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躲不开的桃花运 >躲不开的桃花运_第23节

躲不开的桃花运_第23节

作者:魏育民 发表时间:2018-10-31 20:24:00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8
忧,他告诉他们,损失算总公司的,他们只要把好质量关、生产出合格的产品就可以了。

他们听了,眼里都闪着激动的泪花。

龙宇新庆幸父亲给他留下了这么好的一个班底。

车上,云儿一直闭着秀目,他知道她在琢磨对百浪的报复,不过才一会儿她就睁开了美目:“老公,我给你唱个歌吧!”

不容他点头,她就唱起了《我的祖国》

-------

好山好水好地方,

条条大路都宽敞,

朋友来了有好酒,

若是那豺狼来了,

迎接它的有猎枪---------

她那甜美的声音让人听了心醉,可他却听出她在唱‘猎枪’那两个字时所带的那股子凛冽的杀伐之气!他知道,她已经狠下了心,要对付那群狼了!

回到家里,她说:“老公,赔那几个钱别上火,你专心抓你的龙腾,别分心!反正别的忙我也帮不上,我明天就去炒股,我要给你炒回一个亿来,当作我进龙家门的陪嫁!你别笑,我云儿想办的事没有不成的!不信咱们来个三击掌!”

说着云儿竟跟龙宇新真的来了个三击掌。

龙宇新看着云儿那兴致勃勃的样子,他使劲地憋着笑。

他才不信会赚一个亿呐,钱就那么好赚?

不过龙宇新是不愿招惹这个他母亲的小心肝、他姐姐的小死党、他妹妹的小偶像、他的小蛮妻!

指炒股睁钱?谈何容易,中国在建立股市的初期,人们不管什么股票都抢着买,可现在人们都成熟了,没有人会盲目跟着跑了。

龙宇新的想法云儿早就明白,她瞪了他一眼:“你等着,我让你到时后悔今天的表情,到时候你就知道跪搓衣板是什么滋味了!”

她第二天还真的买回两个搓衣板,而且自己竟跪在那呆了足有半个钟点。

跪完了,她竟摇了摇头:“谁想出来的,真是一大发明,刚跪下还可以,时间长了,还真挺难受,我要不是运了功,怕是连一分钟也呆不了!”

说着她把那硌得红肿的膝盖让龙宇新看,他心疼的眼泪都出来了,忙给她揉着腿:“你傻呀,连这也试?”

“要不然我怎么掌握教夫训夫的尺度呐?”她顽皮地笑着说,可人却紧紧地依偎进龙宇新的怀里。

气得龙宇新在她的小翘臀上狠狠地敲了几巴掌。

不过,好像没有把她打疼,那云儿竟受用地又往他怀里委了委,一张粉脸仰起来向龙宇新索要他的吻。

龙宇新当然不会吝啬了,立刻把她那小嘴给堵了起来。

这几天龙宇新不断从几个单位抽调资金,同时连跑几个银行疏通关系,张罗了一笔数字可观的贷款,准备应付即将来临的股市风云。

云儿则整天泡在股市里,口口声声要为龙家挣出那一个亿的家当。

龙宇新笑她的孩子气儿,也喜欢她的天真无邪,也就由着她去率性而为。

好像真能成就什么大业似的,她竟然买了一大兜子的有关股市的书,回到家里,连饭也不做了,龙宇新的洗浴也顾不得问了,抱着个书本啃得不亦乐乎!也亏了他们练了功,要不然她要命也记不住那么多的术语,掌握那么多的股市知识!

这还不算,她竟跟龙宇新要了二十万,蹲在股市大厅里,真的炒了起来。

头几天,一看她那无精打采的样子,他就知道她趟到雷区了,赶上了熊市。

龙宇新什么也没说,又递给她二十万。

云儿挤了挤眼睛:“你还信得着我?”您.阅读的小说来至~ωwω_∪mDtxt_còМ

“交学费嘛!”

“不用笑话我,我保证给你拿回一个亿!”可亏了她还有这份信心,他真不知道她的功是怎么练的,怎么把功力都集中到脸皮上了呐!

“当然了,我龙宇新的小蛮妻,啥事办不成!”

“妻子就妻子嘛,什么叫小蛮妻?你给我说清楚?”

龙宇新在耳朵火辣辣的疼痛下叫停了:“好妻子,好妻子!”

“就是嘛!”云儿带着一脸得意,又搂住了龙宇新。

不过,人不可貌相,那天,她一进屋就脸挂红霞,嘴带笑意,口里唱着那个《我的祖国》,而且搂着龙宇新的脖子骄傲地说:“老公,多炒几个菜,咱们好好庆祝一下!咱家那一个亿有希望了,我今天挣了两块钱!”

