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躲不开的桃花运 >躲不开的桃花运_第11节

躲不开的桃花运_第11节

作者:魏育民 发表时间:2018-10-31 20:23:0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8
想到这,她又看了看那冲着她微笑的相片里的他,她心里感到阵阵发疼,这感觉怎么像个失恋的少女?

她难道爱上他了?就那一面之缘?不,应该是两面,而且都是人家帮助自己,这大概就是缘分吧?

想到这,她的脸不由得红了起来。龙宇萌看着突然脸红的千代子心想:“这位绝色的异国女人,是不是惦上我的弟弟了?真要是能进我们龙家门就好了!”

龙宇新、柳若云和魏德曼走下飞机就被魏德曼在广州办事处的负责人给接走了。

车里,魏德曼看着依偎在龙宇新身边的云儿说:“你夫人真是位天人,她把你们服装的诗韵表达的太完美了!我在巴黎也没看见过这么理解服装的模特,她将来定会是一代名模!”

云儿脸一红,把头靠在了龙宇新的肩上,一声不吭。

龙宇新脸也红了,看看靠着他肩上的云儿,笑着说:“您太夸奖了,她还太年轻,还很难体会到一件衣服的神韵!再锻炼几年,也许会达到您说的境界!”

“NO ,NO ,你错了,我这么些年,还第一次发现能把服装的韵味理解这么透的人,要不是那天听说她是你的妻子,我真想把她带回美国去重新包装!”魏德曼诚恳地说。

云儿一愣,紧抱住龙宇新的胳膊说:“我哪也不去,只留在新哥的身边!”

魏德曼听说,哈哈大笑起来:“伉俪情深,龙老弟好福气呵!”

来到饭店,魏德曼的下人已经安排好了房间,是龙宇新和云儿一套房间,云儿怕龙宇新推辞,他附在龙宇新耳边小声说:“大坏蛋,都是你给惯的,你晚上不搂着人家,人家就睡不着!你可不能把人家扔在一边呀!再说咱们半夜还得练功呐!”

龙宇新无奈地点了点头,就没说什么,带着云儿住进了房间。

刚放下东西,张金玲副总就来了电话,她把千代子的事告诉了龙宇新,龙宇新笑着说:“八百年的事了,我早忘了,你告诉她,谢谢她的好意了,别让她等了,我们还得上海南的天涯海角等地去玩几天,估计得一周左右,不能再耽误她的时间了,告诉他,今后有机会我们会在商业交往中相遇的!”

张金玲临放下电话说了一句:“那可是个绝色美女呀,别错过机会!”

龙宇新哈哈大笑起来:“那就看缘分了!”

听见他的话,云儿的脸色变得刷白,她喃喃地说:“你又要交女朋友了?”

龙宇新一愣:“什么叫又要交女朋友呵?好像我什么时候交过女朋友似的!”

“那位女教师不是你的女朋友吗?”云儿轻声说。

“竟胡说,不过是妈妈推荐,不得不应付一下罢了!”云儿又一愣,然后偷偷地笑了。

从海南回来已经两个月了,龙宇新还是和云儿同居在一起,由于坚持练功,他们的经脉已经从原来的羊肠小道,不但变成了四通八达畅通无阻的国家级的公路,而且出现了汹涌澎湃的气势!

龙宇新现在觉得身体特别轻健,大脑也特别好使,指挥起庞大的公司不但游刃有余,而且还常常不时蹦出一些新的奇特的经营想法。

两个月那天,老人来了,晚间就住进了那栋别墅。

子夜时分,他检查了他们的练功,看完,他满意地说:“行。练的很好,来,今天我再教你们一套龙虎拳,如果是两个人配合打出来,威力就更大,一个人用就差一些了!”

在老人指导下他们很快就基本掌握了龙虎拳的打法,但功力就得慢慢提升了,乾坤混元功的功力也跃到了第二重,随着意念,方圆几十米的一草一木的动静都可以收到了脑中。

薛晴又来过几次,因为她没谈那方面的关系,龙宇新也不好说出拒绝的话,他想,就当是一个朋友走动吧!

那天龙宇新和薛晴会面回来,云儿正气冲冲的坐在他的办公室里。

“你怎么不在队里练功呵?”龙宇新好奇地问。

“怎么,嫌我害眼了?告诉你,再害眼,你也甩不掉我了!”云儿嘟着小嘴说。

他愣住了:“这是犯的哪股风?你说的啥呀,我什么时说你害眼了?”

