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躲不开的桃花运 >躲不开的桃花运_第19节

躲不开的桃花运_第19节

作者:魏育民 发表时间:2018-10-31 20:23:43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8
    ”

对于龙宇新的变化,不单是引起了龙腾公司的职工注意,也引起了一直在百浪深入简出,现在改名为秀子的武艳华的震惊,她既恨他的那个让女人惊心动魄的气质,又嫉妒他的让人年轻,让人俊秀的奇遇,她感到她和龙宇新的距离拉得更大了,她已经永远失去了他!

    

她确实曾经爱过龙宇新,而且是爱得发狂,但她的师傅却坚决不许她爱上什么人,她让她只把龙宇新当成修炼的工具。

    她开始并没有听她的,她下不了手。就在她犹豫的时候,日本东亚株式会社的执行官竹下登的儿子竹下明仁出现了,他那潇洒的外型,不拘小节的性格,一掷千金的气度,才华横溢的素质,立刻让她迷醉了,就在认识他的第三个晚上,喝得酩酊大醉的她就留在了他的宿舍里,毫无保留地把自己给了他。

    

然而她想不到的是,她醒来才发现搂着她的,她献给的竟是年过半百的鸡皮老人竹下登。

    

她闹过,哭过,但这对竹下登都是小菜一碟,她既没法离开他的宿舍,也再见不到那潇洒的竹下明仁,直到她后来死心塌地的成了竹下登的小妾,他才知道,竹下登其人根本就没有过儿子,他只有两个女儿,那个人不过是竹下登雇来钓她上钩的诱饵,鱼儿一旦上了钩,那个人就已经失去了作用,怕武艳华不死心,那个人已经被他永远地流放到遥远的非洲去了。

    

她从修炼蝶影功之后,她曾与近百个男人交接,对与什么男人交接本来已经无所谓了,但这些年与她交接的都是处男,而且都是两次交接后,对方就大病不起,所以她也没尝到什么激情和‘性’趣,如今被风月场的老手竹下登一梳弄,那欲死欲仙的滋味,竟让她迷恋起来,忘记了龙宇新,忘记了那个什么竹下明仁,甘心情愿地和竹下登住在了一起,她到觉得成熟的男人比那奶油小生更有韵味儿,更能激起她的情欲。

    这也就垫定了她能猛采龙宇新的阳精,不惜致他于死地;骗走龙腾全部流动资金,想搞垮龙氏企业卑鄙勾当的思想基础。

    

而她毕竟爱过龙宇新,特别当竹下登玩够了她,再去拥着别的女人的时候,她就开始怀恋和龙宇新两个人走过的温馨浪漫的时刻,正是带着这种心情,她才跟着竹下登来到了中国。

    但她听到的却是云儿和龙宇新同居的逸闻,看到的是云儿的惊人的艳丽,她失望了,跟着来的就是咬牙切齿的愤恨,她发誓要报复,让这两个人生不如死!

    她得不到的,就让他消失。

如今,她委身竹下登和杨秃子两个人,想的就是把龙氏企业搞垮,让龙宇新成为一无所有的乞丐,让云儿跟别人投怀送抱,让云儿肚子里怀上别人的种,让龙宇新戴上绿帽子!

    

正是怀着这个龌龊的心理,她派人绑架龙宇新,派人劫走云儿,但万万没想到,她从日本带来的杀手竟一次次铩羽而归,而她后一次派出的十五名杀手竟杳无音信,她几次派人搜寻,竟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这让她百思不得其解,她也就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

    

如今那个家伙竟越来越年轻,越来越迷人,这怎么能让她平息心中的怨气和胸中的怒火?

    更让人不能容忍的是那个小姑娘竟出落得让几乎所有的男人着迷的程度,连杨秃子搂着她大被同眠时做梦都喊着她的名字,这怎么能让她压住想杀她的念头?

    

她是被这个共和国通缉的要犯,她尽管已经改名换姓入了日本籍,但那脸型,那说话的语气却是改不了的,所以她不能抛头露面,她只得传书给自己的师门,让派人来协助她铲除龙宇新和他的那个云儿。

    

她的师傅接到信,立刻给武艳华派来了她的传人乐婷婷。

现在武艳华和乐婷婷坐在沙发上一边品茶,一边谈着龙宇新和他的那个云儿。

    



    “师姐,听说那个可是你最心仪的男人,你怎么会舍得痛下杀手呐?是不是爱之深,痛之切呀?你可想好了,小妹把他的阳精一采,他可就永远没救了,到时你后悔也晚了!”



    “你胡说什么呀,咱们一切都应该考虑师门的利益,师傅让龙家破败,让龙家断子绝孙,我们就应该毫无保留地去办,不能有丝毫的犹豫!师姐考虑的是本派的安危,别多想!”武艳华自是不能承认是醋意大发做出的决定,她现在只能说出这冠冕堂皇的话来。

    

乐婷婷点了点头:“那就好,你帮我给他安排个英雄救美的机会,剩下的就看看小妹勾人的本事吧,我非得让他找不到北,让他一见面就跪在我的石榴裙下,一次就让他精尽人亡!”



