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躲不开的桃花运 >躲不开的桃花运_第21节

躲不开的桃花运_第21节

作者:魏育民 发表时间:2018-10-31 20:23:52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8
得了,只记得她那一次次的激情涌出的滚烫的爱液,把褥单都洇湿了。难熬的燥热瞬间消失了,大脑也一片澄明,代之而来的是少有的舒畅和欢愉。

他好像失去了自我,拼命地揉捏着她的秀乳,手里好像触着的不是女人的肉体,而是操纵着让自己清凉的阀门。云儿在呻吟,可她的身体却在一颠一颠地迎和着他。

云儿在哭泣,泪水亮晶晶的挂在她的眼角上,可她那黑亮的眼眸子里又分明饱含着喜悦和幸福,还有对他的鼓励,让他更大胆地行动。他变得疯狂了,疯狂得连自己都不认识了,可这疯狂带来的是全身的舒泰,是心灵和肉体上的满足,是对云儿的浓浓的爱意!

交合过程中,他明显的感觉到,从他们连接处,一股清凉的气息涌进了他的经脉,虽然是一丝丝,一股股的,但却是那么清凉,这轻凉的气息在全身慢慢地游走着,随着他的动作的加快,气息游动的速度也在不断地加快----

这股清凉的气息,遇到他身体里灼热的气息,渐渐的被加热了,加热后的气息从他的两只手注入了云儿的身体里,而又一股清凉的气息则又从他们连接的地方涌进了他的身体。

龙宇新奋战了两个多钟头才终于泄了身子,把生命的种子喷射了出去。但他的那个东西还在云儿的身体里,没有丝毫疲劳的意思。这时,他已经明显地感到,那清凉的气息,一直在周而复始的循环着,就在他大汗淋漓的趴在云儿的身上沉睡之后,也没有停止----

醒来,天已微亮,他睁开眼,见云儿正扑闪着晶亮的大眼睛望着他,四目一对,两个人都不好意思的闭上了眼睛。

龙宇新愧疚地说:“对不起,我太疯狂了,我一疯就忘了你刚刚被破身,也忘了------你还是个孩子!”

云儿伸出她的柔嫩的小手,捂住了他的嘴,娇嗔地说:“我都是你的妻子了,你怎么还说我是孩子?新哥哥,你记住了,我现在是女人了,是一个真正的女人了!”

龙宇新把她搂在怀里,柔情地问:“你不疼吗?”

云儿拿小丁香舔着龙宇新的耳垂轻轻地说:“疼,是女人的专利,没有这个疼,也就没有女人的幸福,你说,我能放过这个幸福吗?对了,刚才咱们太急,我还没告诉你采阴补阳的办法,来,你再让我疼一次,咱们这次按夫妻双修的办法合体!”说着,她仰躺在床上,拿小柔荑拉着龙宇新,开始了双修的练功。因为注入了功力,两个人片刻就进入了欲死欲仙的境地,自是比前几番更是增添了不少乐趣。两个人都乍尝滋味,也就乐此不疲,几番疯狂,几番激情,几番酣战,直到双方都累得昏睡过去才算暂停下来。

这回交合,龙宇新感到和前几次明显不同了,他的那个东西在蜜河里像一条渴龙,把双方喷出的爱液都吸得干干净净,然后都化成滚滚宏大的真气流,进入了他的身体里,在他的经脉里巡回一遍,一部分冲进他的下丹田里,化成了紫丹;一部分浩浩荡荡地从交接处进入云儿的身体里,在云儿的经脉里游走一遍,最后化成紫丹存进了云儿的下丹田里。

经过这次交合,龙宇新和云儿都觉得身体里的能量已经相当充沛了,浑身骨节都松泰了不少。龙宇新心里暗暗地想:“怪不得柳伯伯说云儿是最好的鼎器呐,原来是为了练功呵!”

看着云儿头发披散,脸带慵懒的样子更显得娇媚可爱:“真亏了她练了这神功,要不然她怎么能顶住我这强劲的几个小时的征伐呀!”想到这,他温柔地把云儿搂在了怀里。

龙宇新醒来,天已经大亮了,强烈的阳光晃得他睁不开眼睛,他想起来,却觉得云儿的小手,正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脸:“怎么,难道脸更花花了?”

“ 这是什么,一滴滴温热的小水珠滴在了我的鼻子上,哪来的?”

龙宇新睁开眼睛,见云儿正痴痴地看着他,眼泪一串串的从那俊脸上滚了下来。

见他睁开眼,云儿高兴地说:“老公,你的脸全好了!来,你快照照镜子!”

