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躲不开的桃花运 > 躲不开的桃花运_第107节

躲不开的桃花运_第107节

作者:魏育民 发表时间:2018-11-07 20:44:06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5:07
撅的,小腰又这么细,这不是给人看吗?太羞人了,可女儿说不能给她和女婿丢人,这就没办法了,只好厚着脸先穿着吧!

第二天上午,当伊丽莎跟着千代子和江月茹出现在东京机场时,在东亚主持工作的川上执行官被伊丽莎的美丽惊呆了,他小声问千代子:“小姐,这位美人也是龙宇新的夫人吗?”

千代子打了他一拳:“别瞎说,她是宇新的岳母,比你小不了两岁,就是长的年轻点吧,你也不能乱安呀!唉,可惜个印度美人了,也没个好男人入围,弄得她到现在还是孤家寡人一个!怎么样?漂亮吧?是不是有想法了?我看和你到是绝配!你要是有想法就得赶紧追,别说等到花落别人家再想她,那就黄瓜菜都晚了!我告诉你,这回给你派的电脑专家就是她,这可是我特意为你请来的,也就在这呆个三五天,你要不抓紧可就没时间了!你看看。多迷人!是位典型的印度美人,不可多得的宝贝呀!”

川上咽了口唾沫,急忙说:“那就靠小姐多帮助了,我----就娶她了!”

千代子笑着说:“你不是早就说要独身一辈子吗?今天怎么变卦了?”

川上急忙说:“过去不是没遇见如此端庄漂亮的妙人吗?她简直就是女菩萨降世,我的魂都被她给勾去了,我再不追她,我还能活下去吗?”

一句话说得千代子大笑起来,伊丽莎走过来用英语问:“夫人笑什么呐?是不是我穿的太不相衬了?都是娜佳的主意,硬说不这么穿就会影响她和宇新的面子,这也太羞人了!”

千代子忙用英语说:“大婶可别瞎寻思,您这身衣服穿的挺好的,您就听娜佳的没错,是得考虑宇新的脸面啊!我刚才是笑川上执行官,他这位一向不喜欢女人,至今还一个人独睡在办公室,按中国话说叫钻石王老五的人,刚才竟说你是漂亮的女菩萨出现了,说你把他的魂给勾走了,他说要是再不追你就没命了!我是笑他动了凡心,要告别独身生活了!”

一句话说得伊丽莎和川上的脸都红到了脖子根儿。

江月茹忙给两个人做了介绍,川上握着伊丽莎的柔若无骨的小手用英语连连说:“欢迎您,这回我们就在一起共事了,您有什么吩咐尽管找我,回头我把你的办公室就安排在我的办公室的旁边,有什么事好联系!”

千代子用日语说:“这样更方便你泡女人了吧?”

川上忙说:“公私兼顾嘛!这不是小姐您的一贯的作风吗?”

气得千代子踢了他一脚:“你还有叔叔的样儿吗?这还是一向稳重的川上叔叔吗?”

川上忙说:“你没看见我心中的女菩萨降临了吗?我是不变也得变了!”

千代子等人在飞机场见面时,龙宇新带着山杏和叶含翠正在澳大利亚的黑德兰市的外贸局的会客室里谈着购买铁矿石的问题。

黑德兰市的外贸局的局长马拉德是个有一半中国血统的中国通,他一听说龙腾的总裁来了,立刻自己出面来接待了。他现在正坎坎而谈地大说买矿石不如买个矿山,买矿山不如自己找矿,自己开矿的道理,他说:“我们国家对投资开矿的外国公司特别照顾,可以给你九十九年的开采权,如果是你们自己找到的矿山,还可以在土地租赁办理各种手续时给不少优惠,就是找矿难度大点!”

龙宇新被说活了心,他想了想说:“我回去再考虑一下,好,我们从今以后就是朋友了,欢迎您到龙腾去做客!”

回到旅馆,他和千代子通了个电话,千代子对能在澳大利亚开采铁矿十分赞赏,但又担心远水解不了近渴,现在东亚的高炉的原料已经存的不多了,怕是没几天就得停炉。

龙宇新感到了问题的紧迫,他闷闷不乐的样子,让两个女人也都焦虑万分,突然叶含翠把龙宇新一搂说:“笨姐夫,你那玉葫芦里存的那么些日本关东军的武器留着干什么,化剑铸犁嘛,那么多的破烂,咋也够他们干一气的了!”

龙宇新听了高兴地说:“还是小丫头聪明,我这就给他们送过去,你们俩查查资料,看看到哪去找矿合适!”

说完他身子一扭就在屋里消失了。

山杏刚想找叶含翠商量怎么查资料,找了半天竟也不见了那个鬼丫头,她笑道:“还是小丫头鬼,把个新哥哥是吃定了,怕是老十一也得进门了!”

