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躲不开的桃花运 > 躲不开的桃花运_第113节

躲不开的桃花运_第113节

作者:魏育民 发表时间:2018-11-07 20:44:26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5:07
则站在她的面前耷拉着脑袋,听着她的训斥。

刚才突袭成功,虽然使美国损失惨重,但紧接着却只能应付美国“海军计算机应急反应分队”的进攻,尽管各无建树,但龙客也无力再对美国舰队实施干扰,这暴露了我们的信息战的能力还是有限的,应该尽快地提高我们的应变能力和网络战的水平。在这个问题上娜佳是清醒的,她认为这是正常的事,她现在生气的是上次挑起美日海军的狼犬之争后,兵团内部出现了一股骄傲情绪,而这种情绪的代表就是田力,她要趁此机会刹刹他的傲气,让他对自己,对龙客的实力都有个正确的估计,引导他带领大家再登上一个台阶,同时又不能让他泄气,气可鼓不可泄嘛,要把今天的事变成兵团战士大练兵的动力,要让今天的耻辱成为明天胜利的起点!

刘适兰把东方龙的意见跟她一说,她马上把田力等人的名单写了出来,交给了刘适兰。刘适兰拿着名单回到了东方雪的身边,东方雪一面接过名单一面说:“适兰阿姨,你一会儿跟着我爸爸坐飞机走吧,你的工作调动了,现在是我爸爸的贴身秘书,我爸爸当兵年头多了,只知道工作,不知道管理自己,今后东方雪就拜托您给管管他了!”

刘适兰的脸一下子又红了,她今年差两个月就四十岁了,至今在交男朋友上高不成低不就,还是小姑独处,对东方龙,她早就知道,而且十分敬仰,没想到他竟看上去那么年轻,那么动人,她刚才的芳心突然动了,好喜欢他,好想让他抱一抱!事后她羞得脸红心跳:“我是不是疯了,我们是两代人啊?我比他小了整整二十岁,他会喜欢我这小毛丫头吗?”

东方雪看她红着脸一声不吭就问:“怎么,不愿意去啊?那就算了吧!”

刘适兰急忙说:“不,我去,我------谢谢你!”

东方龙看看刘适兰,他的脸也簌地红了:“给我当秘书可是没黑没白的呀,还得住到办公室里,连家都很少能回去!你是不是回去征求一下您爱人的意见,看看他能同意吗?”

东方雪打了爸爸一拳:“你瞎说什么呀,适兰阿姨还没对象呐,哪来的爱人?”

东方龙的脸更红了,他哈哈地笑着:“那好,那我就不担心了,走吧,现在我们就回家去!”说完他站起来就走,刘适兰忙上前扶住他的胳膊,东方雪走过去给她纠正了一下姿势,现在看来分明是亲热地挽着东方龙的胳膊了!刘适兰脸红了一下,但依然亲热地挽着东方龙说:“那就走吧!我的工作手续就烦东方副总长给办理一下吧!我这谢谢你了!”

东方雪看着两个人挽着胳膊,相掺相扶地登上了直升飞机,脸上不禁浮上了微笑:“爸爸要有伴了,这可是大喜事!”

中美军舰在太平洋的对峙和美军内部出现的混乱及日本黑客的失手在国际上引起了极大反响,世界上各大通讯社更是把这消息炒得沸沸扬扬,美国天下第一的形象大打了折扣。但谁也没弄明白中国出动庞大的舰队究竟要在东海想干什么?唯有日本军方猜测到,中国政府可能是要打捞《日本丸》那条沉船。他们立刻组织大批律师组成律师团,准备一旦《日本丸》一露面就诉著法律,先争回那条船,再进一步争回那满船的珠宝。

但中国的打捞工作却迟迟没有进行,而是舰队开始向外围展开,控制了较大的水域,一部分士兵则登上了钓鱼岛,开始在上面建设兵营,像是要长驻沙家浜了。

就在此时龙宇新正紧急约见主席,就打捞问题进行了长时间的密谈。

主席对龙宇新不主张出动打捞队伍去打捞日本丸却有点想不通。

“为什么不能打捞?那是日本帝国主义掠夺我们的资产,我们有权收回!这是我们的权利!”主席忿忿不平地说。

“您理解错了,我不是说不收回我们的财产,我是说不要打捞上来那条破船!那船是日本民间的,不应该算战利品,打捞上来,人家就有权索要回去,那时出头的不是官方,而是那个船主,你能不给归还吗?可一归还,后面的问题就接着产生了,人家说那船上的东西是他们购卖的,也要求你归还,你给不给!”龙宇新耐心地解释着。

“那些都是中国的财产,为什么要给他们?”主席坚持自己的想法。

“可人家说是他们自己购买的,又得到了当时国民政府的放行,人家是合法的生意,你又怎么办?”龙宇新接着说。

“他们哪来的手续?”主席还是不信,可他的口气已经不太坚决了。

“这有何难?陈水扁是他们豢养的,李登辉是他们的奴才,出个证明还不是手到勤来的,我们到国际法庭上还不得败诉啊?到那时我们可就骑虎难下了!”

