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躲不开的桃花运 > 躲不开的桃花运_第109节

躲不开的桃花运_第109节

作者:魏育民 发表时间:2018-11-07 20:44:12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5:07
    ”



    “没问题,再难,我也把它办出来,有这些,我这主任也好当啊!”马拉德毫不犹豫地说。

    

龙宇新拉着他钻进了办公室的里屋,他低声说:“我有一个妻子叫月儿,哦,欧阳月,她可能是因为有什么病,就在结婚那天晚上离开了我,昨天我在萨里镇遇到了她,可让她又跑了。你这里人熟,帮我找找她,她一个人在这,太苦,太危险了,我好担心啊!”接着他把发现月儿时的打扮说了一下。

    

马拉德忙说:“总裁您放心,我马上撒出人去打听,既然她在萨里露面了,那就离这不远,我估计好找!”

从屋里出来,叶含翠不满地嘟囔着:“什么屁事儿,还瞒着我,好像我什么时候没跟你一心似的!告诉你,我是你的人,含翠不会有任何事办得对不起我的老公的!”

龙宇新拍了他一巴掌:“别瞎说,你是我的小妹妹,别的关系不会再有了!”说完把她一搂,又从办公室的走廊里消失了。

    

龙宇新和叶含翠又到采矿点看了看,这个矿区面积很大,但距交通干线很远,而且道路很难走,上山下山都是悬崖绝壁,开采的难度相当大,就连勘探也是难于上青天,所以才给龙腾保留到现在。

    

叶含翠见没别人,就又跟龙宇新发开了娇,到了地方搂着龙宇新就是不松手,把个小屁股拼命地扭来扭去,弄得龙宇新的分身硬得像个大棒槌,支起了裤子,顶在了姑娘的小短裙下边。

    

龙宇新气得拍了她几巴掌:“给我老实点,听话就留在我身边,不听话,你就还回你月茹姐那里去!”



    “不嘛!你把人家搂来搂去的,弄得人家火烧火燎的,就不知道帮人家泄泄火啊?”

龙宇新不再说什么了,抱着他瞬间就回到了萨里镇。

    

汗流满面的山杏一看见他们就笑了:“新哥哥可真是抱得美人归了!”

第一卷第八十三章真情无限
(更新时间:2005-10-69:31:00本章字数:7334)

龙宇新气得放下叶含翠就抓住了山杏,刚要举手拍她的小屁股,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没办法,只好搂着山杏先接电话。

    
电话是马拉德打来的,说有一位当地的土著牧羊人在哈默斯利岭的一个山沟里发现一个山泉,他发现经常有一个披着黑纱的女人在那里出没,他估计可能是月儿!

    又说是现在看来那黑纱女人身体很衰弱,连走路都十分困难,好像有点支持不了啦。

    

龙宇新一听就急了,他立刻松开山杏说:“有人发现了月儿,我得马上去看看!”说完身子一转,人就消失了,叶含翠急忙抓他,可等她奔到他跟前,那里已经是人去无影了。

    

气得她跺着脚骂道:“臭小子,一说月儿就什么也不顾了,真是有了新人忘旧人!”

山杏笑着说:“那你可说错了,要说新人应该是你,月儿妹妹可排在老九位置上,你最多也就是个老十一吧!何况你是靠月儿跟宇新认识的,没有月儿,你连老十一也排不上啊!”

叶含翠泄气地往旁边的椅子上一坐说:“那也不一定排到我的名下,人家娜佳一来就排上了,我现在是瞎忙乎啊!实在不行我也得学何晴了,找个山沟一猫,了此残生算了!”

山杏笑着说:“怎么泄气了,你现在可是离成功就差一步了呀?他现在平常到哪都带着你,不是心里有你是什么?他是挑不开那层窗户纸就是了!”

叶含翠高兴地说:“那我就帮他挑开!”

龙宇新按着马拉德告诉的大概位置在哈默利斯岭的险峰丛山中寻找着,飞过一个个山头,找过一个个山沟,没看见那个山泉,更没看见月儿的身影。

    



    “身体很衰弱?怎么可能呐,她前几天还帮我们出手杀了那么多人呐,而且跑的那么快,可能吗?可这消息应该是可信的,人家没必要骗我呀!”龙宇新心里十分焦急,他真的很怕月儿有什么不测,他坚持在大山里不停地寻觅着。

    

越是找不到,他越是觉得马拉德说的应该是准的,月儿可能是得了什么绝症,她是在寻找治疗的山泉啊!

    他耐心地一个山沟,一个山沟的寻找,突然,他发现了亮晶晶的一眼山泉,他朝那山泉飞去,进了,进了,他一愣,泉边竟真的躺着一个人,就是那戴面纱的女人。

    

他扑了过去,呀,他吓了一跳,那人的脸上竟满是红一块紫一块的烂烂陶陶的脓疮。

    他一下子把那女人抱了起来,呀,她真的是月儿,是他的美丽如仙的月儿,她如今怎么变得这个样子了?

