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躲不开的桃花运 >躲不开的桃花运_第15节

躲不开的桃花运_第15节

作者:魏育民 发表时间:2018-10-31 20:23:26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8
股坐在了地上。

架人的一个瘦猴不安地说:“快起来再跑几步吧,别让警察给盯上!”

“屁警察,你好好听一听?警察每次出动就警笛乱叫,八百里都听见,‘跑吧,跑吧,’现在哪有什么动静?”那瘦猴听了听,刚露出笑脸,那笑容立刻就凝固了:“他-----他-----”

“她什么,她死不了,就是昏过去了,休息一会儿------”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听一阵枪响,他自己倒彻底地躺下“休息”了。

那两个架人的汉子没容拿起手里的枪,也随着枪声倒在了地上。

龙宇新急忙抱起云儿飞跑起来,因为他看见,大批的拿枪人已经冲了过来。

亏了练过功,他运起了内力,不一会儿就把后面的人甩掉了。

然而,慌不择路,他们竟来到了一片荒山野岭里。

前边三面是立陡石崖的大山,后面已经看不见那些凶手了。他松了口气,停下了脚步。

尽管练了这么长时间的功,他的体质始终还是比较弱,跑了这么一段路,他已经喘成了一团。他在暗暗地恨自己,那天怎么就控制不住感情了,竟跟那个武艳华疯得一塌糊涂。幸亏她跑了,要不然还不真得脱阳而死呵?那自己可就丢人大了,死了还是个色鬼!

放下云儿,见云儿的脸色分外苍白,头上肿起了一个大包,嘴边还有一丝血迹。

龙宇新的心在滴血,他含着眼泪发誓,今后再有敢犯自己心爱人者,追到天边他也要诛杀!他把手摁在云儿的后背上,努力想着书上医治伤口的办法,给她度过去真气-----

咦?见效了,云儿的头上那个肿包竟奇迹地消失了!

云儿的眼睫毛开始颤动起来,不一会儿就轻轻地呻吟起来,眼睛也睁开了。

看见是龙宇新在抱着她,云儿的眼泪流出来了:“咱们是在梦里吗?”

龙宇新紧紧地把云儿搂进了怀里:“不,你现在没事了,那几个人都被我干掉了!”

“你睡的真死呵,我把微波炉踢翻了你都没醒!”云儿轻声说。

“搂着爱妻,睡的能不香吗?”龙宇新逗着她。

云儿的小手轻轻地打了他一下后背:“谁是你的爱妻?”

“哎,你怎么不承认呵?我们可是都同居一年了!”

“臭美!大坏蛋!就会偷人家的心!”云儿娇嗔地打了他一下,把自己的身子又往他的怀里委了委。龙宇新却忙着把云儿搂紧,顺手拿起了微冲:“快走,他们又来了!”

果然,远处草丛里晃动着几个人影。

龙宇新急忙蹿了出去,暴雨似的枪声骤然响起,他们周围的树木打得倒了一片------

第一卷 第十二章 炼狱里的搏斗
(更新时间:2005-8-10 2:58:00  本章字数:6289)

(本书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狂跑,龙宇新使出了看家本领,在林子里奔跑着----

突然一阵钻心的疼痛传遍了他的全身,他的大腿和胳膊上各挨了一枪,他倒在了地上。

达,达,达,又一梭子子弹打来,龙宇新的左胳膊上又挨了一枪,差点把怀里的云儿扔了。云儿左肩上也中了一枪,血像箭一样喷到了龙宇新的脸上------

龙宇新忙用身子护住云儿,他知道,他们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一群土匪狞笑着逼了上来。

“大哥看没看出来,这小妮子长的不错,大哥,咱们是不是先享受一下呀!”

“敢!这可是货主花三百万要的宝贝,你给动了,那钱跟谁要去?”

“咳,一个不知道早让人采多少遍的花了,眼儿早让人家给开大了,咱们干一下怕啥,你不干我干,你没看见她有多嫩呀!”

“我也干一把,有花堪折直须折嘛,不干死了对不起鬼!”

龙宇新听得真真亮亮,他明白落到他们手里,云儿就算完了!

他咬紧牙,呼地蹿了起来,又朝前跑去-------

枪声又响了,他人也“呼”地一下朝下坠去------

人怎么突然没了?十几个人开着枪冲了过来,发现地上竟出现一个大洞,朝下看了看,黑乎乎的,一眼看不见底儿,从洞里乎乎的往外冒热气,好烤人。

“妈的,什么鸡巴洞,哪来的热气呀?怎么他妈的看不见底呀?”

“老大可是要咱们活着见人,死了见尸呀!”

“去,找个绳子来,咱们下去看看!”

“他们在暗处,别着了他们的道儿!”

