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躲不开的桃花运 >躲不开的桃花运_第20节

躲不开的桃花运_第20节

作者:魏育民 发表时间:2018-10-31 20:23:4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8
漂亮女人,你又是个绝对漂亮的女人,他心里肯定已经装下你了,只要你坚持不懈,他再强的定力,也得被你攻破!就师姐这副模样,我还采了他一把呢,可惜当时我功力浅,没把他的元阳给吸光,让他这几年又缓过来了!”

武艳华说着,对当年和龙宇新疯狂的往事竟有点神往,两只眼睛又迷离起来。

乐婷婷看着她的样子,心里吓了一跳:“她还是爱她的,看来她是吃不到葡萄恨它酸呵,我还是回山去吧,我真把他杀了,哪天她想起他了,还不得找我拼命呵!”

她想到这,立刻说:“师姐,我现在得先回山去一趟,把这里的情况跟师傅说一声,也许她老人家有办法对付他,过几天我再回来,我不信我就治不了他!现在让他先多活几天吧!”

武艳华不知道她刚才的走神对小师妹的影响,听说回去向师傅请教办法,她也就没有阻拦,她让小师妹带给师傅三百万,然后两个人草草地吃了点饭,她就送小师妹上了火车。

火车开了,武艳华回到了百浪,可她的小师妹却没走,她又偷偷地下了车,住进了一家小旅社,她已经对龙宇新产生了兴趣,她的心里已经印上了龙宇新的容貌。

龙宇新的龙腾集团在和美国魏德曼的大洋集团公司合作后,那八种服装销售特好,已经连续发去了几把货,如今又来了一批新订单,龙宇新赶到工厂下了单子。

从工厂出来,他想走一走,平定一下自己纷乱的心,就让小谢开车先走了,他沿着路边的人行路,踩着秋天的落叶慢慢地走着。

工厂在个较僻静的城区,路上行人较少,没人打搅他,他边走边想:“蝶影怎么会盯上我呢?难道真是武艳华找来的?那就是说柳老爹说的对,武艳华也是蝶影女,自己那场大病真的是被她采走了阳精,如果今天没有云儿的提醒,是不是也被她采走元精呐?”

他正神游在无边无际的遐想里,突然,他心里一阵悸动,他刚警觉到危险在接近,耳边就传来轰地一声巨响,一辆汽车爆炸了,他分明看见那车里竟有两杆枪正对着他自己:“是谁救了我?他急忙搜寻,只见一个人影一晃就消失了:“是她?她怎么会救我呐?”

警车鸣叫着冲了过来,龙宇新还在失神,旁边响起了小谢的声音:“快走吧,到那去可是麻烦!”龙宇新不知道小谢是什么时间过来的,他上了车,车像箭似的开走了。

警车把那出事的汽车包围了,车里已经无一生还,看见几个人都拿着枪,警察感到事情的严重,忙又扩大了搜索范围,可是却一无结果。

第一卷 第十六章 夫妻双修
(更新时间:2005-8-10 11:42:00  本章字数:6165)

车离开了出事的现场,小谢才松了口气:“我算服了你了,你把个美女又给拿下了!”

龙宇新听得莫名其妙:“你说的什么屁话,我把谁给拿下了?我告诉你,我可是有对象的人了,你嫂子要是因此吃了醋,跟我散了伙,我可是不能饶了你这个贱嘴!”

“哎,你可别吓唬我,我可是胆小!刚才要不是那位你今天救的姑娘救你,怕是早被打成筛子眼了!偷着乐吧,那个姑娘肯定是爱上你了!那可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呵!”

“你又胡说,她连几个小流氓都打不过,能有那么高的武功救我?你是看花眼了!”

“你不信不是,开始我也不信,可那是事实!我一直在后边跟着你,我看见那车里伸出两只枪管,把我吓傻了,我当时就想开车撞上去,却突然看见那个你救过的姑娘朝那车运掌击去,车立刻爆炸了,我想再看看她,她却一闪就消失了。唉,我要有那两下子就好了!”

龙宇新不再说什么了,其实他刚才已经看见了那个姑娘,如果是她救了自己,那今天上午的事又怎么解释?难道是他误解了她?不可能,他对自己的定力向来是有信心的,当时自己晕晕忽忽的样子,如果不是受媚功的左右,他是绝对不会那么丢人的!她现在的表现和上午的无力反抗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极端,这不更证明她上午是在演戏吗?不为杀他,她演戏干什么?龙宇新说:“这件事到此为止,不要对任何人说!”看小谢点了点头,他闭上了眼睛。

这个星期天,龙宇新真的带着云儿去了他的妈妈家,他的病好了,现在也不怕说媳妇了!

两个人一进屋,家里的人就都愣住了,姐姐围着两个人转了半天才疑惑地问:“哎,你们这两个人怎么这么会打扮?宇新一下子年轻了八九岁,云儿也成熟了许多呀!”