    他摸摸月儿的脉波,已经相当微弱了,他忙给她度过去真气。

半天,月儿才慢慢地睁开了眼睛,看见他,眼里涌出了眼泪:“新哥哥,我们是在天国吗?月儿好想你啊,月儿真的好想好想你呀!月儿终于又看见哥哥了!”

龙宇新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他一手紧搂着她的细腰,一手还在不停地给她输送着治疗的真气。

    他现在暗暗地庆幸自己来的还算及时,再晚一天,不,顶多半天,他的月儿就会香销玉陨了!

    他心情沉痛地说:“月儿,新哥来晚了,新哥让你受苦了,现在好了,新哥会给你治好病的,我的月儿马上就会恢复你的漂亮的容貌!”

月儿明白了,她叹了口气:“没用的,老妖婆给我吃了太多的毒物,虽然对快速提高功力能够起点作用,但它的副作用就得全靠药物控制了!现在那控制的药我也会配了,可是,吃了那药,月儿就永远不能当哥哥的妻子了,哥哥只要一碰月儿,就会身体溃烂的!月儿宁可死,也不吃那药,月儿要当哥哥的妻子,要在哥哥的怀里睡上哪怕是一会儿也是幸福的呀!”

龙宇新哭得更厉害了,他已经泣不成声了:“月儿,哥哥让你受苦了!月儿,你太傻了,再苦,再难。你也应该让哥哥和你一起抗着呀?哥哥要把你带回去,哥哥这有神农的药书,我会找出给你治病的方子的,走,咱们回家去,哥哥要永远和月儿在一起!”

月儿摇了摇头:“不,新哥哥,我不能回去,我这病会传染给你的,也会拖累你的!”

龙宇新坚定地说:“宇新是你的丈夫,你有病,我不能伺候你,还算什么丈夫?宇新爱你,不能在你最难的时候为你分忧,帮你解除痛苦,还算什么爱呀?”

说完把她往怀里一抱,转眼就回到了萨里镇的住所。

    

山杏带着三百龙牙战士把萨里镇的黑道全荡平了,并且控制了镇里的一切公共场所。

    

她刚和叶含翠把旅社里的东西收拾好,就发现龙宇新抱个人回来,她急忙迎了过来:“是月儿妹妹吗?你终于把她找回来了,这回可真是抱得美人归了吧?”

月儿睁开眼,声音微弱地说:“是杏儿姐呀,月儿不能下地给你行礼了!”

杏儿一看月儿,立刻吓了一跳:“怎么病的这么厉害了,头几天还帮咱们杀了那么多敌人呐,今天怎么就不行了?”说着她就哭了。

    

龙宇新难过地说:“她的病不允许她擅动真气,正是她那一把,才使她的病更厉害了,今天幸亏我去了,要不然就再也看不见我的月儿了!”说着竟也大哭起来。

    

听见哭声,叶含翠跑了进来,一看见这场面,抱着月儿胳膊就嚎啕大哭起来:“月儿姐你怎么了,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你自己在外面受苦了!”

龙宇新抱起月儿:“你们先出去吧,我得给月儿洗洗了,山杏去给她弄几套衣服,她这衣服都被污血蹋的不行了!你们都走吧,回头我要给她调理一下,想办法治好她的病啊!”

叶含翠急忙钻进卫生间去给放水了,山杏则拿出被褥给月儿铺好。

    

龙宇新抱着月儿进了卫生间,摸摸水温正好,就感激地对叶含翠说:“谢谢了,你先出去吧,她这病你们都不能靠近,别传给你们,今后我这屋你们就不要进来了!”

叶含翠说:“我不怕,她是我的姐姐,我得管她!就是传上我也不怕,我就和姐姐一起让你给治!翠儿知道,你会有办法治好姐姐的!”说着上前就要帮助给月儿脱衣服。

    

龙宇新把虎脸一拉说:“快出去,我这些日子得陪你月儿姐,你必须帮你山杏姐张罗好萨里镇的事,办好开矿的工作,安排好马上要来的工人,你不能再陷进来!别忘了咱们来澳大利亚的目的,别忘了那边还有个钢铁厂等着铁矿石呐!听话,要不我再也不喜欢你了!”

一个‘喜欢’两个字,让叶含翠眼泪呼地流了出来,她抱着龙宇新的头亲了一口:“我听哥哥的!翠儿帮杏儿姐忙去了!”说完对月儿说:“月儿姐,相信咱哥,他会治好你的!”

姑娘痴痴地看着龙宇新,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龙宇新给月儿轻轻地连撕带扯地脱下她那被脓血沾粘住的衣服,然后把她轻轻地放进浴盆里,一只手给她慢慢地撩着水,为她清洗着身上的脓血;一只手继续为她度过去疗伤的真气。

    

大约一个时辰,月儿满身溃烂的伤口都封口了,皮肤上也都结了痂。

    

又过了一个时辰,那些痂也掉了,露出了鲜嫩的皮肤。

龙宇新摸摸那嫩嫩的皮肤,高兴地说:“太好了,看来你的病可以治好了!”

