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躲不开的桃花运 >躲不开的桃花运_第6节

躲不开的桃花运_第6节

作者:魏育民 发表时间:2018-10-27 19:44:1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20
说:“也许我是多心了,他毕竟是我的叔叔,血总是浓于水的,他不会干出那样事的吧?”

“不,正因为他是竹下家的人,他才能够这么干!你开始成熟了!”爷爷淡淡地说。

“那为什么----”千代子不禁冲口说出,可话到半截,她又觉得不该指责爷爷,爷爷也许有他的考虑,也许是为了稳住他,让他不要把手伸到爷爷主管的工作中。

“跟他一起走,要比你自己走安全得多,他不可能明面害你,因为你是董事局正式确定的接班人,如果他在带你出行时出现问题,董事局就肯定会怀疑到他头上,他也就失去了接班的可能,他不会在这时去下手的,他不傻!”竹下弘仁分析地说。

千代子激动地说:“您什么时候开始怀疑到他了?”

“你刚出事儿,我并没想到是他,可当天没有你的消息,警方也没有你的死亡通知,他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忙着打听消息,开始,我还想他是担心你的安危,可后来我才突然想到,他是怕你活着回来,怕你掌握他背后操纵的秘密。”竹下弘仁的手颤抖着,看来他很伤心。

千代子想了想:“也许我们是冤枉了他呐!我总觉得他不应该下这样的手!”

“所以我闭门谢客好多天,就是反复想这个可能究竟有多大的成分,我定下来,又推翻,再定下来,再推翻,但最后也没确定下来!”竹下弘仁说着,脸上的肉在哆嗦着。

“那么说是我们多心了?”千代子松了口气,她真的不希望自己的二叔是那样的人。

“不,现在我可以确定是他干的了,因为我的人已经发现他下边的人最近还和山口组的人来往。噢,忘了告诉你了,追杀你的那些人都是山口组的人。山口组是个专门替人杀人的杀手组织,我们竹下家是从来不允许和黑道有来往的,这是祖上的遗训,他竟忘光了!”

听爷爷这么说,千代子不再说什么了,但她心里很不好受,难道人和人为了金钱真的不顾亲情了吗?他竟然动用杀手组织来杀自己的侄女,也真是够可以的了!

见千代子在沉思,爷爷以为她是担心自己的安全,就说:“你尽管去,我派的四个人都是一流的高手,只要你不跟他们分开,山口组的人就对你无可奈何!而且我让你去,还有个目的就是掌握他的行踪,不要让他打着东亚的旗号干出什么越格的事来。他要真的干出什么事来,我们东亚株式会社百十年的家业可就覆水难收了!”

千代子突然想起刚才的电话,就把竹下登打的电话的只言片语说给了爷爷。爷爷听了愣在了那里,半天才说:“他是您.阅读的小说来至~ωwω_∪mDtxt_còМ要干出对那家不利的事了!作孽呀,难道非得一代代承受下去?”

“哪家?”千代子惊异地问,她似乎感到了什么,心猛烈地抽了一下。

“唉,真是个孽根呵,那个女人太糊涂了!唉,你就别知道的太多了!但愿不要让他得逞才好!”爷爷说完长长地叹息了一声,仰头靠在了轮椅的靠背上,两滴清泪流出了眼眶。

千代子的心也不由得再一次紧缩,她想再问点什么,可是看见爷爷紧闭的眼睛,她决定不再问了,也许那是爷爷的一块伤疤,她不应该去揭开!她默默地站了起来,看了看爷爷,她坚决地朝门外走去,她会找人查清的,如果真是那样,她会让他不得好死!

刚走到门口,爷爷喊住了她:“千代子,你替爷爷上拄香,愿中国的菩萨保佑一下你的恩人吧!唉,恩恩怨怨都搅在了一起,天意弄人呵!”

千代子心里一阵激荡,她拿出一股香,点了起来,手哆嗦着朝爷爷身后供着的观音菩萨拜了几拜:“救苦救难的观士音菩萨,弟子求您保佑我的恩人龙宇新万事顺利,无灾无难吧!”

在日本,人们都供的是天照大神,但长期受中国文化熏陶的竹下弘仁却一直供着观音菩萨,他说观音菩萨更贴近百姓,值得信赖。

千代子拜了三拜,跪在那里流着泪默默祈祷了半天,她真心希望菩萨能带给自己的恩人

以平安!拜完,她扑到爷爷的脚下:“爷爷,你知道的,他是想害我的恩人龙宇新!不行,我不让他这么干,我要保护他!我要用生命保护他!他是好人,叔叔为什么要害他!”