“那你跑外头鬼混什么?”云儿说着,眼睛里竟滚动着两团闪光的小东西。

“怎么叫鬼混呐?我就不应该有个朋友呵?”龙宇新还是不知所以。

“是一般的朋友吗?她可是女人耶!”云儿把‘女人’两个字说的特清楚。

“女人又怎么样,我就不应该有女朋友吗?”龙宇新已经基本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你还交女朋友,你把我放在哪?我让你看了个遍,搂个够,你说,我是不是你的女人?”

龙宇新一下子愣住了,说她不是他的女人,他们外出住在一起,晚间又搂在一起,说她是他的女人,可他连那个东西都不出来,怎么会要女人呐?可现在要是说出来,不但自己男人的面子要丢尽,她也怕承受不了这个打击!可现在怎么办呐?他真不知道跟这个野蛮的小妹妹怎么解释了,他总不能说:“现在我还不是男人,将来我是男人就收你当我的女人!”

见他没说什么,云儿气得伸手在他的胳臂上拧了一把,含着眼泪跑了出去。

第一卷 第九章 二女斗醋
(更新时间:2005-8-9 17:21:00  本章字数:6066)

(本书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晚间,云儿脱个溜光钻进了龙宇新的被窝里,什么也不说就爬到了他的身上。接着就上来扒龙宇新的裤头,龙宇新气得大声喊了起来:“别,咱们一会儿还得练功呐!”

他这一喊,云儿愣了一下,歪着头看了看龙宇新,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慢慢地离开了他的身子,穿上内衣,躺下睡觉了。

她的气息,也不再浮燥了,变得非常平和,不一会就响起轻微的鼾声。

夜里,天已经很凉了,他们还是半裸著身子练功,真气一运转,周围的冷气就被隔开了,身上还是热气腾腾,汗水淋淋。

不知道为什么,到了第二重,他们的功力就提升不起来了,已经二十来天了,却总在原来的基础上徘徊,没一丝进展。

练完了功,龙宇新冲完了澡,躺在床上想着怎么应付一会儿云儿的进攻。

他知道刚才他那话只是把时间拖延了一下,他相信,云儿心里的疙瘩并没解开,一会儿洗澡回来,她还要朝他进攻。

说实在的,他确实十分喜欢这个小妹妹,可自己毕竟是个废人呵,他想告诉她实际情况,可男人的尊严又让他羞于张口,他实在是无路可走了。

不一会儿云儿回来了,他听到了她脱衣服的悉悉娑娑的声音,他的心砰砰地跳了起来。他连呼吸都急促起来,他不知道应该怎样应付她的进攻。

她掀开了被子,躺在了他的怀里,手伸过来了,一寸寸逼近,他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他的手被她抓住了,紧紧地抓住了!

他运足了力气,准备推开她扑到他身上的身子-----

然而他多余了,她的手像每天一样,把他的胳膊拽过去,搭在她的身上,然后就不动了。

“她怎么不动了?难道后悔了?”龙宇新想,现在他的心里到意外地有一种失落的感觉。

失落的感觉?他自己也奇怪,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呐?

她拍了拍他的胳膊:“你想好了?那次泄秘的人!”

“你知道?”

“当然!其实你也知道,你不过是不想说!”

他一下子坐了起来:“我知道什么?你说是谁?”

“你没脑袋呀?那衣服为什么是七样?”

他一下子躺了下去:“是呵,为什么不是八样,而是七样呢? 难道是----”

“对,就是她!她来那天我正好拿到里屋一件衣服,那件衣服就没泄秘,这还不说明问题吗?”

他不是没想,可他不愿意想下去。能是她吗?不,不能,别听这丫头的,她的醋劲蛮大的,不可信!

他不愿往那边想,不愿破坏他心中美好的东西,他也不愿意让云儿掺进这些纠纷里。

他闭上眼睛冷冷地说:“这些事情我自己都会处理,你就好好当你的模特吧,只要别给我添乱就行了!”

云儿愣了一下,不再言语了,躺在床上,喘着粗气。

龙宇新知道,他伤了她的自尊心。

一觉醒来,龙宇新身边的人没了。

他穿上衣服来到客厅,他听见厨房里的声音,他知道,云儿在做饭。

云儿做的饭菜不输于大饭店里的高级厨师,每顿饭都让龙宇新胃口大开。这一段时间,吃的顺口,加上勤练功,身体明显壮实了许多。见他起来了,云儿走了过来:“先练拳吧!”