“你怕个鸟呵!这么深的坑,这俩人摔也摔扁了!”

“稳当点好,先给他一顿枪再说!”

说着,几个人端起枪朝洞里扫射起来。

子弹打光了,一个人才说:“好了,就是个苍蝇也打死了!下去看看!”

几个人拿来绳子,绑在旁边的大树上,然后小心翼翼地把一个人放了下去。

“有情况你就拉一下!我们就把你拽上来!”一个秃脑袋的家伙嘱咐说。

龙宇新抱着云儿像从天上掉了下来,一直朝下落去。

风在耳边呼呼地响着,好深呵,他和云儿在空中飘了足有两、三分钟,才“扑通”一声两个人同时掉进了水里。

“唔,怎么这么烫?”龙宇新觉得掉进了滚开的油锅里,烫得他浑身针扎一样疼。

他忙把云儿举起来,不让她沾着水,可那水却不听他的,两个人瞬间都没到了滚开的水里面,咕嘟嘟,两个人都灌了几口开水,龙宇新忙说:“快运功!”刚运过功,两个人又浮出水面。

“噗!什么味儿?”龙宇新吐出嘴里的热水,忍着难耐的滚烫,一只胳膊搂着云儿,一只胳臂拼命地朝前划水,他想寻找没水的岸边,他必须拯救自己的爱人。

然而,他的希望终于落空了,挣扎着游了半天,累得他筋疲力尽,他透过蒙蒙水雾看见的还是无边无尽的翻滚蒸腾的热浪,哪里有什么岸边,哪里有什么尽头?这分明是地下的大海呀!

滚开的水在咕嘟咕嘟地翻着水花,水气熏得他睁不开眼睛,烫得他钻心地疼痛,皮肉好像都被煮熟了,他想,一会儿自己就该像剔骨鸡,光剩下骨头架子了。

他还是咬着牙带着云儿朝前游,直累得胳膊抬不起来,他只好听天由命不再去挣扎了。

奇怪,他手脚不动了,可人竟没有沉下去,而是摇摇晃晃地漂浮在翻开的水里。

就这么漂了一段时间,洞里竟有了微亮,模模糊糊的可以看见东西了。

他怀里的云儿睁开了眼睛,她看了看四周,摸了摸他的胳膊,竟“扑哧”一声笑了。

龙宇新奇怪地说:“咱们生死都说不准了,你还有心笑?”

“这么烫的水,咱们竟皮肉无损,你胳膊上的伤怎么也没了,你不觉得怪吗?”

龙宇新看了看云儿的身上:“哎,那怪什么,咱们现在是靠功法保护自己呐!”

云儿拽过龙宇新的胳膊说:“我知道是神功护着咱们,可你的伤连个疤瘌都没有,神了!”

龙宇新又看看身上:“奇怪,烫的人钻心拉肝的,咱们身上怎么没烫伤呀?”

“你再仔细看看这水?是乳白的,像牛奶!”云儿捧起一捧水,闻了闻:“有一股硫磺味儿!咱们遇到了神水了,好好享受一下吧!”说着竟连喝了几口那滚烫的水:“新哥哥,你也喝点吧,说不定我们有什么仙遇呐!”她一气喝了几十口,然后才闭上了眼睛。

龙宇新也不再挣扎了,他和云儿一起喝着那乳白的水,直到撑得肚子都疼了,才搂着云儿的腰,静静地躺在翻开的水上,任水流把两个人带着走。

“唔,好困,睡一觉吧,死生有命,富贵在天,随它吧!”云儿说着伸手搂住龙宇新的脖子,把柔嫩的小脸贴在了他的脸上:“恩,这样死也死在一起了,我好幸福呵!”

一觉醒来,龙宇新发现两个人已经躺在一片白亮亮的沙滩上。

那白色的水竟无影无踪了,难道是梦?看看自己和云儿的衣服,哪有半点水渍?

他抬起身子朝四下看看,前边竟射进一线光亮。哎?是洞口?

他顾不得多想,急忙抱起云儿,拎着枪朝那光亮的地方奔去。

唔,光亮竟是从一处石门里倾泄出来的,龙宇新拿手拉了拉,门却丝毫不动。

他放下云儿,云儿一沾地就醒了,她看看那个洞口上面念道:“云水洞”

龙宇新看去,上面是三个梅花篆字。

“新哥哥,咱们进去看看也许有出去的路呐!”云儿期待地说。

龙宇新没说话,他运足了力气,两手掰着开了一点小缝的门边向外拉着。

“唔,好沉!”他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门才嘎吱吱,嘎吱吱的一点点被打开了。

龙宇新累得浑身像散了架子,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妈的,这么大,这么厚干啥?”他看着一尺多厚两丈来高,一丈来长的大石门骂道。

“新哥,你好大的力气耶,这门还不得有几千斤啊?”云儿惊奇地叫了起来。

咦,真是的,虽然累点,可能掰开这么重的门,这可不是他这病秧子能干出来的!

