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躲不开的桃花运 >躲不开的桃花运_第8节

躲不开的桃花运_第8节

作者:魏育民 发表时间:2018-10-27 19:44:2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20
师已经围到她的身边,认真地看着,用心地记着笔记,虔诚得像听老师在上课。

这丫头还真是得脸就往上爬,八种衣服她一件件挑毛病,合着这么一帮人都是白吃干饭的?龙宇新气得不愿理她了。他站在大落地窗前看着楼下爬行的小火柴盒,想着明天的表演。

没想到云儿的脸够大的了,讲完之后,见龙宇新不已未然的样子,不满地说:“怎么,你信不着我?你让他们一样按我说的做一套,到时比比看,看谁的好!真是的,小瞧人!”

龙宇新不想惹她生气,他笑着一摆手说:“这任务就交给三厂吧,你们按她说的,一样做两套,质地好一点,到时也带过去看看,反正费不了多少事,不行就当我给她添置衣服了!”

三厂的那位厂长忙说:“不用比,肯定错不了!云儿姑娘这方面确实有点天分!”

片刻人都走了,龙宇新把办公桌上的东西收拾了一下说:“好了,咱们出城吧!”

云儿吃了一惊,瞪大了眼睛,看着龙宇新:“大坏蛋,嫌我了?你要把我送哪去?”

“瞎想,你忘了你老爸的说的话了,咱们到郊外的别墅去,得找个好地方开始练功呀!”

云儿夸张地松了口气,小手轻抚着她那两座小山间的凹处:“吓死我了,我寻思要赶我呐!”

别墅坐落在西山的一片枫林里,本是父亲给柳伯伯盖的修身养性的地方,可人家不要,就空了下来,平时只有一对老夫妇看着房子。他们来了,老夫妇乐得什么似的张罗收拾房间。

看到既严实又花团锦簇的小院和豪华宽敞的客厅,云儿高兴地跳了起来:“哇,好美耶!简直是世外桃源呀!大坏蛋,我哪也不去了,就在这给你看家得了,保证什么也不带丢的!”

看着她那天真无邪的样子,龙宇新也觉得自己年轻了许多,好像也回到了她那个年岁,他逗她道:“那可不行,这么一大摊子,交给你一个小孩子,你管得了吗!”

她一下子愣住了,歪着头看了龙宇新好大一会,气冲冲地说:“把话撂在明处,说,你是不是嫌我太笨了?不就是栽花种草,擦擦扫扫吗,谁没干过是咋的?小看人!”

龙宇新拍着她的肩说:“别瞎寻思了,你还是去模特队好好练习吧,别这山望着那山高了!走,吃饭去,然后马上睡觉,12点还得练功呐!你老爸可是交代了,怎么练是你负责!”

说到练功,云儿的脸一下子红了:“刚才我看了一遍,那功可是很难练的呀!”

“嘿,世上哪那么些容易的事,要是轻轻松松就会了,那还不得打乱套了?难,也得练!”

“谁怕难了,可那功练到后来咱们还得合----”云儿的脸更红了,话也说得吞吞吐吐的。

“管他和什么,是上刀山还是下火海?我告诉你,上刀山我去,下火海我陪着你!你知道,我现在的处境十分危险,不练好功,我们在商场上就会败给对手,再难,我们也得练!”

“我这么丑,跟我练你不后悔?一练起来,你就没有退路了!”云儿脸红红地问。

“你这么漂亮叫丑呵?再说这跟练功也不挨边啊?放心,我早想好了,练,决不后悔?”

“那我就不说了,反正你不后悔就行!到时候你再后悔,就该------走火入魔了!”

大概是看龙宇新信誓旦旦的样儿吧,云儿的脸更红了,她扑上来拉起他的手说:“你不后悔,我就更不后悔了!那咱们就一起把乾坤混元功练好!走,找个练功的地方去!”

“练功还需要什么特殊条件呀?”

“也不是一定要什么特殊条件,爹说最好有空气流通的地方,主要是为了让全身的汗毛孔都能呼吸到新鲜空气,这便于采集大自然中的能量,但必须没人干扰,否则会走火入魔的!”

“那就跟我到楼房顶上去练,只要把你那卧室的门关好,什么人也上不去,也没人能打扰!”说着龙宇新就领着她进了给她预备的房间。

那房间有个暗室,打开防盗门,两个人进了暗室,里面有阶梯直通到楼房顶上。

到了房顶,看见一盆盆盛开的鲜花和宽敞的地面,中间支着的旱伞下面铺着一块大地毯,云儿高兴地跳了起来:“太好了,咱们就在这里练!”说着她坐到地毯上摆出打坐的姿势。

回到她的卧室,龙宇新把小谢买的那个纸袋扔给云儿:“给你的,看看大小合适不!”云

儿抽出来一看,脸立刻红了,忙收了起来。不一会儿她却高兴地把那东西拿了出来,挑了个

素色的文胸和白色的三角裤,小声地说:“我正愁练功没穿的呢,这下子有了,太好了!”