说着,她又拿来了一面镜子。他没去照,而是一把搂住了云儿。

她‘嘤咛’一声搂住他的脖子,小嘴凑到他的嘴边,柔柔的贴了上去。

新一轮的征伐又开始了,屋里又响起云儿那柔媚的叫声。

大概她还没恢复好体力吧,这回她没再颠动身体来迎和他,只是瞪着大眼睛痴痴地看着龙宇新,好像要把他刻在自己的心里。

龙宇新怕那对老夫妇听见云儿的叫声,忙拿嘴堵住他的小嘴,云儿立刻就把她的丁香小舌伸进了他的嘴里,缠绵地咂吮着-----

这时,他分明看见,丹田里已经出现了一个金黄的气团,那个气团里坐着一个雪白色的小孩。他知道,这就是元婴乍现了。

看见云儿惊喜的表情,知道云儿的元婴也筑成了,他们已经进到乾坤混元功的第八重。

兴奋使他加快了征伐的速度,云儿像不胜他的狂暴,胳膊紧紧地搂着他的腰,小嘴微张,凤眼紧闭,微微地颦起秀眉,他柔声地问:“疼吗?”

云儿如蚊地说:“有点,不,不是疼,人家心里好难受,人家想喊!”

他一下子明白了,难言的快感,使她忍不住想叫床,可她又怕羞。

他就柔柔地说:“那你就喊吧,我们现在是夫妻呀,我不会笑话你的,你就大声地喊吧,什么也别怕!我愿听!”

话音刚落,云儿就惊天动地的喊了起来:“呵,呵!呵!老公,我---爱----你!”

第一卷 第十七章 奇怪的感觉
(更新时间:2005-8-10 13:25:00  本章字数:5882)

这次的结合,使俩人的功力提高了好大一步,两个人再打起太极拳,已经不用想着什么路数,竟拳随意走,俨然已有了大家的风范。而他们合练的龙虎拳更是拳风凛冽!

两个人的《云水诀》已经练得十分纯熟了,轻功有了很大的进步,现在两个人要不是怕惊动旁边的人,如果走着回别墅的话,比汽车还要快半个点,而且没人听见脚步声。

抽时间他们又开始学习了云水拳法和剑法、刀法。因为有镇纸里的小人带着,两个人学得很快,仅仅几个月,竟已经基本掌握了先师的要点,两个人对打起来,刀光剑影,常把周围的东西刮得飞了起来,带起的寒气,把楼上的花都给冻死了不少,害得老人常常蹲在花旁边找原因,查了半天也不知道为什么楼上就那么冷,把花都给冻死了。

妈妈和姐姐帮他们操持的婚礼按期举办了,婚礼办的很隆重,一对玉人也很养眼,参加婚礼的人都夸个不停,老太太自然是十分高兴。

婚后,每天练功之后的两个人的洗浴就变成了鸳鸯浴,云儿都要用她的小手,给龙宇新全身擦拭一遍,而且每次总是挑起他难耐的性欲,就在那宽大的浴盆里,让激情尽情地燃烧一次,一时浴室里春光无限,云儿甜美的叫声充满空间。

大概是那虎王的内丹造成的吧,龙宇新的那个东西竟特别的强劲,每次都得闹腾一、两个小时才能泄身,常常使云儿蜜穴红肿、叫喊连天、气喘吁吁、走路艰难。

云儿气得几次都抡着粉拳敲打着他:“坏哥哥,人家练功让你强身壮体,谁让你往那方面用力的?你是不是想多找几个女人呀?要找你就自己去找,别拿我撒气!”

龙宇新却故意叹了口气:“我是真想再找几个美女陪着的,可惜我家有个小蛮妻,这辈子就没那个福气了!现在只好守着一个小辣椒过日子了!”

“我稀得管你!”云儿瞪了他一眼,又在运功恢复她那被龙宇新弄得红肿撕裂的地方。

“那好,我明天就领两个来家里!”龙宇新也从后面给她度著真气,助她尽快恢复。

“你敢,不怕我把你给阉了?”她已经恢复好了,笑着捶了他一拳。

今天刚疯狂到要结合的那一步,他的心竟突然地跳了一下,他感到一种危机正悄悄地逼近他们,他挡住了云儿的粉拳,让自己的注意力集中一下:

股市大厅里,纷乱的人群在疯狂地抛售他们龙腾的股票----龙腾服装股竟然在直线下跌!

“ 怎么会呐,今天是星期六呵,交易大厅不开门啊!难道是预测?我竟有预知未来的能力了?”龙宇新疑惑地想:“可我们的股票怎么会突然发生震荡呢?”

