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躲不开的桃花运 >躲不开的桃花运_第14节

躲不开的桃花运_第14节

作者:魏育民 发表时间:2018-10-31 20:23:22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8
屋里跑出来,上了车就开着跑了,我们都吓傻了,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刚才两位小姐来,我们才知道出了什么事!真是难为柳小姐了,她可是真担心你呀!唉,难得呀!”

龙宇新诚恳地说:“亏了她了,她可是我的救命恩人了!”

“别听他胡说,没咋的,他坐错车了,是我多心了!大叔大婶,你们快休息去吧,我没经验,把你们给吓坏了,对不起了!”云儿说着,一手扶着一位老人,把他们送进小屋里。

进到别墅楼里,姐姐和小妹正在屋里的地上转着圈,见龙宇新进屋都迎了上来。

姐姐扑了上来抱住龙宇新就嚎啕大哭起来:“都怨我,都怨我,半宿拉夜的,我叫你回家相的什么亲呵!幸亏没出大危险,要不然你让姐姐怎么活呀!不管了,姐姐再不给你添乱了!你们别恨姐姐,姐姐是瞎操心,差点害了自己的弟弟,早知道你有爱人,我忙的什么呀?”

“相亲?是不是让我回去看薛晴?这么说妈妈根本就没病啊?”龙宇新吃惊地问。

“是薛晴给我来电话,要上咱们家,想约你再好好谈一谈,我就赶紧给你打的电话,怕你不去,妈妈才让我说她老人家病了!我,咳,昏了头了!”姐姐不好意思地说。

“我刚上车时接到了薛晴的一个电话,她哭着喊着让我快下车,后来电话就断了!是不是她那时知道有人要害我了?她没到咱们家吧?那她是怎么知道的?”龙宇新说。

“我们也奇怪呐,她说到咱们家,可到柳姑娘给我打电话,她也没去啊!”姐姐说。

“她去啥,恐怕她就是主谋,她是调新哥哥上钩的鱼饵!”说完她转身问龙宇新:“你说了半天是不是想说她没责任?”云儿不满地说。

“她应该是不知道有人害我的,要不然她又打电话干啥?”龙宇新还在为薛晴辩解。

“人是她约的,知道这事的就是姐姐和她,难道是姐姐要害你呀?你脑袋进水了?”云儿气得柳眉立了起来,她本来对薛晴几次盗衣服样子就很反感,又听说这次是她约的,她的火立刻大了起来,她点着龙宇新的头说:“你怎么见了女人就没智商了?到现在你还替她解脱,我真不该去救你,让你糊糊涂涂死了就对了!你呀,真是一个不可救药的东西!”

小妹一看,忙拉着云儿的手说:“大哥,你啥时给我找了这么一个漂亮的小嫂子呀?是不是从天上抢来的?我在人间可是从来没看见过这么漂亮的人了,你看看,人家哪都长得是地方,哪都长得那么四衬,哪都长的那么受端详,哪像我呀,远看像美女,近看像野兽!”

说得云儿“扑哧”一声乐了:“你可真会说,你才叫真漂亮呐,看着你,我嫉妒得眼睛都红了,上帝就是不公平,把那好的东西都安排到你身上了,也不给我多少留一点儿!”

让她俩这么一说,姐姐也乐了,忙过去看云儿了:“怪不得你不理小晴,原来你已经有意中人了!哟,这不是小妹的第一偶像吗?小妹的屋里可是挂满了你的彩色大照片了呀!”

小妹搂着云儿的腰:“还不是都怨妈妈,硬说学习要紧,把人家看得登登的,害得人家现在才知道俏妹子原来藏在哥哥的小窝里!要是早知道,我早就赖在这儿不走了!”

两个人一唱一合地说着,把个云儿闹了个脸红了白,白了红的。

姐姐仔细地打量了云儿半天,满意地说:“行,怎么看也是我们龙家的儿媳妇!”

小妹则不依不饶地揪着龙宇新的耳朵:“好好交代,为什么瞒着我们!是不是想等着抱小侄子才说?说,现在是不是差不多到日子了,告诉你,没事先发通知,我可是不给红包的!”

“你们瞎说什么呀,不怕人家受不了呀?她是咱柳亦然大伯的女儿,现在还在工艺美术学院学习呐!今天回来取东西,听说我出事了,才去接的我!”龙宇新赶紧撒谎,想瞒过去。

小妹一撇嘴:“谁信呵,把这么漂亮的妹子一藏就是一年,没鬼才怪呐!怪不得连过年都连夜往回跑,嘴里还说是工作忙,看看,多么好的龙家大少爷呀!闹了半天是金屋藏娇呵!”