云儿搂着她说了几句悄悄话,羞得龙宇萌脸通红,看看龙宇新又看看云儿,点了点头。

龙宇新的妈妈一见云儿,一把把她搂在怀里,连声说:“好,好,我新儿有眼光,难怪你姐姐这么高兴,这确实是我龙家的好媳妇!”

云儿也会哄老太太,依偎在她怀里,连声喊着:“好妈妈,云儿今天也有妈疼了!”

小妹看着龙宇新奇怪地问:“大哥,你这是怎么了?几天没见,怎么换了个娃娃脸?个子也高出不少呵!这回可成了大帅哥了,看看,剑眉星目的,是不是去整了容?小嫂子,你可得看好他,别让别的姑娘给抢去!现在他可是少女心中的偶像了!”

“噢,大概是练功练的!赶明你也练吧!”龙宇新只好应付着,回头搂着云儿小声问:“你和姐姐怎么说的,她怎么一声不吭了?”

“我没说什么,就说练了夫妻双修功就变得这样了,我劝她赶紧找个姐夫,到时候我教她也练练这个功夫,保准比我们还年轻!”云儿笑着说,气得龙宇新好顿拍她的小翘臀。

说笑了一会儿,妈妈就拿了本皇历翻了翻,和他姐姐嘀咕了几句,当场拍了板,下个月初六结婚。又指示姐姐宇萌去订饭店,让小妹宇凡去通知亲戚朋友。

龙宇新的头这回可是大得都要爆炸了,说实在的,得妻如许,夫复何求?可她才十九岁呀,还不到年龄,人家能给登记吗?

他当然不敢表示什么了,在这个家里,他的地位是最低的,真要说错了什么话,就连小妹妹的手拧耳朵他也受不了,更何况姐姐和妈妈的轮番轰炸,他不下十八层地狱也得扒几层皮!

他只是连连点头,可脸上的笑却比哭还难看。

姐姐看出了他的不情愿,拉着他的胳膊来到了院里:“你这人是不是陈世美脱生的呀?你把人家弄你床上睡了一年,肚子都给弄大了吧?怎么,现在想始乱之,终弃之呀?人家可是为你出了大力了,你对得起这么好的姑娘吗?我告诉你,你就死了那份心,准备当新郎吧!”

“可她才十九呀,我又这么大岁数,就怕不太般配呀!”

“什么不般配?你现在照镜子看看,你俩差多少?不用我说,大街上人们也得说正合适!”

因为是订亲酒,他的妈妈和姐姐,还有云儿,都喝了不少。

妈妈高兴,还把自己保存的玉镯硬给云儿戴在了手上:“从今天开始你就是龙家的媳妇了,他要敢对你不好,我就扒他的皮!”

云儿的脸笑成了一朵花,依偎在妈妈的怀里还冲着龙宇新调皮地挤着眼睛。

气得龙宇新哭笑不得,他心里默祝了一千遍:“等回去我非让你自己睡去!”

一家人都高兴,酒自然就喝高了,龙宇新灌了一肚子五粮液,连道都走不顺当了。

没办法,小妹打电话叫来小谢,是他开车把俩人送回了西山别墅。

龙宇新一进屋就钻进了卫生间,泡在了水里,放了满满一池子凉水,泡了半天还是一个劲儿地喊:“怎么这么热,我的身子怎么像掉进了炼钢炉里,烧烤得人都没法喘气了。”

出了浴室,龙宇新趔趔趄趄地挣扎着坐在沙发上,拿着个扇子拼命扇着胸部,嘴里还嚷着:“水,有水吗?”云儿急忙递过来一个水杯:“给,你爱喝的绿茶!已经凉了!”

咕嘟、咕嘟,像牛饮,一口气把茶喝了,然后挣扎起来,在云儿扶持下他“古冬”一下又躺在了床上。云儿依偎到他的身边,拿着毛巾擦着他脸上的汗。

“嘻嘻,你这脸上抹的什么,怎么一块绿一块红的?”云儿一边擦一边笑。您.阅读的小说来至~ωwω_∪mDtxt_còМ

龙宇新身子里现在正气血翻腾,搅得他云三雾四的,哪听见她在说什么。

突然,云儿惊叫起来:“新哥,你怎么了?你怎么变成大花脸了?”说着竟抽泣起来。

龙宇新当她在逗他,他可没精神跟她扯,他正在运功压着想要喷出的气血!真怪了,打练功到现在,他还从来没出过这事儿,今天这是怎么了?

