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躲不开的桃花运 >躲不开的桃花运_第1节

躲不开的桃花运_第1节

作者:魏育民 发表时间:2018-10-27 19:44:03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20


《躲不开的桃花运》
作者:魏育民(北疆雪狼)


第一卷 第一章地下冒出的云妹妹
(更新时间:2005-8-9 5:14:00  本章字数:7023)

(本书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轰!轰!轰”一架重型轰炸机追着他,把成吨的炸药倾泻下来----

地面上,龙宇新抱着头拼命地狂跑,躲避著飞机的追踪----

又一架歼击机尖啸著紧追不舍,朝龙宇新拼命地俯冲扫射-------

“达,达,达!”一顿疯狂地扫射,打得地面烟尘四起------

这就是龙腾集团公司总经理龙宇新坐在他妈妈家的客厅中的真实感受。在这轮番地轰炸和扫射下,他本来就十分白净的脸现在显得更加苍白无血了,身体也出现了虚脱的反应。

妈妈——那架轰炸机大概是说累了,伸手向在一旁偷着乐的小女儿龙宇凡要了一杯矿泉水,然后朝沙发的靠背上一仰,叹了口气:“唉,怎么会养你这么一个工作狂,我这辈子怕是看不见孙子了!你爸爸死也不会瞑目呵,这可让我将来怎么去见他,我对不起龙家呀!”

妈妈的声音极其悲苦,这声音竟感动得他的姐姐龙宇萌热泪盈眶。

姐姐龙宇萌 ——那架歼击机腾地站了起来,朝龙宇新逼了过来。

她举着一沓子彩照逼到龙宇新的面前:“没看见你这样的,不就是个武艳华吗?她就是天仙不也跑了吗?你还想为她守一辈子节呀?你看看,这里哪个不比她强?这么多人你总能看上一个吧?你好好看看这个薛晴,人家可是约你会面哪,你别不知趣,给姐姐一个痛快话!”

为武艳华守节?他吃错药了?说实在的,那些彩照不用看龙宇新也知道,姐姐介绍的,哪一个肯定都是艳如玉,美若仙,提拉出一个就比武艳华强! 可他现在让武艳华把心伤的太厉害了,他真的害怕再出现一个口蜜腹剑的女人!而且他父亲的死使他心里结了个大疙瘩。五年前,就在北京奥运会举办的前夜,他和父亲刚准备去见位客人,一辆失控的卡车,突然向他们小车撞过来。龙宇新还在发愣,父亲已经一掌把他推出了车外。瞬间,“轰”地一声,已经车毁人亡了,龙宇新发疯似的扑向前,却被身后的人死死地拽住了。事后,那个耳朵尖的有点像老鼠的司机只判个酒后驾车,蹲了三年,出狱后那“耗子”竟奇怪地消失了。五年了,龙宇新一直在查找他,可是却毫无结果。这更坚定了他认为是谋杀的想法。也坚定了他不找出凶手不罢休的决心!这几年他在商海里摸爬滚打,虽然稳住了龙腾集团,也实现了企业上市,但他知道龙腾依旧没有突出重围。那些看不见的黑手还在不时地给他推出一个个难题,使他忙于应付。而且龙腾在市里的几百家服装业的公司里也是仅排在十四、五名的位置上。他不想结婚,一是大仇没报,二是从那事之后,他不但身体十分衰弱,而且他的那东西越来越小。他治过,却从来不管事,现在竟然抽进了身子里,连小便都得像女人一样蹲着来了,这让他怎么结婚?当然,这些事他没有告诉过母亲和姐姐,她们所受的打击太大了,已经再也承受不了这么重大的打击了。他现在只能是一心一意把公司的事情办好,来安慰自己的亲人,他已经别无他想了。

这几天他费尽心机从美国请来了一个服装销售商,要跟他们订一个较大的出口合同,把龙腾集团生产的服装推向世界,这是提升龙腾档次的关键之举,决不能有丝毫的疏忽和懈怠!

“妈,我明天一定会去见她一面,您放心,不出三年我就让您看见自己的孙子!现在我得走了,我从美国请来一家服装进出口公司,明天要跟我们谈笔生意,我得回去看看客人!”

姐姐听见忙站起来:“那你还不快回去,龙腾集团只有走向世界,才会有出路!宇新,你可得小心点,别让人家把生意抢走!现在商场竞争可是什么人都有,多留点心眼。”

“你放心。我会注意的!客人是我们请来的,现在住在五洲大酒店,离我们虽然远一点,但别人不容易知道!”龙宇新怕她们为自己着急,忙安慰着说。

终于逃出了妈妈家的小楼,龙宇新走出门外,心里一阵轻松。

一阵凄风苦雨袭来,他打了个冷颤:“明天让我怎么去应付那个倒霉的相亲呀?”