龙宇新一口水都喷了出去:“天呀,两块钱就美成这样,这和一个亿可是相差多少个十万八千里呀!”

“哎,你笑什么?两元怎么了?就像二次大战时斯大林格勒大血战的胜利,这叫伟大的转折,你懂吗?你好好地看着吧,好戏马上就要开场了!不信?你给我记住,对你今天的表现,你是要付出惨痛代价的,到时候本女士要不让你在搓衣板上跪的皮开肉烂,血流漂杵,你大概就不知道那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云儿这次没拧龙宇新的耳朵,而是又唱起了《我的祖国》,脸上写满了万丈豪情。

真不知道她是怎么练的,厚脸皮的功夫真可谓登峰造极了!

对于云儿的炒股痴迷劲儿,龙宇新的妈妈和姐姐宇萌却十分赞赏,姐姐竟然跑到股市大厅里陪着她忙了起来。连去了几天,她竟也拿了二十万,投进了股市风浪里,而且比云儿还要痴迷!

妈妈要不是身体不利索,估计也不能比姐姐好多少,只要一看到三个女人谈起股市的那种痴迷劲儿,你就知道这云儿是多么有煽动力了!

他和云儿丹田里的元婴也已经练得可以出窍飞行了,而且元婴也开始练习起太极拳了,现在竟然已经打得有模有样的了。

本来元婴出壳可以御剑飞行,但他们俩都已经掌握了轻功,可以蹿房越脊如走平地,练那个似乎没什么必要了,所以就让元婴练起了武功。

这天练功过后,龙宇新想试一下手劲,他运功于掌上,立刻一股浩然而柔和的劲气自掌中喷涌而出,卷向前方,对面山上的一块巨石,瞬间被掌气击得腾空而起,那石头随着意念在空中飞行着,忽疾忽慢,忽高忽低,左右盘旋,在空中翻飞着,足有半个时辰,然后轻轻地落在了原地。

云儿也不甘示弱,紧跟着发出了一掌,“轰”地一声,发出雷鸣似的声音,竟把那石头炸得粉碎,碎石像下了一场石雨,飞向四方。

龙宇新吓了一跳:“这个小家伙,弄出这么大的响动,也不怕官家知道?不行,得嘱咐她一下,别太露!”

看见自己一掌竟把石头劈得粉碎,云儿笑得拍手打掌:“好好,这回该让那几个小子尝尝姑奶奶的厉害了!”

看着她那得意洋洋的样子,龙宇新长长地叹了口气:“云儿,你知道韬光养晦这个词的意思吗?”

云儿一愣:“韬光养晦?噢,听说过,不就是刘备刘皇叔避难在曹操那里,怕曹操知道他心怀大志,就天天种菜吗?书上说那就是韬光养晦!还有前些日子演的那个电视剧《李卫当官》里的那个老头,成天装病,他也是韬光养晦吧?”

“对,他们都是韬光养晦,就是说人要收敛自己的行为,要学会保护自己!”

“为什么呀?咱们练这功夫,不就是保护自己吗?如今咱们学成了,还怕他几个坏人吗?”云儿不解地问。

“咱们这点本事在这世界上算什么呀,比咱们强的人有的是,你没听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吗?更何况你要惩治坏人,让人知道可是麻烦太多呀!切不说坏人会报复,单是政府也不会允许呵!记住,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得注意保护自己呀!”

云儿伸了伸小舌头:“云儿错了!云儿一定记住新哥哥的话,不再张扬了!”

龙宇新笑了,唉,谁让他喜欢这个调皮的小蛮妻呐!

人呵,真是贱!

第一卷 第十九章 云儿的秘密
(更新时间:2005-8-10 20:52:00  本章字数:5354)

江月茹帮云儿办妥了到工艺美术大学函授学习的手续,每月到学校集中学习几天,其余的时间就靠自学。

自从云儿练了乾坤混元功和被灵石乳洗泡过以后,她的记忆力特别好,加上她原来的功底,学习起来竟然不费丝毫力气,几次考试,她竟都是第一名,成了学校的骄傲。

但不知道为什么,她还是忙得一天找不到人影。不但设计室里很难找到她,就连股市大厅也找不到她的身影了,每天都是龙宇新拿手机催了又催,她才会回来吃饭。

龙宇萌找到龙宇新问他:“你知道云儿忙什么吗?我告诉你,她可是有身孕的人呵,别把她累坏了!龙家人丁不旺,妈早就盼这个孙子出世呐,要是有点意外,妈可饶不了你!”

“有身孕?云儿竟把这事告诉了姐姐,难怪姐姐会成天守着她,准是奉了母亲大人之命在暗中保护云儿。”龙宇新听姐姐一说,竟吓出一身冷汗来。

他知道,妈妈盼孙子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了,拿这事骗人,早晚要露馅,那时她可怎么收场呵?这个小丫头,真是无法无天,脑袋瓜子里不知道都想的是什么!