龙宇新转眼就到了千代子的房间,他刚要迈步,觉得后面怪沉的,他顺手摸到了一个柔软的身子,这才知道,精灵鬼怪的叶含翠竟挂在他身上,跟着他一起过来了。气得他照着她的小翘臀就打了一巴掌:“你跟着来捣什么乱?你成了跟屁虫了!”

“照顾你呀,你那个那么强,这里就千代子姐姐和江月茹姐姐两个人,晚间满足不了你怎么办?你再走火入魔怎么办?这可都是当情人的份内职责呀!你要真有个干撅着不下去的时候,到时候我就可以打个补丁嘛!真笨,连关心你都不知道,傻样儿!”

气得龙宇新又要打她,吓得她急忙钻到千代子的后面说:“你这人就是偏心,对情人和妻子就是不一样,这么长时间我可没看见你打哪个姐姐一巴掌,人家的屁股都让你给拍出茧子来了!呜呜,当情人就是没人疼啊!”

龙宇新气得骂她:“我就那么点衰事,你成年的抖娄,想坷碜人是怎么的?不打你还留着你呀!强怎么的?男人那个不强,女人不爱!赶明给你找个弱的,让你成天流眼泪!”

叶含翠把嘴一撇:“这辈子你就别想那美事了,我有你这一个就够吃的了,没想再去偷嘴!来,我看看你什么时候又变弱了!”

说着伸手来抓,吓得龙宇新赶紧躲开了。

笑得千代子腰都直不起来了:“恶人就得恶人磨呀,我看新哥哥让翠儿给吃定了!还不如今天就给你们圆了房呢,省得你们打情骂俏的都弄到人家屋里来了!”

龙宇新说不过两个女人,只好把脸一拉说:“现在要研究工作了,别没大没小的瞎闹!”

屋里立刻静了下来,龙宇新让人去把江月茹和川上请来,在会客厅商量工作。

才来了半天多,川上和伊丽莎就已经打得火热了,川上把伊丽莎的里屋是卧室外面是办公室的房间,就安排在自己办公室兼卧室的旁边房间里,伊丽莎还没等开始工作,他就跑到伊丽莎的办公室来了,对伊丽莎说:“这两个办公室的内室是通着的,就在你睡觉那屋梳妆台的旁边有个门,可以直通我的内室,过去我那边有个书柜挡着门,打不开,刚才我把书柜移开了,不管白天晚上,你有事就可以直接过去,不用经过秘书的办公室了!”

川上的关怀,让伊丽莎既感到亲切,又有点难为情,她红着脸说:“谢谢您的关照,我们是不是应该马上工作了!您把黑客的情况跟我说一下吧!”

“我们是让他们弄得脑袋疼了,成天来捣乱,特别是有个叫‘皇军魂’的黑客,竟钻进了我们的财务网页,要不是我们发现及时,怕是损失大了!”川上说着,看着伊丽莎打开微机,就站在了伊丽莎的身后,手扶着她的电脑椅,把上身靠在了伊丽莎的肩上,手伸到页面上指点着。

伊丽莎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近的接触男人了,他的浓烈的男子汉的气味直往她的心里钻,她有点被陶醉了,可她又总有点羞涩感:“我是不打扮是太性感了,才把他招来的?他是不是把我当鸡了?”

突然,川上的脸贴到了她的脸上,她一惊,身体像过了电,人也僵住了!幸亏川上马上感到了不妥,把脸稍微离开了点,她才松了口气。

她的技术确实厉害,不到一个时辰,她就连续跟踪了十一个黑客,把她设计的电脑炸弹都送上了门,那十一个黑客立刻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川上奇怪地问:“哎,那几个怎么不露面了?”

“露什么面,连他的微机都报废了,有能耐再换微机吧!”伊丽莎笑着说。

川上高兴地搂住伊丽莎的脑袋在她的脸上就亲了一下:“太好了,让他知道我们的厉害!我的莎莎就是厉害!”

这一下,把个伊丽莎惊呆了,她愣在了那里,手和身体都僵住了。

幸亏秘书来告诉川上,龙总裁来了,让川上执行官过去开会,才解除了这尴尬的场面。

川上走了,伊丽莎摸着那被吻的地方却哭了!

她是幸福和不安混杂在一起哭的,她也有人爱了,可这爱是真的吗?

龙宇新见人来齐了,就把准备在澳大利亚采矿的事通报了一下,川上高兴地说:“这就好了,我们自己有矿石,就不受别人的气了!”但他也说出了远水不解近渴的担心,龙宇新就把他有一批二战时废弃的武器之事说了,他让川上安排个地方,他准备把那武器都拆成废品交给他们。

千代子立刻高兴地说:“这点子准是这小丫头出的,小丫头就是鬼,我早知道那批破烂,怎么就没给它安排个好地方呐?”