小妹打着雨伞跑出:“宇新哥,别怪妈妈,妈妈是爱你的,她是嫌咱家人气不旺呵!”

他当然知道,三代单传,使妈妈担心没有下一代人,再说,她也是怕他一个人不会料理生活。可现在的他,还有那个传宗接代的可能吗?他点了点头:“我知道,你多照顾点妈吧!”

妈妈紧追不舍地跑到门口:“宇新,记住,明天10点钟在美术馆的约会,她叫薛晴!”

姐姐追出来,把那本美术杂志硬塞给他:“拿着,在大厅里,她也拿本同样的杂志!”还没等他告辞,妈妈又塞给他一个介绍那姑娘情况的纸条。

坐上上海大众车,宇新的妈妈和姐姐还在千叮咛万嘱咐,惟恐错过这个好姻缘。

司机小谢使劲儿憋着笑,把脸都转到了一边,身子还在不停地颤抖。

“开车!你不怕乐掉下巴?告诉你,我可是没接下巴的技术!”龙宇新没好气地吼着。

车开出了军区家属大院,见几道门岗已闪在后边,小谢终于憋不住了,哈哈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臭小子,是不是又想起了那个算卦先生的胡说八道?”龙宇新气愤地说。

“当然,说你现在命犯桃花,要走桃花运了,我看一点也不假!这不,现在就开始走上了!”小谢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信他那个鬼话!江湖术士,就是骗钱胡说,我自己的事我自己知道,用他放屁!”龙宇新说着,大脑里却在寻思:“还走桃花运呐,真能扯,这辈子我怕跟女人也没那个缘了!”

他想有个文静可爱的女子,既是他的帮手,又给他提供个避风港,可自己现在这个样子还行吗?要个女人,不是害人家吗?他摇了摇头,叹口气,闭上了眼睛,两滴泪挂上眼角。

雨下的挺大,车灯照不出多远就被雨帘给挡住了,车开上长安大街已经是过半夜了。

由于半夜,加上大雨,路上几乎没有车了。小谢渐渐加快了车速,车冲开雨帘,在长安大街上飞快地跑了起来,车轮冲起的水飞向两边,像飞起来的水鸟。

车刚开到王府井大街附近,前边马路的积水里却突然摇摇晃晃站起个戴着帽子的人,像是从地里冒出来的。不过他摇晃半天,人终于没站起来,而是一头摔倒在积水里。

小谢手忙脚乱才躲过那个人,他气得把车停在了那人的旁边,探出头喊着:“你找死呀?这么晚了,大雨泡天的你还瞎跑什么?还不快回家去,在外面耍什么单?”

路灯下,那人躺在地上既不动,也不出声。看那瘦弱的身材,像是个孩子。

“算了,快走吧!”龙宇新可怜起那个孩子了,他对小谢说着。

突然,远处传来了叫骂声:“妈了个巴子的,小崽子就在前边呐,快给我抓住那家伙,那是大爷花三万买来的,不能让他飞了!妈的,你他妈的还会装死,回去不打你个奶奶样儿!”

唰,一道闪电照亮了暗夜;咔嚓,一个暴雷紧接着在天上炸响了。

闪电下,龙宇新清楚地看见的孩子动了一下,想拱起来,可终于还是又瘫在了水里。

小谢已经开起了车,车刚起步,龙宇新不知道是哪根筋出了毛病,还是脑子里进了雨水,他摆手叫小谢把车停下,自己打开车门就钻进了暴雨里,跑到那孩子身边,什么也没说,哈腰一把就抱起了那个浑身是泥水和血迹的孩子,飞快地钻进了车里:“快走,甩开他们!”

小谢一踩油门,上海大众汽车像箭一样蹿了出去,把那吼叫声远远地抛在了后边。

“他怎么样了?”小谢从后视镜里看着龙宇新在检查孩子的身体,就不安地问。

龙宇新给那孩子把着脉:“咦,是让人给打的,伤的挺重,得给他治一下才行!”

“送他去医院吧,那边就是医院!”小谢打着舵轮,他想把车拐向医院。

孩子在龙宇新怀里一直昏迷着,那软塌塌的身子不停地颤栗着,龙宇新想了想:“还是直接回公司吧,他可能有点隐情,明天问清楚了再送他走,咱们别帮倒忙!”