千代子哭喊着,她咬着牙说:“我要杀了他这个恶魔,让他永远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竹下弘仁毫无表情地说:“恐怕事情已经发生了,一切都晚了!都-----晚----了!”

千代子一下子昏倒在地上,她不能失去他,这也许是她最后的选择!

竹下弘仁没有去扶她,也没有叫人,他只是愣在了那里:她已经爱上了那个人!

第一卷 第五章 神秘老人
(更新时间:2005-8-9 12:25:00  本章字数:6379)

(本书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龙宇新的眼前一黑,他们的汽车前面竟横着从路边闯进来一辆大型翻斗车,而他的小车竟直直地冲向那台翻斗车的前轮-----

又是大车横闯,是上次的车祸重演了吗?他心里一凉:“可惜害了小谢跟我陪绑!”

他闭上了眼睛,一滴泪挂在了眼角----

龙宇新的车尖啸著继续向那大车滑去,他弹去流到脸上的泪:“妈的,谁跟我们有这么大的仇,为什么要无尽无休地搞下去?可惜要永远弄不清了!”

突然,他们座车竟跳了起来,是跳的,绝对是跳的!他能感觉出来!

他迅速睁开了眼睛:自己的车竟神奇般地已经离开那大货车四、五米了。

一场车祸奇迹般地避免了!

龙宇新高兴之余突然想起,他刚睁开眼睛时似乎看见有一位老人向他们的车伸出了手

掌。 是的,他分明看见那手掌推出一股劲风,现在路边的花草还在那里晃动不已。

是他救了我们的命!他肯定地想:“是他,肯定是他!是他救了我们?他用气功救了我

们!他一定是位得道的高人!”

他揉了揉眼睛,却见老人神态漠然,背着手朝前走去。

“是我看花了眼?人家现在可是背着手呐!不对,他明明看见老人刚才伸出了手,再说

汽车怎么会平白无故地会向后跳呐?一定是他援了手!”龙宇新摇了摇头。

到底是特种兵出身,小谢这时已经跳下了车,朝那个大车司机飞快的扑了过去。

可那开大车的小子也不是白给的,竟跳下车就脚不沾地的飞跑起来。

小谢和他的距离越来越远了,眼看他就要拐过街角,那就难以捉拿了!

突然,那司机一个跟头摔在那里,小谢和两个警察在马路边摁住了那个家伙。

龙宇新这回看清楚了,是那个老人朝前面的卡车司机伸出了手指头,那个司机身子才摔倒的。一切都明白了,前一次也是老人救了他们。

龙宇新不再犹豫了,他跳下车,追上了老人,恭恭敬敬给老人行了个礼:“老人家,我叫龙宇新,是龙腾集团公司的总经理,谢谢您救了我们!”

老人打量了他一眼,竟叫了起来:“你是小新?龙宇新?你真是龙家人?”

龙宇新愣住了,仔细地打量着面前的老人:“您是?”

“傻小子,不认识了?我是你柳亦然大伯呀!”老人高兴地打量着龙宇新。

柳亦然?看着老人鹤发童颜,红润的脸膛,长长的寿眉,隐隐有飘然出尘之意,他突然想起他应该是爷爷的救命恩人,父亲的忘年好友‘柳神仙’呵!

已经有好多年看不见他了,听说是上了武当山,后来竟渺无踪影了,今天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呐?竟然救了自己一命!真是苍天有眼呵!

龙宇新兴奋地拉住老人的手:“柳伯伯,您到底回来了,可惜我爸爸他-----”说到这,他的声音哽咽了。

老人的眼角也涌出了一滴泪花:“我知道了,我回来晚了!”

龙宇新心里很高兴:“走,柳伯伯,您跟我回家去吧!”他不容分说就拉着老人的手,硬是把老人拽上了车。

片刻,小谢神情沮丧地回来了,龙宇新知道准是又出了什么差头。

老人叹了口气:“怨我了,刚才封住他头部的穴道好了!”

小谢眼睛里立刻光芒四射:“刚才是您把他制住的?那车也是您给退后的了?”

老人点了点头:“可惜没抓个活口!”

小谢脸又恢复了沮丧的神态,他叹了口气:“抓住也白扯,这人不是工地的司机,是有人花钱雇用的死士!只不过是我大意了,竟让他服了毒,太便宜他了!”

龙宇新心里一动:“难道真是谋杀?他们为什么杀我们?”

老人淡淡地说:“你爸爸走了五年了,你还没想出为什么吗?孩子,得用心去想!”

“谁会对我下手?难道和百浪有关------”龙宇新突然冒出个想法,他也立刻惊出一身冷汗:这次的市场争夺战看来人家是有备而来的呀!他得好好准备才是呀,这时还想着女人的事,自己真是太荒唐了!