    “就怕是你到时候舍不得下手了,他现在可是所有女人的杀手呵,就是我见犹怜呵!”武艳华说的是她的心里话,也是她十分担心的心病,她看了眼乐婷婷:“你还是处女吧?”

她们蝶影派必须靠采吸男人的精血提高功力,但唯有定为传人的少女,她是不能轻易破身的,她必须一次性的采集一个男人的精血,而后就任蝶派的掌门人。

    所以她的武功的提升就全靠丹药和掌门人亲自传功,乐婷婷既是传人,当然应该是处女了。

    她这次出山,就是要一次采完龙宇新的元精,然后回去就任蝶影派的掌门人!

    

乐婷婷点了点头,她奇怪地问:“怎么,这还有什么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了,你没接触过男人,你就很难抵挡得住男人的疑惑,尤其是很难抵挡得住那个杀手的诱惑,就怕你出师未捷身先败,跟着他双宿双飞了!”武艳华说着竟叹了口气。

    

乐婷婷气得柳眉倒竖:“师姐,你是不是不相信我的定力?告诉你,师傅既然能派我出山,那就是说,她相信我完全可以胜任这个任务,师姐,咱们把话说到这,如果我完不成这个任务,我就永远离开师门,也不再当你的小师妹,不再是蝶影派的传人了!”

看着乐婷婷的信誓旦旦,武艳华放下了悬着的心,她笑着搂着乐婷婷的脖子:“不是师姐不信任你,实在是那个东西太诱人了,连师姐也差点陷进去呀!”

龙宇新参加了纺织行业的例会,刚走出大楼就听到了一声女人的尖叫声,他抬头一看,见三四个穿得花拉胡哨的小青年正在撕扯着一个女孩的衣服,那女孩的上衣已经被撕得七零八落,一只文胸,也被扯得离开了原来的位置,下面的小裙子也被扯烂,已经春光大露了。

    

龙宇新气得大吼一声:“住手,光天化日之下,你们还要不要王法了?”

几个小青年一愣,但立刻就围过来两个青年:“哟嗬,想英雄救美呀?也不看看自己的德性?赶紧滚,今天爷几个高兴,没时间理你!”说完又挤上去柔捏那姑娘的乳房:“哟,还是个雏儿呐,瞧这小荷包多紧,走,带到车里去,试试那道缝儿,肯定已经大水浩荡了!”

那个姑娘看着龙宇新嘶喊:“先生,救救我呀,我会报答你的!”

龙宇新什么也没听到,他现在不想在大厅广众面前露出惊世骇俗的武功,但也绝不能放任几个小丑胡为,他想了一下,决定小惩一下几个流氓,先救出姑娘再说。

    

想到这,他瞬间上前打倒了几个小混混,脱下外套,扔给姑娘,可是那姑娘已经昏了过去,倒在地上什么也不知道了。

    无奈,他只得抱起姑娘朝他的汽车走去。

小谢看他又抱回个美艳绝伦的姑娘就

    “扑哧”一声笑了:“你服不服,这桃花运你想躲也躲不开了,一年救回一个美眉,过几年还不得够一桌了!”

龙宇新气得打了他一拳:“你是不是肉皮子又发紧了,对了,这个姑娘交给你,下车,抱着她,回去帮她洗洗澡,给她买套衣服,安排他在你那先住几天!”

小谢眼睛瞪得多大:“龙哥,你没喝多吧?这么漂亮的小妹妹你能舍得让给我?”



    “我是怕你得红眼病,到时候开车出个什么事儿,快把她接过去!”龙宇新说。

    

小谢不情愿地磨磨蹭蹭地下了车伸手去接那姑娘:“我抱着行,别的我可不管!”



    “你不是成天羡慕我妈?别光耍嘴皮子,给-----”龙宇新伸出胳膊想递过去姑娘,不料那姑娘的手却紧紧地搂着龙宇新轻轻地呻吟着说::“不,我不让他碰我!”

没容龙宇新再犹豫,那几个小混混已经爬起来朝他们冲来,小谢迅速上了车:“快走,警察该来了!你就别谦虚了,走桃花运的可不是我,走吧,我可不愿到警察那里去呆上半天!”

龙宇新无奈,只好上了车,车飞了出去,小谢喘了口大气:“该谁的就是谁的,别推!”

龙宇新气得牙差点没咬碎,可他没办法,那姑娘把他搂得死死的,小屁股还一委一委的,

在他的怀里找舒服地方,弄得他心猿意马,差点控制不住让那东西支起来,那可臭大了!