龙宇萌不说什么,只是把几个屋都打量了一遍,最后来到龙宇新和云儿的卧室,看见床上的四个枕头,她抿着嘴怪怪地对龙宇新笑着说:“既然是柳大伯的女儿,你说你瞒着家里人干什么?柳大伯是你一个人的呀?别说了,有鬼就是有鬼,会说不如会听,会听还不如会看,你那屋里的东西早把你卖了,还说啥?不过,这事办的也可以,我们这妹子人还不错!”

说着拉着云儿的手说:“弟妹,你放心,你现在就是我们龙家的媳妇了,他敢不娶你,我就扒了他的皮!对了,哪天让小新带你回家去,一来见见妈妈,让妈妈也高兴一下;二来喝个定情酒,把事情定下来。回头我再给你们选个日子,把你们的事正式办了!你们感情再好,龙家也不能让你这么没名没份的稀里糊涂地把身子交给他!乍也不能委屈了我这漂亮妹子呀!龙家人丁过去不旺,你来了就好了,加大力度,争取明年给龙家添人进口!”

云儿的脸更红了,可她竟点了点头,小声说:“姐姐放心,我听姐姐的安排!”

龙宇新的头又大了,他们家这个既漂亮又泼辣的大姐,那可是说一不二的主,别说这点事呀,连当年龙腾面临倒闭的大事,都没让她皱眉!在他们家里,别说是他呀,连他妈妈都得听她的!哎,这下子可真有戏看了!这个云儿也是,姐姐说的话够难听的了,她还点头!

看小妹拉着云儿的手钻进了书房,龙宇新就把车上的人是日本人的事和云儿的处理告诉了姐姐。龙宇萌听得紧攥着他的手一会儿哭一会儿笑,最后她说:“咱们得马上去报警,让公安方面给查查,咱们咋得罪了那些日本猪?他们是不是找错人了?”

龙宇新把手一摊:“怎么告,那两个人都死了,咱们不但没有什么证据,还得摊上谋杀的嫌疑,我看对谁也别提这件事了,咱们自己留点心就是了!我看他们也不是找错人的事儿,爸爸的死现在可以肯定是被谋杀的。我去年差点被大车撞上那次也是故意的,要不是柳伯伯当时赶上了,他老人家出手救了我,我也早就死了!现在柳伯伯教了我们俩一些功夫,要不然也不能躲过今天这一劫,云儿也不能知道我被人绑架,现在我们的功力还不强,再练一段时间,我们就不怕他们了,我和云儿就该找他们报仇了!你就放心吧,有他们哭的时候!”

姐姐一愣:“那就到此为止吧,什么也没发生,什么也不知道!今天我们就是看弟妹来的,一会儿我再嘱咐一下小妹!我看这个小弟妹不错,对你也是真心,你就别三心二意的了!”

龙宇新点了点头:“她对我是没说的,这段时间公司有点起色,也是全靠她了,我不会辜负她的!今天这件事就咱们四人知道就行了,连妈妈也别告诉!薛晴那头你就回了她吧!”

姐姐点了点头:“当然得回了人家了,薛晴的事我心里都有数,明天就告诉人家!”

姐姐没问题了,小妹妹可就不容易打发了,她搂着云儿亲热不够,云儿的照片拿走了一沓子不算,还赖着不走,非要和云儿一起住,要和云儿唠个通宵,说要补回失去的时间。

到是姐姐识趣,硬拉着小妹走了:“你不回去可不行,我自己回去路上出事怎么办?”

上到车里姐姐才说着小妹:“人家俩人睡在一个屋里,哪有你掺乎的地方?”

送走了姐姐和妹妹,已经是十二点了,龙宇新和云儿他们又照常练起了功。

经过今天的风波,说也怪,云儿刚把手摁在了龙宇新的手掌上,龙宇新就觉得一股清凉的气息波涛汹涌般地涌进了他的体内。

他的经脉瞬间又被拓宽了许多,现在简直就成了一条宽阔平坦的高速公路了。刚刚循环了一周,他的脑前一亮,分明看见丹田里那个紫气团突然小了,变成鸡蛋大小闪着耀眼光芒的金黄色的气团。

他知道,他们的功力已经达到了第三重。

收了功,龙宇新见云儿也一脸的喜气,不用问,她也在为突破瓶颈而高兴。

等龙宇新冲洗完身子,云儿已经躺在了他的大床上。

其实云儿早已经不做那个噩梦了。

自从练功以后,她已经不知道什么是做梦了,每次都是一沾枕头就睡,一觉就是天明,而且每天都是那个点,分秒不差。

但她可不愿说破,她不能离开新哥哥的大床。

她愿意睡在她的新哥哥的身边,她愿闻他身上的气息,更愿把手握着新哥的大手,感觉他脉波的跳动,还愿偷偷地把大腿放到他的身上,更愿意让他搂着,他的大手放在她的乳房上——那种归属感,让她心里好美好美,她可不愿意让它消失!