老人闭上眼把头仰到靠背上,轻声地说:“你刚才和一个女人见面了?”

龙宇新吃了一惊:“是的!您怎么知道的?”

老人又说:“你身上带着她的气息!看来你还有点喜欢她?”

龙宇新又吃了一惊:“是!可我没想-------”

老人说了声:“我知道!”就不再言语了,接着就响起轻微的鼾声。

走进办公大楼,老人没让走电梯,而是一层一层楼地爬着楼梯。

每到一层,老人都静静地站一会儿,直到脸上露出轻松的笑容,才摆摆手说:“走吧!”

老人每个楼层都看了看,然后笑着说:“还好,你的内部基本还没想杀你的人!看来问题出在你的同行身上了,但也不排除别的因素!”

走到龙宇新的办公室门外,老人的眼睛突然精光大射,他高兴地问:“你屋里还有一个小姑娘?一个非常漂亮的小姑娘!”

龙宇新一愣,想了一会儿才想起云儿应该还在他的办公室里,他说:“是呵,跟您还一个姓呐,叫柳若云,是上海来的小姑娘,被人给拐卖到北京的,昨天她被人追杀,她现在浑身是伤,在北京又没亲人,我就把她暂时留下了!怎么,她有什么问题吗?”

“不,她没问题!好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事你办的好,像你们龙家人所为!小新,你一定要把她留下来,好好待她,跟她多亲近一些,她将来对你会大有好处的!”说着他竟急不可耐地开门进了屋,站到云儿的面前,笑眯眯的仔细地端详起她来。

云儿被他看的不好意思了,小脸红了起来,她见龙宇新也进了屋,立即噘起小嘴不满地说:“大坏蛋,您怎么不讲信用呵?你不说抱人家去模特表演队吗?怎么一走就没影了?一上午了,也不管人家,人家都快------憋死了!我-------”

说到这里,她看看老人,脸一红,瞪了龙宇新一眼,又低下了头。

老人笑了起来:“小新,你是够坏的了,怎么把人家关起来就不管呐?她是要方便了!”

龙宇新的脸“刷”的一下红了,他忙把那个纸袋信手丢到一边,上前抱起云儿匆匆向外就走。云儿羞得把脸紧偎在龙宇新的怀里,手搂着龙宇新脖子喃喃地说:“大坏蛋,你真坏!”

老人大声地笑了起来,笑得龙宇新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守着这么一位老人,龙宇新就觉得自己像个被扒得净光的孩子,任凭人家去窥探,他已经没任何秘密可言了。他急忙抱着云儿走进了厕所,把她放到了坐便上。

龙宇新扭头要走,云儿小手拽住了他,红着脸轻轻地说:“该死的,大坏蛋,把人扔在这就不管了,我这一只手能褪下裤子吗?快帮人家一把呀,人家都快憋死了!”

没办法,龙宇新上前帮她,他的手擦着白嫩的屁股,把裤子褪了下来,可在想抬手时,他却碰到了一团柔软的嫩肉和细细的小草,他心里不禁一颤,红着脸看着云儿,等着挨骂。

云儿的脸也红透了,她飞快的睨了他一眼,立刻十分享受地放开了水门。

龙宇新又要扭头走出去,云儿的手却还死死的抱着他的大腿,头靠在他的身上,柔声柔气地说:“宇新哥,他----是你的父亲呵?”

听着她的撒尿声,龙宇新竟有点魂不守舍了,他想:“她怎么不避讳我了?是不是-------”

他不敢再想下去了,自己一个废人,现在一个江月茹已经让他伤神伤力了,真的再让这疯丫头给缠上,那可是够麻烦的了,让他怎么跟她解释呵?唉,还是早点把她安置出去吧!

“哥,你想啥呐?”他耳边响起了云儿的莺歌燕语的声音。

龙宇新这才发觉到自己的失神,他忙说:“没想啥,你好了吗?”

流水声还在继续,只不过变成了雨打荷叶。云儿又问道:“新哥哥,他是你的父亲吗?”

“不,他是我爷爷的恩人,是我父亲的一位非常要好的忘年交的朋友,是我的柳伯伯!”

云儿高兴道:“啊?跟我同姓?我们是一家子呀!怪不得我看见他就像见了亲人一样!”

龙宇新点点头:“他就是我的亲人,还是位活神仙,就在刚才他还救了我一命呐!”

云儿一下子站了起来,连小裤子都没提起来,忘了那雪臀粉股上沾着露珠的小草,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躲不开的桃花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