龙宇新一听就蒙了,眼睛睁得多大:“穿这东西练功?你想诱惑谁是咋的?你疯了?”

“疯什么,这是书上要求的!身上的衣服必须透气性良好!我又没预备纱衣,不穿它穿什么?我疯什么,你都说了,昨天你把我的身子都看了个遍,没什么新鲜的了,你还怕什么诱惑?真是的,男子汉娘们儿家家的,你练你的功就得了,管那么宽干什么!”

龙宇新没看过书,没法反驳她,只好闭住嘴。

云儿竟得意地冲他做了个鬼脸。他哭不得笑不得地想:“真是个调皮的小蛮友呵!”

吃完饭,云儿回到卧室睡觉去了。

龙宇新在电脑里听了公司的几个副总把今天的工作汇报了一遍,他又指示了几句之后才回到自己的卧室里躺下了。谁知道他刚迷迷糊糊睡着,就觉得旁边似乎靠过来一个人,那人在他身边委了委,贴在了他的身边。他实在太困了,也没理他,仍旧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龙宇新的身上竟压着个什么东西,身边也有股淡淡地幽香。

他伸手摸了摸,嫩嫩的,滑滑的,肉乎乎的:“是胳膊?”

他激冷一下睁开了眼睛,他这才看清了,竟是那小蛮丫头穿着睡衣躺在他的床上。一条粉嫩雪白的胳膊压在他的身上,紧搂着他的腰,一条肉乎乎的大腿压在了他的大腿上,美艳如花的小脸上挂着幸福和满足的神情,小嘴微微地一张一合地吐气如兰,睡得正香。

他刚想推醒云儿,没想到她却嘴里嘟哝着什么翻了个身,由侧睡,变成了仰躺,腿和手都离开了他的身子。他松了口气,坐起来,准备穿自己的衣服。

拿衣服时,他无意地朝云儿看了一眼,这一看,他一下子愣住了:

云儿那睡衣裂开了,两条粉腿全钻到了睡衣外面,而且,由于身子一拧的原因,她的文胸口杯活动了,一只调皮的小玉兔竟顽强地钻出了文胸,冲着龙宇新在颤巍巍地抖动。

这香艳的场面把龙宇新吓了一跳,他急忙跳下了床,拿着衣服跑到了客厅里,在沙发上坐了半天才平息了狂跳的心,开始穿起了衣服。都穿好了,他才喊:“起来,该练功了!”

片刻,云儿睡眼惺忪地穿着睡衣走出来,那慵懒娇媚的神态,饶是龙宇新这废人也心动。

“你怎么跑我房间来了?”龙宇新不敢看她那诱人的穿着,眼睛看着别处说。

云儿揉了揉眼睛,小声地说:“我----害----怕!”

龙宇新吃了一惊:“害怕?天呵,总不能让我天天陪着你睡吧?”

“这床挺大的,又不是睡不开,你一个当哥哥的,那么小气干啥?”云儿小声嘟哝着。

“亏你想的出来,一男一女睡在一张床上,还说我小气?传出去,你还能说清楚吗?”

“有啥说不清楚的?功都能练,这怕什么?我都不怕,你怕什么?还男子汉呢,胆小鬼!”

“什么胆小?你到胆大,你不怕我是大色狼把你吃了?”龙宇新哭笑不得地说。

“是不是大色狼,我心里有数!我都信得过,你还不相信自己呀?”云儿淡淡地说。

龙宇新不想再浪费口舌,忙拿过一件外套开始往身上穿:“走,到点了,练功去!”

谁知道云儿竟脱去睡衣,上下穿的只剩下小谢买的那两件东西。

龙宇新呆了:“拜托了,你再多穿点行不行?你是不是让我犯错误呀?不就是练功吗?至于穿这个吗?这么香艳,哪个男人能受得了?你是不是想杀了我呀?”

“谁让你不预备纱衣呐,今天就得这么练了!你也得脱掉,只穿个裤头,这是练功的规矩!要不然你呼吸不到新鲜空气,就吸收不了大自然当中的能量,你那功就白练了!”

“什么破规矩?这么赤身露体的,像什么话?让人看见还以为有什么不轨活动呐!”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昨天你都把人家又看又摸的,今天装什么大板先生?是不是你怕人看呵?不就是光个膀子吗?刚才在床上我早看够了,排骨队长!快脱,都12 点了!”