两个人来到阳台,按照惯例打起了太极拳。

说实在的,龙宇新的太极拳本是个未入流的水平,有老人的指点,加上和云儿参照书上的图谱练习,现在太极拳的水平竟有了突飞猛进的进展,不但拳势比过去流畅许多,而且打起来竟带有了一股神韵和逼人的气势。云儿虽然比他差一些,但因为她练功刻苦,所以进步也挺快,两个人对打起来,也能够三局中赢个一局半局的。

两个人练了一个时辰,都觉得浑身轻松,连走路都觉得格外地轻捷。

龙宇新进到卫生间里洗了把脸,然后来到了客厅里。

云儿又去准备早点了,他插不上手,只好躲进了书房。

咦。这是什么?书柜里怎么放着一个文件夹?是我什么时落在这的吗?

他信手拿起了文件夹,打开看了看。

呀?这是一组秋冬季服装设计的草稿,哪来的?怎么跑到家里来了?

他仔细看了看,一件件新颖别致的款式,取多种秋冬服装之长,来了个中西合璧,大胆的构思,丰富的想象,真可以说是独具匠心了!

他突然想到,这可能是云儿的东西,他没动声色,把东西又放到了那里。

果然,吃完饭之后,云儿拿来了那个文件夹,递给了龙宇新:“秋季就要来了,秋冬装要什么样的?我们该考虑了!再有几天魏德曼就该来了,我没事也设计了十几个样子,你让人看看,行不行!”

龙宇新接过那个文件夹,仔细地看起那些设计图。

越看,他的心里越热,他暗暗地称赞:“太好了,她这天分应该再帮她提升一下,要不然就太可惜了!”

见他半天没言语,云儿的脸红了,她喃喃地说:“我不太懂画画,画的不好,大体上就是那个意思吧!不知道能不能帮你点忙!”

他的心热起来了,难道真像老人说的那样,她就是我的福星?大雷雨里捡到了她,难道这真是苍天所赐吗?

他激动地一把搂住了她,看着她那艳丽不可方物的俏脸,薄含嗔怒的凤眼,微微噘起的小嘴,不由得低声说:“云儿,谢谢你!”

她的脸一下子红了个透,吐气如兰地说:“谢什么,我是你的小妹呀!”

有了云儿的设计垫底,龙宇新就召开了公司的秋冬季服装设计研讨会,把几个厂家的设计和云儿的设计都摆到了会上,大家一顿呛呛,最后,通过了十四幅设计图,而其中竟有云儿的十篇设计图。

选中的,就交江月茹拿去组织人进行补充修改,没选中的也就撂在龙宇新那里。

江月茹拿起挑出的几份设计,看看龙宇新,又看了看云儿:“龙总,把若云小妹借给我们用一下吧?这几幅设计得让她参加定稿才有把握!她对服装的领悟可是情有独钟,没人可比的呀!”

龙宇新沉吟着没马上表态,不是他不想让云儿去参加修改,而是里面基本都是她的设计,他现在得马上重新安排她了,要不然就会耽误她,也使龙腾不能尽快地迈上坦途。

云儿瞪着大眼睛,眼睫毛扑闪着,闪着希望的火花,一动不动地盯着他,他知道,她也在等着他的表态。

龙宇新当然看得出来,她是很在乎参加修改的,但他安排完了,她也会参加的,急啥?

“你们先去研究吧,我和云儿还有点事要商量!”他淡淡地对江月茹说,他现在还不能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那得经过董事会的同意,现在还得先征求云儿的意见。

云儿眼里那希望的火花熄灭了,她低下了头,拿手揉着衣服的裙带。

江月茹走了,云儿依旧站在那里,一声不吭。

“你明天先到三厂张厂长那去报到吧,工作他会安排!”说完,他站起来就朝外走去。

云儿眼里含着泪花把他拦住了,而且是气冲冲的拦住的,她的一只手卡在腰上,像茶壶状,一只手点着他:“你小看人,我在你心里就那么笨?”

“我让你到工厂去怎么是小看你了?你以为你现在就是高才了?别一瓶子不满半瓶子咣当!下厂跟设计师学学基本知识,明年再进学校学习一下服装设计!”

“谢谢你老人家的恩赐,我不去!”

“这要是龙腾集团董事局的决定呐?难道你也不服从?”龙宇新不咸不淡地说。

“天王老子的决定我也不听!你不就是烦我吗,我走还不行吗?我今天就回上海去,躲你远远的!”说完她竟“哇”地一下哭了起来。

龙宇新这下子可真蒙了,连忙小声说:“哎呀小祖奶奶,这是公司,你这不是让人看笑话吗?你知道,服装设计关系咱们企业的生死存亡,这么大的公司总不能再这么零打碎敲地对付下去吧?我们的服装和世界名牌差距还挺大,不迎头赶上去,我们就占领不了世界服装的前卫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躲不开的桃花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