可云儿却偏偏不依,拿过一个小镜子,照着他的脸,扭着他的脸让他看。

“妈呀,真是的,我的脸真成了赤橙黄绿青蓝紫的大花脸,大概京戏舞台上的小丑也没我这个样子的!”龙宇新也吃了一惊,他这时已经感觉到他可能出了什么问题。

究竟出了什么问题?他想不出,可现在更让人丢份子的是他那个东西,竟一直挺着,把裤子支出个老高,而且心里乱乱糟糟的,像有一百个小老鼠钻了进去,正在拼命的挠着。

“难道吃什么东西了?不能呵,全家人都吃了,人家都没事,怎么偏偏我就成了这个鬼样子?是不是那个虎王内丹在搞鬼,我怎么总想着女人啊?”龙宇新恨不得把那捣蛋东西一把扯下来。他两只手一个劲地撕扯着胸前的衣裳,好像要挣脱什么束缚似的。

云儿吓坏了,把他搂在怀里,哭着拽着他的手:“新哥哥,你别急,云儿这就去找大夫!”

云儿刚要走,他喊住了她:“冷,快把空调打开,给我盖上被!怎么说变天就变天呀?”

云儿给他盖上了三床大被,他还是冷得浑身哆嗦:“冷,再给我盖,是不是下雪了?”

更让人受不了的是,他那个东西,竟一下子长了两寸多,粗了足有一圈。而且挺得直直的立着,涨的好像要爆裂似的,把几床大被都支了起来,弄得云儿的脸红得像熟透的苹果。

片刻,云儿突然若有所悟地说:“看我这笨脑袋,怎么就忘了呢?练到第七层了,按书上说,咱们应该合体了,你这是纯阳太盛造成的!”

龙宇新被折腾得昏头胀脑,根本不知道她说的啥,就见她端来一盆水,拿毛巾把他那个东西仔细地擦了又擦。说来也怪,他的那个东西,一挨到云儿柔软的小手,立刻被一丝清凉的气流包围住,虽然又坚挺了许多,但那暴涨的感觉却消失得无影无踪,就连他那狂燥暴戾的心情也变得平和了许。龙宇新气得心里在骂:“妈的,这个虎王,你可真是害苦我了!”

云儿擦完他的下身,然后一件件脱去自己的衣服,露出她那白净俊美的身体,她跨在龙宇新的身上,扶着他的那个东西,慢慢地就要坐下去-----

龙宇新不知道哪来的力量,一下子把云儿推到一边:“别,你才十九岁呀!你还是小姑娘呵!你怎么能受得了破身的疼痛呵?你出去,不要管我,我过一会儿就好了!”

云儿愣在了那里,她的眼里慢慢地涌出了一滴闪光的东西-----

他知道这容易伤她的心,可他不能就这么占有他的可爱的小妹妹:“云儿,你听我说,我爱你,我也要让你做我的夫人,可不是现在,我要等你过完二十岁的生日,我要名正言顺的娶你!让你给我生孩子,咱们三个人在一起,永远不分开!”说着他拿出那个龙灵珠:“你看,这是一位高人给我的龙灵珠,说是给我的夫人柳若云的,你要不信,我现在就把它给你,

不过这东西必须是在咱们合体时才能吃下去,要不然你会筋脉爆裂而死的!”

云儿哇的一下哭了,一把抢过那颗龙灵珠,毫不犹豫地塞进了口里,咕噜一声咽了下去。

龙宇新傻了眼,他急得疼痛和难受都忘了:“云儿,你怎么给吃了,你会有危险的!”

云儿面染红霞:“有新哥哥在旁边,我会有什么危险?”说完,她扭头走了出去。

云儿一走,他的身体里又开始冒起了火,那东西竟又涨得要爆裂一样,折腾得龙宇新满床翻滚起来,他“啊”、“啊”地狂叫着,声音越来越大-------

云儿回来了,拿着那本发黄的书,穿着一件睡衣走回来了。见他在折腾,她哭着抱住了他:“新哥哥,都啥时了,你还只惦着我,我早晚都是你的人,咱们练的是夫妇双修的功夫,从咱们练功那天就注定了得在这天合体的呀!我们在那神水里泡过之后,云儿已经成熟了!”

说来也怪,云儿的肉体往他身上一贴,他就觉得神清气爽,心里也不再乱了。

云儿见他安静下来,打开那本书说:“你看,这里可是写的清清楚楚,孤阳不生,孤阴不长,练到第七重就必须靠至阴之精调和阳刚之气,使阳中有阴,阴中有阳,精纯淬厉,才能避去你和我的焚身之祸,所以我们该练合体的双修功了!不只是为你,也为了云儿!”

龙宇新拿起那本书,看了又看,双手把云儿搂进了怀里:“原来从练功那天你就知道你得做我的妻子了,怪不得你不怕我把你正法,成天往我被窝里钻呐!”

云儿泪流满面地说:“云儿从见你那天就想当哥哥的女人,今天总算如愿了!”

几番柔情蜜意,一阵急风暴雨,片片落红飞花,云儿终于成了龙宇新的女人。

一切都过去了,他什么都不记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躲不开的桃花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