没办法,龙宇新只得听她的,脱得露出了排骨队长的本色,脱得只穿了个小裤衩。

看着云儿那诱人的身体,龙宇新心里又是一阵发慌,他急忙带头跑上了房顶,按老人教的,自己盘腿坐在那里运起了气。片刻,云儿也来到了房顶,坐到了龙宇新的对面,盘上腿:“把你的两个胳膊伸直!”龙宇新只好伸开胳膊。云儿把她的两只手和龙宇新的手对在了一起,然后说:“开始运功吧,别往歪处想,小心走火入魔!”

两人两手对上后,刚按老人教的办法运起内力,龙宇新就感到一股阴柔的特别清凉的气流,从手掌处流了过来,丝丝的注入了自己的体内,这像给他打了一针清凉剂,使他浮燥的心渐渐的平静下来。片刻,从他的体内又有一丝温热的气流反传过去,进入云儿的体内。就这样,阴阳两种内力便自行交合,在两人的体内开始艰难的运行着。

练到两点左右,龙宇新觉得体内的两股精气开始从有无窍分向任、督两脉流去,随之贯穿诸经,通达百窍,氤氤氲氲,身上大汗淋漓,热气腾腾,两个人都笼罩在雾蒙蒙蒸腾的热气里-----

怪不得让穿着透气性能好的衣服呐,这么多的汗不排出哪行?

练了两个点,龙宇新感觉丹田气动如云,大脑里竟分明看见丹田处有一个拳头大的淡紫色的气团在里面翻滚。

收功后,他竟觉得身体轻盈,浑身十分舒畅。这可是他从来没有的感觉,自从出事以后,他始终病病歪歪的,浑身无力,身子十分沉重,今天的感觉,实在让他高兴万分。

云儿看着身上的汗水:“快洗洗身子去吧,你先洗,身上粘糊糊的,出了多少汗呵!”

洗身子时,龙宇新发现身上的汗竟黄糊糊的、臭哄哄的,他知道这是由于排出体内的废物造成的,洗完淋浴回到了卧室,他怕云儿再进来,就急忙扣上了门。

可他怎么也睡不着,精神头特别地足,竟没有一丝困意。听着浴室里云儿的撩水声,

他眼里似乎出现了那香艳的美女出浴图,心里泛起阵阵的几丝涟漪,唉,盲者不忘视呵!

“妈的,怎么不困了?是不是困过头了?明天还上不上班了?”龙宇新开始数着数,大概数到三万多吧,他才没继续数下去,而是梦见自己光着身子,正拉着那个小姑娘的手,在水池里嬉戏!嗬,好香艳呵,他的那个东西竟钻了出来,硬硬地挺着,好羞人!

不过他还是好欢喜,他毕竟是个男人了,是个真正的男人了!

那个小姑娘也看见了他的雄伟,朝他走过来,握住了他的雄根儿,啊,好幸福呵!

云儿从卫生间里洗浴出来,看见龙宇新已经把门关上了,她拽了拽,门扣得挺严,无奈,她只好自己回到了给她预备的房间里。

刚进入梦乡,她就做了个噩梦,吓得她大汗淋漓,娇喘不已。

她梦见光裸着下身的那个茶馆老板,一边淫荡的狞笑着拼命地撕扯着她的裤子,一边恶狠狠地扑到她的身上------

云儿‘嗷’地一声跳下了床,衣服也不顾得穿,慌忙跑出卧室----

尖厉地喊叫和急促地砸门,把龙宇新惊醒了,想着刚才的艳梦,他摸了一下自己的下身,妈的,那东西哪出来了?空喜欢一场。云儿又在砸门了,他只好把门打开,还没等他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云儿已经扑到他的床上,躺到了上面,扯起他盖的毛巾被,蒙住了全身。

无奈,他只好背对着云儿躺下,拽过毛巾被的一角盖着身子,不去理她。

过了一会儿,他感到了她正伸过来一只小手,摸索着握住了他的手,然后就一声不吭地握着,渐渐地睡着了。

龙宇新感到十分的别扭,可他也办法,谁让自己捡了个宝贝妹妹呐!

第一卷 第七章 崭露头角
(更新时间:2005-8-9 14:13:00  本章字数:6355)

(本书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龙宇新看着云儿的睡相,他叹了口气:“唉,幸亏自己有那个病,要不然这可让我怎么睡呀?”

一觉醒来,天已经大亮了,他想赶紧起来,可一动身子,才发现只穿着三点式的云儿竟枕着自己的胳膊,整个人依偎在自己的怀里。她的那白嫩的小翘臀正顶在自己的下身处。自己的一只胳膊搭在她的身上,他的那只手不偏不倚地还摁在她那高耸的乳房上。

龙宇新吓得可不轻,搂着美人睡,这对自己是无所谓,可云儿的名誉呐?他急忙拨拉醒云儿:“哎,大小姐,你睡哪儿来了?”

云儿长长的眼睫毛抖动了半天,她才睁开眼睛,盯着龙宇新看了半天,身子又往龙宇新的怀里扎了扎,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躲不开的桃花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