说完一面重新为她换了水,一面倒了一杯热水,轻轻地为她吹凉,然后拿出一丸大还丹、一丸更生丹,一齐送进月儿的嘴里,看她咽了下去,急忙帮她运气把药化开。

    

月儿一直含泪任他摆弄,看着他高兴地样子,她一声不吭,只是脸上挂着淡淡的忧愁。

    

又洗了一个钟头,月儿的身上已经是光洁如玉了,脸上也露出粉红的颜色。

    

龙宇新把月儿擦好,抱出了浴室,放在山杏铺好的床上,给她盖上了被,高兴地说:“看看,你要早回来,何必遭那么些的罪?现在好了,等身体养好了,我们再重新举行婚礼!”

月儿什么也没说,只是眼角流出一行清泪。

    

龙宇新自己也脱了衣服,倒在了月儿的身边,搂着月儿睡着了。

    

一觉醒来,天已经大亮了,他惦着月儿的饮食调理,急忙坐了起来,他回头看看月儿,竟一下子惊呆了,他面前的月儿的脸上竟是五颜六色,虽然没有再溃烂,但已经不成人样了。

    

他急忙摸摸月儿的头,呀,竟烧得烫人!他哭着抱起了月儿说:“月儿,这是怎么了,昨天不是好了吗,今天怎么又这样了?难道我真是无能为力了吗?”

月儿艰难地睁开了眼:“新哥哥,你别哭,现在月儿感觉已经好多了,心里比原来舒服多了!我看这是往好的方面转了!有您的丹药护住了月儿的心脉,月儿死不了!”

龙宇新一面出现给月儿输送疗伤的真气,一面运起神识,翻看着头脑里的药书,一页页地翻飞,一本本的翻过,没有这样的例子,根本没这种病例!

    

他找到了黄帝的一本医书,说女人经血不调可引发阴阳脸出现,他这是不是阴阳脸呐?

    但书中的治疗办法却都是饮食调理。不管她是不是阴阳脸,吃点东西总不至于伤人吧?

    

他穿好衣服,按书中的方子,给月儿熬了一小锅莲子红枣粥。

    

熬锅简单的莲子红枣粥,如果在中国,该是没什么问题的,可在澳大利亚却是缺东少西,他只好用瞬移法左一趟右一趟地跑回中国的北京市,又买莲子又买大枣,就连那熬粥的小锅和煤气罐灶具,也都是从北京大栅栏的商店里买来的。

    

连忙带热弄了他满头大汗,他终于熬好了莲子粥,吹凉了后,一勺一勺地喂给了月儿。

    

吃了点东西,月儿的气色好了一些,但那花花脸却一点没减。

    

月儿吃得满头大汗,他用温水投了块毛巾,给月儿擦了擦脸,月儿说:“新哥哥,月儿给你添累赘了,你去忙大事去吧,月儿现在好多了,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了!”

龙宇新把她一搂说:“新哥哥现在就是要忙大事,新哥哥的大事就是护理治疗我的可爱的小爱人,让她早点恢复身体,站起来跟哥哥一起去为振兴祖国去忙,去奋斗!”

月儿的眼泪又流出来了:“新哥哥,月儿知足了,有新哥哥这一夜的关爱,月儿死也知足了!新哥哥就别忙了,月儿得的是不治之症,是治不好的,现在月儿全靠你的丹药护着心脉呐,一旦药效没了,月儿还是得走的!月儿是自己没福,不能和新哥共白头,怕是哥哥也无力回天了,这是怨不得别人的!”说着,他紧紧地搂着龙宇新,竟泣不成声了。

    

龙宇新听了,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他执拗地说:“不要紧,那丹药我还有不少呐,没了我再配,我就是要和天抗一抗,我就是不让我的爱妻离开我!永远不离开我!”

说话间,月儿身子离开龙宇新,一委一委的要下地去,龙宇新忙把她抱起来:“月儿你要干什么?别忘了,新哥哥现在是你的脚力呀!”

月儿脸一红:“我----要大便!”

龙宇新抱起她就要奔向卫生间,月儿挣扎着找衣服要下地:“别,新哥哥,那太委屈你了!我的衣服呐?”

龙宇新亲了她一下说:“你是我的妻子,是把生命和感情都托付给我的爱人,我伺候你不应该吗?难道我们就是我有了性欲找你们去发泄的关系吗?那我和动物又有什么区别?别瞎想了,记住,我是你爱人,我为你做的一切,都是应该的!昨天那些衣服都让我拿到外面烧了,呆一会儿山杏就会给你把衣服买回来了!”

来到卫生间里,龙宇新一面把着她坐到坐便上,一面给她度著真气:“我估计你的一些脓血也得排出来,怕你身子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躲不开的桃花运】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