对云儿有孕这事儿,他龙宇新可是心里最明白,他们练的是双修功,他们俩的爱液早都化成真气进入了俩人的身体里,哪来的受孕机会?难道她真的有什么别的办法会克制采补的办法不成?哦,难道是那个龙灵珠在里面起了作用?不可能,爱液都没有了,怎么怀孕?

至于云儿去干什么,他只要一闭眼就可以知道!不过,他还是不愿意去惹他的爱妻生气,更何况她办的事也是天经地义的正事,那些人渣早就应该让他们尝点苦头了,他又何必去干涉呢?再说了,他怎么回去惹自己的小爱妻不高兴呢?那可是伤了俩人的心呵!

他笑了笑:“让她有点自己的秘密吧!”

姐姐说:“我告诉你,妈妈盼孙子的心情你可是知道的,真出了事儿,我也救不了你!你们也是,有孩子都不说,亏了妈妈看出来了,要不然出了什么事,妈妈还不得吃了你!”

龙宇新赶紧笑着说:“你放心吧,她啥事也出不了,她心眼多著呐!再说,我自己的老婆,我能不关心吗?我还能让她出事吗?”

姐姐还是不放心的又去找云儿了,对龙家的下一代,她可是盼了多年了!

几家工厂还是在日夜加班赶制服装,而且质量抓的非常严,尽管江月茹检验得格外严格,但还是都通过了验收。

龙宇新和江月茹又亲自到海关办的外运手续,直到看着货轮驶出码头,他们才算松了口气。

云儿还是在忙,龙宇新知道她对那个小涛茶社的报复行动开始了。

小涛茶社的小涛这天十分得意,他又让人从外地弄来个小美妞。一看那鲜嫩的俏脸,高挺的胸部,白嫩细长的大腿,翘翘的小臀,他就知道,又进了个钱罐子。不过他也知道,这丫头性子犟,不梳弄好了,她是不肯接活的,他就叫来王五、张六和小四帮按着人,他得尝尝新,也给小姑娘通通窍。

小姑娘果然不好梳弄,四个人把她扒了个溜光,三个人按胳膊摁腿的忙了半天,小涛还是入不了道儿。

那姑娘不是颠屁股就是拧身子,弄得小涛在外面连放了几个空炮。气得小涛让打手把姑娘吊了起来,一顿棒揍,只打得那姑娘有出气没进气,他才让放下来,重新趴上去,美美的泄了一次火。

不过,他总觉得不过瘾,怎么不像十七八的小处女呀?

妈的,让你犟,你再犟也没逃出老子的手!最后还不是让老子给开了苞?开苞?咦,怎么没有落红呵?这床上的血是打出来的,那地方怎么没----他娘的,弄了个娘们儿当姑娘卖给我了!

他提上裤子对三个打手一摆手:“你们也都尝尝新,管咋的也是个嫩货,也让她彻底舒服舒服!”

说完,他哼着小曲回家找老婆要酒去了。

王五、张六、小四自然是不能辜负老板的恩赐了,三个人忙了一遍又一遍,直累得三人趴在地上一个劲地叨气,才算罢休。

再看那姑娘,依旧迷迷登登的,眼睛带睁不睁,嘴可张的老大,在那有一丝没一丝地忉着气,看样子要够呛---

小涛晃晃悠悠地回到了家,一进门就高腔大嗓地喊:“老婆,赶紧摆饭,今天得好好喝两口,你老公又收拾个大姑娘!”

“-------”没动静!

奇怪,平时一喊,他老婆就忙不迭地迈着八字脚跑出来搂着腰抱着脖子的跟他亲个没够,今天怎么这么大的声她都听不着?

“小花!小花!你他妈的死了?”

他又大声地喊了一遍,还是一点反应也没有,他急忙进屋看了一遍,竟连个人影也没有:“妈的,跑哪撩臊去了?”

他骂了起来,话音没落,王五连滚带爬地跑了进来:“大---大---哥,嫂子在茶社快----不----行了!”

他的头轰的一下涨得多老大,撒丫子就朝茶社跑去。

跑到茶社的小屋,只见他老婆全身一丝不挂,四仰八叉地躺着,身上左一道右一条的鞭伤还渗着血,那私处更是红肿狼籍----

小涛气蒙了,扯着驴嗓子吼道:“这是谁他妈干的?他妈了个臭B的,竟敢熊到老子头上来了!报案,马上报案!不能饶了这些王八犊子!”

小四低声说:“你刚走,我们还没来得及上去玩,就看见不是那姑娘了,是我们的嫂子!我们就把她抬到了床上。”

“什么?咱们打的、干的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躲不开的桃花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