“要不把他送到派出所吧,前边就有!别是黑社会的,咱们可惹不起!”小谢担心地说。

“不,看他这样,不像干那个的!再说他可能有几处骨头折了,还是我给接一接吧!”龙宇新家有祖传的整骨医术,使他一抱就知道,那孩子的左手和左腿可能都被打折了!

车停在了龙腾大厦前,小谢跑出来说:“龙哥,把孩子还是交给我吧!”

龙宇新抱着孩子下了车:“你会接骨吗?你把车开进库里就回去吧,没你的事了!”

门口的保安急忙要接过去,龙宇新赶紧说:“别动,他有伤,还是我自己抱着吧!”

龙宇新抱着那孩子走到总经理专用电梯口,值班副总经理江月茹忙给他打开了电梯。

电梯停在了十六层,他抱着孩子跑到自己宿舍的门前,掏出磁卡,刷卡打开了房间。

进了门,他刚想把孩子撂在沙发上,但一见那孩子身上、帽子上还在滴着泥水,小脸上都是泥污和血水,撕得破烂的衣服更是污血狼藉,就没放下他。

他想了想,抱着孩子进了浴室里。放好了热水,他开始脱掉孩子身上的衣服。

脱去那撕碎的外衣,“唔,他胸前缠这么些布条子干啥?”他愣住了,大脑轰地一下:“怎么,难道她是女人?我这是怎么了,费劲巴力的拣回个冤家!今天怎么竟干撞鬼的事呵!”

他颓丧地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浑身软得难以站起来。他对女人,特别是对漂亮的女人有一种本能的反感。他曾经有一个让他爱得发狂的女人,那女人叫武艳华,是他的大学同学。大学一年级那年,在一场疯狂的篮球赛后,他正在宿舍里光着上身,仅穿着个小裤衩擦洗著身子,学校广播室的记者、校花武艳华来采访他这个最佳投球手,他的同宿舍的那几个混蛋知道他在擦洗身子,故意要丢他的丑,竟把她给领到了他的宿舍门前,把她让进了宿舍。

武艳华一进屋,那帮子捣蛋给立刻把门从外面扣上,然后躲在门外捂着嘴笑个不停。

龙宇新看着自己扯起大篷的分身正哼着自编的歌:“小兄弟,你别急,女人将来有的是----”突然听到身边响起银铃似的笑声,他一愣,才发现一个笑颜如花的美女正盯着他的大篷。

他们俩就是在那个尴尬又暧昧的场合认识了。后来他们相爱了,再后来他们一起进入了他爸爸的龙腾集团公司,龙宇新进了经销部,武艳华进了公司的财务部。

那段时间,是他最幸福的日子:白天,两个人为龙腾的明天设想着一个个美好的蓝图,晚间,他们漫步在天安门前,游逛在北海公园里,挤在电影院的小包厢里,他们狂热地亲吻着,品尝着爱情的甜蜜;他们不停地拥抱着,把对爱人肉体的渴望和对明天生活的憧憬搂住!

后来,他们准备结婚了,买了房子,登了记,照了结婚照,置办了生活的必须品。

就在收拾完房子的那天,他们结合了,他搂着那玲珑凸显的身子,抚摸着她那洁白柔滑的身子,亲着那红润鲜嫩的嘴唇,品尝着那香甜的口水,他心里充满了滋润。

那天他疯狂了,疯狂得不像是他龙宇新,疯狂得他不知道究竟泄了几次身,更不知怎么昏过去的,直到第二天十点爸爸催着他去一家公司谈合作事宜,他才头晕脚轻地爬了起来。

谁知道,就在那次出了车祸,而在他悲痛欲绝的时候,武艳华又失踪了,跟她一起失踪的还有姐姐的未婚夫、公司财务总监顾全兴,而且公司账上仅有的八千万现金也被盗走了。

这打击使龙宇新一下子垮了,他倒在了公司的大厅里,是姐姐和江月茹两个人一面把他送进医院抢救,一面撑起公司的一切。他就是在那时成为了一个没有男人雄风的废人。

从那以后,龙宇新就再也不相信女人的保证,所以直到二十八岁,他还是光棍一个。

今天自己竟把一个女人给拉了回来,这不是自找受罪吗?难道真是犯了桃花运吗?

姑娘大概很难受,她轻轻地呻吟了一声,这一声让龙宇新心里一颤:“我这是怎么了,她还是个孩子,现在伤的这么厉害,不救怎么行呵!再说也不是谈恋爱呀,这么紧张干什么?”

他赶紧去解她胸前那泥污血染的布条子,那白细布已经被伤口的血给沾在了身上,怎么扯也下不来,他怕裂开伤口,只好把布条剪碎了,然后又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躲不开的桃花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返回列表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