“不会吧,我们的服装可是畅销货呀!我们公司的效益这么好,没理由股票会出现狂跌呀?是不是有什么外来因素呀?”云儿已经知道他想的是什么,她也在分析原因。

龙宇新没理云儿,他继续追踪刚才的思路:龙腾服装股票怎么又在直线飙升?而且升到了吓人的程度-----大起大落,一定是有人在左右我们的股票,暗中有人在操盘!可是谁呢?难道是那个杨秃子?不可能呵,他没有那么大的财力呀?难道是我神经不正常?可是刚才看得真真亮亮呀?难道又是幻境?他继续追踪刚才的思路:是百浪集团杨秃子办公室里,他正搂着一个脸埋在他怀里的女人。一个瘦瘦的男人在向他汇报:“杨总,这些天龙腾股已经让我们炒得翻几番了,我们已经收购了六千万手龙腾散股了!已经占他们散股的百分之五十了。我们自己的资金和那方面汇来的资金已经全押上去了,万一突然贬值,我们可是要破产了!”

“再抻几天,然后秘密把龙腾股票全抛出去,狠狠地赚他一笔!我估计这几天魏德曼公司拒收龙腾服装的消息也该传来了,等龙腾股狂泄起来,我们再出来收拾残局,到时龙腾就得改姓杨了!”杨秃子说完,竟嘎嘎地笑了起来,活像只被人宰了一刀的黑老鸹。

他说完屋里的两个人也跟着狂笑起来,他们好得意呀,似乎龙腾已经成了他们一道大餐。

龙宇新出了一身冷汗!他不怕谁控制股票,他们家族一直控制着百分之六十五的股份,剩下的几个股东控制着百分之十五的股份,散股仅占百分之二十,他们能成什么气候?他怕给魏德曼的产品出问题,要不然他们怎么会拒收自己的服装呢?这决不是空穴来风!

“云儿,我们给魏德曼的货发了吗?”龙宇新突然开口问道。

“还没有,本来还有十天才发货,但厂子紧了紧手,今天就把货交到批发部了,质检部都验过了,挺好的!明天月茹姐带人就去海关发货!”云儿说完又问:“难道我们的质量出了问题?不能啊,月茹一直抓出口那块,她抓质量可是出了名的严呵!可能你心情太紧张了!”

“我也说不准,反正就是心里乱糟糟的,一会儿跃出一个图像,一会儿又蹦出个场面,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挺怪的!走,马上去公司仓库看看!”龙宇新急忙穿好衣服。

云儿啥也没说,也急忙穿好了衣服,跟着他就朝屋外跑去。

龙宇新一边开车,一边考虑:“时间上已经没问题了;衣服做工有上一次垫底,肯定也没问题,难道-------难道是原料出了什么问题?可那么些把关的,怎么会看不出来呐?”

“你知道原料是谁负责采购的?”龙宇新突然问云儿一个不着边的问题。

“是采购部的经理彭利锋亲自采购的,听工人都说这批货质量不错,面料挺括、颜色鲜亮!你是说咱们用的材料有问题?不能吧,彭利锋可是老采购了,他会出问题?”云儿说。

老彭这人他比较了解,人还算老实本分,唯一的毛病就是有点惧内,他那个老婆可不是省油的灯,别看长的像个干巴鸡,成天叼着个小烟,一宿宿泡在麻将桌上,可她的馊点子极多,去年老彭采购原料时,就曾出现过他老婆收受贿赂,使公司多花掉十多万的事。为此龙宇新曾跟老彭谈过,工作上无论如何不能让她参与。难道这把他又让那个败家娘们儿插手了材料收购?真要是她插手了,那可就十有八九会变味了!这还真得问问,别让她给逗了!

到了仓库,保管员见龙宇新这时候来了,吃了一惊,小心地问:“龙总,这么晚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呀?”

他含糊地说:“什么事也没发生,是大洋公司要我们把产品的样子给传过去,我来拿件产品看看,你把门开开就可以了,我自己看吧!”

进到仓库里,服装已经都打了包装,他和云儿拆开一包,拿出服装看了看,材料艳丽、挺括,做工细致,没有问题呵!可他那个感觉是怎么来的?他集中精力思考了半天,也没有什么收获。难道是他的错觉?

“放好吧,可能是我多心了!”他把衣服放进包里,扭头朝外走去。

“不对,这面料好像上了层胶!”云儿抓住那件衣服又闻了起来。

龙宇新愣了一下,眼睛一亮,但想了想又说:“这也是正常的,一般布料都有一层胶,不一定是问题!”

云儿鼻子嗅了嗅,手又摸了摸那布料:“不对,这不是普通的胶,新哥,把东西带回去,我怀疑这批布让人作了手脚!”

龙宇新心里一紧,什么也没说,把手一挥,云儿拿了一件衣服放进她的手包里,然后两人就急忙走出了仓库。

为了不惊动别人,他们直接坐车回到了西山别墅。

一进屋,云儿连外套也没脱,就急忙把衣服摁在了水盆里,然后拿甩干机甩干后,放在空调前吹上了。

一切忙完了,云儿才松了口气,拉着龙宇新的手说:“新哥哥,咱们先练功去,是不是我们多虑了,等衣服干了就知道了!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躲不开的桃花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