她告诉龙宇新:这辈子他们就得这么睡了,她恶习难改了!

龙宇新当时把眼睛就睁得鸡蛋大:“不能吧,我可是还得说媳妇呵?”

云儿打了他一拳:“大色狼,就记着那事!”

“那你去跟我妈妈说去, 让她老人家别总急着给他儿子说媳妇。免得让人家总说他是个大色狼!”

“你寻思我不敢说呀?”

现在龙宇新走进房间,见云儿扑闪着晶亮的大眼睛痴痴地看着他,心里一热,就把她紧紧地搂在了怀里,一只手轻轻地拍着她的小臀-----

她一点也没挣扎,而是拿胳膊紧紧地搂着他,把那高挺的、柔软的、富有弹性的胸部故意在他的胸前蹭呵蹭的,弄得他竟也有点心猿意马了,但尽管心里乱糟糟的,他那东西却还是藏在身体里不肯出来,唉,这辈子怕是没有女人缘了,龙宇新已经失去了治好的信心。

龙宇新一觉醒来,天已经大亮了,他踱步进了客厅,坐到了沙发上。

他伸手端起茶几上的茶杯,拿到嘴边一边喝,一边打开电视机。

咦?他一愣:“怎么,没茶?”

茶杯里是空的!

他每天起来坐到沙发上,云儿都在这预备好一杯热茶,然后两个人一起打套太极拳,今天------这时他才突然想起,今天怎么没听到厨房里的声音呵?

每天云儿都应该在厨房里忙着准备早餐才是呵?

他站起来在屋里寻找了一圈:没有,连云儿的影子也没有!咦,微波炉怎么跑地上了?

他急忙跑到外边,见两个老人正在花圃里剪修花草。

“大叔,看见云儿了吗?”

“怎么,小姐不见了?不能呵,门还关得好好的,一大早,没见她出去呀!”

龙宇新的头“轰”地一声,他知道出事了,急忙坐在地上,运起意念。

看见了,云儿在一个车里,被人捆着,正在挣扎着。妈的,还真的出事了!

他急忙一边喊:“大叔,快开大门,云儿丢了!”一边冲进车里。

待他发动起车,老人已经把大门打开了。车像箭一样蹿出了别墅的小院。

车在狂奔,超速地狂奔,拐过一个山嘴,车下了公路,奔进了一条山间小路。

龙宇新追着云儿的气息在跑,龙宇新心在哭泣。

“为什么?为什么我出事她会有心灵感应?而她出事,我却睡得死死的?是不是我心里根本没有她?”龙宇新现在的心里充满了自责,他觉得自己实在太冷酷,太无情了,他辜负了这么好的女孩的真诚的爱,他对不起云儿。云儿如果出点什么意外,他恐怕今生今世也难以安心!现在他才知道,自己太在意这个小妹妹了,自己已经没法离开这个小蛮女了!他恨不得大声地喊出来:“云儿,我爱你!云儿你不要离开我,没有你的日子,我一天也活不了!”

“是谁绑架她呐?难道还是那帮日本猪?我们跟他们有什么关系值得他们这么兴师动众?是龙腾夺了百浪的生意?还是另有仇恨?”现在他心里已经充满了仇恨,他要对绑架的人痛下杀手了,他不能再仁慈了,他决不能让任何人再伤害自己的爱人!

车停下来了,前面已经没路了,有台三菱轿子也停在那里。

见他下了车,那轿车里伸出一枝枪口,比住了他:“别动,把手举起来!”

龙宇新一下子停住了,他慢慢地举起了手。车里下来一个矮胖的车轴汉子,笑着说:“原想抓个小娘们钓你上钩,没想到自己送上门来了!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呵!”

龙宇新看看那车里再没有人了,他突然化指为剑,一道凌利的剑气,朝那人打去,“哧”地一声,那人头上爆开一片血花,人也一头扎到了地上,手里拿着的微型冲锋枪的一梭子子弹打进了地里,把龙宇新旁边打得直冒烟。

龙宇新顾不得多看,他上前拿起微型冲锋枪,顺着小路就追了下去。

云儿是在做饭时被人从后面抱住的,那抽油烟机的燥声使她没注意屋里进来了人。

她怕来人害了龙宇新,挣扎中一脚踢飞了旁边的微波炉。

砰!一声爆响,使来人顾不得再看其他的屋子,急忙窜出屋,带着被捂着嘴的云儿飞出了小院,钻进了汽车里,急忙溜了。

从汽车里出来,她就被两个人架着在小路上奔跑。由于云儿的挣扎,两个人累得全身是汗,也跑不了多快。旁边的一个汉子上来给了她一枪把子,云儿昏了过去。

四个人翻过一道山,又淌过一条小河,终于看见远处跑来一群接应的人。

“妈的,总算没出事!”拿枪的汉子擦着汗,一屁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躲不开的桃花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