    

回到公司,龙宇新只好当着员工的面抱着几乎全裸的姑娘走进了电梯间。

    

进了他公司里的宿舍,他把姑娘往沙发上一撂:“你先去洗洗吧,我让她们给你送套衣服来,今后出门注点意,别惹那些小混混,你惹不起他们!”说完他扭头就要朝外走,胳膊却被那姑娘抓住了。

    他想震开姑娘抓他的手,可一看姑娘满脸的梨花带雨,哽咽地说不出话的神情,就只好站在了那里:“你放心,他们不敢到这里闹,我去先给你张罗套衣服!”



    “谢谢您,要没有您,我今天就没脸活着了!”姑娘甜润的声音像黄莺初啼,令人心动。

    

龙宇新欲摆脱姑娘的手,姑娘娇媚地睨了他一眼,轻轻地一笑,龙宇新立刻感到一股阴凉的气息钻进了他的肺腑,一股热腾腾地气流迅速从他的下体散开,他的那个东西腾地就支了起来,心里也乱糟糟的,身子也不听使唤地朝前俯下去,嘴已经奔向了那个鲜红的樱桃。

    

姑娘又一笑,松开了紧抓着龙宇新的手,一只手摸向了自己的双峰,呻吟着柔捏著那软肉;一只手伸向了她的小三角裤-----

龙宇新已经彻底晕了,他眼里只有那媚态十足的俊脸,那性感万分的小嘴。

    

突然,他脑海里出现了云儿的影子:“新哥哥,你别上当,她就是蝶影女呀!”

龙宇新念起了‘云水诀’,他神志清明了,直起了腰,扭头朝外走去:“你等一会儿,我会让人给你送来衣服,你家在哪里,一会儿让人送你回去的!”说完,大步流星走了出去。

    

姑娘愣在了那里,她的媚术眼看已经就大功告成了,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刹住了车,是自己的功力不够?

    还是自己的魅力不足?还是他的定力太强?她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

    

她就是蝶影女乐婷婷,他上午跟武艳华打了赌才来的,没想到竟出师不利,他没上套。

    

片刻,江月茹拿着一件连衣裙走了进来:“你是我们龙总救的那位姑娘吧,我们龙总出差去西安了,临走时他让我把你送回去,不知道你的家在那里。”

乐婷婷彻底心凉了,但她没放弃努力,他轻声说:“谢谢你们了,我家在外地,这次是出差到的北京,没想到遇到了坏人,我就不麻烦你们了,衣服我穿了,我的钱包让坏人抢了,钱我改日再还吧!”说完她穿上连衣裙,又谢了谢江月茹,离开了龙腾公司。

    

龙宇新其实哪也没去,他正在办公室和云儿在说着事情的经过。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她轻轻地一笑,我就迷在了她的笑容里,眼里只剩下他的笑脸,心里就想着她那柔软的身子和小巧的嘴,你要是不及时喊我,我怕是就亲过去了,看来我的定力真是差远了,人家说一笑倾城,对付我这样的人,怕是一笑倾身了!”龙宇新自责地说。

    



    “那是蝶影功的媚人术,你平时不注意练‘云水诀’,到时候就抵不住人家的诱惑!”

云儿诚恳地说,她依偎在龙宇新的怀里,轻声说:“今天这事决不是偶然的,肯定又是百浪那边的诡计,幸亏练过‘乾坤混元诀’,咱们俩连心了,要不然你让人家采了个精尽人亡,我可就没法向老太太和我爹交代了,怕是连姐姐妹妹也不能饶了我呀!”

龙宇新羞的脸通红:“都怨我没练好功,你放心,吃一堑长一智,我不会再上当了!”



    “我估计她绝不会放过你,你还真得做好应对的准备,别一上阵就败下来了,丢人!”

龙宇新的脸又红了,他忙念起‘云水诀’,既平定心里的波涛,也为自己找了个遮羞布。

    



    “别装蒜,她要来,你真应该好好接待她,咱们得弄清楚她的根底!”云儿说着。

    

龙宇新没言语,可云儿的话他还是听清楚了,他想着那姑娘的绝世容貌,心里在暗暗为她可惜:“怎么还有那么操蛋的武功,真应该灭了它,这不是害人吗?唉,红颜薄命呵!”

听说乐婷婷被龙宇新抱走了,武艳华兴奋得捂着狂跳的心口直念‘阿弥托佛’。

    

她想凭着小师妹的长相,凭着蝶影功的威力,龙宇新一定会跪在小师妹的石榴裙下!

    

然而她还是想错了,没一个钟点,她就见小师妹沮丧地走回了百浪。

    



    “怎么,你没迷住他?”武艳华直截了当地问。



    “本来他已经把嘴都要贴在了我的嘴上,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眼睛突然就亮了起来,人也清明了,然后就走了,现在说是上西安了,我猜他哪也没去,是躲开我了!”乐婷婷叹了口气又说:“看来我的功力还是不够呵,师傅白培养我了!”说着,眼泪就下来了。

    

武艳华忙安慰乐婷婷:“你别胡思乱想了,可能他确实遇到了什么事情,你不是还留下还钱的话了吗?你过两天再去试一把,男人都爱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躲不开的桃花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