“难道我们就放弃了那些宝物?”

“当然不能放弃,我们可以不声张地把里面的东西都打捞出来,就是不要他的那条破船,不给他留下任何口实!为此,我们应该不出动打捞船,让舰队大张旗鼓的在那里演习,对外说我们航空母舰战斗群刚刚成军,需要演练联合作战技术。暗中组织力量把船里的东西都打捞出来,运回国内!这样他们就找不到任何借口来起诉我们了,我们也就少了不少的麻烦!”

主席终于接受了龙宇新的意见,海上打捞船始终没有在舰队所在的海面上出现,而是两大战斗群举行了声势浩大的代号为《为了美好的明天》的军事演习,为此中国政府向世界发了公告,并划定了演习区域,禁止任何舰船进入该区。

日本军方松了口气,但小犬却气得把桌子拍得啪啪响:“是不是把我们的准备情况泄露出去了?他们拉着架子过来,分明就是想打捞那条船的嘛,怎么突然没动静了,闹起了什么演习?不借他们的手把那东西捞出来,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去把那笔东西弄回来?现在我们已经困难得都要卖裤子了,瞪眼看着一笔财产用不得,这不是急人吗?”

到是小岛封候有见识:“他们真要是发现了那东西,还能不捞吗?他们准是想在东海里显示一下他们的力量,给我们和美国看看,想把尖阁列岛永远置于他们的范围之内!这跟那沉船根本没关系!再说他们就是捞上来,我们能不能把东西要回来也是个未知数,现在胳膊粗的是人家,我们再喊,还是抵不过人家厉害呀!”

小犬想了想,很可能是这么回事,那东西在那已经几十年了,从来没人发现,现在那船已经被泥沙和海草盖的严严的了,就是我们自己到那里也得寻找一会儿了,中国政府怎么会知道呐?看来到是我们自己杞人忧天、做贼心虚了!

但他还是想错了,就在中国舰队的演习打得热火朝天的时候,海底沉船里面的东西已经被打捞一空了,把两条运输舰都装得满满的,已经在航空母舰的护卫下返回了军港。

第一卷 第八十六章 宝岛归来
(更新时间:2005-10-6 9:32:00  本章字数:7075)

2019年五月二十日,酝酿已久的台湾陈水扁集团公然举行了公决,在国民党、亲民党两大党派坚决反对下,公决还是以百分之五十二的微弱多数通过了台湾的独立宣言,并决定在五月二十日宣布独立。
消息立刻传遍了海峡两岸,当晚,中国各大网站都以“中华民族最危险的时候来到了”为题迅速报道了这件震憾人心的大事。全国人民愤怒了,学校停课,工人停工,商人罢市,要求中国政府迅速出兵解放台湾,决不能让台湾的几个小丑阴谋得逞。但奇怪的是中国政府却一直缄默不语,当天的新闻联播节目里,中央电视台也没有任何报道,而且竟还播放着中国军人强硬派代表人物、中央军委副主席东方龙在新疆参观农场棉田的镜头。

群众愤怒了,请愿的队伍连夜从四面八方涌向了天安门广场,强烈要求政府出兵解放台湾,要求严惩卖国贼李登辉、陈水扁、吕秀莲!

天安门广场的人越聚越多,大喇叭里一遍遍地播放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歌: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到半夜时分,广场和广场附近的街道上,竟聚集了三百多万满脸热泪的民众。

与北京群众的愤怒情绪相反,台湾那个所谓的总统府前却聚集着一群兴高采烈的人们。也许是岛民形成的特殊心理,台湾一些昏昏噩噩的人总觉得跟大陆合在一起,那肯定是自己的便宜都被他们给吃了,归到大陆,人家是亲生的,自己是后来的,能有我们什么好果子吃?加上台湾在蒋介石时代的禁锢政策给民众留下的阴影,他们对外来人盲目的排斥心理使他们稀里糊涂投了支持陈水扁把台湾拖进死胡同的票。

一大早,台湾的‘总统’府前就聚满了绿营的支持者,他们等着陈水扁来宣读那个‘独立宣言’,大批的新闻记者已经支好了灯光和录像机的架子,等着拍这让世界震惊的往火药桶里扔火的一刻。