他看看自己的胳膊,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了?是那热水捣的鬼?妈的,早知道再多喝几口好了!咳,这还是云儿让喝的呐,要是我,才不喝那难喝的东西呐!

喘够了,他才看见,大门里面是一条窄小的山洞,有一条石筑的小道通向远处。

小道是向下延伸去的,在不远的地方拐了个弯,看不到尽头,只看见那里有一片光亮。

龙宇新拉着云儿的手沿着小道一步一步朝下走去。

拐过那个弯儿,他们的前面出现了一个足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的一个大洞。

洞里的四角和当中悬着几个硕大的夜明珠,把洞里照得亮亮堂堂。

洞里有一个石架,上面插着刀枪棍棒和斧钺钩叉。

武器上已经落了厚厚的尘埃,看来已经有很久没人动过了。

洞的前面,摆着一张石桌,石桌后面有一张水晶石的椅子,椅子上坐着一副人的骨架。

那人看来是坐着死去的,一只手还拿着一本丝绢钉成的书。

他的一只脚蹬在旁边的一个石鼓上,一只手举着,似乎是在摸着自己的胡须。

看见那个骨架,云儿紧紧地搂着龙宇新的腰,把自己的头埋在龙宇新的怀里,低声地说:“新哥哥,咱们快走吧!这里好冷呵!”

龙宇新拍着她的肩安慰着说:“别怕,这大概是哪位先人的洞府,既然是洞府,就应该有出去的道路,咱们来找找看!”

他轻轻地推开云儿,自己围着洞里转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出去的洞门。
您.阅读的小说来至~ωwω_∪mDtxt_còМ
他站在那副骨架前看了看,从那骨架的手里拿过那本丝绢书看了看,见也是小篆写成的,看起来挺费事,但可以看出是一本练习内功的书,书名叫《云水诀》。

书上盖着一方印,竟是《云真子秘本》几个字。

不知道这云真子是哪朝哪代的先人,看样子也是个修真习武之人。

“新哥哥,这书有用吗?”云儿伸头看了看,仰头问道。

“看样子是修炼内功的,应该是有用的,咱们带回去吧!”龙宇新说着把书递给了云儿。

他跪在了石桌前,恭恭敬敬给那骨架磕了三个头,嘴里说:“先师在上,弟子龙宇新没得先师同意带走先师的宝书,请恕弟子不敬!弟子既然来了,就帮先师掩埋一下尸骨,请先师休惊!”话音刚落,水晶石椅上的骨架竟哗啦一下坍在了地上。

他和云儿拿刀剑在洞的中央掘了个大坑,然后把骨架安放在坑里,用土盖上,然后培土为炉,插草为香,和云儿一起跪在地上又连磕了三个头。

头刚磕完,奇迹发生了,从上面竟飘飘扬扬飞下一张丝帛。

丝帛上写着一行小字:“葬我尸骨,当入吾门,先读吾书,后坐吾椅,再进吾室,可学吾功,纵横天下,无与争锋。”

云儿念了一遍,高兴地说:“新哥哥,快看这本书吧,说不定还有什么奇遇呐!”

龙宇新想反正也出不去,不如好好学学这本书,也许能有出去的路呐!

他坐在地上吃力地看起了那本书。他有不少字不认识,还得和云儿一起猜谜似的猜,但看了两遍,基本能够弄明白了其中的意思,于是他就走到椅子前,坐到了椅子上。

坐了一会儿,只觉得椅子挺凉,也没有任何奇迹出现,他刚要起来,就觉得一股强劲的气流从下面不断地冲入体内,身体也不由自主地抖动起来。他急忙想离开椅子,可人却像被沾住了,寸步也挪不动。他忙闭上眼按刚才看过的《云水诀》运起了功力。身体不抖动了,但那强大的能量,依然呼呼地涌向自己的身体,他只觉得自己的经脉又被拓宽了许多。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感到身子里有一股热流突然奔向了那个隐秘的地方,立刻那里像有一团火燃烧起来,不一会儿,他就感到自己那隐秘的地方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蠕动着,渐渐地把裤子给支了起来。那东西还在长,把裤子已经支得老高老高才停了下了。

他知道,自己已经恢复了男人的雄风了!

突然,那东西开始涨疼起来,疼得他浑身冒出冷汗才停了下来。他知道,那东西变粗了。

这时,他才睁开了眼,只觉得精神非常的好,浑身精力充沛。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躲不开的桃花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