坐在龙宇新旁边的叶含翠得意的把手伸到龙宇新的大腿上掐了一把,龙宇新气得瞪了她一眼,又照着她的小翘臀打了一巴掌。

江月茹都看在眼里,笑着说:“有这么聪明的丫头,老公的赶紧把她收进咱们家来呀,万一花落别家,你可就追悔莫及了!”

千代子踢了川上一脚:“听见了吗?别花落别家,动作快点!”

川上连忙说:“谢谢小姐提醒,川上一定加紧运作!”

乱七八遭的对话把龙宇新差点没气得倒仰,但他还是忍着气把东亚的事安排了一遍。

东亚现在连连被日本政府打压,又有几位日籍股东萌生了退意,龙宇新决定出资收购东亚里全部日籍股东的股权,他责成江月茹从总部抽调资金,马上办理此事。他要名正言顺地把东亚转进龙腾麾下,总社更名为龙腾集团驻日本分公司,只起协调作用,其下属公司一律并入国内对口公司领导。川上调回集团总公司,出任龙腾钢铁公司总经理,负责原东亚钢铁公司、龙腾钢铁厂、龙腾特种钢厂、澳大利亚采矿厂、龙腾轧钢厂的领导,原东亚各下属公司、下属厂的领导重新调整,此工作由千代子、江月茹负责,分公司经理由原东亚一位副执行官秋原野出任,负责龙腾集团公司在日本开发过程中的所遇到的一切事宜的调节协调工作。原总社人员裁减到六分之一左右,其余人员能够跟走的都调回龙腾市另行安排,不能跟走的都在各公司和工厂做出安排,不要轻易辞退职工,做到平安过渡,为下步龙腾收购其它日本企业作好表率。

就这样,几百年的日本超大企业被龙腾给吃掉了。消息传出,远在龙腾市的竹下宏仁虽然也难受了几天,但他知道,这也是东亚的唯一选择了,而且他现在已经是龙腾集团的总顾问,又和龙宇新他们生活在一起,已经是没入中国籍的中国人了,他还能说什么?

回到澳大利亚,龙宇新就带着‘陶朱之玉’在哈默斯利岭这铁矿较丰富的地区转了一圈,竟让他发现了一处铬铁矿石蕴藏量极大的一个矿点。他就带着山杏和叶含翠在那附近的小镇萨里住了下来。

萨里小镇紧靠印度洋,这里气温无冬夏之分,是个较好的避暑猫冬的胜地。

小镇不大,不足五万人口,但人员挺复杂,澳大利亚当地土族的黑社会势力、印度尼西亚移民的黑社会势力、华人的黑社会势力三分天下,成天打打杀杀。

三个人刚住进去,印度尼西亚恶狼帮的一伙人就闯来了:“听说来两个小妞盘子挺靓,我们老大今天要请她们过去谈谈!”

龙宇新正要收拾这些臭鱼烂虾就高兴地说:“好哇,我也正想过去见识见识你们老大什么个德性呐,咱们就走吧!”

来人中的一个下巴上长着一撮毛的家伙立刻骂道:“你他妈的算什么东西?我们大爷看上的是小妞,要你干什么?”说完就把胳膊抡圆了,给龙宇新来了个大嘴巴,“啪”,一个嘴巴煽得他自己东倒西歪的,脸肿了多高,顺嘴淌血,牙还掉了好几颗。

他不明白,我明明打的是那个小白脸,怎么煽到自己脸上了?龙宇新笑着说:“怎么?还请不请我去呀?”

旁边一个人立刻点头哈腰地说:“请,请,当然请了!”可他暗暗地给别的人使眼色,让出了门再收拾这家伙。

刚出门,还没等龙宇新动手,那些人就鬼哭狼嚎地倒了一地,龙宇新一愣,但他立刻就喊:“月儿,我好想你啊,你别走,有什么难事我们共同承担!”

第一卷 第八十二章 抱得美人归
(更新时间:2005-10-6 9:31:00  本章字数:6160)

龙宇新追了上去,但他只见一个披着黑色面纱的女人只一闪就在暗夜里消失了。
龙宇新找了半天,只得泄气地回到了旅馆门前。

叶含翠见他回来了,急问:“看见我师姐了?你怎么不把她追回来!”

龙宇新伤心地说:“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不愿见我!”

山杏安慰他说:“月儿妹妹不肯露面,肯定有她的难处,她今天出手,还不是担心你受害吗?我估计她既然已经知道咱们在这里了,早晚还会露面的!”

龙宇新点了点头。

地下的人都已经没气了,龙宇新施来一股风,把这帮人的尸体都给卷走了,然后说:“这地方不错,我们可以把它租下来,建个市!走,回龙腾去一下,调三百龙牙战士来,把这里收拾利索了,回头再建矿!”

三个人瞬间回到了龙腾,见龙宇新回来了,在家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躲不开的桃花运】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