而外围,蓝营民众的抗议队伍已经和警察发生了流血冲突,数十万从全岛各地赶来的民众喊着:“打倒陈水扁,反对分裂祖国!”“不要把台湾推进血与火的深渊!”的口号,与民进党调来的不让群众进入会场的警察发生了激烈地冲突----这时的民进党却正处于一团混乱之中,宣布独立的时间已经到了,那些总理、部长、议长、秘书长,国防部长、三军的司令、民进党的议会议员竟无一例外,全都失踪了,更奇怪的是那位国防部长的失踪,连陪他们睡觉的姘妇都不知道人是怎么会没的,她只知道那位部长正骑着她大发虎威,后来就觉得屋里一道白光,极亮的那种白光一闪,她的身上就一下子轻下来了,她下面那满胀的感觉也一下子消失了,屋里就有股令人恶心的焦臭味,好像被烧了似的,可屋里也没有起火呀?她也没觉得烫得慌呀!

至于总统陈水扁、副总统吕秀莲、国家顾问李登辉就更希奇了。

陈水扁今夜高兴,是搂着个日本主子刚送来的十八岁的小红丸子睡的,老臊货怕没那么大的精力,吃了主子给送的增加性欲的桃花丹。这药还真管用,这一夜他那劲头竟冲得像二十刚出头的棒小伙,把个小红丸子的红丸摘了还不算,还骑着她疯了一遍又一遍,正在兴头上,小红丸子就觉得身上的压力突然消失了,那里的东西也没了,她急忙睁开眼,喊破了嗓子,陈水扁也没有了----吕秀莲就不同了,她今夜让人给从台湾大学弄了个小生荒子,刚开始趴在她身上弄了半天,那硬东西硬是找不到门路,她只好伸手拽着他那东西想给送进桃花洞里,不料手还没松开,那东西竟抹抹唧唧蹿了她一手----等塞进她那老穴里,早已经软塌塌地没有一点生气了。幸亏她有耐性,拿手又套弄了一会,那东西又硬了,她急忙帮他塞进了洞里,刚弄的她浑身舒爽,她哥呀妹呀地喊地正凶,她就觉得自己一下子起了空,等她睁开眼睛,自己已经在中国北京市的西山监狱里了,他那个难兄难弟阿扁竟已经在临近的小号里愣愣地发呆。

她到了也没明白自己是怎么进来的,她现在只是可惜那个小青年了,正要射精呐,处男的精子肯定厉害,说不定她还会来个老蚌结珠呐!

李登辉就不那么幸运了,他现在已经病入膏肓,正在打点滴,就被连病床带点滴架子一起给拎进了西山监狱。

那些‘总理’、‘部长’之流的就没那么高级待遇了,龙宇新也不愿意挨家登门去请了,都是被龙牙战士的能定点清除的《LN——C/A》给送进天国去了。

这一下海岛震惊了,民进党现在最大的头头是党部的副秘书长李治帮了,他觉得机会来了,刚要伸手治治这乱帮,他的小妻拎着他的耳朵把他扯到没人的地方,递给他一封大陆写来的警告信,信里告诉他:陈、吕、李已经关押进北京西山监狱,等待接受人民的审判,其余的找不到的人已经全部被定点清除了,因为他们犯下了分裂国家的叛国罪。信里希望他认清形势,不要再执迷不悟继续走与人民为敌的路,何去何从让他自己选择。

他急忙说自己头疼,躲进了家里,再也不肯露面了。

民进党群泥鳅无首,总统府前的形势立刻大变了,维持秩序的警察慌忙撤走了,泛蓝阵营的人冲到了总统府前,把想参加庆祝会的人打得屁滚尿流。

东方龙趁热打铁把三艘航空母舰摆在了台湾对外的几大航道上,他带着刘识兰在三艘神龙舰间飞来飞去,人们看着两个人挽臂而行和刘适兰经常依在东方龙的肩上的神态,笑着对东方雪说:“东方副总参谋长,是不是你快有小妈了呀?”

东方雪严肃地说:“你们可别当他们面说什么呀,真要把这对鸳鸯给吓飞了,我可不饶你们!”

吴子非吐了一下舌头:“闹了半天是我们的副总参谋长给安排的呀?佳话,真正的佳话!”

东方雪叹了口气:“就怕他们冲不破世俗的观念呀!”

清晨,天安门前的所有的大喇叭和大屏幕同时播发了中国政府发表的公告:“鉴于台湾陈水扁集团违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反分裂法,公然在祖国领土台湾发动叛乱,宣布成立台湾共和国,我们根据反分裂法的多项条款的要求,已经出动特遣分队,将叛乱分子头目陈水扁、吕秀莲、李登辉在北京时间凌晨五时前全部逮捕归案,并将在近期召开公审大会。我们欢迎台湾的中国国民党、中国亲民党和海外华侨社团派人来大陆共同参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躲不开的桃花运】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