下广场立刻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龙宇新也被群众的情绪感动了,他大声说:“谢谢大家对龙腾的信任,我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我们接手北华后,要马上生产一种世界上最新式,最轻便,最具杀伤力的自动步枪,他将是我国军队两年后的最新装备!威慑敌人的武器就将出在我们北华人的手上,让我们大家携手建设一个新北华吧!”

广场上沸腾了,人们兴奋地高喊着:“我们大家携手建设一个新北华!”

叶含翠带人冲到楼下,刚来到史方明老人的跟前,她就发现两个大汉也朝老人挤了过来。她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她刚要挤到老人身前,一个大汉已经出手了,一把飞刀飞向了正在欢呼的老人。

叶含翠正后悔自己慢了一步,却见一位年轻的警官把老人一把推了出去,而自己则挡在了飞刀面前。

叶含翠眼看着那把刀扎在了青年的胸口上,她急忙一个箭步窜了上去,一下子抱住那位要倒的警官,一面低声对旁边的老人说:“我是龙腾江总裁的秘书,她请您去一趟!”一面把受伤的警官交给跟来的人,命令跟她去的两个姑娘:“快把他护送到龙总那里去,他的生命有危险!”

两个姑娘立刻把那受伤的警官两只胳膊一架,脚不沾地,几步就飞进了办公大楼。那两个大汉一看发生了变故,立刻朝姑娘扑过来,没想到那个美少女却搀着老人先他们赶到了台阶上,她一手把老人推进了办公楼的大门,一手指着他俩吼道:“还不举手投降,你们俩还想再跑出去吗?”

一个大汉一愣,看看面前的姑娘,不知道是什么路子的,退了一步。

另一个头上染着黄蓝白三色毛的大汉把那个大汉往旁边一拨拉:“哟嗬,哪冒出个小美妞来档爷的驾来了,你知道爷是干什么的?”

“一个小无赖也敢称爷,你在姑奶奶面前也不称称几两分量!你是干什么的?一个打群架、滚地皮,戏台底下溜瓜皮的泼皮流氓有什么好显摆的!哪凉快上哪眯着,你还捞个囫囵尸首,再望前凑,怕是连骨头渣子也拣不回去一块了!”叶含翠轻蔑地说,口气里带著一百个瞧不起,一百二十个看不上眼的气势。

这下子把那个三色毛气得一蹦多老高:“妈拉个巴子的,你他妈的是不是吃错药了,东南西北分不清了,跑这找死来了?来,今天爷就成全你,让你先死个痛快的,也别怨爷今天不怜香惜玉了!”说着一拳就打了过来,姑娘伸手轻轻一拨拉,把那三色毛就拨拉的顺地滚到了大门前,抱着只胳膊连哭带叫:“折了,我的胳膊怎么他妈的折了呀!”

叶含翠把眼一瞪:“来人,快把他拿下,这小子有血债!”

立刻从门里冲出两个保安,掐着他的胳膊把他拧进了楼里。

另一个看见这场面刚要溜,叶含翠飞身一跃拎着他的头发就把他摔到了大门边:“一块拿下,都送交司法部门。”

龙腾的保安个个眼急手快,没容那人反应过来,他已经被掐著胳膊拽进了楼里。

外面正在欢呼的人群看见龙腾的保安已经把那两个人抓起来了,人们立刻欢声雷动:“好哇,北华二鬼被收拾了!这下子孩子可以睡好觉了!大姑娘可以上街了!”

片刻,远处就响起了鞭炮声,人们高喊着:“北华二鬼完蛋了!北华今天晴天了!”

霎时广场上人们自动地扭起了大秧歌。

龙宇新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就把那位警官给治好了。他早就从江月茹早那里知道厂公安处和派出所都有和黑恶势力勾结的,他从公安处调来了处长雷鸣生和那位刚才受伤方愈的刑侦科副科长常庆斌,连夜审讯了北华二鬼,查明了是张忠辰让雇人闹事,也是他刚才打电话让收拾史方明的。

龙宇新、江月茹和刘经理又仔细地听了史方明老人关于北华问题的来龙去脉。

以来事情可是发生在十二年前的春天,那时北华还是个年盈利三千多万的不错的企业,新上任的张忠辰要到俄罗斯考察新的生产线的设备,他带人去了三个月,在俄罗斯和欧洲转了一大圈,最后拍板订下了一套一亿九千七百八十万的设备,可是生产线安装之后内部就传出了一个消息,说设备仅值一亿四千万,余下的被张忠辰给吃了回扣了。消息是同去考察的一位工程师说出的,当时任公司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的史方明找到那位工程师详细地了解了事情的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躲不开的桃花运】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